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11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纪录片《盗贼统治者》(Kleptocrats)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而马来西亚最高阶的盗贼统治者继续在他的泡沫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 昨天在槟城举行的“培育、投入、交换领导会议”上,巫统前部长兼巫统前妇女组主席丹斯里拉菲达对马来西亚的教育提出了最重要和相关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

她说,马来西亚没有必要提出关于教育系统的报告,因为当报告完成时,世界其他国家已经走在前头。 “这么多的研究、这么多的报告,但没有人看,所以没必要,”她说道。只需要咨询私人界和询问行业参与者,包括国内和国外的,他们在人力资本和技能方面需要什么即可——这是她针对改革马来西亚教育的方针。虽然我不是完全赞成她的说法,我必须说拉菲达对教育系统缺陷的尖锐批评,引起了大多数担心子女教育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共鸣。

在1957年独立和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的60年之后,她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跟马来西亚息息相关。尽管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的官方宗教,而且我国是世界上伟大的宗教和文明的汇合点,我们的学校和大学正在培育完全没有道德指南或宗教价值观的一代人。他们可以对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感到轻松自在?另外,恐怖之中的恐怖是,像伊斯兰党这样以政治伊斯兰为基础的政党,甚至可以接受与伊斯兰教和世界上所有宗教和道德体系所谴责的盗贼统治为伍——这是本周末在霹雳州举行的巫统—伊斯兰党联合集会的不成文议程。

下列3个现象凸显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他的伙伴被押到法庭,面对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数十项关于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的刑事指控。在国外,一马公司的同谋如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对一马公司的刑事和腐败控状表示认罪;另一位高盛银行家黄宗华则同意交出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获取的3亿令吉不义之财。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仍在追捕在马来西亚和美国被起诉的一马公司主谋刘特佐。

纳吉每天都在脸书上发布无数言论,以分散人们关注一马公司对他日益收紧的束缚,同时继续生活在他的泡沫中并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84分钟的美国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附有以下的讲稿:“在世界上最大的其中一宗金融罪案,马来西亚政府的一个基金被盗取35亿美元。《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好莱坞报道》的调查记者,追踪这笔周游全球的金钱。这笔钱被用来支付一切,从豪华的房地产到马丁·斯科塞斯的《华尔街之狼》的颓废派对。《盗贼统治者》记录了最贪婪的白领犯罪,是失信、诈骗和贪婪肆虐的故事。”

就像汤姆莱特和布拉利霍普的书籍《鲸吞亿万》,《盗贼统治者》尤其强调逃亡中的金融家刘特佐在横跨至少10个国家的腐败丑闻中扮演的角色。它追踪刘特佐的行踪,看他纵横马来西亚和好莱坞,展示他奢华的生活方式而建立起花花公子的形象。
导演山姆·霍布金斯和哈瓦那·马克金也加入了马来西亚名人的访谈,如潘俭伟和玛丽亚陈,借由他们传达该丑闻给马来西亚带来的破坏。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和一马公司丑闻的大量书籍如《鲸吞亿万》,双双加强了拉菲达昨天提出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

支持一带一路,但必须是全赢方式

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全力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但它必须是一个全赢的方程式,且甚至可能挑战“文明冲突”理论,并导向人类世界大同的时代; 今天开始的第三届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学术研讨会举办的正是时候,它是在马来西亚60年历史上首次的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以重起国家建设政策来创造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六个月后举行的。在这个新马来西亚,学术研讨会和公民社会在马来西亚茁壮和活泼的民主里都会有积极与重要的角色要扮演,

我们的民主将是开放和对有关马来西亚和世界前景的多元看法包容的,异见不再被视为不忠的行为,更不是必须受到未经审讯就被扣留或国家压迫的反国家行为。当布城在六个月前首次出现政权更替的时候,许多人都关切希望联盟政府的对华政策。这是因为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不负责任的宣传试图把希望联盟和民主行动党描绘成反中国,一旦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击败巫统和国阵的话,就会采纳反中国的外交政策。

正如马华/巫统/国阵领袖和宣传人员所散播的有关希望联盟及民主行动党领袖的谎言般——而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要阻吓选民在第十四届大选投票支持撤换政府——现在这样邪恶和搞事的宣传说法只有天真、愚蠢的才会信以为真。不只是在马来西亚,而是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采纳反中国的外交政策都将是极度愚蠢的,因为这对于促进世界和平及共荣共存来说说不上是负责任的政策,既然中国作为世界超级强国的影响力和能力与日俱增。

民主行动党从不曾如此天真或愚蠢。事实上,即便在马来西亚还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使马中关系正常化之前,民主行动党就有接近十年的时间要求马来西亚政府正视这两个议题,因为我们坚持在联合国代表中国人民的应该是北京政府而不是台北政府。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全力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我们希望它对于由海运、航空和道路及铁路联系起来的65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全赢的方程式。倘若伟大的一带一路计划的愿景成功的话,

那么它将会是空前的人类创举,因为它届时将会把不同语言、宗教、价值观、生活方式、习俗、科技和甚至是文明的人连结在一起。事实上,它还可能标志着人类历史的下一步重大发展即迈向全人类世界大同的发展,甚至挑战“文明冲突”的理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今年8月对中国的首次访问已经被歪曲、错误诠释为马来西亚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但这些评论者却是大错特错的,而马哈迪医生也在访问中国后再三的澄清马来西亚是支持一带一路计划的。事实上,我们会预期马中关系将会在希望联盟政府下愈加紧密。我相信凭借着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文明,马中两国的领袖都有智慧和长远大格局的视野,不会容许一名窃国领袖以及他的盗贼统治丑闻——无论它在国家史上是何等的庞大和罪恶——来危害我们两国长期以来的利益和关系。

我确信中国领袖完全理解马来西亚领袖一方面想要拉近马中关系,另一方面也想要矫正不平等合约以及交易的态度,后者是旧有政权为了自救而不是为了国家利益才引进的,而其中肇因就是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中国毕竟也在过去经历过被外国势力以不平等条约欺压的时候,尤其是在鸦片战争过后,甚至到一个程度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被羞辱,比如上海租界所悬挂的“狗与中国人不得进入”的告示牌。

砂拉越州议会可率先 谴责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在诗巫发布的媒体文告:我问了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我问了砂拉越希望联盟主席兼砂拉越州议会领袖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

张健仁会跟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讨论,砂拉越州议会是否可能率先在马来西亚所有州议会中,谴责一马公司丑闻中令人发指的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其中涉及砂拉越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的数百亿令吉资金。上个星期,砂拉越州议会一致通过关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部长动议,以成立一个高级别特别专案小组,跟联邦政府进行谈判,以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条款、意图和精神,遵守和维护宪法授予砂拉越的保障和特殊权利,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相关问题。

我认为砂拉越州议会没有理由不能一致通过州议会双方支持的另一项动议——谴责我国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数十亿令吉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这些罪行不仅会影响马来西亚的所有州属,也会影响后代子民。数年来,砂拉越和马来西亚人民都被告知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是勾结外国势力的不忠和反国家分子所捏造的。他们的目的是联手推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及巫统和国阵政府。不过在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之后,这些寓言变得不可持续。

无论如何,美国司法部针对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的控状和起诉文件于上周四在纽约法庭解密后,巨大和不道德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完整范围、程度和等级才能被理清。现在这成了世界新闻而不是假新闻。蒂姆·莱斯纳和另一位高盛前银行家黄宗华支付贿赂、盗窃一马公司的金钱和洗钱,将高盛置于历史上的其中一个最大金融诈骗案的中心。

高盛银行东南亚区前主任蒂姆·莱斯纳承认串谋洗钱和违反外国反贿赂法律,协助从一马公司中鲸吞数十亿美元的罪名。高盛前执行董事黄宗华以及欺诈案的主谋马拉西亚金融家刘特佐,在三起涉嫌违反境外反贿赂法律和洗钱的罪名被起诉。高盛为一马公司承销约65亿美元的债券。起诉书详细说明了那些银行家们如何通过贿赂政府官员来获得债券交易、把被盗资金流入他们控制的离岸账户,并帮助清洗所得款项。

高盛从一马公司获得了6亿美元的交易费用,从而使该投资基金成为那些年间高盛在全球最赚钱的其中一个客户。针对蒂姆·莱纳斯、黄宗华和刘特佐的解密文件和起诉书,是每位民选代表的“必读”材料——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会议员。纳吉和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在马来西亚面临着一系列刑事提控,罪名包括腐败、洗钱以及一马公司丑闻中滥用权力的行为。美国司法部的控状没有对纳吉指名道姓。不过,描述高阶的“大马1号官员” (MO1),被指从转移的一马公司资金得益,与这位前首相相符。正是纳吉的左右手,巫统前资深部长兼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公开承认 “大马一号官员”除纳吉外别无他人。

下星期,纳吉应该向国会解释,为何3年来,他假装不知道“大马1号官员”直接指向他,以及为何他不曾回应对“大马1号官员”提出的指控。即使在他最近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纳吉依旧否认他知道所受收到的钱来自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他也否认自己知道“献”给妻子,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其实是用一马公司所发出的债券收入购买的。他声称那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馈赠的礼物,而在显要人物之中,贵重的礼物是常见的。

无论如何,根据美国司法部上周四(11月1日)解密的文件,它指向2013年9月在纽约的一场会议。纳吉、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和刘特佐出席了会议。一名珠宝商向罗斯玛展示定制的22克拉粉红钻石链坠和项链。这些珠宝价值2730万美元(1.14亿令吉)。根据文件,这笔钱来自高盛为一马公司所筹集的基金。它随后被转移到刘特佐控制的账户。这和纳吉在他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所说的大相径庭。

纳吉的心理战术 不到一天就失败了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6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当心理战失败了….10月25日 有三个心理战失败了,所谓“心理战”就是运用心理战术来操弄或威胁他人。第一个就是当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扎希现身在吉隆坡地庭,给予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精神支持。后者昨天被加控另外6条罪状,从而使他所面对的罪状总数达至38条,这仅比扎希本人的45条和贪污、洗钱及滥权相关的罪状少7条而已。

他过后在推特上传了他们两人坐在一起的照片,底下写道针对他们两人的”无尽攻击”是不会把他们打垮的。“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斗争下去。”“这次适得其反的举措导致政府出现信任危机。它对被提控的人士大有助益。多谢把我们带上(法庭)”。第二个则是纳吉的代表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益试图将他的客户所面对6条新的罪状讥讽为“愚蠢至极”,他甚至说道:“这宗案件的辩方将会有乐趣,而控方则会面临梦魇”。

第三个是纳吉所宣称的他所面对的6条新控状是一次不公的检控,他并狡辩说他的行为让马来西亚在偿还国债上不致逾期,所以他问心无愧。或许纳吉期望国家会为了他获得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的“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例”的认可——塞申斯指的是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它并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对他无限感激。但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却证明了纳吉是大错特错的。

纳吉自两周前就已经寻求公众募捐来协助他和其他“反政府运动份子”,他们声称被希望联盟政府噤声。那么为何他没有公开交代他究竟筹获了多少钱?扎希、沙菲益和纳吉的心理战都在同一天稍后时间当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曼谷表示“国阵领袖将会一个接一个被带上法庭”而落得失败的下场。

纳吉接受访问 并非完全老实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人民要多谢纳吉半途终止的半岛电视台访问,因为它证明了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拯救马来西亚的历史性抉择是正确的,还有为何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向前迈进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从此摆脱一个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处境。

尽管纳吉在访问的20多分钟就半途离开,但这已经对他的形象造成了不小的破坏,若说纳吉的形象因着他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而受到比沙地阿拉伯外交部部长阿德尔公开承认纳吉恶名昭彰的私人银行户口里的26亿令吉存款并非来自利雅德而导致的破坏更大,也不为过。这是因为除了纳吉愚蠢的朋党、纳吉内阁里的部长以及目前和以前的国阵政党的领袖,没有智力正常的马来西亚人会相信纳吉有关他的捐款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胡扯,它事实上是来自在滥权、挪用和侵吞下被盗窃的一马公司资金。

但没有任何人,包括纳吉最忠心和愚蠢的朋党、属下和政治盟友会预见到纳吉在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所表露出来的愚昧,为自己带来如此之多的“致命伤”。对我来说,他为自己带来最致命的伤莫过于他九年来第一次承认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并非是虚假或他的政敌伪造出来用来推翻他的子虚乌有的事件;而是一宗肇事者务必要面对法律制裁的严重丑闻。纳吉表示一马公司的调查不应该止于刘特佐,而是应该也调查其他涉嫌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

纳吉表示所有的祸首必须被调查,以查明钱的流向,他是这样说的:“好的….就让他们进行他们的工作,但别止于刘特佐。去逮捕其他也有涉案的,因为还有其他国际逃犯也可能牵涉在其中。他们也必须被调查。”“我们要知道钱的流向。还有谁在这整起一马公司议题上得利。我也想知道。”纳吉非但承认马来西亚在他领导下,透过一马公司丑闻成了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也沦为一个差劲领导的国家。

他的政府不但有一名不能区别海龟蛋和鸡蛋的内阁部长,身为首相、财政部部长和一马公司顾问局主席且必须核准一马公司所有重大决策的他竟然不知道一马公司发生什么事!对于一名首相而言,这样的事是否能让人信服和接受,还有马来西亚是何时沦落成为一个差劲领导的国家的?纳吉针对赠予罗斯玛的价值273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的回答令人不齿。纳吉宣称这是赛曼梭王子的礼物,他是阿布达比王储赛莫哈末扎耶的兄弟,而不是金融家逃犯刘特佐用一马公司资金购置的礼物。

纳吉的这个立场在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发布更新和扩充过的盗贼统治诉状以充公源自45亿美元一马公司资金的价值约17亿美元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后,完全站不住脚。纳吉难道没有翻阅这份更新和扩充过的美国盗贼统治诉状吗,它还出现了新的段落,题为“刘氏利用被挪用的2013年债券所得安排购置一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横跨了第847到第863段之间,共计4页?第847段写道一马公司资金被用来购置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镶嵌在一条钻石项链里,还有“钻石和项链是从纽约的珠宝商和珠宝设计师洛琳施华兹公司(Lorraine Schwartz Inc.)所购置的,这家公司专门经营高档的定做钻石珠宝。”

第848段写道粉红钻石项链的订单是在2013年6月2日前后发出的。这是否为了要庆祝纳吉在2013年5月5日的第十三届大选获胜?第849和850段写道施华兹在2013年7月5日前后前往摩纳哥向一群人展示粉红钻石,他们包括了刘特佐和罗斯玛,地点则在世界上其中一艘最大的私人游艇黄宝石号上。“这群人商讨了项链的设计,以镶嵌着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本身也是由较小颗的钻石组成的。”第851和852段描述施华兹在2013年9月28日前后在纽约时代华纳中心的文华东方酒店的一间套房里和刘特佐以及罗斯玛会面,以向他们展示施华兹所设计的项链草图。

第863段这样写道:“包含了作为吊坠的22克拉粉红钻石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完成品,是在2014年3月7日前后运至在香港的马来西亚朋友,这样她才能送至在吉隆坡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纪录显示马来西亚朋友签收项链。”这里产生了两个议题。第一,在扩充和更新过的美国司法部盗贼统治诉状于2017年6月发布后,纳吉不能再像他昨天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那样,宣称对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是刘特佐购置和买单的不知情。第二,纳吉宣称罗斯玛并没有接收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那么这幅价值237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项链是否已经失窃了?这应该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纳吉在访问中回答问题时并没有完全老实。举例来说,纳吉在被问及和刘特佐的关系时,回答道他和刘特佐的关系的基础是在于后者推动来自中东的投资,因为他特别和阿联酋和沙地阿拉伯的王室亲近。那么纳吉为何不提及刘特佐在2013年大选时期的以失败告终的特别任务呢,后者当时在槟州砸下数千万令吉,甚至还把韩国顶尖流行乐团“江南欧巴”带过来,企图推翻林冠英在民主行动党所领导的槟州政府里的首席部长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