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试图依靠金马仑重选来个政治翻身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国阵改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重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重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重选;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重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重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金马仑高原重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纳吉应亲身体验这不是道路的道路,国阵已严重辜负了金马仑甚至全马的原住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在巴登威利的Sungai Tiang原住民甘榜所发表的演讲:纳吉应该来到金马仑使用通往偏远的原住民村落的“印度煎饼”道路和不是道路的道路,来亲眼目睹他过去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如何辜负了金马仑和马来西亚的原住民,连最基本的基建都无法提供

我才刚从Sinderut聚集区的Janggap原住民甘榜过来,我发现通往那边的道路是我过去两周以来,在金马仑访问原住民甘榜期间所见过的其中一条最糟糕的道路。我知道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将会莅临金马仑,为国阵在这次的金马仑补选中助选。既然他将会从星期四逗留到星期天共四天,我希望他可以使用通往偏远的原住民村落的“印度煎饼”道路和不是道路的道路,来亲眼目睹他过去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如何辜负了金马仑和国内的原住民,连最基本的基建都无法提供。

当中我所经历过的一些最糟糕的道路是前往Janggap甘榜、Lemoi甘榜、Barehnyis甘榜以及位于Terisu聚集区的内陆原住民甘榜的道路。我在金马仑原住民甘榜四次访问期间相当难忘的一次经历,就是在12月31日元旦前夕和希望联盟文冬国会议员黄德、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以及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金马仑补选候选人玛诺加兰困在Semoi Lama原住民甘榜,我们和外界断绝所有联系,并被迫在河流急促的情况下,乘坐车辆越过Semoi Lama甘榜的河流,以出发到位于Lenyang聚集区和Titom聚集区的原住民甘榜。

我被告知如果我所乘坐的车辆被急流冲走的话,我会一直被带到立卑去!偏远地区的原住民的恶劣情况是要亲眼目睹才能相信,所以我要呼吁纳吉在接下来四天亲自去那边看看,让他知道在他担任首相的八年期间,他是如何遗忘了偏远地区的原住民,还有他应该使用原住民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正常方式去访问这些偏远的原住民甘榜,而不是乘坐直升机。

我在Janggap甘榜看见了几个水缸,但却没有净水的供应,也没有电流供应,而村民,尤其是儿童都暴露在疾病的威胁下。纳吉是否可以解释为何在他掌政以及国家独立六十年后,原住民依然匮乏最基本的基建服务,比如净水供应、电流、完善的道路、基础教育和医疗需要,还有最重要的,原住民长久以来的土地权力纠纷的解决方案?尽管希望联盟已经在第十四届大选过后在布城成立联邦政府,但我们却不能处理原住民的土地权力的事宜,因为土地隶属于州政府的权限,而联邦政府在这个事项上是完全没有权限的。

但希望联盟还是希望可以处理原住民的土地权力,但这得等到第十五届大选过后,届时希望联盟将夺得彭亨州议会大多数议席,并成立彭亨州政府及委任彭亨州务大臣。1月26日的金马仑国会选区补选将会成为希望联盟究竟能否在第十五届大选赢得彭亨州政权的一项重要指标,到时我们就可以解决原住民在他们的传统土地权力事宜上所遭遇的旷日持久的不公义。

纳吉辜负金马仑和原住民 基础设施状况很糟糕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在巴登威利的Sungai Tiang原住民甘榜所发表的演讲:纳吉应该来到金马仑使用通往偏远的原住民村落的“印度煎饼”道路和不是道路的道路,来亲眼目睹他过去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如何辜负了金马仑和马来西亚的原住民,连最基本的基建都无法提供。

我才刚从Sinderut聚集区的Janggap原住民甘榜过来,我发现通往那边的道路是我过去两周以来,在金马仑访问原住民甘榜期间所见过的其中一条最糟糕的道路。我知道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将会莅临金马仑,为国阵在这次的金马仑补选中助选。既然他将会从星期四逗留到星期天共四天,我希望他可以使用通往偏远的原住民村落的“印度煎饼”道路和不是道路的道路,来亲眼目睹他过去担任第六任首相时,如何辜负了金马仑和国内的原住民,连最基本的基建都无法提供。

当中我所经历过的一些最糟糕的道路是前往Janggap甘榜、Lemoi甘榜、Barehnyis甘榜以及位于Terisu聚集区的内陆原住民甘榜的道路。我在金马仑原住民甘榜四次访问期间相当难忘的一次经历,就是在12月31日元旦前夕和希望联盟文冬国会议员黄德、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以及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金马仑补选候选人玛诺加兰困在Semoi Lama原住民甘榜,我们和外界断绝所有联系,并被迫在河流急促的情况下,乘坐车辆越过Semoi Lama甘榜的河流,以出发到位于Lenyang聚集区和Titom聚集区的原住民甘榜。

我被告知如果我所乘坐的车辆被急流冲走的话,我会一直被带到立卑去!偏远地区的原住民的恶劣情况是要亲眼目睹才能相信,所以我要呼吁纳吉在接下来四天亲自去那边看看,让他知道在他担任首相的八年期间,他是如何遗忘了偏远地区的原住民,还有他应该使用原住民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正常方式去访问这些偏远的原住民甘榜,而不是乘坐直升机。

我在Janggap甘榜看见了几个水缸,但却没有净水的供应,也没有电流供应,而村民,尤其是儿童都暴露在疾病的威胁下。纳吉是否可以解释为何在他掌政以及国家独立六十年后,原住民依然匮乏最基本的基建服务,比如净水供应、电流、完善的道路、基础教育和医疗需要,还有最重要的,原住民长久以来的土地权力纠纷的解决方案?尽管希望联盟已经在第十四届大选过后在布城成立联邦政府,但我们却不能处理原住民的土地权力的事宜,因为土地隶属于州政府的权限,而联邦政府在这个事项上是完全没有权限的。

但希望联盟还是希望可以处理原住民的土地权力,但这得等到第十五届大选过后,届时希望联盟将夺得彭亨州议会大多数议席,并成立彭亨州政府及委任彭亨州务大臣。1月26日的金马仑国会选区补选将会成为希望联盟究竟能否在第十五届大选赢得彭亨州政权的一项重要指标,到时我们就可以解决原住民在他们的传统土地权力事宜上所遭遇的旷日持久的不公义。

纳吉借金马仑翻身合理化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月17日(星期四)在碧兰樟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政治回归,甚至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的5点计划,以便合法化他前任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国阵改变前首相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活动日程表,从两天的时间变成4天的节目,显示了两件事:

首先,国阵深信由于他们采取的提名策略,推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因此能以巨大的差距,轻易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胜出。南利是一名前高阶警官;以及; 其次,加强通过金马仑高原补选以创造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甚至让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担任首相,以便合法化他首相任期内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一马公司的腐败丑闻,如联土局、联邦土地统一及复新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丑闻。

纳吉政治回归的方案,至少有5个关键的要素,也就是:选出国阵的第1位原住民候选人,参加1月26日的金马仑高原补选;延长纳吉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原本的两天(1月18和19日)活动日程表,变成1月17至20日(星期四至星期日)的4天紧凑的节目;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投入补选活动,虽然他们需要和伊斯兰党组成联合阵线,即使马华公会正公开要求解散国阵,而国大党得交出它的金马仑高原传统国会议席,让它与马华公会同样处于在国会只有单一席位的水平;

纳吉的老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活动中露面,如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昨天突然出现在金马仑高原,虽然自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被拉下联邦政府的位置后,他已经消失在政治舞台长达8个月,甚至消失在巫统的政治里;以及; 由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率领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所展现的支持。哈迪阿旺将于星期日在金马仑高原助选。根据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说法,基于“信徒大团结”,其他会在补选中为国阵助选的伊斯兰党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哈欣耶新、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山苏里和总秘书达基尤丁。

由于伊斯兰党在上一届全国大选获得金马仑高原14.73%的选票,国阵相信只要它能获得伊斯兰党候选人旺马哈迪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五角战中,所获得的3,587张选票,它就能胜出。虽然纳吉被39项的贪污、监守自盗和滥权的刑事提控狠狠掴了一巴掌,他的对策是一直到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拖延他任何控状的最后判决,包括所有阶段的上诉和实行任何监禁的裁决。

如果国阵能在第15届全国大选重新拿下布城,而纳吉重新担任首相,那么他将挫败基于他在首相任期内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的刑事罪行,而把他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的任何努力。金马仑高原补选将为纳吉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重新担任首相的新方案掀开序幕。这结果将让他对一马公司丑闻免责和免于刑罚。因此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才会扮演那么温顺和服从的角色,和伊斯兰党在补选中成为战友,即使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才声明,一个腐败的穆斯林,在任何情况下都比一个诚实和敬畏神明的非穆斯林更好。

林吉祥刘镇东覲见代国家元首

国家元首莫哈末五世陛下宣退位,全国人民关注接任元首事宜,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与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一同覲见代国家元首兼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殿下。刘镇东17日在面子书分享合照,只见纳兹林沙殿下坐在他与林吉祥之间,坐姿轻鬆,露出笑容。刘镇东提及,这是林吉祥首次覲见纳兹沙殿下,两人一见如故,聊起国事、天下事言谈甚欢。「殿下学富五车,也不吝於与我们分享他所知道的知识与趣事。」

此外,纳兹林沙殿下的顾问、前马新社主席拿督斯里安努亚再尼(Mohd Annuar Zaini)、前双溪文律国会议员道费(Tawfik Tun Ismail)和檳城研究院院长拿督黄基明博士也陪同苏丹出席。据悉,纳兹林沙殿下是在父王苏丹阿兹兰沙殿下不幸於2014年5月28日驾崩后,出任霹州第35任苏丹。殿下学识渊博,是公认的王室学者,除了拥有博士学位外,经常在国际及全国活动上发表由本身撰写的御词,且拥有藏书逾3万本的个人图书馆。

基於前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在去年告假休养,因此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在去年11月2日起出任代国家元首职,直到12月31日卸下代国家元首职。不过,因著苏丹莫哈末五世提前退位,苏丹纳兹林沙再度暂任代国家元首职务。统治者理事会將於24日召开会议遴选新任元首。隨著苏丹莫哈末五世的退位,9名马来州属世袭统治者中,谁来担任新任国家元首备受瞩目,而根据1957年擬出的国家元首候轮顺序,吉兰丹苏丹之后,第一顺位出任国家元首的是彭亨苏丹、接著是柔佛苏丹和霹雳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