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之梦的最大敌人 散播仇恨和恐惧的邪恶政客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呼吁马来西亚人,不论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我刚刚看了一则WhatsApp信息,内容涉及到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如此两极分化的核心问题,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在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愿景中迷失方向,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必须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以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这封WhatsApp信息写道:“倪可敏赢得了毁谤诉讼。“倪可汉赢得了毁谤诉讼。“郭素沁赢得了毁谤诉讼。“林冠英赢得了毁谤诉讼。“潘俭伟赢得了毁谤诉讼。“刘镇东赢得了毁谤诉讼。“杨美盈赢得了毁谤诉讼。“这些民主行动党的非穆斯林华裔被巫裔毁谤。“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领袖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扎希被控贪污“东姑安南被控贪污“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慕沙阿曼被控贪污“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党员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扎希被控贪污“东姑安南被控贪污“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慕沙阿曼被控贪污“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很多巫裔政治人物为了政治利益诬蔑华裔政治人物。最后,许多在郊外的马来同胞因缺乏知识而受骗。

“祈祷巫裔的观念能改变,不管是领袖或普通百姓……要改变观念必须改革思想。改革从早期教育、宗教道德教育开始,而成年人必须从身份教育和心态开始。“我们多数巫裔穆斯林,必须从缺少诚信改变成诚信,因为我们热爱宗教、马来民族和国家。”2014年,我赢得了针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诉讼,因为它前一年刊登了一篇毁谤我的文章。

马来西亚必须摆脱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因为这不仅违背了以马来西亚为家的伟大宗教和文明的教义,也是辜负了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愿景,即成为“动荡和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的主要原因。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为建立团结和伟大的马来西亚奠定了基础,而马来西亚人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否能够融合以马来西亚为家的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并且成为复杂多元世界中团结、宽容、成功、进步和繁荣的典范。

马来西亚最近有一种危险的局势,政治被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邪恶和恶毒政治所污染。我们非但没有为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相反的,阴险的企图导致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之间产生猜疑、不信任和仇恨,荼毒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我一直是马来西亚最被妖魔化的角色。我被指控为一名共产党员,或是陈平的亲戚。尽管我在1969年5月10日大选后从未到过吉隆坡,我仍然被指控曾在1969年5月13日的暴动中,在吉隆坡街头带领游行示威,高喊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口号。

我被描述成魔鬼、妖精,或是土怪,更被指控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甚至反印度人、反接受华文教育或英文教育的华人。除此之外,我还被指控为克格勃、中央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澳大利亚情报局的四重特工。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这种有害的政治手段宣称,如果希望联盟赢得大选,我将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当这些谎言在2018年5月9日之后被证明是错误时,新的谎言又被捏造出来,声称我是希望联盟政府的真正掌权人,而希望联盟的其他领导人只是我的鹰犬和傀儡。尽管我在峇株巴辖出生及求学,我仍然被指控在17岁时从中国“游”到马来西亚。尽管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打败和挫退了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政治,但这些邪恶和恶毒政治的宣传者在2018年之后,扩大甚至加剧了他们的宣传活动。

新马来西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接触那些生活环境中只有同族人群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以跟他们分享更大的马来西亚蓝图与视角,分享我们的理念——我们热爱的马来西亚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国家,我们拥有共同的命运。马来西亚人有种族、宗教、语言、文化的多重身份,但我们共享凌驾于一切的身份——马来西亚人。

没有人要求任何马来西亚人忘记自己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者忘记自己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但每个人首先都是马来西亚人。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之梦。马来西亚超越种族、宗教、地区或政党政治的这种一体精神,能否在我们的国家普及,以使我们不致于分心,继续致力于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建设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

我们如何不分种族、宗教、地区甚至政党政治地培养马来西亚人之间的一体精神,并通过消除谎言、假新闻和不实信息,阻止多元社会中的不宽容、仇恨、偏执和极端主义上升?我们应该继续维持这样的马来西亚梦,反对并揭露散播仇恨、谎言、虚假信息和恐惧的邪恶与恶毒政客,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梦的最大敌人。

这些敌人试图引起各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猜忌、怀疑和仇恨,而不是在各种族和宗教之间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我们应反对并揭露这些政客,以便利用马来西亚多元的资本,使我国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这是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中,马来西亚所需的重新设置国家建设的政策与方向。

林吉祥吁加快全国疫苗供应 马来西亚今年才能全面复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呼吁加快完成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宣布落实为期两个月的美国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的加快措施,并承诺该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存量在5月杪前足够供应给“美国每名成人”,由此缩短了之前所定下的7月前存量充足的期限。

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疫苗施打工作队(CITF)应该召集和共商能够加快完成全国疫苗供应计划的方案,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2021年全面复苏过来。就这点来看,马来西亚私立医院协会(APHM)主席Kuljit Singh医生所倡议的,设立与政府的疫苗供应计划并行的由私人界所供应和运作的新冠肺炎疫苗施打计划,应该纳入考量中。

部长外访返国隔离双重标准 林吉祥促首相撤回指令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2月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慕尤丁应该指示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撤回隔离规则,以维护首相自身的承诺,即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不会有双重标准 。去年10月,慕尤丁在电视上针对新冠肺炎的最新进展向全国发表特别讲话,承诺我国国的新冠肺炎隔离规定不会有双重标准。

首相说,他本人和部长们并没有豁免于遵守卫生部在此问题上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他声明:“身为首相,我没有豁免于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自疫情肆虐我国以来,这是我第二次居家隔离。我必须遵守规则。”慕尤丁当时声称,与他一起居家隔离的有7位部长和6位副部长。他们全都参加了由慕尤丁主持的会议,后来发现其中一位部长的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反应。

他说:“他们(部长和副部长)必须遵守规则。若他们违反规则,可以对他们采取行动。”慕尤丁表示,新冠肺炎可以感染任何人,因为这疾病不会区分地位和职位,因此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温水”卫生部长无关紧要,因为在过去一年对抗疫情的战争中,我国仿佛没有卫生部长。然而,马来西亚首相的承诺是否毫无价值?因为卫生部长现在可以在宪报上颁布双重标准,为部长设定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这恰恰给首相去年10月所说的“我是最听话的人”打脸。

岌岌可危不是“温水”卫生部长的信誉,因为他的信誉早已荡然无存。岌岌可危的是首相本人的信誉——他的信誉是否和“温水”卫生部长不相上下?慕尤丁在去年10月向全国直播的电视节目中说:“如果有人触犯法律,无论其级别或职位如何,都将被施以罚款和其他惩罚。对不起,如果‘阿爸’开始使用‘藤条’。”他会对自己的卫生部长用上“藤条”吗?

慕尤丁还应牢记《马来西亚宪法》第8条所确立的——全体马来西亚人在法律面前平等的宪法保障。可悲的是,当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通过发起“全政府”和“全社会”的策略和方针,以便恢复公众对我国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策略的信任、信心和支持,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政府正尽一切可能进一步损害公共信任、信心和支持,例如阿含峇峇为部长制定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的双重标准。这是马来西亚政府现在完全有资格被称为恶人政府的最新证据吗?

任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 纳吉应解释为何受委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11月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给予纳吉72小时的时间来解釋他受委为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的原因,因为马来西亚人民不希望马来西亚重返盜賊统治的轨道

据周日的一份报道,前首相纳吉已受委为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

针对有关报道,我回应要求国会不承认纳吉受委为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因为这会使马来西亚国会陷入新的耻辱和不良名声。

我说,纳吉的任命令人感到震惊和可耻。它证明公共廉正和反腐败距离巫统、马华公会和国大党的原则和愿景更远了。

纳吉的任命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三个月前,纳吉才因为涉及SRC 与一马公司总值4,200万令吉的腐败、洗钱和滥用权力案,于7月28日被定罪及判处12年监禁和2.1亿令吉罚款。一周前,高盛(Goldman Sachs)在美国为违反《反海外腐败法》的行为而认罪,该法案禁止美国公司向海外政府官员行贿。

虽然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提到高盛对于在“全球的大规模计划中从一马公司掠夺了数十亿美元”,以及“随后高盛高层的银行家及其同谋使用这些资金,向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高层官员和其他人行贿数十亿美元”表示认罪,是为了“补偿马来西亚人民”,纳吉在马来西亚国会中被任命为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将产生反效果。

纳吉一直沉迷于他的“无耻老大”新角色,并在发生任何事件时很快就发表评论,但是对于因为不恰当地任命他为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所引起的争议,他一直保持沉默。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明确表示,当马来西亚首相在一马公司财务丑闻中被指控为数十亿美元的“掠夺者”时,他们并不愿意保持沉默。纳吉也因此在世界各地被羞辱为臭名昭著的“大马一号官员”。

当时,马来西亚国会甚至也被禁止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就纳吉滥用职权,并且在SRC—一马公司案中涉及4,200万令吉的洗钱和腐败行为,而判处纳吉纳监禁12年和罚款2.1亿令吉的高庭法官纳兹兰,将纳吉的行为描述为“最恶劣的滥用职权案”

正如纳兹兰法官所指,纳吉没有对自己滥用职权、贪污和洗钱表示忏悔,他甚至在求情发言中坚持自己不知道SRC的4,200万令吉一事。

从传出纳吉已被任命为马来西亚国会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已经48个小时,他一直保持沉默,我再给纳吉24小时以解释他的任命。这项任命显然冒犯了马来西亚国会的尊严和声誉,特别是因为在纳吉担任首相期间,国会曾被操纵而禁止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如果纳吉连续72小时在此问题上保持沉默,那么爱国的马来西亚人民,如果不希望看到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继续受到一马公司丑闻的摧残,也不想看到马来西亚接下来重返盗贼统治的轨道上,下一步就应该是公开反对。

希望联盟不该随纳吉的节奏起舞,纳吉仍有能力成为造王者!

敦达因只对了一半,希望联盟不应该随着纳吉的节奏起舞,而是应该迫使纳吉随着希望联盟的节奏起舞。我不同意达因认为希望联盟应该忘记纳吉的看法,因为这位前首相不只是巫统与伊党轴心的实权领袖,也是非正式的在野组合的实权领袖。这个组合包括了马华公会、国大党、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砂拉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

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和民兴党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以11,521张多数票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不但让沙巴团结党一败涂地,也让在野党和纳吉的“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联合起来的叙述彻底失败。沙巴团结党只是纳吉更大的方案里的一个棋子。纳吉的方案是要希望联盟政府最多成为一届政府,以及在第15届全国大选时终结纳吉的艰难处境,以便他可以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

一位评论员称沙巴团结党候选人曾道玲是一个勉为其难的候选人,并且她有政治包袱。我相信沙巴团结党是一个更加不情愿在山打根补选中派出候选人的政党,因为沙巴团结党在单独执政沙巴10年及作为国阵成员党16年之后,有更大的政治包袱。尽管有如此强烈的不情愿,沙巴团结党还是要与“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合作”。这也适用于其他在野党。

在山打根补选竞选期间,我从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山打根三次。在我三次旅程的其中两次,马华公会一位高层领袖也乘坐同一航班前往山打根,虽然他坐头等舱而我则是经济舱。可是,这位马华公会高层领袖从未在山打根竞选活动中公开露面,并留在后台。

这种不道德的支持和从属于巫统与伊党轴心及“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是马华公会最高领袖在山打根补选暗中偷偷摸摸支持沙巴团结党候选人的原因。也许,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的历史性败选的一个原因,就是遵循这样一位马华公会最高领袖的“偷偷摸摸和鬼鬼祟祟”的建议!

纳吉显然有下一次全国大选的战略——击败希望联盟并重新掌权,如果不是出任首相,也会是作为造王者。这也将结束他目前身处的法庭艰难处境,拯救他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国阵所有的前成员党都谨慎行事,以便可以尾随纳吉重新掌权。因此,这些国阵前成员党都没有大声而明确地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遗产。

纳吉仍然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能够生存的保单。相信纳吉不再是需要处理的力量而可以忘记纳吉,是一种谬论。事实上,纳吉仍然是策划令希望联盟政府垮台的最有力政治力量。他是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和宣传人员团队的幕后推手。他们日夜工作,用充斥谎言和谬误的政治和社交媒体煽动仇恨、偏狭和极端主义,以期令希望联盟政府解体和倒台。

这就是为什么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在进行着的一马公司丑闻调查期间,纳吉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甚至可以拼凑巫统和伊党轴心,并赢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遗产。上个星期,我们看到纳吉用一千零一个借口和策略,抱怨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自己是无辜的,例如否认从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查获的资产,其中包括超过10,000件珠宝,是由逃亡的金融家刘特佐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以及他最新的立场,即他是刘特佐的一马公司阴谋的受害者。

暂且搁置纳吉是否是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共谋或受害者的问题,如今纳吉会不会承认,在过去几年中,在10个国家持续进行的一马公司调查,证明了最终导致马来西亚被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是存在的?还是一切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谈论,只是希望联盟政府创造出来的巨大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