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原住民成为“完整公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Pos Titom的Cerewes原住民村发表的演讲: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自从过去三个星期数次访问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区(Post)和乡村以来,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他们是马来西亚最早的居民,但独立60年后,他们是这个国家完整的公民吗?

这似乎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每个马来西亚人民都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然而,极度需要答案的问题是,当某人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基础设施时,如适当的道路、清洁的水供、电力,甚至被剥夺了最基本的需求,不论是教育、医疗与卫生、住房或经济机会,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传统土地权利被剥夺了,那么这个人怎么能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呢?我花了两个小时跋涉在30公里的“印度煎饼道路”才到达冷江区(Pos Lenjang),而这样的距离是20至30分钟可抵达的。这是一次令人难忘和最痛苦的旅程,因为这条可能是金马仑高原以至于全国最长和最差的“印度煎饼”道路,要为大约20个原住民乡村提供服务。

为什么身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国阵竞选首领的前首相纳吉,还没拜访冷江区,并且亲眼看看拥有如此恶劣的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的该区原住民,是否可以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如果原住民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那么就不必特别设立原住民发展局(JAKOA)以将他们纳入国家发展主流。可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的生活条件如此可悲和恶劣是可以接受的吗?在拜访不同的原住民乡村时,我询问原住民发展局是否实现了它的使命和目标。一般认为,它在60年内甚至没有达到所设定目标的50%。

是的,我恭喜国阵候选人南利,因为他已经升至警察部队的助理警监(ASP)高职,但对于让原住民成为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而言,它所证明的更多是失败而不是成功。为什么60年之后,只出现了一个助理警监?为什么在原住民群中没有一个警察总监还是副警察总监?在其他政府部门的高层,原住民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呢?60年后,原住民发展局才在8个月前有了一位原住民出任它的总监,而在过去的数十年,这个职位早就应该由原住民出任了。

目前,少于22%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这情况没有改善,也是原住民发展局的失败。2013年,人权委员会公布了题为《全国原住民土地权利调查报告》并提出建议,其中一项建议是对原住民发展局的角色进行“独立及全面的检讨”,以处理它的各种弱点。人权委员会改善原住民困境的18项建议,没有一项是实行了或被考量了。经过60年后,如果原住民已经是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国阵政府就不只是会严正看待人权委员会的18项建议,它还会确保克服原住民的困境,把他们的社群发展得与其他社群并驾齐驱,以便再也不需要原住民发展局。

林吉祥:金马崙,写历史、创奇迹!

如果希望联盟能在星期六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中获胜,我将会召开金马仑高原原住民代表的希望联盟大会,以拟定一份让原住民成为完整马来西亚公民的蓝图。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之前,虽然国阵和伊斯兰党的领袖与宣传人员散播恶毒和邪恶的谎言,说我是希望联盟真正的掌权人,如果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希望联盟获胜了,我便会成为首相,如今这些谎言和谬误都被事实拆穿了。

我甚至不是内阁的一分子,而我不能代替希望联盟政府发言。在马诺佳兰的选举上诉导致国大党副主席西华拉兹去年5月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被判无效,并且带来了星期六的补选后,希望联盟不会做出任何的承诺,因为我们要树立好榜样,建立一个干净、自由和公平的补选。

我们不会做出任何承诺,但坦白说,在多次探访金马仑的原住民部落和乡村,看到原住民在一甲子后的困境,我感到震惊。60年过去了,他们仍然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如适当的马路、清洁的水供、电力,甚至被剥夺了基本需求,不论是在教育、医疗与卫生、住房、经济机会,还有最重要的是,原住民的传统土地权利长期被剥夺了。

在下周二进行的体制改革和治理国会决策委员会会议上,我将提出国阵政府未能解决原住民的贫困、落后,以及忽视原住民的社会经济和教育权利与地位的问题。最重要的是,60年来他们长期被剥夺的传统土地权利,以及需要进行体制改革以根除这一问题的症结。几年前,人权委员会完成了一份广泛的关于马来西亚原住民的特别报告,并提出18项建议,包括检讨原住民发展局的角色和职责。

然而,纳吉政府完全无视人权委员会所做的马来西亚原住民特别报告,而且在过去6年来,没有实施人权委员会的18项建议中的任何一项建议。昨晚,我和文冬行动党的国会议员黄德一起在冷江区的Dayok村。我们一致认为金马仑高原具有巨大的经济潜能,高地是我国的蔬菜和花卉种植中心,可向世界出口;而日赖的低地具有发展成著名的生态旅游中心的潜能。

金马仑重选将决定纳吉政治前途

纳吉将孤注一掷,以避免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史无前例地败阵,因为那将是一个终结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政治回归和合法化一马公司丑闻的各种可能性的信号 。显然地,前首相纳吉将孤注一掷,就好象周六的金马仑高原补选最终将决定他的政治前途。这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正确的。纳吉身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首领,

已经使国阵候选人南利莫哈末诺、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和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旺依斯迈完全黯然失色。纳吉完全把补选变成他的个人秀——如果国阵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史无前例地败阵(国阵从未在金马仑高原败选),那将是一个终结他在第15届全国大选政治回归的信号,终止他重新出任马来西亚首相和合法化一马公司丑闻的各种可能性。

纳吉必定是在玩弄政治回归的构思,原因有二:第一、如果敦马哈迪医生可以实现政治回归出任首相,为什么他不能?第二,通过赢得在2023年举行的第15届全国大选而再次担任首相,这将使他免受检察官对他提出的腐败、盗用公款和滥权的刑事指控而逍遥法外。前提是他的律师可以拖延最终的上诉程序,避免他在政治回归之前被送到双溪毛糯监狱。

这就是纳吉今天重返金马仑高原补选的竞选活动的原因,因为补选结果对他来说,确实是他政治生涯的“生死”判决。无论如何,纳吉会向马来西亚明星厨师立利旺依斯迈(Redzuawan Ismail)(旺师傅)学习吗?我曾经形容,旺师傅比纳吉更能成为联土局垦殖区年轻人的好榜样。旺师傅向纳吉表示道歉,因为他用“粗俗语言”威胁要因为联土局的财务困境而掌掴前首相,但他坚持自己对纳吉的严厉批评。

旺师傅说:“我公开向拿督斯里纳吉道歉,因为今早我在最愤怒的时候使用了粗俗的语言!“可是,如果我们犯了大错,正如我今天早上所做的那样,我们必须放下自己的尊严来承认我们的错误。是的,当我被魔鬼附身并生气时,我承认自己错了。”同样的,纳吉如今重返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巡回竞选活动,会不会是他为了作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的三大败笔而公开道歉的记录?他的败笔是第一、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被世界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第二、背叛了他的父亲敦拉萨对联土局的愿景和联土局垦殖民的利益;以及第三、在独立60年后,他未能将20万的原住民带入国家发展主流?

因此,一群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支持希望联盟在金马伦高原补选中获胜,声称这是结束国阵多年恐吓的唯一途径。这一群人由54岁的莫哈末诺阿凡迪道勿(Mohd Nor Afandi Daud)领导。他连同另外14人,敦促其他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加入他们的斗争,并向他们保证,前朝政府的恐吓战术再也不能伤害他们。纳吉对第二代联土局垦殖民的愿望有什么看法?

长期受忽视而积怨,金马仑原民酝酿改变

尽管金马仑高原原住民长期是国阵的铁票仓,唯在该国会选区一些只有驾驶四轮驱动车可通往的原住民社区,却长期处于基本设施和公共服务短缺的窘境。“没路、没医疗保健和没政府”更已成为当地社群,对自身处境最普遍的评价。不过,虽然被忽略了60年,投票成绩显示,占近四分之一选民总人数的原住民,始终是联盟和国阵的中坚支持者。如今,随着国阵不再控制原住民昔日所依赖的联邦机构,金马仑高原尤其是哲莱的原住民社群,又会把票投给谁呢?

这个活动择地甘榜查甲(Kampung Janggap)举行,当地距离双溪哥央(Sungai Koyan)市镇约35公里,须路经一条颠簸泥泞小路才能抵达。哈伦西登(Harun Siden,见下图)向80名村民说,“抵达吉隆坡时,我们很害怕。这是我们第一次到法庭。”“我们面对的是律师和受过教育的人。我们又懂什么呢?”无论如何,他们在法庭证明了一些村民在第14届大选接受贿赂,而这12名原住民的供词,最终导致原任国阵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西华拉兹(C Sivarraajh)的资格被取消,进而促成补选。

哈伦西登分享说,原住民上届大选在各方面被人所利用和欺骗。“他们威胁我们,我们像傻瓜一样被对待。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寻找能真正协助我们的替代选择。我们感觉到,与世界隔绝。”哈伦西登是双溪多尔村(Kampung Sungai Tual A)的村长,该村跟甘榜查甲等村落一样座落在辛德鲁(Pos Sinderut)投票区。辛德鲁的地位特殊,因为这里是希盟唯一成功在上届大选赢得四分之一得票的原住民投票区。希盟在另外8个原住民为主的金马仑高原投票区一败涂地。

如今,辛德鲁投票区被视为希盟反弹的跳板。希盟希望从上届大选的3%至5%得票,提高至30%的得票。甘榜查甲村长约宾迪汉(Yok Bim Tihang,见下图)是其中一个刚转换阵营的代表。他告诉族人,虽然原住民在某种程度上依赖政府的援助,但他们有义务向公职者问责。“国阵骗了我们原住民!他们夺取我们的土地,我们的森林和污染我们的河流。这就是为何我很愤怒,我不曾对他们感到满意。”“我感激希盟的帮忙,但请务必真诚。别欺骗我们。如果我们发现你跟国阵一样,我们会把你撤换掉。”

另一名曾上庭供证的甘榜查甲村民再纳卡达(Zainal Kaptar)则分享与国家隔绝的感受。“我们感觉与世隔绝,仿佛没有政府一样。我们好像在没有政府照顾的情况下生活。”哈伦西登、再纳卡达和约宾迪汉都来自闪迈族,不过他们当时均以马来语发言。由此可见,有关讯息不仅是要传达给村民,也是针对来自不同州属的领袖和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早前,林吉祥率领一个小团队耗用逾2小时,才成功抵达该村落。一路上,他们面对川急河流、泥浆和深坑的阻碍,更必须克服引擎过热和陷入泥沼的难题。

当他最终抵达时,他感激,原住民勇于上庭作证并表扬他们为“勇士”。他也向在场的60名出席者介绍吉兰丹希盟助选团。这个助选团由一群话望生特米亚族(Temiar)原住民所组成,并由达希尔(Nasir Dollah)率领,他们负责在辛德鲁投票区争取18个村落的支持。达希尔来自行动党,他在上届大选曾竞逐吉兰丹加腊士(Galas)州席,唯落败。原民发展局拿“F”林吉祥致词时表示,他对该村的惨况感同身受,并归咎国阵前朝联邦政府和现任彭亨州政府漠视他们的福利。

“我邀请,前首相纳吉来辛德鲁投票区的甘榜查甲。这里的情况非常糟糕。”尽管如此,他承诺希盟将负责解决他们的困境。此外,他也答应推动废除原住民发展局(Jakoa),因为该局在发挥其角色方面只获得“F”(不及格)。“我们会用新的机构来取代之,然后为原住民推出一个30年的发展时间表。”他说,将向公正党主席安华反映此事,后者料在两年后接棒出任首相。早在提名日前,71岁的林吉祥已频频造访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聚落,通常更是一天内到数个村落跑透透。不仅如此,他当时更亲身体验到原住民口中的“印度煎饼路”,即路况糟糕,崎岖不平的道路。因此,他提醒希盟必须保证不管是金马仑或其他地方,都不能再有“印度煎饼路”。

林吉祥:我每逢大宝森节都会缅怀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1日(星期一)所发布的大宝森节贺辞:在大宝森节缅怀卡巴星和聂阿兹,他们都是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我每逢大宝森节都会缅怀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后想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的两个伟大人物:卡巴星和聂阿兹。

聂阿兹在2013年的大宝森节前往卡巴星的住家拜访他。他是时任的吉兰丹州务大臣兼伊斯兰党精神领袖,他在卡巴星的住家欢庆自己的82岁生日,并送赠卡巴星一块生日蛋糕。就连《马来西亚前锋报》也在头版报导此事,当时候的标题是:“聂阿兹在卡巴星住家欢庆生日”。而卡巴星说了这番话:“他人很好,来到我这里。我们都有分歧,但相处得还不错。在这之前我对他的感觉已经蛮温暖的。他是那种你不能憎恨的人,他都向人表现友善。”

这次的生日会面是马来西亚人民记得的卡巴星最后一个显著时刻。他的斗争在三个月后,在一场致命车祸中戛然而止。聂阿兹在面子书上就卡巴的去世写道:“一位有原则的领袖已经逝去了。”唯愿聂阿兹和卡巴都能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榜样,矢志在新马来西亚里的不同民族、宗教和文化的马来西亚人民当中促进和谐、友善和包容,

让马来西亚在世界成为和平的宗教多元化的典范,也向世界展现如何在宗教间拆卸误解、仇恨以及偏狭的围墙,以在各个不同的信仰间建立理解、和谐以及包容的桥梁。在第十四届大选的伟大结果出炉后的首个大宝森节,希冀卡巴和聂阿兹所树立的榜样能够启发马来西亚对国际和平及人类文明做出显明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