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10年国民团结大蓝图不寻常 慕尤丁会以大马人身份优先?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2月16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慕尤丁是否准备带领全国各地的马来西亚人民,宣布他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引领为期10年的国民团结大蓝图?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活动——由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推介“国民团结政策”和“2021年-2030年国民团结大蓝图”。

当慕尤丁告诫马来西亚人留意煽动种族情绪以捞取政治利益的政客,将他们形容为多元种族国家面临的挑战时,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把他视为煽动种族情绪以捞取政治利益的经典例子。建国64年后,慕尤丁是否准备带领全国各地的马来西亚人民,宣布他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

引领为期10年的国民团结大蓝图,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可以宣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马来西亚人,然后才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马来西亚的团结与力量在于我们的多元性。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还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任何人都不会失去自己的种族、文化或宗教特征,但马来西亚的每个公民必须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

在2010年3月18日国会辩论元首施政御词时,“ 1个马来西亚”的口号成为当时的时尚。我问时任副首相慕尤丁,他是否准备宣布自己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然后才是马来人?我在国会上宣布自己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其次才是华人,并挑战每位内阁部长做出类似的声明,以表明他们拥有1个马来西亚的基因。

然而,没有其他内阁部长敢于接受这个挑战。反之,慕尤丁宣称他是“以马来人身份为优先,其次才是马来西亚人”!他甚至挑战我,要求我宣布自己是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其次是华人,直到记者告诉他,我已经在2010年3月18日的元首施政御词辩论中在国会做了这样的声明。

1个马来西亚政府转型计划路线图就宣称,1个马来西亚的目标是“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伟大的国家:一个希望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先将自己视为马来西亚人的国家,其次才是各自的种族、宗教、地区或社会经济背景,并将1个马来西亚的原则融入我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

我保持十年前的立场,就像一个宣称自己首先是马来西亚人,其次才是华人的马来西亚人,并没有使他变得不像华人那样。同样的,一个人宣称自己首先是马来西亚人,其次才是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并不会使他变得不像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慕尤丁是否愿意承认自己10年前错了?

现在,慕尤丁在推介为期10年的《国民团结大蓝图》时,他和每位内阁部长是否都愿意公开宣布自己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其次才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 、锡克教徒、道教徒?然而,慕尤丁昨天推介国民团结政策和大蓝图时有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自1970年颁布《国家原则》的五条建国原则以来,我们目前似乎没有全体部长均无条件地承诺支持五条国家原则的内阁。这在马来西亚历史上绝无仅有。慕尤丁是否愿意要求他的每个内阁部长公开宣示遵守和忠于国家原则,并革除不愿意许诺接纳和忠于国家原则的内阁部长?国家原则是国民团结政策和大蓝图的重要成分。

卫生部长降格为“隔离部长” 马来西亚沦为失败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2月10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去思考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东姑有关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期许。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少数仍在世的朋友,同时也是国家独立运动份子及槟州马来协会主席的高龄90岁的丹斯里莫哈末尤索夫在两天前的东姑118年诞辰纪念日上表示,

倘若东姑仍在世,他将会对国家目前的政治状况感到沮丧。他是这样说道:“这完全与他为自由及自治权的斗争悖逆,因为种族和谐是这个国家能够从殖民者那里争取到独立的根基。”在国家其中一个纪念马来西亚独特的多元化的公共假期临到的当儿,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去思考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东姑有关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期许。

这实在是一个艰困和令人沮丧的一年,而这不只关乎马来西亚也是全世界的事:“百年一遇”的新冠肺炎瘟疫。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谁又会料到全世界有超过1亿7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有超过230万人因此身亡,现在更没有人知道这场瘟疫何时以及如何结束。

马来西亚昨天的单日新增病例锐减至2764宗,这是自重新落实行动管制令后录得的最低数字,它至少让我们看到曙光,觉得马来西亚能够压平感染曲线,而卫生部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医生也对马来西亚的单日新增病例能够在5月中旬或5月底达到两位数感到乐观。

那么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东姑有关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期许呢?难道这只是一场天方夜谭?国民团结和种族、宗教间和谐乃是重要的先决条件。有许多马来西亚人在历经六十载后仍然将将自己先视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和伊班族,而不是马来西亚人,这样的思维会轻易引发宗教间的猜疑、不信任和仇恨。这样的光景无疑是对我们的国家建设下了一个悲哀的注脚。

我们也在伦理和诚信的问题上偏离了我们的建国先贤。马来西亚首三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和敦胡先翁在打击贪污上的决心是无可置疑的;但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却要苦苦挣扎着与窃国行为一刀两断。新冠肺炎瘟疫也导致马来西亚面临新的危险:如何摆脱恶棍当道的习性,我们的卫生部部长降格成为一名“隔离部长”。

难道马来西亚注定要沦为一个平庸国家和失败国家吗?I do not believe so.我不认为会这样。我们必须面对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除非所有公民都首先视自己为马来西亚人,然后才是各自的族群和宗教身份,否则马来西亚就不能成功。没有人要求马来西亚人停止成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伊班族,或者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但我们必须先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团结一致。

我们务必要努力成为成功的文明联盟的典范,因为我们是世界四大文明——伊斯兰教、中华、印度、西方——的交汇处;而不是文明冲突的失败案例。马来西亚全民在这个农历新年假期期间应当好好思考这些问题。

马来西亚之梦的最大敌人 散播仇恨和恐惧的邪恶政客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4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呼吁马来西亚人,不论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我刚刚看了一则WhatsApp信息,内容涉及到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如此两极分化的核心问题,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在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愿景中迷失方向,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必须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团结一致以对抗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这是阻止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伟大国家的最大敌人。

这封WhatsApp信息写道:“倪可敏赢得了毁谤诉讼。“倪可汉赢得了毁谤诉讼。“郭素沁赢得了毁谤诉讼。“林冠英赢得了毁谤诉讼。“潘俭伟赢得了毁谤诉讼。“刘镇东赢得了毁谤诉讼。“杨美盈赢得了毁谤诉讼。“这些民主行动党的非穆斯林华裔被巫裔毁谤。“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领袖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扎希被控贪污“东姑安南被控贪污“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慕沙阿曼被控贪污“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我们看着嘉玛因毁谤民主行动党党员而被逼公开道歉的新闻,不害臊吗?巫裔政治人物的尊严呢?

“还有,众所皆知——“纳吉、罗斯玛被控贪污“扎希被控贪污“东姑安南被控贪污“莫哈末依沙被控贪污“慕沙阿曼被控贪污“这些都是穆斯林巫裔政治领袖“很多巫裔政治人物为了政治利益诬蔑华裔政治人物。最后,许多在郊外的马来同胞因缺乏知识而受骗。

“祈祷巫裔的观念能改变,不管是领袖或普通百姓……要改变观念必须改革思想。改革从早期教育、宗教道德教育开始,而成年人必须从身份教育和心态开始。“我们多数巫裔穆斯林,必须从缺少诚信改变成诚信,因为我们热爱宗教、马来民族和国家。”2014年,我赢得了针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诉讼,因为它前一年刊登了一篇毁谤我的文章。

马来西亚必须摆脱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政治,因为这不仅违背了以马来西亚为家的伟大宗教和文明的教义,也是辜负了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愿景,即成为“动荡和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的主要原因。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为建立团结和伟大的马来西亚奠定了基础,而马来西亚人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否能够融合以马来西亚为家的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并且成为复杂多元世界中团结、宽容、成功、进步和繁荣的典范。

马来西亚最近有一种危险的局势,政治被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的邪恶和恶毒政治所污染。我们非但没有为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相反的,阴险的企图导致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之间产生猜疑、不信任和仇恨,荼毒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我一直是马来西亚最被妖魔化的角色。我被指控为一名共产党员,或是陈平的亲戚。尽管我在1969年5月10日大选后从未到过吉隆坡,我仍然被指控曾在1969年5月13日的暴动中,在吉隆坡街头带领游行示威,高喊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口号。

我被描述成魔鬼、妖精,或是土怪,更被指控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甚至反印度人、反接受华文教育或英文教育的华人。除此之外,我还被指控为克格勃、中央情报局、军情六处和澳大利亚情报局的四重特工。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这种有害的政治手段宣称,如果希望联盟赢得大选,我将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当这些谎言在2018年5月9日之后被证明是错误时,新的谎言又被捏造出来,声称我是希望联盟政府的真正掌权人,而希望联盟的其他领导人只是我的鹰犬和傀儡。尽管我在峇株巴辖出生及求学,我仍然被指控在17岁时从中国“游”到马来西亚。尽管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打败和挫退了仇恨、谎言、虚假和恐惧政治,但这些邪恶和恶毒政治的宣传者在2018年之后,扩大甚至加剧了他们的宣传活动。

新马来西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接触那些生活环境中只有同族人群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以跟他们分享更大的马来西亚蓝图与视角,分享我们的理念——我们热爱的马来西亚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国家,我们拥有共同的命运。马来西亚人有种族、宗教、语言、文化的多重身份,但我们共享凌驾于一切的身份——马来西亚人。

没有人要求任何马来西亚人忘记自己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者忘记自己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但每个人首先都是马来西亚人。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之梦。马来西亚超越种族、宗教、地区或政党政治的这种一体精神,能否在我们的国家普及,以使我们不致于分心,继续致力于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建设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

我们如何不分种族、宗教、地区甚至政党政治地培养马来西亚人之间的一体精神,并通过消除谎言、假新闻和不实信息,阻止多元社会中的不宽容、仇恨、偏执和极端主义上升?我们应该继续维持这样的马来西亚梦,反对并揭露散播仇恨、谎言、虚假信息和恐惧的邪恶与恶毒政客,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梦的最大敌人。

这些敌人试图引起各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猜忌、怀疑和仇恨,而不是在各种族和宗教之间建立宽容、信任和信心。我们应反对并揭露这些政客,以便利用马来西亚多元的资本,使我国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这是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中,马来西亚所需的重新设置国家建设的政策与方向。

林吉祥吁加快全国疫苗供应 马来西亚今年才能全面复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呼吁加快完成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宣布落实为期两个月的美国全国新冠肺炎疫苗供应计划的加快措施,并承诺该国的冠状病毒疫苗存量在5月杪前足够供应给“美国每名成人”,由此缩短了之前所定下的7月前存量充足的期限。

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疫苗施打工作队(CITF)应该召集和共商能够加快完成全国疫苗供应计划的方案,如此马来西亚才能在2021年全面复苏过来。就这点来看,马来西亚私立医院协会(APHM)主席Kuljit Singh医生所倡议的,设立与政府的疫苗供应计划并行的由私人界所供应和运作的新冠肺炎疫苗施打计划,应该纳入考量中。

部长外访返国隔离双重标准 林吉祥促首相撤回指令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2月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慕尤丁应该指示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撤回隔离规则,以维护首相自身的承诺,即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不会有双重标准 。去年10月,慕尤丁在电视上针对新冠肺炎的最新进展向全国发表特别讲话,承诺我国国的新冠肺炎隔离规定不会有双重标准。

首相说,他本人和部长们并没有豁免于遵守卫生部在此问题上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他声明:“身为首相,我没有豁免于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自疫情肆虐我国以来,这是我第二次居家隔离。我必须遵守规则。”慕尤丁当时声称,与他一起居家隔离的有7位部长和6位副部长。他们全都参加了由慕尤丁主持的会议,后来发现其中一位部长的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反应。

他说:“他们(部长和副部长)必须遵守规则。若他们违反规则,可以对他们采取行动。”慕尤丁表示,新冠肺炎可以感染任何人,因为这疾病不会区分地位和职位,因此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温水”卫生部长无关紧要,因为在过去一年对抗疫情的战争中,我国仿佛没有卫生部长。然而,马来西亚首相的承诺是否毫无价值?因为卫生部长现在可以在宪报上颁布双重标准,为部长设定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这恰恰给首相去年10月所说的“我是最听话的人”打脸。

岌岌可危不是“温水”卫生部长的信誉,因为他的信誉早已荡然无存。岌岌可危的是首相本人的信誉——他的信誉是否和“温水”卫生部长不相上下?慕尤丁在去年10月向全国直播的电视节目中说:“如果有人触犯法律,无论其级别或职位如何,都将被施以罚款和其他惩罚。对不起,如果‘阿爸’开始使用‘藤条’。”他会对自己的卫生部长用上“藤条”吗?

慕尤丁还应牢记《马来西亚宪法》第8条所确立的——全体马来西亚人在法律面前平等的宪法保障。可悲的是,当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通过发起“全政府”和“全社会”的策略和方针,以便恢复公众对我国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策略的信任、信心和支持,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政府正尽一切可能进一步损害公共信任、信心和支持,例如阿含峇峇为部长制定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的双重标准。这是马来西亚政府现在完全有资格被称为恶人政府的最新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