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烂摊子 林冠英:当财长压力大

林冠英上任財政部长至今已有8个月,他接手时,面对的是一个急需改革的体制,並且肩负著整顿国家財政的重任,还需要处理一马公司债务,向来强硬的林冠英也不禁深嘆,压力真的很大。林冠英表示,財政部是国家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可以说是决定国家命运存亡,压力不小,尤其是前朝治下导致財务情况出现问题,同时要推动改革,压力就更大了。

「压力很大,財政部长没有钱分的时候,压力更大。」「现在財政部没有太多钱可分,但是要確保经济能够继续成长,財务不会破產,能够继续援助贫穷者,同时要解决一马公司问题,这个压力不大吗?非常大。」除了压力,林冠英称这8个月来只有一个「忙」字可以形容。不过,儘管林冠英面临非常大压力以及肩负整顿財务重担,但他具有强烈决心要进行改革,也有信心自己可以成功管理財务。「这8个月可以形容的是,我天天都在忙,在財务管理方面,我有一些经验,本身也是会计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还有首相敦马哈迪的支持。」林冠英:「我们一定比国阵好」

MAGIC TRICKS THAT YOU CAN DO TO IMPRESS GIRLS,

MAGIC TRICKS THAT YOU CAN DO TO IMPRESS GIRLS,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11日月曜日

「以前我在檳城刚上台的时候,有人说,林冠英不知道会不会做首长,看他怎样做,我马上回应说,做给你看!面对腐败的国阵,现在做政府,同样的態度,做给你看,还会做得比你更好!我们没有贪污,会比国阵更差吗?我有信心,一定会比国阵好。」这就是当了財政部长,依然本色不改、敢怒敢言的林冠英。林冠英给人的印象是雷厉风行、杀伐决断、有话直说,属於具有鲜明个人特色的政治人物,但也正是这些性格让他经常得罪人,招致批评。不过,林冠英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表示,自己已习惯被人批评,只要是正確的,还是会继续强硬下去。

「你看,在报纸和社交媒体,只有骂,没有赞林冠英的,我已习惯给人骂。从反对党时期就被骂到首席部长,从首席部长被骂做財政部长。」「如果他们能够骂到拉倒我,我也认命,如果对於这种人,我不能够证明自己的廉洁、清白和能干,这样就应该倒。」针对民调显示在大选后人民对希盟政府呈下滑趋势,林冠英回应称,这是正常的,也在意料之中,人民的期望太高,但是政府面对的结构性问题,无法在一夜之间解决,就形成了落差。感动马来同胞鼓励

最新盡量不要笑

最新盡量不要笑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4日月曜日

儘管当財长压力巨大,但也有让林冠英感动的事,尤其是来自马来同胞的鼓励。林冠英透露,有马来同胞写信鼓励他,內容是说看到报道指行动党反马来人、反穆斯林,可是这人本身观察之后,发现到那些舆论都不真实,並认为他是为了国家,因此鼓励他勇敢走下去。「今天叫我下台的不是马来极端主义者,反而是华裔沙文主义者。」

VIDEO: Must Watch New Funny😂 😂Comedy

Top funny videos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4日月曜日

火箭被指是伊斯兰的敌人?林吉祥:我们是中庸伊斯兰的朋友

针对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将行动党标签为“伊斯兰的敌人”,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反驳称,行动党一直都是“伊斯兰教的朋友”,但不是分裂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教。哈迪日前表示,伊党与伊斯兰敌人以及挑战伊斯兰领导的人断交,例如行动党等。对此,也是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的林吉祥称,行动党一直都是“伊斯兰教的朋友”,那是以中庸和宽容把马来西亚打造成世界上顶尖国家的伊斯兰教,而不是分裂马来西亚和会摧毁马来西亚之梦的极端和不宽容的伊斯兰教。

他说,国父兼第一任首东姑阿都拉曼曾明确表明,我国只是把伊斯兰教定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宗教,但多元的马来西亚不应该转变成伊斯兰国家。他说,马来西亚应该成为跨宗教和跨文明对话、宽容和理解的国际典范,而不是“文明冲突”的例子。他表示,为了达致此目标,马来西亚人必须与承认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社会的政治伊斯兰教合作,在种族和宗教之间建立宽容、互信和信心,而不是在种族和宗教之间播下猜忌、怀疑、恐惧和仇恨。

林吉祥表示,行动党不否认曾与伊党在1999至2001年间的替代阵线,以及2008至2015年间的人民联盟里(民联)合作。“可是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合作是建立在原则之上,而不是出于机会主义或权宜之计。”他指出,第13届大选之后,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刑事法问题重新浮出水面。民联在2015年面临灭亡,当时哈迪坚持落实伊斯兰教刑事法的目标,违反了民联的共同政策框架。林吉祥表示,2014年5月的安顺补选期间,哈迪对行动党赞不绝口,并回忆当吉兰丹政府于1978年倒台时,是行动党为伊斯兰党辩护。

“那时候,伊党遵循伊斯兰教的真正教义,强烈反对腐败和滥用权力,可是随后,哈迪带领伊党经历一次重大改革,支持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将马来西亚变成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林吉祥指出,哈迪突然攻击行动党为“伊斯兰教敌人”,原因很明显——转移公众对哈迪撤回他对《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布朗的法律诉讼,以及他们之间的庭外和解协议的注意力。

精彩看点: 【大马华人】扬名海外:颜如晶金句

国宝颜如晶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2日土曜日

这协议将允许《砂拉越报告》把纳吉给予伊党9000万令吉的报导原文,保持在网上也不必撤回。而他也质疑,当哈迪正在恢复伊斯兰国家的言论,并拥护最邪恶与恶毒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以便在第14届大选后分裂马来西亚人民时,为什么马华公会要与伊斯兰党合作?

精彩看点: 国宝颜如晶;

高萌辩手颜如晶辩论无法反驳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1日金曜日

马来人觉得火箭主宰希盟?林吉祥:可能华人也这样想

Video : “关爱民众、感恩过年“,霹雳州火箭向您贺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关爱民众、感恩过年“,霹雳州火箭向您贺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3日日曜日

最近有民调指逾半马来人不满希盟执政表现,甚至大部分认为希盟政府由行动党华人所主宰,对此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说:“华人可能也有同样的观感。”“最近一项调查指60%的马来人觉得现任政府是一个华人政府,但是如果去问华裔人民,我怀疑他们会有同样的观感。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也反映了希盟所面临的两难境地。”

他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说,行动党和他一直以来都成为思维攻击的目标,包括将他标签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他们跟马来人说,林吉祥要在国会动议删除联邦宪法中的‘马来人’与‘伊斯兰’字眼,这种事其实未曾发生过。”林吉祥坦言,行动党因为组织种族结构问题,一直都无法摆脱华裔政党色彩的困境。他说,行动党要代表所有社群,行动与组织一定要反映这点,只是说易做难,行动党还需努力。

VIDEO: 萧慧敏独家一对一专访 跟拍倪可敏私下另一面

VIDEO: 萧慧敏独家一对一专访 跟拍倪可敏私下另一面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8年12月14日金曜日

针对最近的金马仑补选,希盟无法争取到更多马来选票一事,林吉祥归咎巫统与伊党玩弄种族、宗教及仇恨政治。他以哲莱选区为例,指希盟在该区获得的选票只增加1%至2%。他认为,有两个课题影响希盟的得票,那就是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及梳邦再也兴都庙骚扰。他说,巫统及伊党指希盟承认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将会威胁马来人与伊斯兰宪法地位,而兴都庙骚乱则被炒作成种族课题。

精彩看点: 国宝颜如晶;

高萌辩手颜如晶辩论无法反驳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1日金曜日

林吉祥:为后代支持新马来西亚

Video : “关爱民众、感恩过年“,霹雳州火箭向您贺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关爱民众、感恩过年“,霹雳州火箭向您贺年,祝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3日日曜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希望人民以耐力、毅力和远见,不仅贏得2018年5月9日的战斗,还要贏得为后代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战爭。林吉祥指出,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被描述为一场由爱国、坚毅和对正义、自由、正直和团结拥有热情的马来西亚人民,奇跡般地贏得的战斗。

他在农历新年献词中表示,有些马来西亚人民担心我们贏得了一场战斗而输了一场战爭。因为新马来西亚的敌人在过去9个月,没有保持沉默或不活跃,反而似乎已经聚集力量,並诉诸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的邪恶和恶毒政治,来煽动想像和原始的恐惧与世界末日场景,从而取得新的进展。

精彩看点: 国宝颜如晶;

高萌辩手颜如晶辩论无法反驳

Kini YouTubeさんの投稿 2019年2月1日金曜日

让原住民成为“完整公民”!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1月22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Pos Titom的Cerewes原住民村发表的演讲: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自从过去三个星期数次访问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区(Post)和乡村以来,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是马来西亚完整的公民吗?他们是马来西亚最早的居民,但独立60年后,他们是这个国家完整的公民吗?

这似乎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每个马来西亚人民都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然而,极度需要答案的问题是,当某人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基础设施时,如适当的道路、清洁的水供、电力,甚至被剥夺了最基本的需求,不论是教育、医疗与卫生、住房或经济机会,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传统土地权利被剥夺了,那么这个人怎么能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呢?我花了两个小时跋涉在30公里的“印度煎饼道路”才到达冷江区(Pos Lenjang),而这样的距离是20至30分钟可抵达的。这是一次令人难忘和最痛苦的旅程,因为这条可能是金马仑高原以至于全国最长和最差的“印度煎饼”道路,要为大约20个原住民乡村提供服务。

为什么身为金马仑高原补选的国阵竞选首领的前首相纳吉,还没拜访冷江区,并且亲眼看看拥有如此恶劣的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的该区原住民,是否可以声称自己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如果原住民是马来西亚的完整公民,那么就不必特别设立原住民发展局(JAKOA)以将他们纳入国家发展主流。可是,60年过去了,原住民的生活条件如此可悲和恶劣是可以接受的吗?在拜访不同的原住民乡村时,我询问原住民发展局是否实现了它的使命和目标。一般认为,它在60年内甚至没有达到所设定目标的50%。

是的,我恭喜国阵候选人南利,因为他已经升至警察部队的助理警监(ASP)高职,但对于让原住民成为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而言,它所证明的更多是失败而不是成功。为什么60年之后,只出现了一个助理警监?为什么在原住民群中没有一个警察总监还是副警察总监?在其他政府部门的高层,原住民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呢?60年后,原住民发展局才在8个月前有了一位原住民出任它的总监,而在过去的数十年,这个职位早就应该由原住民出任了。

目前,少于22%的原住民发展局员工是原住民。这情况没有改善,也是原住民发展局的失败。2013年,人权委员会公布了题为《全国原住民土地权利调查报告》并提出建议,其中一项建议是对原住民发展局的角色进行“独立及全面的检讨”,以处理它的各种弱点。人权委员会改善原住民困境的18项建议,没有一项是实行了或被考量了。经过60年后,如果原住民已经是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国阵政府就不只是会严正看待人权委员会的18项建议,它还会确保克服原住民的困境,把他们的社群发展得与其他社群并驾齐驱,以便再也不需要原住民发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