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国大党是否支持 洛曼代表国阵上阵双溪甘迪斯?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5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洛曼亚当成为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他们是否认为洛曼亚当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双溪甘迪斯补选的国阵候选人洛曼亚当坚持认为他不是种族主义者,可是马华公会和国大党是否支持他的候选人资格,并认为他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

为什么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对洛曼在双溪甘迪斯的候选人资格仿佛充耳不闻,保持沉默?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谈及了所有的课题,在三个问题上,他却出乎意料地保持沉默,即:纳吉是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国际丑闻的罪魁祸首,导致马来西亚遭致前所未有的骂名和耻辱——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纳吉的情报头子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5天向中央情报局发出秘密信函,如果第14届全国大选的结果接近,要求美国支持他;以及洛曼亚当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的的候选人资格和马华公会领导层是否将洛曼视为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想要的巫统领袖楷模。洛曼相信,如果伊斯兰党在即将到来的补选为他助选,他可以从希望联盟手中夺取双溪甘迪斯的州席位。

洛曼说,如果80%的伊斯兰党支持者支持他,以及获得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选希盟的17%选票,他将能够险胜。马华公会和国大党领袖应该宣布,他们是否希望洛曼像上次全国大选中以80%的伊斯兰党选票赢得双溪甘迪斯,以及获得公正党候选人17%的选民支持率,还有他们是否批准和支持巫统在双溪甘迪斯在补选活动中与伊斯兰党合作。

纳吉否认从一马拨款予国阵政党 恐怕无人相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对于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予巫统/国阵政党的否认,如何能与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呢?

看来前巫统/国阵部长和官员都效仿本届国会的头两位国阵发言者扎希和魏家祥的做法,继续在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中绝口不提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他们为了回避这项议题不惜绞尽脑汁出尽法宝,正如以下的例子所显示般的:第一个例子就是在国会为拿督斯里纳吉举行65岁生日庆祝会,这在纳吉担任首相的九年期间不曾发生过的,而他夫人罗斯玛对于纳吉的赞扬,说他是“一名非常诚实和走在正道上的人”,恐怕在马来西亚或全世界只有绝少数的人才会相信。

第二个例子则是,魏家祥小题大做,宣称首相代财政部部长林冠英回答国会提问可能是因为冠英的无能,或敦马哈迪医生对冠英缺乏信心。事实上,马哈迪代答是没有错的,因为他才是回答扎希有关日本贷款事宜的问题的恰当人选,马哈迪本人在上个月中旬访问日本时提出了以低息贷款的形式借贷日圆来偿还旧的贷款的课题,这可以抵消高昂的借贷费用。所以,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在向财政部部长发出这道问题时,可能已经问错对象了。

但较这两起事件还来得更严重的却是纳吉否认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给巫统/国阵政党,试问他这样的说法又如何能与前巫统部长兼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过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事实上,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厉曾经在2015年11月针对纳吉私人银行账户里的26亿令吉“捐款”做出惊人的揭示,他回述纳吉如何在第十三届大选前的一次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承诺金援国阵成员党,而这样的承诺是前所未有的”。

蔡细历是这样说的:“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还是第一个向他致谢的人。”“我在那个时候说道,我已经参政逾20年,并经过五届大选。(我们)从来不曾从国阵那里收取分文。”“所以每个人都同意并多谢他。他在大选来临的时候兑现承诺,他能够拨出一些款项(给成员党)。”照这样看,巫统/国阵要自食其果了。纳吉有义务证明过去从他私人银行账户汇给国阵政党的数亿令吉的款项并非来自一马公司。

国阵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魏家祥 继续沉默回避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3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时共同沉默并视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两位最资深的国阵国会议员即巫统主席兼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巴眼拿督)和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

在目前的第十四届国会的辩论中的演辞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就国家史上最庞大和最恶劣的贪污丑闻——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它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保持沉默。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触及一马公司贪污丑闻时共同沉默并视之如瘟疫般一概回避,不只是在目前的针对御词的感谢动议,也在未来的国会事务中?

这是极为懦弱的行为,尤其是那些曾经在第十三届国会时期担任部长、副部长或单纯国会议员的,因为他们也是钳制国会不容许它调查和辩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议题的无耻及叛国阴谋的一部分,他们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捍卫和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现在是他们纠正错误的时候。但他们会吗?还是他们会在第十四届国会延续他们在第十三届国会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上的沉默?这样几乎是犯罪的沉默形同于对国家的悖逆。至于那些首次进入国会的国阵国会议员,他们会否加入这个蓄意沉默的阴谋里,进而玷污他们的国会记录,成为在一马公司丑闻上有如此恶劣声誉的政治联盟的国会议员?

国阵国会议员在接下来五天内的国会针对御词的辩论的演辞,将会被严厉检视,看看他们是否有政治勇气和诚实去承认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的严重程度。倘若他们还需要被提醒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罪恶程度,最佳的方法就是上网翻阅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所呈上的充公17亿美元的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罪案诉状。

但假如他们继续集体性失忆的话,以在国会回避一马公司议题,那么3200万名马来西亚人就有权问他们,为何他们要如此怯懦和对国家不忠,以至于不愿意在国会回应世界史上最恶劣的马来西亚贪污案件?新一届国会将会委任一个勇敢的公共账目委员会,以抹除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所留下的污点,后者没有尽责履行它的职务,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全面和独立的调查。

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严重失责和疏忽,在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呈上揭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中的贪腐、滥权和侵吞公款的新的和额外的相关证据的扩充的盗贼统治诉状后,没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重启调查。诚然,公账会于2017年4月完成和向国会呈上它的一马公司报告后就没有继续跟进该丑闻的最新发展。

我完全同意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应该由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但在野党中是否有一位如此勇敢的人来担起第十四届国会公账会主席的责任,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调查以下三个事情:第一,调查第十三届国会的公账会为何不能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有效、有意义和全面的调查;身为一马公司贪污丑闻的主要涉案人的时任首相是否在那个时候有予以干涉;第二,公账会为何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来洗脱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以及; 第三,针对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展开期待已久的全面调查。

若金马仑高原补选 原住民可展现政治觉醒

(14-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金马仑Pos Sinderut的原住民聚会上的演讲:原住民等待金马伦高原的补选,以展现他们的政治觉醒,就如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要求建立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

希望联盟的金马仑高原候选人马诺佳仁已提交选举上诉,以取消金马仑高原选举成绩的结果,声称国大党的最终胜利者西华拉兹贿赂并威胁选民。马诺佳仁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仅仅以597票在金马伦高原落败。金马伦高原是拥有最高比率原住民选民的国会选区,占超过20%的选民,甚至超过印度选民的数量,虽然不及马来选民和华裔选民。

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正等待补选,以展现他们的政治觉醒,就如2018年5月9日历史性和带来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要求建立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我相信,马诺佳仁有很大的机会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因为过去两个月,

布城的希盟政府展示了巫统与国阵政府对马来西亚普罗大众的权利和利益,做出欺骗和犯罪的滔天罪行,不只是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全球盗贼统治,还有各个迷你一马公司丑闻,涉及了联邦土地发展局、玛拉、朝圣基金等。在Pos Sinderut 跟14个位于Sinderut 和Pos Manson乡村的原住民的对话,我上了关于贪污的一课。我第一次听说“印度煎饼”道路,即因为施工粗糙和贪污导致不符合标准的道路。新马路迅速变坏,因为它的顶部只是用一层薄薄的水泥来掩盖低劣的工程。

我可以承诺,在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地区不会再建造“印度煎饼”道路。我们将向公共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举报这样的欺诈和腐败行为,让他们对骗子采取行动。那些有罪的人将被起诉,并为贪污行为付出代价。我相信,如果在金马伦高原进行补选,马诺佳仁的表现会更好。

2013年的全国大选,马诺佳仁于Sinderut区的14个原住民村庄中获得68张原住民选票,在第14届全国大选则增至268票。如果进行补选,让我们努力将马诺佳仁在Sinderut区的原住民选票增加至668或768张,因为这将有助于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以597选票落败的马诺佳仁反败为胜。

经过60年的国家建设,现今的原住民不应该再是马来西亚的一个被遗忘群体。他们需要的是完好的道路、水源和电源、学校、便利的医疗服务、住房,以及合适的工作和保护他们的祖传土地权利。现今原住民不应该再是每次全国大选中巫统与国阵的“定期存款”,他们必须得像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那样站起来,在金马仑高原的补选中,要求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

希盟没有蜜月期 须履行新马来西亚承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9日(星期一)在吉兰丹民主行动党于哥打峇鲁举行的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上的演讲:祝敦马93岁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建立民主、正义和团结的新政治遗产,以及让马来西亚成为国际顶级国家,是“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

今天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93岁生日。让我借此机会公开祝愿“敦马93岁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建立民主、正义和团结的新政治遗产,以及让马来西亚成为国际顶级国家,是‘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许多人一直在问我怎样跟敦马哈迪合作?过去,在我53年的政治生涯中,我们一直处于争执状态,例如,在1981年至2003年期间,

马哈迪担任第四任首相,而我是在野党。在茅草行动期间,我和冠英甚至在内安法令下于1987年10月至1989年4月被拘留了18个月。在第六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统领下,马来西亚处于无与伦比的危险处境中。由于纳吉涉及国际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并且使我国沦落至失败、流氓、恶人政府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上,马来西亚人民因为马来西亚被冠上的邪恶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而羞于国际舞台上承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马来西亚能否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从纳吉手中得救?没有人能够肯定,但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因为我们相信想要一个干净、公正、自由、民主和团结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民,比准备看着马来西亚沦落至失败、流氓、恶人政府和盗贼统治国家的马来西亚人民更加爱国。因此,希望联盟的成立,让敦马哈迪担任接任首相的承诺包含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希望联盟宣言中,以拯救和建立新马来西亚。

在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马来西亚人完成了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全世界都注意到,在世界民主正在衰落的时代,马来西亚人民已经回到了世界舞台,为民主提供了希望和领导地位,重申与精英相比,对于普通人而言,民主是最好的政府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所有政治领袖甚至马来西亚人民都可以从过去60年来国家建设的成功和失误中学习许多事情——无论是马哈迪、安华还是我自己,我们必须对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合法愿望更加敏感和觉察。

默迪卡民调中心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5%的华人选民支持希望联盟;马来人选民则有35%-40%支持国政、30%-33%支持伊斯兰党、25%-30%则支持希望联盟;至于印度人选民,他们有70%-75%支持希望联盟。当95%的华人选民把选票投给希望联盟是否意味着他们可以因此欺负或主宰我国其他族群?

当然不是。他们投票支持一个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族或原住民,可以拥有更好生活品质、尊严、自由、民主和善政的马来西亚,即没有腐败和滥用权力以及受到世界钦佩和尊重的马来西亚。一些马来西亚人民唱着国歌《我的国家》(Negaraku)时,却希望马来西亚人民因为种族和宗教而更加两极分化。这些人都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严重惨败的人。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民不仅能唱出《我的国家》,而且能够把国歌精神融入生活中,以确保“人民生活在一起,团结与进步” (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我们必须拒绝那些只是依赖种族仇恨和不信任而茁壮成长的不负责任的政治机会主义者。他们煽动马来人以讨厌华人或敦促华人不信任马来人,完全忘记了国歌中的“我的国家,我生长的地方,人民生活在一起,团结与进步”(Negaraku,Tanah tumpahnya darahku,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贪污腐败、滥用权力和一马公司丑闻是第14届全国大选的主要课题。

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投票给国阵的35-40%和支持伊斯兰党的30-33%的的马来选民,是投票支持纳吉领导的盗贼统治和滥用权力,以及各种形式的不公正和压迫。如果大选是在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丑闻类似的迷你丑闻,如玛拉、 联邦土地发展局和其他政府机构的贪污丑闻曝光后进行,大多数的马来选民都会支持希望联盟以打败盗贼统治,并确保马来西亚是个廉洁和诚信的政府,而不是腐败和腐朽的政府。那么,巫统或国阵就不会获得35-40%的马来选票,伊斯兰党也不会赢得30-33%的马来选票。

今天是希望联盟入驻布城成立新政府的第60天。希望联盟的部长和副部长们没有蜜月期,他们必须从一开始就履行新马来西亚的承诺,因为希望联盟并不打算只是成为布城的一届政府,而是能够在第15届和第16届全国大选中继续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