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不该随纳吉的节奏起舞,纳吉仍有能力成为造王者!

敦达因只对了一半,希望联盟不应该随着纳吉的节奏起舞,而是应该迫使纳吉随着希望联盟的节奏起舞。我不同意达因认为希望联盟应该忘记纳吉的看法,因为这位前首相不只是巫统与伊党轴心的实权领袖,也是非正式的在野组合的实权领袖。这个组合包括了马华公会、国大党、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砂拉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

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和民兴党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以11,521张多数票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不但让沙巴团结党一败涂地,也让在野党和纳吉的“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联合起来的叙述彻底失败。沙巴团结党只是纳吉更大的方案里的一个棋子。纳吉的方案是要希望联盟政府最多成为一届政府,以及在第15届全国大选时终结纳吉的艰难处境,以便他可以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

一位评论员称沙巴团结党候选人曾道玲是一个勉为其难的候选人,并且她有政治包袱。我相信沙巴团结党是一个更加不情愿在山打根补选中派出候选人的政党,因为沙巴团结党在单独执政沙巴10年及作为国阵成员党16年之后,有更大的政治包袱。尽管有如此强烈的不情愿,沙巴团结党还是要与“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合作”。这也适用于其他在野党。

在山打根补选竞选期间,我从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山打根三次。在我三次旅程的其中两次,马华公会一位高层领袖也乘坐同一航班前往山打根,虽然他坐头等舱而我则是经济舱。可是,这位马华公会高层领袖从未在山打根竞选活动中公开露面,并留在后台。

这种不道德的支持和从属于巫统与伊党轴心及“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是马华公会最高领袖在山打根补选暗中偷偷摸摸支持沙巴团结党候选人的原因。也许,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的历史性败选的一个原因,就是遵循这样一位马华公会最高领袖的“偷偷摸摸和鬼鬼祟祟”的建议!

纳吉显然有下一次全国大选的战略——击败希望联盟并重新掌权,如果不是出任首相,也会是作为造王者。这也将结束他目前身处的法庭艰难处境,拯救他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国阵所有的前成员党都谨慎行事,以便可以尾随纳吉重新掌权。因此,这些国阵前成员党都没有大声而明确地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遗产。

纳吉仍然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能够生存的保单。相信纳吉不再是需要处理的力量而可以忘记纳吉,是一种谬论。事实上,纳吉仍然是策划令希望联盟政府垮台的最有力政治力量。他是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和宣传人员团队的幕后推手。他们日夜工作,用充斥谎言和谬误的政治和社交媒体煽动仇恨、偏狭和极端主义,以期令希望联盟政府解体和倒台。

这就是为什么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在进行着的一马公司丑闻调查期间,纳吉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甚至可以拼凑巫统和伊党轴心,并赢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遗产。上个星期,我们看到纳吉用一千零一个借口和策略,抱怨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自己是无辜的,例如否认从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查获的资产,其中包括超过10,000件珠宝,是由逃亡的金融家刘特佐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以及他最新的立场,即他是刘特佐的一马公司阴谋的受害者。

暂且搁置纳吉是否是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共谋或受害者的问题,如今纳吉会不会承认,在过去几年中,在10个国家持续进行的一马公司调查,证明了最终导致马来西亚被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是存在的?还是一切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谈论,只是希望联盟政府创造出来的巨大幻想?

侮辱先知监10年罚太重 林吉祥:先辨别讯息真伪避免滥用社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必须遵守宪法,尊重马来西亚的所有宗教,但不应有类似社交媒体用户因侮辱伊斯兰教和先知穆罕默德,而被古晋地方法庭判处10年监禁的过度惩罚。根据法律部副部长哈尼巴迈丁的建议,该社交媒体用户应对古晋地方法庭的裁决提出上诉。

社交媒体的出现将马来西亚人带入了新时代。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所说的不再私密,反之可以立即以爆炸性的速度向公众传播。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意识到社交媒体的使用和滥用问题,其影响会以爆炸性的方式被放大。马来西亚人民,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必须对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收到的信息抱持怀疑和质疑的态度。

不管有关的社交媒体是脸书、推特、Instagram或WhatsApp,他们必须对每条信息提出一道重要的问题——“这是真的吗?”,并在跟其他人分享之前检查消息的准确性。如果马来西亚人民,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都建立起这种怀疑和质疑的健康态度,检查每一条信息的真实性,他们就不会成为我国目前盛行的邪恶和恶毒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的受害者。

我是以社交媒体受害者的经历发言。最近,旧的社交媒体谎言死灰复燃,以妖魔化我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共产主义者和实际上是陈平的亲戚;我该为1969年5月13日的骚乱负责,引领吉隆坡的街头示威活动,大喊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口号,纵然在1969年5月10日全国大选之后,我不曾在吉隆坡。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这些恶毒的政治声称,如果希望联盟赢得全国大选,我将成为马来西亚首相。当这些谎言和谬误在2018年5月9日被证明是错误之后,他们制造了新的谎言和谬误,声称我掌握布城希盟政府的实权,而马哈迪医生、安华、旺阿兹莎和末沙布只是我的鹰犬和傀儡。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能够对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的内容建立起健康的怀疑态度,并在与他人分享之前检查它们的真实性,这将是监督马来西亚社交媒体被滥用的重要一步。

希望联盟所面对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3月5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希望联盟在经历士毛月补选的落败后所面对的挑战就是,寻找可以持续在马来西亚人民当中激发希望和支持的方案,让人民认可希望联盟有决心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造福马来西亚全民和未来世代,而不是比巫统更巫统或比伊斯兰党更伊斯兰党。

2019年将会是国家史上最关键的一年,因为这将会决定由团结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所要建立的新马来西亚究竟是一项进行中的工程,还是幻影而已。

2018年5月9日容许马来西亚人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重新起动国家建设的政策,尽管新马来西亚的建立无法在一百日或数年内就落实,而是需时一至二十年始能成就,但马来西亚人民必须要信服于希望联盟执行新马来西亚的宗旨和计划,并依照希望联盟竞选宣言的方针实施才行。

来到2019年,迈向新马来西亚的旅程必须植根于结构性和体制改革,以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领先全球的廉正国家:恢复法治、深化民主、改革教育体系进而把马来西亚塑造成世界级国家,还要团结多元族群、宗教和文化的马来西亚人,发挥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多元族群、宗教、文化和文明的优势,以建立一个新的环球文明。

为此,国家建设绝不可是零和游戏,而是双赢方程式。我们肯定会为巫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在过程中牺牲掉非巫裔的利益。我们肯定会为马来西亚的华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危害到非华裔。我们也肯定会为马来西亚的印裔权益斗争,但却不会对马来西亚的非印裔构成威胁。同样的原则也适用在马来西亚的卡达山、伊班和原住民社群上。

林吉祥表扬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查里谴责纳兹里言论煽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林吉祥表扬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查里谴责纳兹里在我们的多元社会煽动种族仇恨。人权委员会主席丹斯里拉查里应该获得表扬,因为他谴责巫统前部长纳兹里在我们的多元社会煽动种族仇恨。

真令人遗憾,为了赢得士毛月补选的选票,纳兹里愿意煽动种族仇恨,并通过质疑任命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法官,在马来西亚提出狭隘、排他和极端主义的叙述。他完全无视历史和马来西亚宪法中体现的国家建设原则。这是一个政治可以对前任法律部长做些什么的可怕例子。

它提供了恶毒与邪恶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的最新例子。这将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分裂的政体和失败的国家,虽然马来西亚是有能力通过善用汇集在国内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最佳品质和价值观,以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并以一个团结、和谐、有着明确目标和卓越的多元社会,成为世界的典范。

马来西亚的领袖,若是相信马来西亚是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地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以及包含在马来西亚宪法中的建国原则,是时候大声宣布并重新确认他们致力于落实马来西亚宪法和一个多元的马来西亚国家。

让正义、道德和正直回归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生活 而并非捏造谎言!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2月2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让正义、道德和正直回归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生活; 捏造无凭无据的谎言,就像最近所编造的,在即将举行的国会会议中,希望联盟国会议员将以不信任投票的方式推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是一个符合伊斯兰律法的谎言吗?

同意支持对敦马哈迪医生投不信任票的所谓101名国会议员名单,甚至已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名单中还注明了选区。有来自吉打的8名国会议员、10名来自槟城、14名来自霹雳、17名来自雪兰莪、7名来自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两名来自马六甲、5名来自森美兰、12名来自柔佛、4名来自彭亨、1名来自登嘉楼、1名来自吉兰丹、8名来自沙巴和12名来自砂拉越。这完全是纯粹的捏造和谬误。这第二个谎言符合伊斯兰教律法吗?

昨天,一个专门散播谎言和谬误的网站,昨天张贴我本人的一张照片并打着标题:“如果腐败持续,民主行动党可能得离开希望联盟。”这第三个谎言符合伊斯兰教律法吗?马来西亚的政治和公共事务充斥着谎言和谬误,并以非常有创意的方式,尝试创建“符合伊斯兰教律法的谎言”这样的术语,以证明它们的合理性。除了在前朝政府统领下让马来西亚获得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以外,马来西亚人民是否希望通过杜撰“符合伊斯兰教律法的谎言”这个有创意的术语,为世界做出另一个经典贡献?

现在是我们恢复马来西亚政治和公共事务中的正义、道德和正直的时候了。任何人读了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阿布巴卡关于司法腐败、不当和不端行为的令人震惊的宣誓书,都会同意如果在司法机构中普遍存在正义、道德和正直,就不会出现目前这样可悲和恶劣的司法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