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团结 . 重新启发 建设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11日(星期四)在马六甲所发布的记者会声明:重新团结和重新启发马来西亚人民投身在马来西亚梦想里,放眼成为各个领域里的世界级伟大国家民主行动党将会在下周迈入在社团注册局注册的55周年纪念。我们成立民主行动党是因为我们要马来西亚在各个领域都成为世界级伟大国家,而不是平庸的第三世界国家。

这个目标必须成为马来西亚每个世代的挑战。讽刺的是,持续一年之久对世界造成如此多破坏的新冠肺炎瘟疫,却让我们非但没有实现马来西亚梦想成为世界级伟大国家,反而还在各个领域被许多国家迎头赶上和超越。世界银行最近更针对马来西亚的“未竟之志”发表一份报告书,而全球公民社会联盟Civicus则报导说,马来西亚的非政府组织的权益在过去一年“倒退”。

《彭博社》在2021年2月底发布的最新一期每月新冠肺炎韧性排行榜里,将马来西亚列在比新加坡(第3位)、中国(6)、台湾(7)、韩国(8)、日本(9)、泰国(10)、香港(13)、以色列(14)、阿联酋(15)、印度(16)、沙地阿拉伯(17)、越南(18)还要低的名次,即第23位。

相对于1月的排名(第16位),马来西亚这次跌落七个名次,但我们在1月时依然还是落后于新加坡、台湾、中国、日本、香港、越南、阿联酋、韩国、泰国和以色列,我们的名次在那个时候只比印度和沙地阿拉伯好。马来西亚最近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都在下降,我们的疫情似乎终于好转并开始控制住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但这波疫情也肆虐了七个月,堪称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漫长的疫情。还有我们的单日新增病例还没有下降到三位数和双位数。

为期30年的2020宏愿,成为一个全面发展的马来西亚:一个团结、自信、道德、伦理、民主、自由和包容、关怀、经济上正义和平等、进步和富裕,还有拥有一个富有竞争能力、活泼、健全和韧性的经济的国家,在不受任何关注下悄然落幕。在实现2020宏愿上的失败的程度可以从检视在达成以下2020宏愿里所罗列的2020年之前我们所面对的九大策略性挑战上的挫败一窥究竟:

建立一个由单一的马来西亚民族所组成的团结的马来西亚。创造一个心理上解放、安定和高度发展的马来西亚社会。促进和发展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建立一个道德和伦理崇高的社会。建立一个成熟的自由及包容社会。建立一个科学化及进步的社会。建立一个关爱的社会。确保这是一个经济正义的社会,国家财富得以公正及平等的分配。建立一个富裕的社会,它的经济是极有竞争力、活泼、茁壮和富有韧性的。

马来西亚最近充斥着许多负面事物:仇恨、谎言、没有事实根据的恐惧,以及在马来西亚交汇的多元族群、宗教和文化间制造猜疑和敌视。马来西亚亟需更多正面事物,我们必须远离仇恨、谎言和恐惧政治,它们不只抵触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的伟大宗教和文明的教导,也是我们不能实现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愿景的肇因。

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为建立一个团结和伟大的马来西亚设下基础,至于马来西亚人民所面对的挑战就是我们是否能够在国家建设上发挥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潜能,在这个复杂及多元的世界里成为一个团结、包容、成功、进步和富裕的多元化国家的楷模。我们在新马来西亚最艰巨的挑战就是要如何接触完全活在马来世界的巫裔、完全活在华人世界的华裔、完全活在印度世界的印裔、完全活在卡达山世界的卡达山族、完全活在伊班世界的伊班族,与他们分享更宏观的马来西亚视野和视角,还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这个我们所热爱的马来西亚属于马来西亚的所有族群,还有我们都是命运共同体。

我们身为马来西亚人拥有多重身份——族群、宗教、语系、文化的——但我们也共享一个超越性的身份,那就是马来西亚人。没有人会要求任何一名马来西亚人忘却他们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伊班族,或者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但大家首先都是马来西亚人。

那么这股超越族群、宗教、区域或党派政治的身为马来西亚人的合一精神是否能在我们的国家成为主流,这样我们才不会偏离我们的马来西亚梦想,去为马来西亚全民建立一个世界级伟大的马来西亚?我们要如何在马来西亚人民当中培育这样的合一精神,超越族群、宗教、区域还有甚至是党派政治的束缚,并遏止透过谎言、假新闻、假讯息、仇恨和恐惧在我们的多元化社会挑起的偏狭、偏执和极端主义?

为什么多元化马来西亚不能凭借着我们的多元族群、语言、宗教和文化晋身成为世界上在跨宗教、理解和包容上其中一个表现杰出的国家?在2020宏愿尾声,我们受到穆斯林是否可以向他们的基督徒朋友祝贺“圣诞快乐”的争议所缠绕;但印尼新任宗教事务部长Yaqut Cholil Quomas却祝愿基督徒“圣诞快乐”、访问一家基督教会,还有向印尼所有宗教群体宣示要“让宗教成为启发人心、和平的来源,还有散播彼此关爱的精神”。

印尼在上个月在巴厘岛丹帕沙成立该国第一所兴都大学。印尼总统佐科威在1月31日为这所新大学签署政令,新大学以该国著名宗教、教育及社区领袖Gusti Bagus Sugriwa命名。这标志着印尼多元主义的强盛,所有人都可以为整体的发展做出贡献。阿联酋宣布2019年为该国各个宗教信仰的全国“包容之年”,它也在2017年设立世界上第一个包容部。

由两名穆斯林学者所创立的全球伊斯兰化指数显示出,即使是在人权和政治组别里表现最好的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在和世界其他国家比较的时候也居于下风。整体来说,名列前茅的国家由纽西兰和斯堪的那维亚国家包办,而垫底的国家全是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即叶门、苏丹和乍得。我们还记得著名埃及穆斯林学者莫哈末阿都在逾一个世纪前说过:”我前往西方然后看到伊斯兰教,但没有穆斯林;我返回东方看到穆斯林,却没有伊斯兰教。“

马来西亚需要一个新的国民共识,从而回归到我们要成立世界级伟大国家的征程上,并遏制国家继续衰败成为贼狼当道、恶棍当道和失败的国家。马来西亚的国民生产总值自1970年以来已经增加90倍,但印尼的却在同时期增加117倍、越南122倍、中国163倍、新加坡175倍,还有韩国178倍。新加坡和越南的国民生产总值历经50年后双双超越马来西亚的。

有者认为马来西亚作为一个投资国家的吸引力连印尼都不如,因为后者就像新加坡和越南般政治稳定、资源丰富、政府亲商,还有他们为商家提供经济助益。难道马来西亚在专业技能劳动人口、政治成熟度和稳定、族群和谐、法治、贪污管控和政府效能上落后于这些国家吗?我们绝对不能放弃希望或陷入沮丧和绝望。虽说之前的国阵政府所遗留下的庞大和根深蒂固的状态和严重程度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在上台仅仅22个月就垮台前不能即时和全面落实它的承诺和宣言,但体制改革的需要是无比清晰和刻不容缓的,我们绝不可重蹈贼狼当道、不公义和压迫的过去的覆辙。

且让我们终止不负责任地散播谎言、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有许多旧影片、WhatsApp信息和物件被找出来重新利用来攻击民主行动党是“马来西亚的现代共产”,举例来说,我被说成是在16岁时从中国“扶南”漂洋过海来到马来亚。说我是在1957年16岁的时候从扶南来到马来亚是天大的谎言。首先,扶南位于柬埔寨而不是中国,尽管在中国东部的安徽省有一个阜南县。我出生在峇株巴辖,并在那边求学。

与其将我们的国民力量消耗在谎言、假新闻和仇恨言论上,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崛起为一个团结的族群,展现我们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团结、公义、自由、卓越和廉正的世界级国家的决心,让马来西亚成为文明联盟的成功故事的范例,我们可是伟大的马来/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交汇的地方;而不是文明冲突的失败案例。让我们团结起来解决马来西亚的贫穷及不平等的严重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本该是新经济政策的宗旨。

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有一个新开始——团结马来西亚人民的力量和资源,不拘族群、宗教和区域,将马来西亚从陷阱中拉出来,并努力奋斗成为尽可能多领域的世界级国家。《当今大马》在被宣判藐视法庭罪名成立及罚款50万令吉后,在短短数个小时内马上获得民众的鼎力支持无疑昭示着,人民对于马来西亚有一个更开放、公正和自由,即一个享有言论自由、问责和透明化、伦理和公共诚信的社会的梦想非但没有破灭,反而还坚持住。

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敢于为马来西亚怀抱宏大的梦想,成为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当我在55年前开启我的政治生涯的时候,我当时25岁。民主行动党那个时候是一个青年政党,因为我们在1969年大选时有三名30岁以下的国会议员中选。民主行动党起初并不需要青年团,因为我们基本上一开始就是一个青年人政党。我们必须继续成为一个能够代表年龄介于15岁至40岁的马来西亚青年的政党,这个年龄层占了国家人口的逾40%。

让我们能够坚持下去的并非是成为州议员或国会议员,还是组成州政府或全国政府的可能性;而是我们的理想以及我们对马来西亚的共同梦想,那就是成为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在跨宗教对话、理解和包容上成为世界的榜样,正如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所说的:“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

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于今天在马六甲的活动感到无比骄傲,在这里我们可以为着更大的国家视野放下我们在马六甲民主行动党的分歧,为了党和国家。马来西亚的前景存在着许多绝望、无助、负面的事物,我们甚至认为我们会衰败成为一个贼狼当道、恶棍当道和失败的国家。我们必须重新团结,重新启发马来西亚人民马来西亚能够成就美好的事物。

尽管全体公民,无论是巫裔、华裔、印裔、卡达山族、伊班族或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或道教徒都各别面临马来西亚沦为一个贼狼当道、恶棍当道和失败的国家的可能性;但团结的马来西亚人民凭着诚信和卓越,是可以摆脱这个命运,并将马来西亚变成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我一开始先后在1969年、1974年和1982年中选为马六甲镇国会议员。

尽管在过去55年中有许多改变,比如说1966年居于城市地区的30%马来西亚人口在2019年上升到76%,但民主行动党的宗旨依然抱持不变,我们唯有团结马来西亚的多元化人民成为一个公民族群即马来西亚人,才能将马来西亚建设为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同样的,面对存在威胁的也不是国内任何单一族群或宗教,而是马来西亚。

我们将会继续维持我们各别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伊班族或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或道教徒的身份,但我们首先必须以马来西亚人自居。我们在建国初期首先视自己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伊班族或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道教徒,然后才是马来西亚人是可以理解的;但倘若我们持续将马来西亚人身份和意识屈居于其他的身份和意识之下,那么这证明了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和国民身份认同是失败的。

这就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在1974年大选在寻求赢得霹雳州政权时在该州派遣14名巫裔候选人上阵,其中霹雳打峇路州议员依布拉欣新格(任期1969年至1974年)更被宣布为民主行动党一旦成功赢得霹雳州政权后的州务大臣人选。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坚持我们进行和平、民主及宪制斗争的志愿,以建立一个非共产、社会民主的马来西亚,这也是一个在各领域里都是世界级伟大的国家。

我对于马六甲正开始着重新团结和重新启发民主行动党内外的马来西亚人民,让他们知道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级伟大国家的梦想仍然不变的新的政治工作感到骄傲。我们务必要投入所有的资源和能力,以确保成为世界级伟大国家的马来西亚梦想可以靠着马来西亚全民的团结、努力和决心实现成真。

与私人界制定措施合作接种疫苗 林吉祥:尽早拯救生命和生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的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世界上其中一波最漫长的疫情)是否终于受控?昨天所报导的1529宗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进一步显示马来西亚的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世界上其中一波最漫长的疫情)终于受控。

昨天的1529宗不只是今年内最低的单日新增病例,也呼应着12月27日当天的单日新增病例即1196宗,后者也是12月份(第三波疫情的第四个月份)最低的单日新增病例,该月份有24天的单日新增病例少过2000宗,其中更有两天的新增病例只有三位数。

马来西亚人民是否可以希冀新冠肺炎的单日新增病例即将下降到三位数呢?马来西亚人民只能祈愿它早日来到。科学、工艺及创新部部长凯里表示,政府计划在3月31日之前为全体50万名的前线人员施打第一剂的冠状病毒疫苗。凯里应该考虑如何能够在3月31日前加快全国新冠肺炎疫苗施打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样整个的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给计划才能比预先定好的时间表提早完成,如此生活的正常化和经济复苏才能展开。政府将私人界的普通科医生涵盖在疫苗施打计划的第二和第三阶段,以扩大疫苗在人口中的覆盖范围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政府也应该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中制定措施与私立医疗界展开有效的合作,以尽早拯救生命和生计。

大马必须重定抗疫策略 加快完成疫苗供应计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必须重定策略,不再成为东盟和亚洲里其中一个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上表现最差劲的国家。《彭博社》在2021年2月底发布的最新一期每月新冠肺炎韧性排行榜里,将马来西亚列在比新加坡(第3位)、中国(6)、台湾(7)、韩国(8)、日本(9)、泰国(10)、香港(13)、以色列(14)、阿联酋(15)、印度(16)、沙地阿拉伯(17)、越南(18)还要低的名次,即第23位。

相对于1月的排名(第16位),马来西亚这次跌落七个名次,但我们在1月时依然还是落后于新加坡、台湾、中国、日本、香港、越南、阿联酋、韩国、泰国和以色列,我们的名次在那个时候只比印度和沙地阿拉伯好。正如《彭博社》新冠肺炎韧性排行榜(2021年2月)的前言所说的:

“自新冠肺炎被宣布为一场瘟疫以来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美国和欧洲部分地区摆脱了疫情爆发最黑暗的状况,并在《彭博社》新冠肺炎韧性排行榜中攀升,这是一个衡量冠状病毒时代最佳地区的标准。”“虽说新闻头版标题充斥着疫苗施打的慌忙,这些国家还是得益于诸如戴口罩和居家不外出的疫情控制措施。由总统拜登的新政府所领导的美国也准备迎来比预期还要快来的经济反弹。该国的排名在2月份跃升八个名次,来到第27位。”

“就全球而言,瘟疫已经失去冲击力,目前的感染增长总数是自10月以来最缓慢的。但主要的西方经济体在收复失地上还是较发展中国家来得快,进一步激发排行榜中的贫富悬殊,并可能在2021年里持续着,因为富裕的政府都在主导着疫苗供应。”“《彭博社》在每个月都会分析这些数据来窥探瘟疫处理得较有效,且引起最少的社会、经济骚扰的地方在哪里。”

马来西亚迫切需要重定它的新冠肺炎应对策略,这样马来西亚才能成为其中一个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上表现较佳的国家。我们在去年11月在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总数上名列全球第85位,但我们自那时候起已经攀升40个名次,现在位居第45位;而中国的排名则下降到第86位。但随着昨天新增的1638宗新冠肺炎病例,我们在单日新增病例上依然超越其他44个国家。

我们是否能够将单日新增病例维持在2000宗以下,并在3月进入单日新增病例只有三位数的新阶段?位于美国的卫生标准及评量中心(IHME)曾经预测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病例将会持续增长,其中单日新增病例更会从3月3日起每日达到超过两万宗。按照IHME的预测模式,马来西亚将会在3月3日录得2万35宗的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并在3月13日达到最高点即2万361宗。但我们证明了IHME的预测模式是错误的。

我们所达到的单日新增病例最高点是1月30日的5728宗,但如果我们不要成为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上其中一个表现最差劲的国家的话,我们就得重新检讨和重定新冠肺炎应对策略。自9月初爆发的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想必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漫长的一波新冠肺炎疫情。

作为一个开始,国家安全理事会是否可以说明由46位医学及卫生专家在2021年1月7日向首相发出的要求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上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策略的公开信,究竟有什么结果。这个公开信里提到十项建议,包括马上成立一个涵盖跨领域及获得赋权的相关专家的团队的新冠肺炎工作队,透过经常提出建议及审核内阁的主要决策的卫生、经济效应来引领国家摆脱瘟疫。

在全世界,已经有超过3亿400万剂的新冠肺炎疫苗在114个国家里施打,这个数字包括美国的9000万剂、中国的5200万剂,等于平均每天施打大约793万剂。尽管疫苗不是新冠肺炎的万能解药,但我们必须使到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应计划成功,因为我们得在短促的时间里面对许多不同的新冠肺炎毒株。我们也必须加快,比预定的时间表更早完成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应计划,这样正常化和经济复苏才能尽早开始,也许是今年的第三或第四季的时候。

两大国家要务:做更好的抗疫措施 加更快的疫苗供給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3月7日(星期天)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所面对的两大国家要务:在打击新冠肺炎瘟疫上做得更好,还有加快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给计划,这样正常化和经济复苏才能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开始。

昨天所录得的1680宗新冠肺炎病例是自2月25日的过去14天以来,单日新增病例跌至2000宗以下的第五天,2月25日的单日新增病例是1924宗。在那之前,我们的单日新增病例最后一次不及2000宗的时候是2021年1月4日,那天所录得的新增病例是1741宗。

这让第三波新冠肺炎瘟疫看到了“黑暗尽头的曙光”,它自去年9月20日以来已经肆虐超过五个月了,而其中肇因正是引发沙巴州选的夺权;但如今情势可能开始好转。马来西亚必须将持续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住,如此生活的正常化以及经济复苏才能开启。

马来西亚的两大首要要务务必是:第一,在打击新冠肺炎瘟疫上做得更好,包括协助在疫情下受打击最惨重的弱势群体;还有第二,加快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给计划,这样正常化和经济复苏才能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开始。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已经被形容为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上少数中的其中一个亮点,但我们必须承认马来西亚在这方面却表现不佳。

在每月发表的《彭博社》新冠肺炎韧性指数中,马来西亚除了落后于中国、台湾、日本、韩国和香港,也在和东盟其他国家如新加坡、越南和泰国比较时表现差劲。这个指数针对2000亿以上的经济体在10个领域上评分,从病毒病例增长到整体死亡率、测验容量能力和疫苗供应协议等都包含在内。

新冠肺炎瘟疫已经证明在2019年发布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HS)是错误的,后者点名哪些国家在应对瘟疫疾病时表现最好。专家们以为在处理如新冠肺炎这样的瘟疫疾病上表现最好的国家有像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国家,但事实证明他们是错的。

美国和英国是两个在GHS指数上获得最高分数的国家,但它们却是新冠肺炎瘟疫里表现最差劲的两个国家,其中美国的病例冠绝全球,达到近3000万宗新冠肺炎病例、死亡病例超过53万5000宗;而英国的新冠肺炎病例位列全球第五高:超过420万宗病例和超过12万4000宗的死亡病例。

庆幸的是,我们不在美国和英国的行列里。美国的每百万人口中总病例的指数是8万9231宗、英国的是6万1844宗。至于美国的每百万人口中总死亡病例的指数是1616宗、英国的则是1826宗。马来西亚的指数稍好些:我们的每百万人口中总病例的指数是9550宗、每百万人口中总死亡病例的指数则是36宗。但我们在每百万人口总病例的指数上还是高过印尼(4987宗)和菲律宾(5346宗),尽管我们的每百万人口中总死亡病例的指数比它们还要低:印尼(135宗)和菲律宾(113宗)。

印尼的人口有2亿7500万,该国的累积病例达到137万宗,目前位列世界头18个最多新冠肺炎累积病例的国家之一。菲律宾的人口有1亿1000万,该国的累积病例达到59万1138宗,位居世界头30个国家之一。马来西亚的人口有3200万,累积病例达到31万1777宗、死亡病例1166宗,位居世界头45个国家之一。

那么为何马来西亚不能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上表现得更好呢,就像那些在2月份《彭博社》新冠肺炎韧性指数的排名上比马来西亚还要好的东亚或东盟国家那样,比如新加坡(第2位)、中国(6)、台湾(7)、韩国(8)、日本(9)、泰国(10)、香港(13)、越南(18)。马来西亚在53个获得评分的国家里位居第23位。

国家的第二大要务应该是加快新冠肺炎全国疫苗供给计划,以缩短它完成的时间,如此正常化和经济复苏才能在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展开。有关当局,无论是新冠肺炎瘟疫国家安全理事会,还是新冠肺炎疫苗施打工作队(CITF)都应该认真考虑这两大要务。

仇恨言论导致大马分裂两极化 慕尤丁会采取强而有效行动?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2月1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慕尤丁是否会支持针对仇恨言论和仇恨罪行采取强力、有效的行动?马来西亚迫切需要针对仇恨言论和仇恨罪行采取强力、有效的行动,这些言论和罪行如果没有受到遏制的话,将会导致马来西亚陷入更严重的分裂和两极化,并沦为一个失败国。

马来西亚的多元化务必被视为一项资产而不是累赘,而这不只是在推展国民团结计划或蓝图的时候,它应该时刻都是这样,如此马来西亚才能从我们处于多元族群、语言、宗教、文化和甚至是文明的交汇点的特殊位置受益。在马来西亚度过农历新年期间,美国经历了对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二度弹劾,

他被指控有份于发生在今年1月6日的华盛顿国会山庄的“骚乱”,而目的是为了要制止美国国会认可拜登当选为美国第46任总统。《华盛顿邮报》的事实查核者发现特朗普在四年总统任期期间,共发表了3万573则不实讯息,或平均一天21则错误讯息。特朗普在27个月的时间内就发表了1万则虚假讯息,然后在14个月后达致2万则,他在不到五个月后突破了3万则。

结果特朗普卸任后的美国是极为分裂和两极化的,他的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政策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导致美国在新冠肺炎瘟疫期间沦为第三世界国家,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最多的国家,即2830万宗,而全球的累积病例是1亿1000万宗。不但如此,美国的新冠肺炎累积死亡病例也接近50万宗,

全球死亡病例共有240多万宗。我们必须在这个社交媒体的年代从美国的虚假新闻、虚假宣称和仇恨言论吸取教训,否则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两天前所推展的国民团结政策和2021至2030年国民团结蓝图将会是完全无意义的。民主行动党几十年来一直被指控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我也被指控引发1969年5月13日的暴乱,尽管我在那个时候不曾现身在吉隆坡。

这些都是赤裸裸的谎言和仇恨言论,意在煽动巫裔仇恨我。我被指控在吉隆坡的街道上带领非法游行,甚至在那个时候的位于甘榜峇鲁的雪兰莪州务大臣官邸便溺,但我在吉隆坡爆发1969年5月13日暴乱的时候都在亚庇。我是在1969年5月18日才踏足吉隆坡,我在梳邦国际机场下机后就在内安法(ISA)下被政治部逮捕,并被带往吉隆坡的巴刹路警局。

这些谎言、假新闻、虚假宣称和仇恨言论在过去十年中随着资讯时代的兴起还有社交媒体年代的来临而变本加厉,但却没有人因着这些谎言和仇恨罪行被逮捕或检控。民主行动党被指控为希望联盟政府在2018年下半年倡议签署国际消除种族歧视公约(ICERD)背后主导的政党,但实情却是它全是时任外交部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一人的事情,他目前是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

马来西亚的谎言、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阴险程度已经达到新境界,民主行动党一方面被某一群人指控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但同时候又被另外一群人指控为出卖华人和非穆斯林的权益,这两群人是彼此勾结的。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仅仅22个月后就倒台给我们的教训就是,

我们需要有效的法律来处理谎言、仇恨言论和仇恨罪行、在我们多元化社会的族群和宗教间挑起猜疑、不信任和仇恨。慕尤丁是否会为着国民团结的缘故,全力支持针对马来西亚的这些谎言、仇恨言论和仇恨罪行采取强力又有效的行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