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检察署促警方彻查赵明福案 蓝卡巴星:势要伸张正义

(18-7-2018)

民主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表示,总检察署已要求全国总警长弗兹进一步彻查赵明福案,包括找出不明身份人士,包括涉案的反贪污委员会官员。赵家代表律师蓝卡巴星发声明,他是透过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向总检察署发出志期6月6日得到的回应。“我肯定的是总检察发函予全国总警长,志期7月17日的信函副本也寄到我的事务所,彻查赵明福命案。”

“我对进展感到正面,希望调查可揭发该负起责任的人,特别是上诉庭已宣判此案有其他人涉及其中。”蓝卡巴星强调,他将会持续向当局施压并跟进此案,为赵明福伸张正义。他曾透露,之前已就此事与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会面,并向他讲解有关该案需要重新调查的重要性。他强调,没有任何调查机构针对相关调查人员导致一名证人在调查中致死一事采取行动,

若政府不采取行动补救,以维护司法的完整性,此案将成为我国司法污点。他说,新政府将会履行竞选承诺,致力于我国司法改革。继赵家致函后,总检察署已指示全国总警长弗兹进一步调查赵明福命案。赵家的代表兼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披露,其律师楼于6月6日致函总检察署,询问是否会更深入调查赵明福命案。结果,总检察署昨天(7月17日)已就此致函总警长。

“由鉴于上诉庭裁决,包括反贪会官员在内的其他不明人士涉及赵明福的命案,总检察署认为,类似的调查是必要的。”继续要求最新消息; 蓝卡巴今天发文告形容,这是明福命案的正面发展,并希望此调查可以揪出致死赵明福的凶手,毕竟上诉庭已判决尚有其他人涉案。“毫无疑问的,我会继续施压当局定期提供最新的消息。毕竟,我始终认为,需为赵明福的案件伸张正义。”

赵明福逝的妹妹赵丽兰日前呼吁,希盟政府纠正扣留所命案的审判缺失,改而要求涉案官员扛起举证的责任,证明自己清白。这意味,在未来的扣留所命案,检方不需要在毫无疑问地举证下,才能够把被告入罪。反之,负责扣留的涉案官员必须解释命案如何发生,同时证明自己没有犯错。希盟承诺重新调查;

2009年7月15日,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赵明福,以证人身份受到反贪会传召,前往雪州反贪会办公室给口供,以协助调查雪州议员拨款案。不过,他在翌日,即7月16日被发现卧尸在沙亚南玛莎兰大厦的5楼露台,出事时年仅30岁。2011年7月21日,赵明福命案皇委会报告出炉,当中点名3名反贪会官员对赵明福使用持续不断、激烈及不恰当的盘问方式,已经违反反贪会程序。

此外,尽管验尸庭和高庭一度裁决赵明福的命案为悬案,上诉庭却推翻判决和要求警方重新开案,惟总检察署当时声称未发现刑事成份。至今,没有任何反贪会官员受对付,反之3名被点名的反贪会官员较后相继升职。6月20日,希盟政府上台后,决议重新调查赵明福命案,惟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呼吁希盟政府,成立一支独立调查团,并交由信誉极佳的人士来领导调查。

看我们的人民英雄倪可敏如何敏捷反应网民的提问。(內附视频)

(18-7-2018)

国会下议院新科副议长倪可敏坦言,过去自己的确曾在政治讲座上发表一些过火言论,他愿意为此诚心向冒犯过的各界道歉。随着他获委为副议长,他往后将自我调整言行,力求符合国会的庄严氛围。

身为行动党霹雳州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在从政生涯中曾发表过不少擦枪走火的言论,倪可敏周二晚在接受《透视大马》清谈直播节目“透视直播”访问时,为自己过去“打江山,跑讲座”时曾发表的不当过火言论道歉,并答应今后一定会调整自己的言行,以变得更成熟、圆融和稳重。

倪可敏披露周二早上在国会的一件趣事:“我在国会吃早餐时,刚巧与首相马哈迪同桌,他看着我说‘你很会讲话哦?’,接着他告诉我,之所以会推介我做副议长,是让我学习怎样调适自己的言论,学习中立发言。” 对于马哈迪的一番劝谏,倪可敏觉得副议长这个职位,将是很好的磨练道路。

“唯有做个德高望重的领袖,才能够服众!”倪可敏重申,尽管自己过往的言论比较“辛辣”,但他从政至今,自己绝无发表过有意冒犯或歧视其他种族和宗教的言论。“我知道不少巫裔同胞对我有些误解,我在此告诉大家,从今而后我将自我调整言行举止,符合全民对我这个副议长身份的期望。希望大家能指点我,让我成为更成熟的领袖。”

今年45岁的倪可敏自言,来到这个年龄,他不会做出与实际年龄不符合的行为,因为人的智慧,是随着年龄增长。尽管经常成为反对者攻击谩骂的对象,但倪可敏慨然表示,他已将这些人身攻击视为“家常便饭”,不会因此受打击或动摇立场。“你的言论若被人断章取义制造争论,那是因为你说的话有影响力及杀伤力,如果没有力量的话,这些网络枪手就不会来围攻你。”

询及他钦佩马哈迪哪一点时,倪可敏说:“马哈迪是个传奇,他是很多人的精神领袖。他的毅力、决心、坚持不懈,很多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还有他的大格局观,看得很远,我给予高评价。”他接着说:“马哈迪和(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20年凄美爱情故事’,两人放下恩怨,这是没有大格局做不到的,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

副议长首次主持国会 朝野议员2度陷「骂战」

(18-7-2018)

第14屆第1季第1次國會下議院會議正式召開的第一天就吵翻天!朝野國會議員因武吉牛汝莪國會議員藍卡巴星挑起,2009年在國會圍堵其父親兼前武吉牛汝莪國會議員卡巴星的巫統青年團是流氓(gangster)一事,而在議會廳內爭吵超過一小時。雙溪大年國會議員拿督佐哈里阿都在動議感謝元首施政御詞時,讓路給藍卡巴星,而後者提起2009年發生在國會的事件,並指當時圍堵其父親的巫統青年團是流氓。

藍卡巴星指出,「當時,一名坐在輪椅的人士,被5至10名的巫青流氓攻擊,我要重複流氓這句話。」藍卡巴星的「流氓」論引起巫統議員的不滿,而瓜拉吉僥國會議員拿督斯里依斯邁就要求藍卡巴星收回流氓的言論,而京那巴登岸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邦莫達此時也抨擊對方的言論才是「流氓」(Samseng)。當時國會正由首次上陣的副議長拿督莫哈末拉昔主持會議,就遭遇如此的「亂局」,更被巫統及伊斯蘭黨國會議員指責沒有遵守議會常規。

副議長在經過朝野雙方的一輪爭吵後,也指示藍卡巴星和邦莫達都撤回「流氓」的字眼,並首先只是邦莫達撤回,惟前者卻選擇不撤回,更解釋本身的言論沒針對任何國會議員。雙方僵持不下的情況下,副議長唯有說,「我給予武吉牛汝莪(藍卡巴星)警告。」但此做法引起反對黨議員的不滿,並開展另一輪的爭吵。莫哈末拉昔試圖控制整個場面,並指示佐哈里阿都繼續其動議卻不成功,朝野議員在陷入另一輪的「罵戰」。

此時,曾擔任下議院副議長的依斯邁要求副議長按照議會常規第43條文對付藍加巴星,而副議長則表示已經給予警告;此時,另一名前副議長,巫統比魯蘭國會議員拿督斯里羅納建迪也一同加入戰圍。反對黨的議員也質疑,這是不是代表要開先例,以後若違反議長的決定,只需要給予警告,不會被對付?雙方繼續僵持不下,而此時國會也到了中午1時的休會時間,莫哈末拉昔唯有宣布休會,才暫時止住了雙方的罵戰。

民主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在下午的下议院环节中,因为拒绝遵从议长指示,收回自己早上指责巫统青年团为“流氓”(samseng)的言论,而被议长莫哈末阿里夫赶出议会厅。蓝卡巴也是本届国会第一位被逐出议会厅的国会议员。蓝卡巴离开会议厅后坦承,对议长没有维持早上副议长的裁决感到失望。“我对今早的裁决没有获得维持感到失望,就这样。” 蓝卡巴是在今早辩论国家元首施政御词的环节中,重提父亲已故卡巴星曾于2009年在国会大厦遭巫青团围堵的事件,并指责肇事者为流氓。

此番言论引起朝野骂战,多名国阵议员为此大闹议会超过一个小时。当时负责主持会议的副议长拉昔只是给蓝卡巴发出警告,结果国阵议员到了下午的环节继续抗议。而下午主持会议的议长莫哈末阿里夫最后要求蓝卡巴撤回言论,但遭到拒绝,于是把蓝卡巴逐出议会厅一天。蓝卡巴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由于副议长在上午时段已经做出裁决(ruling),因此议长绝没有针对同一件事做出第二次裁决的理由。“这是原则问题。既然之前的(副)议长早上已经做出裁决,那就是最后的裁决。”“议会常规也清楚阐明,如果有人不满特定裁决,应该提呈动议抗议。”“(国阵)不应该要议长再做出新的裁决来推翻之前的裁决。所以要我撤回言论的问题不应该存在。”

黎巴嫩珠宝商:Global Royalty是合法企业 并非“幌子公司”

(18-7-2018)

黎巴嫩珠宝商Global Royalty代表律师指出,有关公司是一家合法企业,不是幌子公司。古鲁巴丹证实,该公司的老板就是黎巴嫩钻石商沙米尔,也是6月26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诉状中所提及的代理。他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他是著名珠宝商。”“你看看社交媒体,他就在那里。不管是用特定方式进行交易或达成协议,这是很正常的。肯定的是它不是幌子(公司)。”

“我们在谈论的只是1万2000件被充公的珠宝首饰中的44件,只是九牛一毛。”这名黎巴嫩珠宝商在吉隆坡Star Hill Gallery有办公室,其他还包括纽约、伦敦、沙特阿拉伯的戛纳和利雅得。该公司代表律师戴维古鲁巴丹坚持,有关公司是真实存在的,尽管该公司仅提供服务予高端客户。珠宝商Global Royalty是于6月26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向她追讨44件未归还,价值近6000万令吉(1478万7770美元)的珠宝与首饰。

该公司于2月份送了44件珠宝及首饰,包括钻石项链、耳环、戒指、手链及头饰供挑选,每件首饰单价位于12万4000美元至92万5000美元不等。以下为访谈摘录:你的公司于6月26日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罗斯玛,大马政府已通过总检察署申请介入此诉讼。你公司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我们等待答辩方的入禀,一旦她答辩我方就会回应,并过堂(于7月27日)。

与此同时,我们接获总检察署申请介入此诉讼。我接获的指示是我们没有异议,且欢迎总检察长的介入。当然,我们不知道答辩方是否有任何异议。这将在法庭上提出。对我们而言,我们很高兴总检察长的介入。你可以评论政府作为介入者的角色?介入案件方面,因为你不是诉讼中被指定的一方,而是直接有权进入诉讼,所以你有权利做出决定。在此诉讼案,总检察署的立场是大马政府有权介入,而我们也同意,因为我们所追讨回的珠宝已遭充公。

若以法律而言,我们应该没有异议。我认为总检察长有权利介入,至少在基础上。人们一直质疑这家公司的合法性。这家公司真实存在吗?总部设在贝鲁特?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家注册公司。这个珠宝商很著名。如果你要搜索这家公司,不要在Google搜索,请去贝鲁特。珠宝商的名字?在诉状上有写名字。由于是他负责的交易,所以我们写他是代理。你可以参考。(在诉状上,钻石商沙米尔被指是代理)

所以这不是幌子公司?换个角度,珠宝商就在那里。不管是用特定方式进行交易或达成协议,这是很正常的。肯定的是它不是幌子(公司)。我们在谈论的是1万2000件被充公的珠宝首饰中的44件,这44件珠宝首饰不会对整个调查有影响,44件珠宝首饰只是九牛一毛。我的顾客没有必要成为幌子。

【读者来稿】统考文凭受不受承认 独中生家长真的很在乎?

(18-7-2018)

记得60年代,大马成立初期,华校生不能再参加英国举办的考试,因此,没有被承认的文凭,前途一片暗淡、加上当时的教长佐哈里宣布,没持有大马承认的文凭,不准出国深造,更是雪上加霜。当时的父母为了维护及宏扬中华文化,虽然眼前黑暗一片,还义无反顾地将子女送进华校。文凭不被承认,你说他们会在乎吗?

“一里路”还是“十万八千里”?每年全国有约1万4000名学生进入独中就读,年年如此。是那“一里路”?或是“十万八千里”?让他们知道不用等待另外的“60年”?文凭就会被承认而决定报读独中呢!没有。在43年的时空里,他们真的曾经在乎吗?500间出名的大学接受并颁发奖助学金;统考文凭被世界多国出名的大学接受,符合入学标准,其中有北大、清华、新大、港大、台大、哈佛、澳洲、纽西兰、英国、苏联、印度等。

在每年世界200强的大学排名中,大马的大学难得一见。试想,世界多国顶级的大学都承认,不入流的我国大学反而不接受,不可笑吗?不入我国大学,你会在乎吗?多国顶级的大学,有奖助学金待领,你会不在乎吗?大马的大学文凭,可担任公务员; 以人口比例计算,大马的公务员人数是世上少有的多,有其政治的因素和需要。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当公务员的华裔子弟除了工作比他族多以外,要升级、要熬出头,难若登天。一生多数是买一套房子和一辆车,谈不上成就。在工作中遭到歧视,不被赏识等等不公、时有所闻。若坚持到退休,他那一生,肯定谈不上幸福与快乐。不担任公务员,你真的会在乎吗?

私人界海阔天空,才是你施展抱负的地方,你能否展示并落实中华文化的精髓,如待人接物,刻苦耐劳,精明能干,言而有信等,这些你真的需要在乎。师训开放与砂拉越承认统考; 师训开放给独中生申请,自2011年起,平均每年有3位接受训练。砂拉越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后,至今只有一人成为公务员,反应一点也不热烈。和全国独中毕业生每年万余人相比,只得 0.03%,微不足道。在喝采及掌声中,显出苍白。拼了那么久,竟然和家长脱节。

说明实际作用不大,只有象征意义。在高度肯定师训开放与砂拉越承认统考的同时,假以时日,除了那500间大学外,也希望独中生能善用此2管道。动摇国语地位,破坏民族和谐?除非独中生入学后,本国大学就须用华语授课,用华文课本进修,否则不但不会动摇国语地位,独中生还有被同化之虞。

破坏民族和谐更是无稽之谈,若承认,独中生须马来文优等,才能入学。独中生用马来语和同学及教授交谈,就会破坏民族和谐?开什么玩笑?这肯定是大马版的天方夜谭,送我阿拉丁神灯,我才会相信。许多独中生到苏联,美国等地区深造及就业,若独中生的武功如此高强,所到之处,必能动摇其国语地位及破坏其民族和谐,那么大马将不需一枪一炮,也不需拿 2 粒椰子到海边念念有词,只要指派独中生到各国去,必定能胜利归来,大马统领世界,将指日可待,多好。

以大于60%的人口,以全球独有的立法保护多数人之势,分而治之。通过国家干训局,有经费、有系统地分化族群,通过各类所谓的行政偏差,不断挤压少数族群的生活空间和权益,那才是不和谐的根源。语言和文化也常用作打压他族的工具,不是吗?芬兰的学生须掌握4种语言,又不见得芬兰分为4块。可见,那是“旧酒装新瓶”,新政府,旧思维。

谨记谁施行仁政,肯定受到拥护。或许新教长应向砂前首长阿迪南学习如何促进种族和谐。不过,果真要寄电邮请教,则不可用谷歌,要用烧才行。新政府承认统考文凭,已写入竞选宣言; 既已承诺,乐见其成。若言而无信,选民也懂得如何取舍。董总也应有新的调整,不妨向砂董联会取经,低调联系及追踪进展,以争取早日承认。

切勿大张旗鼓,舆论施压,引来大批旧势力的反扑,未见其利,反遭其害。近日董总为了与新政府讨论承认统考文凭事宜,宣布展延由专家学者研究了3年的独中教改一事,其实不需向外宣布,按住押后即可。上报宣传,所为何事?除了误会与添乱外,与事无补,此为一例。自由与平等; 大马成立至今,由于种种因素,和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渐行渐远。统考的承认,象征意义远高于实际用途,因此承认与否,并不很在乎。

但是,承认统考却折射出当政者,接受大马多元文化与多元种族的存在,间接确定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否在这块土地上,有尊严地繁衍生息,这才是自从懂事以末,一直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