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美盈:在后新冠危机复苏期 创造新绿⾊就业机会

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于2020年11⽉1⽇(星期日)发表的文章:

在后新冠危机复苏期创造新的绿⾊就业机会

我国正热切地等待着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宣布,这是政府帮助我们度过新冠疫情危机,保护⼈民的社会和经济福祉的计划。

不可否认,我们的前景充满挑战。社会保险机构指出,今年年初⾄本⽉22日近9万⼈失业,如果这个趋势持续,预料今年年底共有10万人。 我们已经有12.7万名⼤学毕业⽣在超过六个月的时间内仍然没有工作,并且每年有约30万名新毕业⽣。我国迫切需要新的⼯作机会,⽽政府可以为实现这⼀目标发挥关键作用。

收入,工作和经济增⻓曾经与环境保护背道⽽驰。但这已经不再是事实,因为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绿⾊产业在后新冠疫情复苏的潜⼒。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处的说法,⾄少有30个OECD和主要合作伙伴国家已将绿⾊产业纳⼊其疫情后经济复苏的战略中。

为了创造绿⾊就业机会,政府需要促进更多的绿色项⽬,并通过税收优惠,低息贷款以及赠款等有吸引力的奖掖来推动这些项目。

再⽣能源

我相信,在增加绿⾊项⽬方⾯,最可轻易实现的方式是增加可再生能源项目。国盟政府需要维持或提高希盟政府所设下的2025年达到20%再⽣能源发电目标,不包括超过100兆瓦的大型⽔力发电⼚。(若包括,则再⽣能源发电占总发电装机容量为33%)。追求这⼀目标可产330亿令吉的私⼈投资和5万个可再生能源工作机会。

能源部已经制定了所有分析和计划,以在希盟管理期间达到上述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现在重要的是将一些已计划的项⽬提前⾄2021年,以增加我国的经济活动。

例如,

1. 希盟政府在第⼀个振兴经济配套中宣布价值40亿令吉的1000兆瓦⼤型太阳能招标,随后由国盟政府通过和落实,就是提前了原定在未来4年每年授予500兆瓦的招标计。

2. 在2021年,国盟政府应考虑对大型太阳能计划进⾏另⼀轮公开招标。

3. 同样的考虑也应适⽤于由可持续能源发展局(SEDA)管理的电⼒力收购机制(Feed-inTariff)可再⽣能源项目。

4. 此外,国盟政府也可以考虑通过奖励监管机制(IBR)框架中对再⽣能源项目成本进⾏社会化,以对其他形式的可再⽣能源项⽬进⾏公开招标。

从⻓远来看,采用可再生能源对并不⼀定意味着更⾼的电价。举例,⽐较以往⼤型太阳能项⽬招标的最低出价。该价格从第⼆回合招标(LSS2)中的超过30仙/千瓦时下降⾄第三回合(LSS3)的17仙/千瓦时(还低于天然⽓发电的平均成本——23仙/千瓦时)。⽽LSS@MEnTARI 的最新出价为15仙/千瓦时(与煤电的平均成本—15仙/千瓦时相同)。

除了从经济意义上是可⾏的,更重要的是,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再生能源能造就很多就业机会。相⽐之下,发展每兆瓦可再⽣能源可产⽣的总工作机会(直接和间接工作)比传统发电⾼得多。大型太阳能可以产⽣12.33个⼯工作,屋顶太阳能32.86个,生物质25.01个,沼⽓27.38个, 废物转化为能源25个,⼩型⽔力发电21.45),⽽煤炭和天然气分别仅产⽣11.34个和1.44个的就业机会。

有鉴于此,国盟政府也应重视屋顶太阳能项⽬,以实现20%的可再⽣能源目标。因为它可产生的就业机会⽐大型太阳能项目能产生的多3倍。

在净电能计量政策(NEM)中,安装屋顶太阳能的住户可以将其额外的太阳能卖给TNB。

⾃净电能计量政策于2016年开始推介直到2018年,由于买卖电力的差价导致⺠众的参与度很低。在2018年10月,希盟政府改善了净电能计量政策2.0(NEM2.0),以⼀对⼀抵销再⽣能源的生产与输出。让再⽣能源⽣产者(⽤户)每月节省⼤量电费。在短短的⼀年内,屋顶太阳能的使⽤量增加了两倍多。当NEM2.0与绿⾊投资免税额(GITA)结合时,商业和工业用户的屋顶太阳能投资的回本期仅为2-5年。

但是在现⾦短缺的新冠疫情环境中,公司如何利用NEM政策?答案是太阳能租赁政策(solar leasing)。在希盟执政期间,我们改善了可再生能源供应协议(SARE)政策。启⽤了太阳能租赁概念,太阳能租赁公司可以为消费者(屋顶拥有者)以“零预付费用”的方式安装屋顶太阳能,并与屋顶业主通过合同期限分享所节省的电费。此外,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通过绿⾊免税额(GITE)给予太阳能租赁公司享有10年的法定收⼊70%的所得税豁免,增加太阳能租赁业务的投资保障。

为了刺刺屋顶太阳能,国盟政府应将NEM2.0延长至2020年以后,并设目标在2021年底前达到300兆瓦的参与率,这目标的投资潜力为15亿令吉。

其他绿⾊项⽬

与太阳能租赁概念类似,国盟政府可以通过与能源服务公司签订能源绩效合同(EPC)来增加市场上的能源效率(EE)项目。

有了与政府的合适条款,净电能计量政策2.0项⽬(太阳能租赁)和能源绩效合同(EPC)项⽬都可以通过银行融资,从⽽使承包商可以筹集资⾦。如果政府能够在找出500座合适的政府建筑物并在2021年年进⾏这些项⽬,则潜在的投资价值约为20亿令吉。这样,政府就可以享受每月的电费节省,减少政府的碳足迹,刺激经济活动并增加绿⾊产业工作机会,而且不必要⽀出前期成本。

总⽽言之,如果做得正确,可通过市场经济和公私伙伴关系(PPP)刺激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目,政府可以在无需支出现⾦的情况下获得⼀石三鸟。

但是,拥有这些程序本身并不会产⽣经济活动和工作。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有效率的速度评估和授予项⽬,以及缩短竞标、授予项⽬到开始实际经济活动的时间。应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官僚作⻛,以确保项目可以启动,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创造就业机会。

随着政府增加公共开⽀以刺激2021年的需求,其中一个国盟政府应优先考虑的绿⾊项目是现代化管理废物,尤其是废物处理设施的现代化。与再⽣能源和能源效率项⽬相⽐,后两者是多数银⾏⻘睐的公私伙伴关系项目。根据目前全国州属的收费,废物管理项⽬需要政府补贴才能变得可⾏。

根据房屋和地方政府部的国家固体废料管理局(JPSPN)的说法,马来⻄亚共有165个垃圾填埋场,但其中只有8个是卫⽣填埋场。换个说法,我国有 95% 填埋场就只是垃圾场。

其他值得考虑的项⽬包括

i. 利用科技加强污染监测系统。例如,利用传感器和物联网技术为更更多的⼯业和污染敏感领域构建更多即时警报系统;

ii. 以塑料和电⼦废物为2021年起点,发展循环经济生态系统和基础设施;

iii. 加强⽣物多样性的恢复,例如中央森林脊柱恢复,珊瑚礁的恢复和养护等;以及

iv. 通过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例如管井和止⽔坝)来减少泥炭火灾。

绿⾊融资

我在上文列出了许多具有数十亿项目价值的潜在绿⾊项目,这些项⽬可以由政府领导以增加经济活动并创造绿色就业机会。然⽽,即使有政府合同,如果项⽬融资很难实现,这些绿色项目终究无法带动经济活动。此外,国盟政府还应刺激私⼈主导的绿色项目。因此,绿⾊技术融资计划(GTFS)是刺激政府主导和私⼈主导的绿⾊项目的最重要的融资工具。GTFS是一项可在能源、水务、建筑和乡镇、交通、废物和制造业等六个⾏业中,为已批准的绿色项⽬在贷款有效期的前7年提供2%的贷款利息补贴,并提供60%的贷款担保。它有助于改善绿⾊项⽬的可融资性,可⾏性和增加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因此,我建议国盟政府在未来2年(2021-2022)在2021年年财政预算案中,增加GTFS的总贷款额至100亿令吉, 即政府每年提供2亿令吉的绿⾊利息补贴。将现有的GITA和GITE激励措施与GTFS相结合,可以促进绿色增长,创造更多绿⾊和良好的就业机会。

总结

新冠疫情后的复苏为我们提供了重新想象,重新制定战略,重新组织资源的机会。若能结合恢复经济增⻓、创造新⼯作和实现环境保护这三大⽬标,我们将能重建更好,更绿⾊的国家。通过坚定的决⼼,战略规划和精心落实政策,我们可将新冠肺炎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和环境危机转化为契机,实现绿色增长,创造就业机会和环境可持续性的三赢局面。

希盟提六大措施救国人生计 林冠英促政府制定团结财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如果国盟联邦政府否决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以挽救马来西亚人工作、企业和生计,则将不会有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

随着我国正面临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各方需齐心协力制定团结财案,协助国人克服当前的经济衰退,继续生存下去。

马来西亚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萎缩17.1%,是东盟国中表现最差的。预计我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收缩5%,失业人数突破100万人,而财政赤字会增至6%。为了振兴经济、工作和企业,而提供予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的许多建议,可概括成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

1. 增加卫生部对抗新冠肺炎和非传染性疾病的资源,特别拨款以解决沙巴的新冠疫情危机;

2. 扩大针对弱势群体和失业人士的社会保护、安全网和福利援助,包括如首相早前在8月30日于山打根所承诺的,将福利局的每月援助金额提高至1000令吉,直到疫情结束为止;

3. 将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31日,预料耗资64亿令吉;

4. 继续薪资补贴计划至明年3月31日,并通过Malaysia@Work计划创造60万个就业机会,为员工和雇主提供两年的聘雇奖掖,预料耗资130亿令吉;

5. 增加教育拨款,确保教育的连续性;及

6. 拨款两项主要发展计划,即国家光纤化和连接计划(NFCP)和雪兰莪、吉兰丹及彭亨的水务基建提升工程。

行动党重申,团结财案至关重要,以遵从国家元首否决紧急状态的谕令,并避免任何额外的紧急状态要求,也避免举行闪电大选,以免新冠疫情恶化。团结财案并不等同于传闻中的所谓联合政府。

希盟明确指出,参与财案咨询环节并不代表希盟支持或接纳现有的国盟联邦政府的政治和道德的合法性。倘若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措施中,有任何一项措施被否决,则将不会有可使国家、国民经济和人民受惠的团结财案。

林冠英

安顺火箭献爱心 旺财猪手献华社

(安顺1日讯)
“但愿人人三餐温饱,火箭永远关心您。”
安顺火箭服务队日前在芭尾巴硕伯打马路大会堂派发1,200个旺财猪手予安顺人民,并得到人民的热烈支持,逾千猪手在短短一小时内被索取一空!
此派猪手活动全程依据安全作业程序,从填写出席者名字,至测体温,到人人戴上口罩,安顺火箭服务队力求做到人人领了猪手开心,也在回家时安心!

安顺社青团团长吴家良表示,在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的带领下,安顺火箭服务队除了如往常般地协助人民解决民生问题,也在管制令期间到处协助有需要帮助的人民,从派发免费早午餐、挨家挨户派发希望袋及25万片免费口罩,至派发 “横财猪手”,充分展现了 “病毒无情,火箭有爱” 的精神!

倪可敏政治秘书也衷心感谢所有默默准备幕后工作的义工们以及愿意赞助价值不菲猪手的热心商家们,并强调安顺火箭服务队会继续坚守岗位,为民服务!

MALU APA BOSSKU是对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依斯干达公主城民主行动党支部常年大会上发表的演讲:“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违反国家原则,是对2019年-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并且妨碍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为以诚信领先的国家的任务。

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前几个月,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大力宣扬一个引起回响的主题关于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盗贼统治,要说的都已经说了。第14届全国大选已经过去,就让法庭裁决纳吉是否犯下了贪腐的罪行。不过目前球在希望联盟脚下,让我们听听希盟政府对降低生活成本和带来体制改革有什么建树。

今年1月,纳吉的网络兵团创造了无耻的“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似乎成功征服了一部分群众。这让巫统与伊党轴心,通过在马来西亚半岛获得马华公会及国大党,在沙巴获得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在砂拉越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幕后支持下,在金马仑高原、士毛月和晏斗的补选获得三连胜。

“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的现象也鼓励国会中的在野党议员,阻止通过“马来西亚宪法”第1(2)条文的宪法修正案。那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以落实希望联盟的第14届全国大选宣言中的五大承诺之一,也就是“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授予砂拉越与沙巴的地位”。可是“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的成功风暴只会持续5个月,

因为它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中遇到了它的滑铁卢。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是否能够在山打根被粉碎之后得到第二次新生。山打根补选给予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一个重要教训是,如果马来西亚要成为一个受到世界尊重的正直和卓越的国家,就永远不要忘记一马公司丑闻或纳吉的盗贼统治。

事实上,“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违反国家原则的第五项原则“培养德行”,是对2019年-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并且妨碍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为以诚信领先的国家的任务。一马公司丑闻的揭露和牵涉了纳吉、他的妻子罗斯玛、他的部长,如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巫统巨头,

如沙巴前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和丹斯里伊沙沙末,以及纳吉的得力助手,如阿鲁甘达、丹斯里莫哈末伊尔旺和丹斯里沙菲宜,向世人明确表明马来西亚认真消除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但这不足以将马来西亚建立成正直国家的楷模被列入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的前20名国家名单。从1995年至2018年的23年内,

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从排名第23跌至排名第62(2018年,马来西亚排名第61,在100的满分中得49分)。我们敢于梦想并设定在未来10年内列入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前20名的目标吗?(林吉祥)

希望联盟不该随纳吉的节奏起舞,纳吉仍有能力成为造王者!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达因只对了一半,希望联盟不应该随着纳吉的节奏起舞,而是应该迫使纳吉随着希望联盟的节奏起舞。敦达因只对了一半,希望联盟不应该随着纳吉的节奏起舞,而是应该迫使纳吉随着希望联盟的节奏起舞。

我不同意达因认为希望联盟应该忘记纳吉的看法,因为这位前首相不只是巫统与伊党轴心的实权领袖,也是非正式的在野组合的实权领袖。这个组合包括了马华公会、国大党、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砂拉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和民兴党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以11,521张多数票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不但让沙巴团结党一败涂地,也让在野党和纳吉的“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联合起来的叙述彻底失败。沙巴团结党只是纳吉更大的方案里的一个棋子。纳吉的方案是要希望联盟政府最多成为一届政府,以及在第15届全国大选时终结纳吉的艰难处境,以便他可以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

一位评论员称沙巴团结党候选人曾道玲是一个勉为其难的候选人,并且她有政治包袱。我相信沙巴团结党是一个更加不情愿在山打根补选中派出候选人的政党,因为沙巴团结党在单独执政沙巴10年及作为国阵成员党16年之后,有更大的政治包袱。尽管有如此强烈的不情愿,沙巴团结党还是要与“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合作”。

这也适用于其他在野党。在山打根补选竞选期间,我从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山打根三次。在我三次旅程的其中两次,马华公会一位高层领袖也乘坐同一航班前往山打根,虽然他坐头等舱而我则是经济舱。可是,这位马华公会高层领袖从未在山打根竞选活动中公开露面,并留在后台。这种不道德的支持和从属于巫统与伊党轴心及“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是马华公会最高领袖在山打根补选暗中偷偷摸摸支持沙巴团结党候选人的原因。也许,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的历史性败选的一个原因,就是遵循这样一位马华公会最高领袖的“偷偷摸摸和鬼鬼祟祟”的建议!

纳吉显然有下一次全国大选的战略——击败希望联盟并重新掌权,如果不是出任首相,也会是作为造王者。这也将结束他目前身处的法庭艰难处境,拯救他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国阵所有的前成员党都谨慎行事,以便可以尾随纳吉重新掌权。因此,这些国阵前成员党都没有大声而明确地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遗产。纳吉仍然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能够生存的保单。相信纳吉不再是需要处理的力量而可以忘记纳吉,是一种谬论。

事实上,纳吉仍然是策划令希望联盟政府垮台的最有力政治力量。他是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和宣传人员团队的幕后推手。他们日夜工作,用充斥谎言和谬误的政治和社交媒体煽动仇恨、偏狭和极端主义,以期令希望联盟政府解体和倒台。这就是为什么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在进行着的一马公司丑闻调查期间,纳吉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甚至可以拼凑巫统和伊党轴心,并赢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遗产。上个星期,我们看到纳吉用一千零一个借口和策略,抱怨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自己是无辜的,例如否认从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查获的资产,其中包括超过10,000件珠宝,是由逃亡的金融家刘特佐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以及他最新的立场,即他是刘特佐的一马公司阴谋的受害者。

暂且搁置纳吉是否是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共谋或受害者的问题,如今纳吉会不会承认,在过去几年中,在10个国家持续进行的一马公司调查,证明了最终导致马来西亚被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是存在的?还是一切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谈论,只是希望联盟政府创造出来的巨大幻想?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