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世界杯 中国男辱骂:X你祖宗 日女球迷听不懂保持微笑

(28-06-2018)

2018俄罗斯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开踢,近日网上流传一段影片,显示有中国球迷仗著日本女球迷听不懂华语,不断辱骂对方,过程中日女虽然听不懂,但面对著镜头仍保持微笑。

中国社交媒体週二(26日)流传一段影片,一位操普通话的男子在街上问一名日本女球迷,「你们是日本人吗?你们今天球赛得输死。」之后名男子还用粗口辱骂日本女球迷「X你祖宗,输死你小日本」,但日女由於听不懂,全程礼貌的保持微笑。影片曝光后,中国网民纷纷怒轰片段中辱骂日女的男子,「真丟人,一个大老爷们欺负小姑娘算啥本事」。

也有人斥责男子学哥伦比亚贱男的劣行,是「不懂礼义廉耻」。在上周才有两名日本女子,一样到俄罗斯观战替日本队加油,却遭哥伦比亚男球迷利用两人不懂西班牙语的弱势,骗她们说出「我是妓女」、「我很淫荡」等侮辱字句。日本目前在分组排榜首, 分组赛最后一场对波兰只要打和也可以晋级16强。

被充公款项属于巫统?警:钞票没写名字不认人

(28-6-2018)

针对巫统指警方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住家搜出的巨款是属于巫统,然而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组主任拿督阿玛星指出,并无证据证明有关说法。“是巫统的?我们不懂哦,因爲钞票没写‘巫统’。”他说,如果巫统说那些钱是属于他们的,那麽警方就需要向他们录口供。

阿玛星昨日在记者会上也声明,至今没有人包括巫统,报案指有关款项属于他们。警方是从纳吉的住家,搜出大量名贵物品如珠宝、首饰、手提袋等,还有多项装着现钞的行李箱,总额超过1亿令吉。巫统事后指出,有关款项其实属于巫统党产,用在第14届全国大选,只是在大选后,来不及归还巫统就被警方充公,因此警方应该将款项给回巫统。

若财物属于纳吉 凯里:他必须被控及向法庭解释

(28-6-2018)

巫青团长凯里认爲,前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必须向警方清楚交代,在他住家搜出的逾11亿令吉财物的事宜。不过他说,他不愿猜测纳吉庞大财物的来源,因爲警方还在调查此案,不必要的揣测与评论会影响调查。“如果那些财物是属于他(纳吉)的,他就必须被控上庭,向法庭解释。”

“不过我们不要随意揣测,因爲我们只是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我们不知道来源、属于谁的。”凯里是在登州出席与巫统党员喝下午茶活动时,向媒体这麽说。他强调,只有此案被带上庭,作出裁决后,巫统才能表态立场。“就让警方去调查,巫统不会包庇任何人。”

网民热议纳吉夫妇被充公的头冠

(28-6-2018_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夫妇被充公价值11亿令吉的昂贵物品清单公布后,立即成爲社交媒体或城中热门话题,除了名牌包包,首饰里的头冠也成了民众额外关注的贵重品。在警方起获的1万2000件首饰里,就有14件头冠;这非但引起公众注意,并激发了许多网民的想象力。

人们纷纷发挥创意,幽默调侃爲何与纳吉有关的单位,会出现头冠一事。网民Faizal Hamssin在推特笑言:“14件头冠就代表我国14个州属,而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知道自己就是皇后”。由于罗斯玛从未以佩戴着头冠的造型亮相,令网民纷纷猜测她收藏14件头冠的用意何在。更有网民搞笑上载一名男子戴上头冠的照片,并指其实该些都是属于纳吉的发冠。还有网民也上传宝腾Tiara轿车,并表示要购买14辆相关轿车。(头冠的马来翻译爲Tiara)。

万头大象的笑容

才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第二次越过另一道国界。我们是步行过关的,在老挝关卡交了10铢入关费后,乘一辆“笃笃”(三轮摩托德士)到几公里外的首都万象(Vientiane)。万象是古名,在超过10个世纪的历史里,老挝曾被越南、缅甸、暹罗及高棉等各不同的王朝统辖过。14世纪,由法昂统领澜沧(万象之意)王国建立起来后,在这片土地经历了乱腾,辉煌渐而式微的五百多年,才再次卷入列强的侵占争夺中。澜沧王国在16世纪迁都至现在的首府万象。其实台湾译名“永珍”更接近当地的发音,永珍的意思是檀香木之城,是从梵文里取得的老挝译音。

万象的廉价旅社都集中在湄公河畔一带的法昂(Fangum)街和塞塔提啦(Setthathirat)街之间。我们以5美元找到了一间房。连带浴室的房间很干净,只是窗户隔了一道水沟对着一堵围墙,空气很不流通,加上水沟发出阵阵异味,逼不得已只好把窗户给关紧。卸下背包,剑强洗澡,我独自一人到外头的小摊位找东西吃。我看见法国长面包,要了一杯老挝咖啡送着吃。这是我踏入老挝首先吸入的文化—法式异国情调。其实法国留给老挝的又何止是面包而已?老挝的名字是法国赋予的,连国家的领土界限也是法国的统治划清,从此世界地图上才出现老挝作为一个“国家”的身份。殖民地的悲哀在于模糊的面貌必须有占领国来描清。

几个世纪以来,老挝一直被领国不同的王国统治,而后又成为世界列强的争夺地。倒不是老挝有什么丰富的自然资源,而是她是出于缅甸、泰国、中国、柬埔寨及越南当中的内陆国家,面对各国势力的较量之下成为被瓜分的目标。在风风火火的20世纪,老挝无辜的又成为列强较劲的牺牲者。再一次,老我并不是西方国家的主要目标—法国利用她来扩张印度支那版图,其实越南才是法国的重镇;美国对他的轰炸是为了阻止越南共产主义的蔓延。连老挝的独立也拜日本所赐。二次大战日本占领了老挝,为削减法国在印度支那的势力,迫使当时的国王西萨旺冯(Sisavang Vong)宣布老挝的独立以和法国对抗,这导致法国派军还击,往后的曲折发展才催生了老挝人民对爱国主义的朦胧意识,逐渐走向独立的斗争。

步入一个国家,我无法不掉如她的历史旋涡里。老挝人民不带苦涩的笑容带给我很大的疑问。我读到一篇资料,关于美国在老挝抛下多少炸弹药火的数据。1946年到1973年间,大部分西方社会都不知道老挝是世界上最频繁的战场。美国为打击越南北部的共产主义分子,早在50年代末就利用中央情报局的人力资源来给老挝境内的苗族提供军事训练,拉拢苗族和他们并肩作战。这些情报员穿上便服化身为游客步入老挝,背后的目的使人不寒而栗。越南和美国都无视日内瓦公约所赐于老挝的自主权,互相在别人的国家开火。美国在老挝的行动被命名为“另一个剧场”,老挝的名字在官方通讯和行动中完全被消除不使用。

处在万象和查尔原间的龙珍是美国和苗族的军事基地,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军事机场。但地图上却不标明这个地方,美国空军给她一个“交替区”的密码代号。现在这个“交替区”已划分在北部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和川圹省(Xiangkhouang)之下。现在老挝对这一代的苗族紧密地用军事监察着,这是因为老挝是在越南的支持和斗争下,成立了社会主义国家,而当年的苗族却帮美国人反抗越共,使他们的命运遭受前后不到岸的难看和悲哀。这个民族在自己的国家被监视和限制,是变相的难民。

美国志愿军和越共的战亡及失踪人数不计其数,西方媒体从来就无法见证战区的惨况。这个秘密进行的战争因为没有战争条约和联合国的监督而恣意妄为,导致大量的庙宇、医院和重要建筑物毁于一旦。根据资料,美军所派往前去“交替区”的军机比越南全国要高出1.5倍,每八分钟就有一粒炸弹投下,每天24小时的轰炸,共九年时间不间断。这意味着美国人民每一天得缴付200万元的税来支付这项花费。到了战争结束,这片土地共承受了半公吨的药火轰炸。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国家向老我这般遭受那么大量的摧毁。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老挝人民逆来顺受的个性,在这个有点荒凉的首都,我首先想到的是,法国并没有为老挝带来太多的建设。只要和英国在亚洲的殖民地比较一下,就很容易对照出来,老挝人似乎是被唾弃和任意蹂躏的顺民,我忿忿不平的情绪在他们憨厚的笑容里显得迂腐,一如法国面包和咖啡,我也可能只是一个外来入侵者,来历史的回廊中抽身检验别人的苦难,只有情绪,没有责任。关于责任,我在往后的旅途中才有更深刻的认知。关于历史的玩味,我每跨一步就越虚弱。每一道国界都是一段历史的起点或连接,每一个民族的命运运载在我的背包里,加重我的精神负担,无法抖落。我无法在老挝人民的笑容里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