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没想过国阵会输政权

(21-6-2018)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坦言,国阵输掉政权,是完全出乎预料。他说,在大选前的预测,虽然他知道国阵可能失去更多议席,只是没想过会输掉政权。“有想过会面对惨况,但没想过是这么大的灾难,只是以为会失去更多议席,我没想过这种灾难性结果。”

纳吉接受路透社的访问时说,国阵这个执政大马60年的政党,在这次的大选面对严重的创伤,而他坚持败选的原因是希盟的恶意污蔑。“他们(在野党)一直在污蔑我们,尽是捏造恶毒的指控与诽谤,但很不幸的,他们成功了。”“我难过,因为我们输,不是输给更优秀的议程。”

他承认,希盟之所以能够推翻国阵政府,是因为首相敦马哈迪。“他熟悉国阵、政府、公务员,他更懂政治的全部,这是他掌握优势的原因。”他说,马哈迪是个聪明人,懂得重复某个课题来制造舆论。

内阁支持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持续进行

(21-6-2018)

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虽然一马发展公司(1MDB)已经透过TRX城市有限公司(TRX City Sdn Bhd)盗用超过30亿令吉的政府资金,但是正在兴建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仍将会持续至建竣为止。“内阁已经议决将支持TRX计划延续下去,以填补被盗用的资金、偿还所有借贷、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及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

林冠英是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宣布。林冠英指出,TRXC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全权与独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的前身就是1MDB产业有限公司(1MDB Real Estate Sdn Bhd),属于1MDB的子公司。在国会公帐会建议下, TRXC拥有权
于2017年3月31日转移至财政部,因为其属于1MDB旗下的因素,导致TRXC无法完成各种土地交易及融资。他披露,从回溯可知,在1MDB旗下,

TRXC拥有两项主要的吉隆坡地产发展计划,一是占地70英亩的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二是占地486英亩的大马城。自2012年,联邦政府已经为TRXC的借贷、延迟偿还欠款当担保人,而且还共转账了36亿8800万令吉给TRXC,主要是向TRXC购买土地的资金。
“这笔从联邦政府转账的36亿8800万令吉当中,有30亿6700万令吉被1MDB盗用作为偿还1MDB的贷款。有鉴于资金被盗用,TRXC因此陷入资金不足的窘境,

不敷执行其作为TRX国际贸易中心主要发展商的职责。”截至目前,TRXC已经将所拥有土地分售予国内外的投资者,当中包括Mulia PropertyDevelopment、汇丰银行(HSBC)、艾芬银行(Affin Bank)、朝圣基金、WCT 及 IJM怡保工程(其大楼将出租予Prudential保诚)。由Mulia所拥有,高达106楼的国际贸易中心及保诚大楼预料将在明年初竣工。“因此,TRXC必须完成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周遭共28亿令吉的硬体设施建设。但是TRXC已经没有资金完成上述所需的硬体设施建设,必须要向政府求援。

如今,若联邦政府选择不投下28亿令吉去完成国际贸易中心计划,就得赔偿35亿1000万令吉的赔偿金,并且附加遗留一座废弃的摩天超级工程在吉隆坡市中心是何等刺眼。更甚的是,不只得赔偿35亿1000万令吉的天文数字,之前政府转移给TRXC的37亿令吉也将付诸东流。”他说:“有鉴于此,内阁在昨日已经议决,透过政府再出资28亿令吉,必须完成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政府这项决策,

将有助解开上述国内外投资者的疑虑,毕竟他们已经投资数十亿令吉之巨,命运皆受到TRXC左右。”林冠英也提到,政府额外投入28亿令吉巨资,再加上原有已经转移至TRXC的37亿令吉,政府已经投下了65亿令吉的资金。唯有完成TRX计划,方能展现该计划至少76亿令吉的商业价值,

作为日后填补及偿还TRXC的各种借贷,包括被1MDB盗用的资金,以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及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他已经指示以总裁哈兹阿兹玛达力及执行董事Tan Hwa Min为首的TRXC管理层,向1MDB调查委员会及警方投报1MDB盗用来自政府的30亿令吉巨款。财政部将确保后续的斥资将会格外地谨慎开销,以保障马来西亚纳税人及TRXC国内外投资者的利益。

报章在民主化扮演创意和重要角色

(21-6-2018)

报章务必要在把新马来西亚建立成“饱经忧患的世界里的一盏明灯”上扮演具有创意性和重要的角色联同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人力资源部部长M古拉、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华都牙也国会议员V西华古玛以及民主行动党彭亨沙拜州议员卡玛切重访Tamil Malar对我而言,有种回家的感觉。

我在去年9月访问这家淡米尔报社以表达我对报社主席Oms Thiagarajam和法律顾问K. Sarawathy的支持,他们是有权势的“政治”人物所挑动的流氓文化、攻击事件的三名受害者的其中两名,这些人反对Tamil Malar奉行独立及专业的新闻报导方针。Tamil Malar执行编辑S. M. Periasamy向我们解释针对该报社的攻击和流氓事件。我也观看了录下Sarawathy、Thiagarajam和另一名在报社的职员被袭击的10分钟长的闭路电视录影,它和Sarawathy有关袭击事件的供词相吻合。

Tamil Malar自那时候起就一直成为相关有权势的“政治”人物的针对对象,因为它拒绝在持续奉行它的独立及专业的新闻报导方针妥协。事实上,Tamil Malar记者曾经被警告该报社的出版执照将会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2018年5月10日马上被撤回。Tamil Malar记者即使在面对这些威胁都仍然勇往直前、不畏强权,他们应该成为所有在第十四届大选前经常被有权势的“政客”威胁以牺牲他们的新闻操守和原则的马来西亚记者的榜样。

所以,2018年5月9日对于Tamil Malar记者而言是一个特别的解放日,因为那些曾经威胁要撤回报社执照的“霸凌者”已经被拉下台了,没有权力再伤害他们了。但是5月9日也不仅是Tamil Malar记者的解放日,它更是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人口——象征着自由、希望、欢乐和骄傲的极为特别和重要的一天,因为来自各个种族、宗教、区域、职业的马来西亚人民都无不在那一天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他们透过表现出下列三件事情而“在饱经忧患的世界中成为一盏明灯”:

第一,尽管选前的预测都一面倒的认为腐败和堕落的巫统/国阵将会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但来自各种族、宗教或区域的马来西亚选民都较政府或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更有智慧和成熟,炮制了一颗震撼弹,促使了和平及民主的联邦政权转移。第二,重新点燃人民对民主的希望在世界各地的民主体制都衰败以及极权和不民主的政权兴起的这个当下,特别重要。

第三,5月9日的成绩体现出人民力量从来都是抗拒马来西亚沦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国家的关键力量,并把国家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世界上主要的廉政国家。我们如今正踏上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旅程,而报章在马来西亚社会的持续民主化上有重要和具创意性的角色扮演。我全力支持Tamil Malar主席Oms Thiagarajam刚才所宣示的,Tamil Malar将会继续声讨错误和不公义的事情,

即使是源自希望联盟政府的也不例外。我相信希望联盟政府最大的责任并非是不计一切地保住政权,而是建立一个民主化的文化和环境。在这个民主文化和环境里,无论是政府内部的还是在野党的,或是公民社会及媒体的制衡机制将会成为重要的体系。历史学家艾克顿公爵说过“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我们都不是圣人,所以都会有过失甚至犯罪的可能。当希望联盟政府有过失或犯错,社会上应该要有自由和负责任的媒体指名出来,而我会全力支持所有的记者这么做,只要他们是以负责任和专业的方式做。

巫统是否为过去6年的滥权而道歉?

(2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在槟州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巫统是否会在大会上为着巫统领袖/人员在过去六年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而向后者道歉?我在此要严正警告巫统领袖、有志者和宣传人员,

假如他们继续像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以及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巫统在该届大选落败,终止其作为马来西亚不败执政党的神话—那样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他们的恶行就会被揭穿。我对于(七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在本月杪的后第十四届大选的巫统党选中当选巫统主席,还有三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巫统署理主席,以及九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为巫统的三名副主席,不予理会。

但倘若巫统在后第十四届大选时期依然持续着巫统先前的分化及有害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么巫统的恶行就会被揭穿。无论巫统正迈向消亡还是重新崛起都与我无关。但假如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这就与我有关。这篇文告其实是回应所谓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这个神秘、身份隐晦的组织的完全莫须有的指控,它要求外人不得干涉巫统的内部事务。

这个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表示那些如今身处人民公正党或团结党的前领袖和前党员都无权干预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并说道“外人挑选一些领袖或预测党选成绩是疯狂的举动。”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接着就做出完全不经查证和没有根据的指控,指称今年的巫统党选和马哈迪时代的“封闭”竞选非常不同,后者类似于“林吉祥领导民主行动党的方式,并受到那个时候的领袖和党员谴责”。

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马来西亚民众绝不会忘记巫统领袖/人员三番四次要破坏或甚至是查禁民主行动党的企图,这乃是纳吉时代其中一项最恶劣的滥权事件。民主行动党从2012年至2018年之间所承受的苦难,当巫统领袖/人员在这段期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籍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的中委会选举是不民主和非法的谎言来打击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精神!这引发了长达六年的苦难、考验和煎熬,全都是由巫统/国阵谋士所预谋来摧毁民主行动党的,包括举行了完全没有必要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而社团注册局并非从内政部收到指示,而是直接从首相办公室接收指示!

所以,民主行动党能熬过这六年的苦难而不受损害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事,正如马来西亚选民颠覆了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的期望和预测,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成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震惊全世界!巫统领袖和谋士应该停止假装他们不曾干预其他政党的内部事务。他们收买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雇佣兵”成为网络打手,捏造谎言成为社团注册局对付民主行动党的根据,但他们都失败了,因为民主行动党领袖都是持守原则、站稳立场的人,并不会在一片谎话中出卖灵魂攻击民主行动党和其领袖。

在这六年间耗费在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的行动中的大笔资金是否也源自于一马公司丑闻?这也是值得调查的事项。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为着巫统领袖和人员在过去六年间企图利用他们的网络打手和雇佣兵去影响社团注册局,以达成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让后者成为非法政党的目的,而向民主行动党道歉?这个只在巫统于第十四届大选遭遇灾难性落败后才冒出来的神秘、身份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许单位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示了。

它是否充当纳吉的喉舌和代理人,尽管他已经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仍想要“垂帘听政”?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和那名告知国际媒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美国司法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盗贼统治诉状里所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是指前首相纳吉的巫统领袖有任何关系呢?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宣称警方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纳吉的帕威年公寓处充公的总值超过1亿令吉的26种不同货币的现款和约五亿令吉的珠宝、手表和名牌手提袋是属于巫统的。

这项宣称是否是正式发布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还是只是由代表身份保持神秘的个别人士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所发表?

林吉祥:人民裁决纳吉在一马丑闻上有罪!

(2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17日(星期天)在槟州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人民法院在第十四届大选裁决纳吉在一马公司盗贼统治丑闻上有罪,所以这是他的首相职位被推翻的原因我在最近读到由250个菲律宾非政府组织所组成的跨领域、

跨党派及多元化经济发展联盟免去债务联盟(FDC)所发出的声明,形容玛可斯(1965年至1986年担任菲律宾总统)是菲律宾史上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总统。据说玛可斯将贪污制度化的程度,菲律宾直到今天还能感受到它的效应。菲律宾的外债在他掌权的20年间从10亿美元膨胀到250亿美元。FDC估计这些债务的三分一即约80亿美元进入了他或者他朋党的口袋里,而该国将继续偿还这些债务直到2025年。

这和马来西亚的一马公司丑闻在第十四届大选后被揭示出来何其相像,而国债被披露突破一兆令吉,以及国民发动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献的爱国情操被激发,导致该基金自5月30日设立至今已经筹募到逾7500万令吉。我完全同意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帕所强调的,一个人在被定罪前是清白的原则只适用在一些特定的情况,尤其是在审讯的过程中。这是因为人民法庭已经在第十四届大选裁定纳吉在一马公司盗贼统治丑闻上有罪,

它也是大选期间的一个重大议题,并导致纳吉的马来西亚首相职位被推翻。马来西亚在过去三年假装一切正常,没有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把戏应该到此为止。事实上,我好奇假设印尼总统佐科威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像“马来西亚一号官员”那样被厚达250页的美国司法部的盗贼统治诉状玷污,被罗列出分布全世界的盗贼统治洗钱交易,他们会有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