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国会三个异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哈迪昨天在国会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时,国会里所出现的三个不寻常景象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天在国会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时,国会里出现了三个不寻常景象。

第一,首相正对面的在野党坐位出现空缺。这是因为国会在野党领袖已经被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逮捕,并预计今天会在法庭上被控45条与贪污、刑事失信和洗钱相关的罪状。第二,坐在国会在野党领袖坐位旁的第二在野党坐位上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纳吉在马哈迪发表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演说期间,不曾抬起头来直视首相,而是全程低着头。这难道意味着纳吉已经承认在道德和政治上落败,并服输了?

第三,马哈迪来到演说结尾时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欢迎,并以拍击桌面表示认可,但前巫统/国阵部长及国会议员却彷佛笼罩在阴郁的氛围里,这也包括了马华唯一一位的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他如今看起来乐于和巫统领袖们结伴。究竟是什么让巫统/国阵领袖们如此不自在和阴郁?原因出在马哈迪演说的结尾:“87. 我是为了人民而呈上的。为着从玻璃市到沙巴的全民。为着巫裔、华裔、印裔、伊班族、卡达山族、姆鲁族和原住民,以及其他族群,他们全都生活在马来西亚。”

“88. 我们要一个团结的马来西亚。我们要马来西亚全民都成功并得以享受国家财富的果实。我谨呼吁马来西亚全民担起这份责任。倘若这份文件里的所有事项都落实的话,我有信心马来西亚将会再次崛起,发出亚洲虎的吼叫。马来西亚的形象将会从一个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拥有一个清廉、高尚和具有威信的政府。世界各个角落的马来西亚人都可以自豪的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马来西亚人。”

巫统/国阵领袖,包括纳吉、依斯迈雅谷、玛齐尔、安努亚、伊德里斯、诺奥玛、沙希旦和魏家祥,是否都反对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模范民主国家,还有建立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自豪的承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新马来西亚?他们是否对于在马来西亚所有族群当中促进团结,以及把马来西亚恢复为亚洲虎的目标不悦呢?

魏家祥何必急着当打手? 林吉祥:虽然我知道你很难调整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为什么魏家祥要承认他是纳吉的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份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希望联盟部长?我好奇为何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要急着承认他是纳吉的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份子,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希望联盟部长,企图在2023年的第十五届大选之前推翻希望联盟联邦政府?

我在两天前,也就是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发出一篇文告劝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停止谈论鞋袜、校鞋,以免掉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他们试图将马智礼刻划为一名非常平庸的部长,在国内教育转型上的愿景和目标非常有限,我还告诉他反而应该证明他自己是一位比纳吉还要优秀的教育部部长。然而,首先回应我文告的却不是纳吉或他的任何一名巫统宣传人员,而是魏家祥,但我在文告中却根本没有提起他或马华!

究竟是什么促使魏家祥“不打自招”呢?他很显然的为着身为纳吉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一员而“良心自责”,尽管现在距离巫统/国阵在第十四届大选倒台已经逾五个月了。我承认要他一时摆脱是很困难的,魏家祥和马华领袖毕竟已经成为纳吉及巫统宣传和网络打手的一份子达数十年了,要他们和巫统脱离关系,独立行事不受巫统领袖的牵制和影响是不容易的。魏家祥在他的脸书上回应我的文告,质问民主行动党是否试图要民众在所有议题上保持缄默,比如第三国产车、十月啤酒节,以及倡议中的死刑的废除。

但魏家祥和马华领袖这样的想法却是大错特错的。没有人要求他们闭嘴。他们应该发声,不在所有关乎马来西亚的议题上保持缄默,假如他们真的想要扮演好他们具有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在野党的角色的话,但他们绝不可再延续以前的不负责任的伎俩,针对他们在希望联盟的政敌捏造夸张失实的指控。将会在11月4日的马华全国党选中竞选马华总会长职位的魏家祥还表示,马华应该在2018年12月2日的年度代表大会上讨论它有关国阵的立场。

前马华总会长拿督蔡细厉医生事实上曾经呼吁所有前马华部长及副部长都不在来临的马华党选中竞选。然而,魏家祥就像巫统高阶领导层那样,坚决否认纳吉内阁及政府在第十四届大选前因着一马公司丑闻、环球贼狼当道政权以及差劲领导政权而导致马来西亚蒙受国际耻辱。魏家祥就如其余的马华及巫统领导层那样,根本就不能明白纳吉政府的所有前任部长及副部长都应该在任何新一届的党选中竞选前,为着他们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的和纳吉共谋而忏悔。

但是魏家祥却挑软的柿子吃:妖魔化和抨击希望联盟部长及领袖,比如马智礼。国库控股研究中心最近发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2018年度家庭状况:不一样的现实》:接受12年教育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实际求学年数在针对教育素质重新调整后,只有9年罢了。这份报告着重在马来西亚在改善教育素质上的需要,如果她真的想要成为拥有强健的知识型经济的高收入国家的话,而国家的人力资本发展状况——教育占据了政府20%的开销——“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这份报告还说:“这个国家的高素质人力资本发展的中心课题是不容小觑的,因为转型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需要持续改善生产力、维持成长以及能够创造或者运用先进科技,而不是被其取而代之的人力资本等级。”试问谁要为马来西亚目前不堪入目的教育状况负责任呢?毋庸置疑的是,巫统/国阵政府务必要为此负责任,尤其是纳吉担任首相的时期,即从2009年至2018年之间!这就是纳吉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包括了魏家祥和马华领袖——试图籍着妖魔化和抨击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关注在如校袜校鞋的琐碎事上而转移对令人震惊的教育状况的注意力的原因。

马智礼昨天在他和第三电视所做的访谈中正确的指出他身为教育部部长所面对的三大挑战:增进青年人的英文水平、运用科学科技来协助学生学习以及向他们灌输良好价值观。正如马智礼正确的说道,教育制度里的这三个范畴是需要时间改变的。马智礼也意识到人民对他的期望非常高,因为首相马哈迪医生原先是要兼任教育部部长的。“新马来西亚”的建立历经教育上的改革是很重要的,而这需要谨慎的规划和施行。所以,这样的教育改革绝不可因着纳吉的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成功抨击、妖魔化和贬低教育部部长马智礼而被削弱,事实上马智礼有潜质成为国家史上其中一位最优秀的教育部部长。

林吉祥劝告马智礼别掉入巫统陷阱,一分钟的琐事足以成为报导!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6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劝告马智礼停止谈论有关校袜和校鞋的议题,以免掉入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他反要证明他是一位比纳吉还要好的教育部部长我要劝告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停止谈论有关校袜和校鞋的议题,以免掉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巫统宣传人员及网络打手的陷阱,将他刻划为一名在国家的教育转型上的视野和目标非常有限的极为平庸的部长。

前首相拿督斯里“猫哭耗子”的又一次最新的例子就是羞辱马智礼,讽刺他在寻求改变学生的校鞋和校袜颜色上具有“远见”,并“建议”马智礼也应该探讨学生校服和学校建筑的颜色。纳吉甚至对于在校鞋校袜议题上针对马智礼的抨击故作愤怒,并表示国阵部长可怜没有意识到校鞋校袜的颜色在“一名学生的整全发展”上的重要性。

纳吉这样的做法是非常下三滥的,马来西亚人民不禁好奇纳吉还可以怎样卑鄙下去,以转移对他的环球贼狼当道罪行即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专注。马智礼今天申诉他有关学生校袜和学校颜色的“微不足道”的评论已经被《马来西亚前锋报》渲染炒作,而他有关大学教学医院的重点谈话却被漠视。马智礼是这样说的:

“我谈这项琐碎事不到一分钟,但《前锋报》却予以报导,就连前首相纳吉也对此感兴趣。”“但没有人却要渲染我有关大学医院的重要谈论。”马智礼受到这样不公和卑劣的对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马智礼在7月以教育部部长身份和《每日太阳报》做的第一次长篇访谈中,就教育改革比如减轻学生书包、改善学校课程纲要好让国民学校的学生达致国际水准、让教师回归到教学专业上,意味着他们无需再承受教学以外的其他事务的负担、

为课堂上的美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提升特殊学校、恢复大学学术自由谈了两个小时,而有关从明年起学生不再穿白色校鞋的谈话只有30秒。但来自全国的对于马智礼的排山倒海的炮轰却基于他在访谈中用了1%时间所谈的黑色校鞋的议题,至于两个小时长的访谈中的有关教育改革的99%内容却完全被漠视。

如今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马智礼的访谈上,《前锋报》和纳吉都迫不及待的要转移对后者的一马公司灾难的注意力。这是极为讽刺的,因为拥有一群愚钝部长的纳吉内阁——其中一名连海龟蛋和普通蛋都不会分辨——曾经被贬损为“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政府”(kakistocracy)。

马智礼并非是任何一个差劲领导政府的成员,他乃是一位有能之人,而2018年的马哈迪内阁肯定比纳吉所有的内阁还优越。这就是为什么马智礼务必要尽快学习现代通讯技能,并专注在证明他是一位比纳吉本人还要优秀的教育部部长,后者曾经在1995年至2000年之间担任这个职位。

伊党不靠其他政党可获取政权? 林吉祥:别活在幻想中与现实脱节!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伊斯兰党领导层首次承认伊斯兰党如今处于“低靡”的状态,但该党领导层的领导方针倘若继续和两位伊斯兰党前主席法兹诺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精神领袖聂阿兹的背道而驰,它将会进一步“低靡”下去;以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为首的伊斯兰党领导层终于承认伊斯兰党在他领导下,目前正处于“低靡”的状态。

我不曾说过伊斯兰党已经“崩盘”,但我敢于这样预测,只要哈迪的领导方针继续和两位伊斯兰党前主席法兹诺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的背道而驰,伊斯兰党将会在马来西亚政治面貌上进一步“低靡”下去。伊斯兰党总秘书塔基尤丁回应我昨天的声明表示,我不应该低估伊斯兰党,尽管该党在5月9日大选的表现不佳,还有伊斯兰党虽“低靡”,但没有“崩盘”。

这名哥打巴鲁国会议员也指出,他的党不像诚信党、土著团结党,或甚至是民主行动党那样,是在不仰赖于其他政党的支持下去竞选的。那么伊斯兰党总秘书是否在暗示说,他期望伊斯兰党有朝一日可以在没有任何其他政党的支持下,单凭自身的能力就能赢得马来西亚的大选?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说伊斯兰党领袖正在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与现实脱节。达鲁伊山中心(IDE)在波德申补选前夕的民调准确地预测伊斯兰党“无望获得多过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

那么难道是IDE错了吗?塔基尤丁或任何其他的伊斯兰党领袖是否可以证明IDE的预测是有误的,还有伊斯兰党事实上在波德申补选获得超过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倘若伊斯兰党连马来西亚的百分之一的非巫裔选票都赢不到,它又如何能够成功成为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呢?伊斯兰党在波德申补选暗中获得高阶巫统领袖的支持可说是公开的秘密,这只是目前进行当中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政治协作的阴谋的一部分,但伊斯兰党从这样的邪恶联盟唯一获得的好处就是伊斯兰党候选人的按柜金得以保住!

假如伊斯兰党是在没有获得巫统高层的暗助下自行参选的话——尽管前巫统森美兰州务大臣丹斯里莫哈末依沙的竞选多少会抵销掉这样的果效——伊斯兰党候选人可能会失去按柜金,正如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那样。我不认为两位前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以及尤索夫拉瓦,还有前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会觉得伊斯兰党候选人在伊斯兰党和巫统进入邪恶的盟约后得以保住按柜金,是一件值得称许的事。

我却相信那些倒退诉诸有害及阴险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及谎言政治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政治极端份子和投机份子,在这个资讯时代在多元马来西亚打着一场必败的仗,而波德申补选的成绩应该成为巫统及伊斯兰党领袖的教训。我不相信在第十四届大选投选巫统的230万名巫裔选民和投选伊斯兰党的200名巫裔选民会想要马来西亚沦为一个流氓国、伪民主国家以及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他们的领袖连根本的宗教测试都不能通过,不辨是非黑白。希望联盟想要把马来西亚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廉政国家,而我有信心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在受误导下投选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选民也会支持这个目标。

伊沙和伊党候选人会失去按柜金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12日(星期五)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伊沙和伊斯兰党候选人明天会在波德申补选中失去他们的按柜金吗?明天的波德申补选前夕,达鲁益善研究所的民调十分引人注目。不是关于安华能不能打败他的6名对手或赛夫会不会垫底,而是伊斯兰党候选人只能维持第14届全国大选所获得的11%选票,同时前州务大臣莫哈末伊沙将只获得总票数的10%。

如果伊沙没有参选,而大多数的巫统选票像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所密谋的那样,流向伊斯兰党的候选人,那么伊斯兰党候选人将能在补选中保住他的按柜金。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中,伊斯兰党获得略少于11%的选票,少于保住按柜金所须的12.5%选票。许多人预测伊沙在补选的得票率将比伊斯兰党的候选人更好, 不过达鲁益善研究所的民调结果与之相反。该研究显示,伊斯兰党将维持上一届投下的11%选票,而伊沙将获得10%的选票。他们将因为无法取得至少12.5%的选票,双双失去按柜金。这将有几个含意:

首先,巫统继续被边缘化。第14届全国大选后,已有6名巫统国会议员退出巫统。第6人是纳闽的国会议员拿督罗兹曼,他追随其他人如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和拿督斯里阿尼法的步伐,接着将有更多的巫统国会议员毅然退出巫统。其实,社交媒体上正流传着一部视频短剧,内容是关于更多的巫统国会议员将离开这艘正在下沉的船。只有时间能说明这场危机将带来更负责任的巫统,还是一个更不顾一切、偏激、极端和狭隘的政党——就如最近一篇巫统总秘书的脸书帖文所反映的,他呼吁巫统党员不要“出卖或典当”斗争,更别说撤退或投降。

其次,伊斯兰党从一个在马来西亚半岛各地拥有民选代表的全国性政党,继续萎缩成一个偏安于东海岸的马来州属以及吉打和玻璃市的区域性政党。伊斯兰党的前两位主席法兹诺和尤索夫拉瓦,以及它的前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导师,过去20多年来努力走进各个族群、宗教和区域。他们所取得成功和成就,将随之消退。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所赢得的议席,是自第12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海啸以来最少的,甚至少于法兹诺领导时的第10届全国大选。当时伊斯兰党赢得27个国会议席。

达鲁益善研究所预测伊斯兰党不可能取得超过1%的非马来人选票。这与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宣称伊斯兰党获得马来西亚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形成强烈的对比。第三,不论是巫统还是伊斯兰党内的极端分子,如果诉诸恶毒和邪恶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在多元的马来西亚只能是困兽之斗——尤其是在信息 时代。我最近访问堪培拉时,收到澳洲国立大学亚洲与太平洋学院政治与社会变迁系的约翰·范思登博士的短笺。他提到他的初步研究显示,第14届全国大选时,巫统在马来西亚半岛所获得的马来选民支持率,只比希望联盟所获得的马来选民支持率高出5%,而不是默迪卡民调中心早前估计的15%。

然而,投票给巫统的230万马来选民和投票给伊斯兰党的200万选民是被误导的,因为我肯定他们不支持一马公司的腐败和洗钱丑闻。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是投票给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或伊斯兰盗贼统治国家,他们将大为震惊。希望联盟要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成以诚信领先的国家。我相信那些被误导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给巫统和伊斯兰党的人,也会支持这个目标。由于明天就是投票日了,我要再次强调我给波德申选民的呼吁:在目前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巨大努力中,意识到正在创造的历史。这也是我们要在补选中取得巨大胜利的两个原因:(一)给安华出任波德申国会议员和指定的第8任首相一个明确的委托;以及(二)给建立新马来西亚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