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议员向希望基金捐出逾21万令吉,巫统/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向希望基金捐献呢?

(2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12时半在士古来见证亚民牙科珍所(AMIM Dental Surgery)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献百万令吉的记者会声明: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将会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出逾21万令吉,巫统/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向希望基金捐献呢?

民主行动党的42位国会议员将会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出逾21万令吉,每位国会议员都会捐出5千令吉,有些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则会捐出更多钱,以协助国家面对一兆令吉的国债危机。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不但已经引起马来西亚人民,也引起世界的关注,它表现出了马来西亚全民,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我希望的也能超越政治党派的分歧,对马来西亚的爱国精神和真诚的爱。

这就是为什么我正在问巫统/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捐助马来西亚希望基金。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堪称为历史性和分水岭的第十四届大选距今已经有一个月了,这届大选让无论是国内还是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人口的马来西亚人民都感到自豪和抬头挺胸,马来西亚终于可以挥别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并成为马来西亚国父在国家于1957年独立时所宣告的“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里的一盏明灯”。

我们向世界展示了民主作为管治体系仍然是有希望的,尽管面对许多悲观的预测,以及作为一个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化国家,马来西亚有能力进行和平及民主的改变,纠正过往错误的政策,并重起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这一切都让马来西亚人民有种全新的国家重生的自由感!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正是马来西亚重生的一个彰显,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文化、语言和政治立场,如今都能团结一致表现出他们对马来西亚的爱和爱国精神。

没有人会期望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筹募到接近一兆令吉的数目以偿还国债,但这诚然是一个国民疏导情绪的管道,让马来西亚人民都可以表达出无论领袖的算计是什么,普遍人民都爱这个作为他们唯一祖国的国家,并且不会容让他们所谓的领袖来典当国家和未来世代的前途。这是特别令人动容的,因为国家自1959年以来的过去十三届大选,都没有像第十四届大选为期十一天的竞选期那样,出现如此激烈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

尽管第十四届大选时期所出现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是如此激烈和恶毒,但来自多元族群、宗教、文化、语言、区域和政治立场的马来西亚选民却能够团结起来推翻看似无敌的巫统/国阵联盟,这项创举显示出马来西亚选民比巫统/国阵还来得有智慧,如今不但马来西亚的民主充满希望,马来西亚也有望实现马来西亚国父的“在饱经忧患的世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

马来西亚必须在民主体制、国家机关领袖能力、经济成功以及教育卓越上获得世界级的表现,并且绝不再因着令国家蒙羞的理由在世界上出名,比如成为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我想看到马来西亚的民主蓬勃发展,我们不但要有充满活力的媒体和活跃的公民社会,我们也要有有效率和建设性的在野党。但人们却对如何发展出有效率和建设性的在野党存有错误的看法。有些人认为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因着之前的巫统/国阵政府敷衍地为着过去的错误和弱点道歉,而无视于他们巨大甚至形同于背叛国家的罪行。

我不想看到巫统/国阵消亡,但任何人如果以为巫统/国阵政府过去导致马来西亚沦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变成世界笑柄的巨大和形同于叛国的罪行可以轻易的被塘塞和宽恕,那么这是非常天真的想法。巫统/国阵可以被宽恕的看法在现阶段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只要他们不愿意承认他们对国家所犯下的形同叛国的罪行,他们就不能恢复威信,这两大罪行就是将马来西亚转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在第十四届大选期间主导极为阴险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巫统/国阵是否愿意完全承认这两大对国家和巫统/国阵本身所犯下的形同叛国的罪行,并甚至将纳吉逐出巫统/国阵联盟?

害马来西亚成为贼狼当道的纳吉,难道想卷土重来?

(21-6-2018)

当心!那些有份将马来西亚抛入差劲统治以及流氓和贼狼当道国家的泥沼的人正尝试在政治上卷土重来现在发出这项警号是合时宜的。当心!那些有份将马来西亚抛入差劲统治以及流氓和贼狼当道国家的泥沼的人正尝试在政治上卷土重来,他们会先从本月份的巫统党选开始。

在这次的卷土重来上,拿督斯里纳吉想必会重复巫统的权力中心,尽管他不再成为巫统主席,但会是“垂帘听政”的人物。这可以从自历史性和堪称为分水岭的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后的一个月内所发生的三项事态发展推断:1. 纳吉成为巫统/国阵在定期发表攻击希望联盟政府的言论的主要,或其实是唯一一位的发言人,但他的言论却不再被人们接受,因为他已经丧失所有威信和诚信。

2. 身份隐秘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在2018年5月24日冒出来代表巫统针对警方从帕威年公寓所充公的资产(72个皮箱,其中有35个装了26种不同货币的总值1亿1400万令吉的现款)发表谈话。目前尚不知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也代表巫统针对警方在两天前在纳吉位于布城第10区的“安全屋”所充公的豪华物品发表言论,但现在很显然的这个神秘单位是在替纳吉伪装和充当他的代理人。

3. 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的新闻报导方式尽管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后的一两周内较严谨和负责任,但它过后又回归到前锋报/巫统的假新闻和假讯息的新闻报导方式,再次诉诸巫统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的行动。比方说,作为《马来西亚前锋报》社论笔名的阿旺舍拉玛在《马来西亚周报》周末专栏里回到鲁莽、不负责任和对国家不忠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撒了恶毒的谎言指控民主行动党要废除君主立宪制,将马来西亚变成共和国。

这三项事态发展背后都有一个共同元素推动,它们都涉及了将马来西亚抛入差劲统治以及流氓和贼狼当道国家的泥沼的同一班人,结果导致来自各个民族、宗教、区域和甚至是党派的马来西亚选民团结起来在第十四届大选拯救马来西亚!如今这股导致马来西亚沦为差劲国家和流氓及贼狼当道国家的势力正密谋在本月份的巫统党选开启他们在政治上卷土重来的计划。

若纯粹从希望联盟的本身利益的出发点来看,我们会欢迎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竞选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嘉玛竞选巫统青年团团长,但若从马来西亚民主长远的利益来看,想必这些巫统高职的适当候选人会非常不同。请务必要当心!

究竟有多少国阵前部长,收了纳吉的脏钱?

(21-6-2018)

巫统/国阵政党、领袖和个别人士应该公开认错,和将他们从纳吉和一马公司那里收取的任何“脏钱”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以协助偿还一兆令吉的国债

被纳吉政府自2015年7月起屏蔽达34个月的《砂拉越报告》在2015年8月的一篇文章里指控巫统/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和副财政部部长阿末玛斯兰从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里的恶名昭彰的26亿令吉存款那里,分别收取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

《砂拉越报告》表示有关纳吉亲自把钱拨给巫统领袖的证据开始浮现,纳吉不只在选举前拨款,也在选举后这么做,包括分多次拨款给国会议员,而许多得益者都证明他们自己是纳吉在一马公司危机中其中一些最得力的捍卫者。我在三天后即2015年8月17日在新山热带酒店举行的“马来西亚何去何从”的民主行动党论坛上的演讲中特别要求八位部长和两位副部长公开他们从纳吉恶名昭彰的私人帐户里的26亿令吉那里收取的款项金额,

正如沙里尔证实《砂拉越报告》的报导,这些钱都是用在第十三届大选的助选上。我当时候表示:“沙里尔证实《砂拉越报告》的报导等于认可了《砂拉越报告》网站里的报导的公信力和可靠性,尽管它经常被指控鲁莽且不负责任地针对巫统/国阵领袖做出不实的指控,但直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篇《砂拉越报告》的报导被证实虚假或不实。”

这八位部长和两位副部长都对是否要表明他们真的有从纳吉私人帐户里的26亿令吉那里接受金援进行第十三届大选的助选(如果有的话,款项的金额)沉默不语。曾经在纳吉掌政下担任部长和副部长的不能再抱持沉默,还有曾经从纳吉那里收取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的所有巫统/国阵政党、

领袖和个别人士,应该公开认错和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出他们所收取的“脏钱”的等同数额,作为他们在一马公司盗贼统治丑闻——这宗丑闻导致马来西亚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上共谋的忏悔和补赎的象征和协助偿还一兆令吉的国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