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起点,建立崭新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1日(星期三)在八打灵再也星洲日报礼堂由马来西亚留台联总和星洲媒体联办的“509后的马来西亚”上的演讲:2018年5月9日必须成为新国家旅程的起点以建立一个崭新的马来西亚,即一个世界顶级国家,以及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繁荣的世界模范国家。所有马来西亚人充满希望、喜悦和自豪地欢迎2018年5月9日实现的历史性和产生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

马来西亚人感到自豪的是,在实现和平及民主的权力转移之后,他们现在可以在世界上昂首阔步,并且在全世界的民主衰落之际,肯定民主作为一种治理体系,并驳斥全球盗贼统治的骂名、污名和恶名。给未来带来巨大希望的是马来西亚人——而不仅仅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他们令人振奋的精神、活力和力量,携手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失败、恶人、流氓和盗贼统治的国家,并成功推翻所有主流民意调查机构和分析家提出的令人生畏的几率和预测。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1959年以来的前13次全国大选,我国从未出现像第14届全国大选那样如此强烈和邪恶的恐惧、仇恨、谎言、种族和宗教政治。这给马来西亚带来更加弥足珍贵的第二次机会以实现马来西亚之梦,成为世界顶级国家,即“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三四十年前,到访中国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中国在所有领域都比马来西亚落后。可是今天,相反的情况发生了,马来西亚人到访中国,发现马来西亚几乎在各个领域落后于中国。

马来西亚怎么会落后,并允许一个又一个国家超越我们或缩小彼此发展和进步的差距呢?是时候重新设定马来西亚的建国政策和方向了,以便马来西亚人民不再只是视自己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而是视自己为马来西亚人!让马来西亚人充分利用我们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长处和资产,把马来西亚转化成各个人类发展领域的世界顶级国家,并成为即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繁荣的世界模范国家。

希望联盟组成联邦政府执政布城后,我们已经跨过首100天的4份之3界线,我们现在处于首100天的第83天。希望联盟政府面对初期的困难,不论是在布城的联邦层面还是涉及希望联盟的8个州属——槟城、雪兰莪、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和沙巴。然而,我们必须时时保持正面的思维,即我们要希望联盟政府成功。我们不只是要希望联盟政府在首100天成功,而是5000天都成功——这意味着超过两个各5年的任期,而希望联盟将赢取第15和16届全国大选!

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因为重新想象和重新建立一个新的马来西亚不适合胆怯的灵魂,而是给敢于怀抱伟大梦想的勇敢马来西亚人,通过充分利用组成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所赋予的独特资产,让马来西亚在数个人类发展领域成为世界顶级国家我们要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以实现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之梦,成为“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向世界展示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有竞争力、进步和繁荣的多元国家。

民调机构独立调查中心估计在第14届全国大选,95%的华人投选希望联盟,35-40%的马来人投选国阵,另外30-33%支持伊斯兰党,以及其余的25-30%选择了希望联盟。至于印裔选民,70-75%支持希望联盟。95%的华人投选希望联盟时是为了要成立一个华人的马来西亚,以便他们可以欺负或主导国内其他的种族吗?当然不是。他们投选一个所有马来西亚人,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都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人类的尊严、自由、民主和良好施政的马来西亚,这里没有腐败和滥用权力,而这个马来西亚得到世界的称羡和尊重。

有些马来西亚人唱着国歌却要马来西亚人民沿着种族和宗教的界线更加两极分化。这些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遭遇惨败的人。我们要的不只是唱国歌的马来西亚人,而是依据国歌精神生活的马来西亚人,以确保“人民共同生活和进步”。我们必须拒绝那些不负责任的政治机会主义者,他们依靠种族仇恨和猜疑而壮大——煽动马来人讨厌华人或怂恿华人怀疑马来人,完全遗忘了国歌所倡导的“我的国家,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人民团结又进步”。

腐败、滥权、一马公司丑闻和消费税是第14届全国大选的主要课题。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选国阵的35-40%马来人和30-33%支持伊斯兰党的马来人,是把票投给盗贼统治、滥权和越权、消费税以及纳吉领导下的各种形式的不公和压制。我们能不能确保2018年5月9日之后的大选,我们不但能维持同等水平的非马来选民支持率,在我们有机会说出关于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犹如迷你一马公司丑闻的真相后——如玛拉、联土局和其他公共机构以及许许多多,

马来选民会支持希望联盟以打击盗贼统治,并确保马来西亚意味着干净和诚实的政府,而不是腐败和堕落的政府;另一方面,在第14届全国大选获得35-40%马来选票的巫统与国阵或30-33%马来选票的伊斯兰党,将面对马来选民持续下滑的支持率?对于所有要看到马来西亚成为世界顶级国家,以及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繁荣的世界模范国家的马来西亚人而言,这是一个全国的挑战。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望联盟获得48.3%的普选票,而国阵获得33.9%和伊斯兰党获得16.6%的普选票。

接下来的5年是充满挑战的,因为它提供一个机会以接触在第14届全国大选没有投选希望联盟的50.5%选民,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选票将被用来支持或撑住一个盗贼统治的马来西亚,导致马来西亚继续成为世界的笑柄。许多人不断追问我为何能和敦马哈迪合作,因为在我过去53年从政生涯的大部分时候,我们有着严重的分歧。例如,当我在野而马哈迪于1981年至2003年担任第4任首相的22年期间,我和冠英在茅草行动时,被援引内安法令扣留长达18个月,从1987年10月至1989年4月。

在第6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下,马来西亚处于空前的危险境地。因为纳吉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导致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并在失败、流氓、恶人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上急速下坠,结果马来西亚人在国际场合羞于承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马来西亚能不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从纳吉手中得救?没有人能够肯定,但我们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因为我们相信想要一个干净,公正,自由,民主和团结的马来西亚人,比准备看到马来西亚每况愈下,成为一个失败、流氓、恶人和盗贼统治国家的马来西亚人,更加爱国。

因此,我们组建了以敦马哈迪作为内定首相的希望联盟,以及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希望联盟竞选宣言中,纳入拯救和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承诺。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马来西亚人做了被视为不可能的事,和平及民主地更换了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所有政治领导人甚至马来西亚人,都可以从过去60年的国家建设的成功和错误中学到很多 ——无论是马哈迪、安华还是我自己,因为我们必须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合理愿望更加敏感和明智。

我们的工作刚刚开始。2018年5月9日必须成为新国家旅程的起点以建立一个崭新的马来西亚,即一个世界顶级国家,以及一个团结、和谐、多元、成功、进步和繁荣的世界模范国家。在这个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第二段旅程,这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国家挑战。

林吉祥:纳吉不明白 人民追击的是一马贪腐丑闻和盗贼污名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30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三):纳吉不明白或不愿意明白——直到马来西亚的廉正和良好声誉完全恢复,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应该纠缠的不是他,而是一马公司贪腐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前首相纳吉不明白或不愿意明白。

直到马来西亚的廉正和良好声誉完全恢复,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应该纠缠的不是他,而是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贪腐和洗钱丑闻,以及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没有人应该纠缠于纳吉,他错过了成为马来西亚最好首相的历史契机。反之,他会因为成为我国最差劲的首相而名留马来西亚史册。只要进行民意调查,纳吉就会明白,虽然悲凉和凄惨却是事实——他作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至比第5任首相敦阿都拉还不如。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恭贺纳吉,有着一班没有面目却领取高薪的顾问,在今天早上快速地连续回应我的文告,因为一般上纳吉的文告只在晚上出现——就好像他的文字枪手是在马来西亚的一万公里之外运作。这是纳吉的媒体顾问第一次可以即时运作,就好像他们在国内而不是一万公里之外。不过我不只是劝告纳吉,我也要劝告巫统和国阵。只要深陷在一马公司贪腐和洗钱丑闻的纳吉被视为他们主要的政治领袖和掌权者,巫统和国阵就不应该期望重新得到公众对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如果纳吉成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埋葬一马公司丑闻这个重要的国家课题,那么一马公司贪腐和洗钱丑闻将不只成为“世纪劫案”,也会成为马来西亚选举历史上最大的选举舞弊。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感谢他们的幸运星,因为他们的爱国情操、对国家的热爱和智慧,把马来西亚从失败、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未来拯救出来。现在,纳吉和他的朋党要使用“焦土政策”以回到纳吉式的过去,他们为自己不负责任、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加重筹码。

不论任何种族、宗教或地区的马来西亚人民,如果要重建一个团结、和谐、民主、正义、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以便马来西亚成为“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在各个方面的世界级国家,必须通过紧握马来西亚愿景来驱除一马公司丑闻的幽灵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名声,并且继续团结一致来建设一个新的和干净的马来西亚。

林吉祥回复纳吉:为何假装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我给前首相纳吉的回复是简短但切中要点的。首先,为何纳吉继续他假装骇人听闻的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是假新闻,这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深陷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超过3年。这又是不是他贬抑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基本民主信念的原因,并且破坏重要国家机关如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的独立、专业和效率?

其次,纳吉有何信誉可言?他担任首相时,竟然和槟城亿万富豪刘特佐勾结,犯下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去年12月在一场国际会议上称为“最恶劣盗贼统治案件”的罪行?国际媒体经常把这贪污丑闻和世界上其他数一数二的挪用公款计划相提并论,并且已经成为大约10个国家的调查单位在全球追查的对象,而纳吉的家族被指为这个计划的主要得益者。

第三,纳吉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把刘特佐绳之以法,他又怎么能够期望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他最效忠的是马来西亚?不论是疏忽还是纵容,纳吉让刘特佐逃离法网,成为国际亡命之徒,才导致了目前维护法治的死胡同局面。

第四,星期四他在国会以在野党国会议员的身份第一次发表演讲时,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他又怎么能期望自己还有一丝信誉呢?直到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几年内,包括他在巫统大会上的主席演讲,他已经释放了最不负责任、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把民主行动党妖魔化成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而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我将成为首相。

纳吉有着如此糟糕的记录,所以当他说自己担任首相时,不知道他的秘密情报头子哈莎娜,以马来西亚对外情报组织(MEIO)总监的身份,于5月4日寄信中央情报局寻求支持,以便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接近的情况下对抗希望联盟,而马来西亚人民对此难以置信,纳吉又怎能责怪他们呢?

纳吉说我应该要求调查为何哈莎娜给中央情报局的信会泄漏并堵塞它,而不是对他纠缠不休 。我不想无礼,不过纳吉应该谨记“班门弄斧”这句成语。纳吉就不能做他自己劝我做的事吗?还是纳吉已经忘记了,他现在是在野党国会议员,并且不再是马来西亚首相。更加相关的是,纳吉是不是说,一份出卖马来西亚的权利和利益给另一方国家的不忠和叛国文件,值得被当作政府的秘密文件来加以保管吗?

纳吉首次以在野党议员发表演词 绝口不提被诟病的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国会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纳吉在他演词中绝口不提以下三件事,这比他所说的更受瞩目和被诟病:

1. 他完全没有提及巨型的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甚至在去年12月的一场国际大会上将之形容为“盗贼统治最恶劣的案例”,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经常被国际媒体称为当今世上最庞大的资金侵吞诈骗案件,并成为涉及约十个国家的调查者的环球贪污调查的对象,而纳吉一家被广泛地引述为这起诈骗案件的主要得利者。但他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愧疚。

2. 他完全没有提及纳吉在担任首相时的情报头子向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发出的秘密信函,该信函争取美国政府反对希望联盟成立政府,假如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陷入胶着的状况。全国爱国者学会将这样的做法形容为不忠和叛国。

3. 他完全没有提及民主行动党。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应该拿来和他以首相及巫统主席的身份在2016年和2017年的巫统大会上所发表的演词来做对比。比方说,纳吉在2016年巫统大会上,撒了三个弥天大谎:1. 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决; 2. 民主行动党不是反马来人,就是反伊斯兰教的。3. 巫裔在巫统于下届大选落败后将会蒙受的“梦魇”。

巫统/国阵所落败的第十四届大选并非是巫统和民主行动党之间的对峙。它是以巫统为主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团结党所组成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战役,以从一个贼狼当道政府手中拯救马来西亚出来,捍卫一个民主、公正以及团结的多元化马来西亚的建国宪法里的原则。

纳吉特别指控说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的话,我将会出任首相,但他已经被证明是错误和是一个撒谎者。民主行动党并没有反马来人或伊斯兰教。民主行动党自五十年前创党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华人政党,因为我们持守着成为一个马来西亚人的政党的原则和愿景,这个政党由马来西亚人所带领并服务于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利益。最后,巫统的落败并没有导致巫裔陷入“梦魇”之中,只有巫统领袖和他们的朋党才会这样天马行空。

正如我以前说过很多次,无论第十四届大选的结果如何,马来西亚的巫裔都将会继续在国家里行使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是不可能会丧失政治权力的。这个事实有三方面的保障,确立了巫裔在马来西亚政治领域里的主导地位:普遍人口、选民以及国会选区的人口结构。

倘若纳吉是真的爱国,那么他就应该为着诉诸国家史上最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来公开致歉,他以上的行为只是为了要确保他能在第十四届大选继续掌权,但因着马来西亚选民的智慧的缘故,他没有得逞。但纳吉似乎并没有为着这样恶毒、分裂性和有害的政治愧疚,并且还有迹象显示他将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期间再次重复这样的手段。

公众讨论重点放在黑鞋忽略了教育改革 这是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从过去一周大部分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来看,马来西亚似乎出现了国家历史上最糟糕、最愚蠢和最无思考的教育部长。所有人都关注在教育部长的这项宣布:从明年开始,所有学生被允许穿黑鞋到学校。这成为雪兰莪州双溪甘迪斯补选的一个课题。国阵副主席莫哈末哈山将此作为希盟政府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一个例子。身为国阵双溪甘迪斯补选机制主任的莫哈末哈山在补选中表示:

“我认为教育部长马智礼通过脚来改变国家教育政策,而不是头脑。“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以鞋子颜色来开始改变教育政策。也许他没有其他工作。”在野党国会议员也在这次的国会辩论上以 “黑鞋”开玩笑,以及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是公众的讨论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漫画开玩笑说教育改革来自于脚,而实际上应该从头脑改革。关于黑鞋的所有黑色笑话,对教育部长马智礼公平吗?他是我国第20任教育部长,无疑是内阁最令人兴奋和最有希望的委任者之一,也是我国历史上重要职位的教育部长。

上周四,我没有收看由资深记者丹斯里佐汉嘉化主持的《阳光日报》的直播谈话节目“新大马及国家教育”,所有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源自于此。为了了解“黑鞋”引起的轩然大波,我在网上观看《阳光日报》现场节目,才发现这是一个两小时多的节目。马智礼花了30秒时间谈论明年学生不再需要穿白鞋上学事件,而花了超过两个小时谈论教育改革,包括确保学生的书包更轻便;改善学校课程,使国立学校的学生水平达至国际标准;

将教学专业归还予教师,意味着他们不再承担教学以外的任务;在课堂上为艺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改善特殊学校; 恢复大学的学术自由等。“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两天后,教育部澄清说,此政策将在明年开始实施,而且该部将考虑所有因素,包括低收入家长所面临的负担。然而,百弊丛生,公众形象被摧毁的马智礼被视为只对琐碎问题和改变门面感兴趣,并且无法解决更严肃的教育改革问题。政治领袖,如国阵副主席和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在没有观看马智礼两小时的谈话节目或者故意忽视马智礼的教育改革总体建议的情况下,将“黑鞋”引发成热议问题,正在严重伤害理性和聪明的公共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