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给予纳吉尊重,但非同情!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5日(星期四)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我不为纳吉哭泣,我为马来西亚哭泣在涉及与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有关的4,200万美元的失信和滥用权力的刑事审判中,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权获得公平客观的审讯。尽管纳吉在担任首相期间,拒绝给予许多人这样的机会,特别是赵明福、阿末沙巴尼、古甘、巴拉穆鲁甘或阿坦杜亚。

以牙还牙是不可取的,我欢迎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公开保证纳吉将在其刑事案件中,通过正当程序获得公平审判。我特别欢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给予纳吉尊重,允许纳吉在法庭上穿着自己的服装,而不是穿上橙色的反贪会扣留所制服,并在没有手铐的情况下出庭。这种礼貌和尊重不应仅限于纳吉,而应该不分地位地给予所有人。

星期二晚上,纳吉在他的面子书专页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向全国“道歉”,并表示不是所有针对他的指控都是真的,并且他会为自己辩护。纳吉假装道歉的时间已经过去,因为他必须对马来西亚人民坦率和真诚。让他说明哪些指控是真实的,哪些指控是不正确的。纳吉告诉记者,被如此严重地指控之后,他的的审判将是他为自己洗清罪名的最佳机会。

纳吉大错特错。他应该解释为什么他和他的政府在过去三年中不断否认,以及为什么他没有趁机成立一个调查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以驳斥美国司法部提交的长达251页的最大宗盗贼窃国诉讼案文件中,指他有所嫌疑的如山信息和证据。有关诉讼寻求没收17亿美元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并显著地提及他和他的妻子,虽然他们被间接称为“大马1号官员”和“大马1号官员夫人”。

纳吉是否如此天真,并且因为被围绕在他的高薪顾问和军师团的圈子里而与基层的现实隔离开来,即他不知道他拒绝为自己澄清只会加剧国际上对他的腐败和罪行的看法,特别是至少有10个国家正在进行与一马公司有关的调查,而调查是聚焦在当中可能涉及的贪污或洗钱?

纳吉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不是小偷。当敦马哈迪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竞选运动中公开称他为“小偷”时,他为什么不起诉敦马哈迪呢?拿督斯里纳吉预计他将因贪污和洗钱而遭逮捕和指控而前所未有的预先录制信息,旨在触动数百万马来西亚人民的心,为他感到难过。

这做法惨遭失败。它唤起的只是马来西亚人民的强烈情感宣泄,即这个国家历史上漫长、令人难过和可耻的一章终于结束了。纳吉没有真诚的道歉、没有悔悟——只有否认、否认再否认,虽然3年多来马来西亚已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听着纳吉的预录信息,我不为纳吉哭泣,我为马来西亚哭泣!

新马来西亚挑战重重,火箭职责重大!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30日(星期六)在雪兰莪One City的e-City酒店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干训营(与会的有42名国会议员和108名州议员)上的演讲:民主行动党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这也意味着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

现在已经来到希望联盟执政布城联邦政府的第50天了,新政府所立下的100天新政已经过了一半。希望联盟政府在头50天里出现了适应的问题,无论是在布城的联邦政府,还是希望联盟所执政的8个州政府,即槟州、雪兰莪、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和沙巴,但我们务必要时刻保持着正面的思维,我们要希望联盟政府成功。

我们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即横跨两个五年,这意味着希望联盟也要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这肯定是艰难的任务,因为新马来西亚的重新想象和重建并不是那些怯懦的人所能接受的,只有敢于为马来西亚发梦的勇敢的马来西亚人民才能迎来新马来西亚,他们盼望马来西亚可以籍着将组成马来西亚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特殊产业发挥出来,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的表现。

我们要塑造一个可以实现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的新马来西亚,向世界展现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具有竞争力、进步和富裕的多元化国家!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从巫统/国阵领袖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后者导致巫统/国阵的政治模式在上届大选遭受到决定性的否决。

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时刻都谦逊、务实、可亲近、勤奋、廉正和诚实。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为人民和国家树立一个大公无私的榜样。傲慢、堕落和腐败在民主行动党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获得48.3%的选票、国阵获得33.9%的选票,而伊斯兰党则有16.6%的选票。然而,我不相信那些支持国阵尤其是巫统候选人的33.9%的选民,在全面明白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视为对马来西亚在纳吉掌政下持续成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一连串的滥权事件的支持,还会支持国阵。

同样的,我也不相信那些支持伊斯兰党的16.6%的选民,在意识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用来支撑拿督斯里纳吉这名盗贼领导人继续担任首相,而马来西亚持续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倍受世界讥讽和羞辱,还会支持伊斯兰党。接下来的五年将会是具有挑战性的五年,因为我们得努力去接触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没有投选希望联盟的50.5%的选民,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选票会被用来支持或支撑起一个贼狼当道的马来西亚,导致国家继续成为世界的笑柄。

国会应指示公账会进行全面调查,纳吉应被传召作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3日(星期二)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本月迟些时候召开的第14届国会应该指示公共账目委员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完整和全面的调查,而纳吉也应该被传召向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 将在7月16日召开会议的第14届国会的其中一项主要任务,必须是清除第13届国会因为无法就马来西亚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捍卫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所招致的骂名。第14届国会必须指示公共账目委员会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全面的调查,并在12个月内提呈它的报告。

我说过60年来的国会中,第13届国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对国家造成了其中一个非常大的伤害。它允许它的一马公司报告被扭曲以证明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没有犯下错误,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第13届国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非但没有揭露一马公司丑闻的罪行和丑陋面貌,反而寻求掩盖一马公司丑闻。

当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提出盗贼窃国案司法诉讼,以没收超过10亿美元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关于一马公司丑闻新的如山信息和证据公诸于世。虽然公共账目委员会于2016年4月总结它的一马公司调查并提呈它的报告给国会时,这些新的信息和证据并不存在,可是它拒绝进行更全面和完整的调查。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我曾经公开表示,虽然我从1969年至2018年的45年间担任了10届的国会议员(除了1999至2004年的第10届国会),我从没像担任第13届国会的议员那样觉得羞愧。我曾经被禁足两次,每次长达6个月,基本上是因为我要求对一马公司丑闻给出答案和问责,以及询问为何马来西亚在第13届国会期间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基于第13届国会无法做些什么来清除马来西亚被全世界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第13届国会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尚欠国家和全体马来西亚人民一个公开的道歉——因为他协助和伙同纳吉,在第13届国会里实际禁止了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提问和辩论。

第14届国会必须纠正第13届国会的败笔、失职和对国家造成的伤害——通过指示新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全面和完整的调查,并在12个月内提呈它的报告。作为北干国会议员的纳吉应该被传召以在公共账目委员会面前作证,对一马公司丑闻做“毫无保留”的供证。

林吉祥:“我不为纳吉哭泣,我为马来西亚哭泣”

(5-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听着前首相纳吉的预录信息,他不为纳吉哭泣,他为马来西亚哭泣!他发表声明指出,在涉及与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有关的4,200万美元的失信和滥用权力的刑事审判中,前首相纳吉有权获得公平客观的审讯。尽管纳吉在担任首相期间,拒绝给予许多人这样的机会,特别是赵明福、阿末沙巴尼、古甘、巴拉穆鲁甘或阿坦杜亚。他披露,以牙还牙是不可取的,我欢迎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公开保证纳吉将在其刑事案件中,通过正当程序获得公平审判。“我特别欢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给予纳吉尊重,

允许纳吉在法庭上穿着自己的服装,而不是穿上橙色的反贪会扣留所制服,并在没有手铐的情况下出庭。这种礼貌和尊重不应仅限于纳吉,而应该不分地位地给予所有人。”他进一步说明,星期二晚上,纳吉在他的面子书专页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向全国“道歉”,并表示不是所有针对他的指控都是真的,并且他会为自己辩护。他说:“纳吉假装道歉的时间已经过去,因为他必须对马来西亚人民坦率和真诚。让他说明哪些指控是真实的,哪些指控是不正确的。纳吉告诉记者,被如此严重地指控之后,他的的审判将是他为自己洗清罪名的最佳机会。”“纳吉大错特错。他应该解释为什么他和他的政府在过去三年中不断否认,以及为什么他没有趁机成立一个调查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以驳斥美国司法部提交的长达251页的最大宗盗贼窃国诉讼案文件中,指他有所嫌疑的如山信息和证据。有关诉讼寻求没收17亿美元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并显著地提及他和他的妻子,虽然他们被间接称为“大马1号官员”和“大马1号官员夫人”。”

他质疑,纳吉是否如此天真,并且因为被围绕在他的高薪顾问和军师团的圈子里而与基层的现实隔离开来,即他不知道他拒绝为自己澄清只会加剧国际上对他的腐败和罪行的看法,特别是至少有10个国家正在进行与一马公司有关的调查,而调查是聚焦在当中可能涉及的贪污或洗钱?林吉祥表明,纳吉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不是小偷,当敦马哈迪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竞选运动中公开称他为“小偷”时,他为什么不起诉敦马哈迪呢?他强调,纳吉预计他将因贪污和洗钱而遭逮捕和指控而前所未有的预先录制信息,旨在触动数百万马来西亚人民的心,为他感到难过。

“这做法惨遭失败。它唤起的只是马来西亚人民的强烈情感宣泄,即这个国家历史上漫长、令人难过和可耻的一章终于结束了。纳吉没有真诚的道歉、没有悔悟——只有否认、否认再否认,虽然3年多来马来西亚已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林吉祥:设立IPCMC应成为体制改革的优先议程

(3-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5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马来西亚人民并不热衷于严厉批评警方,因为警察在任何一个有序和文明社会里都扮演重要和关键的角色。他们要的只是将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

地位或社会经济阶级——所应该享有的两项根本权力制度化,那就是:免于罪恶,在安全及受保障的环境里生活、工作和游玩的权力;以及拥有更有效率、问责和透明化的警方运作模式,以及在拟定、落实和监督旨在降低罪恶以及对罪恶的恐惧上的警察议程上,涉及具有意义的公众咨询和参与。人民要一支行事有效和高效率的警力,并会和警方合作,以保障我们的街道、公共场所和住家安全。这就是为什么设立IPCMC很重要。设立IPCMC是第五任首相敦阿都拉在他就任首相初期时所设立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所做出的最重要建议,

以把拥有“先进国基建;第三世界思维”毛病的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全方位都先进的国家,尤其是拥有良好管治、政府问责以及透明化。IPCMC的目的就是要透过铲除警察贪污、警察行为不检以及滥权行为来恢复民众对警方的信心!然而,我们却似乎倒退至由前首席大法官敦再丁担任主席、前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韩聂夫为副主席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成立之前的时期,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而有关警察贪污、暴力事件以及违反纪律事件的申诉是如此之多,这些原因也导致如此多宗的警方扣留所死亡事件。

所有有关警方滥权、暴力和甚至是扣留所死亡事件的可怕故事将会被遏制不会发生,假如IPCMC如警察皇家委员会在十多年前所建议般成立;而真正成立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只是一个“无牙”机构,没有权力、人员和经费,所以不能成为有效制衡警察行为不检和滥权事件的机构。警察皇家委员会正确的警告,“假如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领导层没有正视挑战和捍卫警察服务上的改变以让本身得益”的话,委员会的建议将不会产生预期中的果效。它还说道:“执行有效的改变是从上而下的。所有层级的领导层的角色在像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这样的指挥组织是极为重要的。

领袖是楷模。他们应该廉正和主导在警队里铲除贪污的计划。”所以,政策制定者和警队领导层在十多年前没能设立IPCMC的失败务必要在现在补正过来,这样马来西亚才会拥有一支世界级的警队。我们务必要赶快摆脱现在的疲乏状态,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严重的警察行为不检和违反纪律事件都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就象警察扣留所死亡事件、警察暴力和最近的,警方对茜蒂卡欣无理的逮捕。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在国会自第十四届大选后在7月中旬首次召开时呈上一份体制改革计划,而其中设立IPCMC应该置于体制改革议程的前列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