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通过动议重查一马案 纳吉应全力配合供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17日(星期五)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第十四届国会为期20天的第一次会议在昨天以一致通过指示总稽查司以及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和一马公司相关的侵吞公款案件及丑闻,还有与它相关的公司重新展开详细调查的动议结束,这个行动将有助于恢复下议院的尊严,所有的相关资料也将会对外公布。

这在第十三届国会是不可思议的。事实上,这样的动议根本就不会见天日,正如我在2018年3月至4月间在第十三届国会召开期间有关公账会报告没有令人满意以及指示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较完整和全面的调查,它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的动议。所以,在野党国会议员的思维现在出现转变是格外令人注目的,因为这些巫统/国阵国会议员是会在第十三届国会拼死阻止任何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全面调查。

事实上,我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两度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每次都长达六个月之久,变成“国会幽灵”。正如我昨天在国会里所说的,我对于曾经身为第十三届国会的国会议员感到无比羞耻,因为一马公司丑闻竟然已经成为一项禁忌课题,任何有关它的问题或动议都不能被提出来。昨天,我们得知更多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龌龊之处,因为公账会前任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承认他蓄意篡改和删除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里有关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拥有人的部分,而曾经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担任公账会成员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则表示,公账会报告里的删除举动是在他或其他公账会成员不知情下进行的。

新的公账会已经被委托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一次完整和更全面的调查,它不但要调查公账会前任主席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在未经批准或公账会全体成员知情下篡改和删除公账会报告里的一些部分,也应该调查其他两件涉及公账会前任主席的事情:第一,为何哈山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多番宣称他已经洗脱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一切罪名时——但这却并不符合事实——保持缄默;第二,为何哈山没有在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展开——并于2017年6月扩充它的涵盖规模——与一马公司相关资产有关的盗贼统治案件诉讼后,针对一马公司丑闻重启和展开更全面的调查,美国司法部在它的诉讼里提供繁多的证据来支持它有关“ 有一宗意在把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挪移出来的钱拿来洗钱的国际阴谋“,并购置遍布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资产——其中包括了价值十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超级游艇——的指控。

尤其是公账会为何会漠视出现在长达958个段落的诉状(厚达251页)里的第7段的严重指控 :“ 一马公司表面上是为了马来西亚和她人民的经济得益而追求投资和发展计划而成立的,它主要是依靠着发行不同的债券来资助这些计划。然而,在大约五年的时间里,约从2009年到至少2013年之间,有多位人士,包括了公务人员和他们的伙伴,密谋透过不同的方式欺诈一马公司数十亿美元,这些方式包括了欺骗外国银行,以及发出国外有线通信来继续进行这个欺诈阴谋,并在之后,透过美国金融机构洗从犯罪行为获得的收益。从一马公司挪出来的资金被充作共谋者和他们的亲属以及伙伴的个人利益,包括购置美国和国外的豪华地产、偿还在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赌博开销、收购超过2亿美元的艺术品、为家人和伙伴购买奢侈品礼物、投资在纽约的主要地产发展计划上,以及资助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出品。一马公司无份于这些资产,也没有从这些投资获得回报。 ”

哈山竭力把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真正拥有人的资料掩盖起来,这是从2009年持续至2014年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四个发展阶段的第一个,但哈山是否意识到在公账会报告于2016年4月呈上国会的三个月后,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的盗贼统治诉讼用了50页的篇幅来解释Good Star公司以及Good Star账户的设立催生了一马公司丑闻。美国司法部诉状里的第47段这样写道:”尽管一马公司官员向包括马来西亚的德意志银行在内的方面表示,Good Star是由沙地石油所全权拥有的子公司,但这却不是事实。按照银行记录,Good Star是一家由刘氏(刘特佐)所掌控的公司,而刘氏也是Good Star账户的受益拥有人和它唯一的授权署名者。刘氏在当时29岁,并且没有在一马公司或沙地石油担任任何正式职位。“

为何要对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真正拥有人的资料如此保密,它标志着一马公司丑闻以及马来西亚作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诞生。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还是他又会像之前那样在一马公司丑闻的事上保持沉默?

3件事件挫败纳吉精心策划在一马丑闻中免责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巴力文打的民主行动党巴力文打支部周年晚宴上的演讲:3个事件挫败了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吉隆坡高庭判定,撤销纳吉就媒体和公众谈论他的贪腐案件施加封口令的申请。这和新马来西亚相一致,而不是像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情况,所有国家机器被滥用以压制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遭受骂名和耻辱的消息。

2018年5月9日之前,所有国家机器被扭曲和收买,以隐瞒马来西亚公众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国际丑闻,和当中涉及的巨大而丑陋的罪行和道德沦丧。拒绝协助或教唆掩盖一马公司贪污、盗用资金和洗钱丑闻的最高阶政府官员,如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或被罢黜、或革职、或被威吓以保持缄默。政府机构被用以提控和骚扰那些继续对一马公司丑闻提出问题的异议人士,例如封锁《砂拉越报告》和其他网站,并严密监督大众媒体以审查关于一马公司的新闻。

国会议员被禁止提问或追究一马公司丑闻,而我两次被禁足第13届国会各6个月。就在第13届国会的最后一个星期,我被当作“国会的幽灵”般对待,当我进入国会议事厅时,议长和副议长声称他们看不到我。司法独立和专业受到威胁,因为司法诉讼被用以排除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信息。纳吉在2018年3月最后的国会会议中,强行通过《反假新闻法案》,这根本只是一份《拯救纳吉于一马公司丑闻法案》,让所有可以在世界各地取得的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新闻,在马来西亚都变成罪行,被视为假新闻并判以50万令吉、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的严厉处罚.

如果不是3个事件挫败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他将继续逍遥法外。第一个事件是2016年7月,美国司法部提出盗贼统治诉讼,以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超过10亿美元资产。这笔资产源自在世界各地被盗用、失信和洗钱的一马公司基金。纳吉热衷于把自己描绘成特朗普的“高尔夫球伙伴”和“喜爱的首相”,同时纳吉自己的桌上摆着一张特朗普的签名照。特朗普在总统选举胜出后,甚至有人预测纳吉将利用他和特朗普的特别关系以废除或撤销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公司的诉讼案件。

然而,这是徒劳的。2017年6月(特朗普的美国总统任期内),美国司法部扩大其一马公司盗贼统治诉讼,以没收另一笔5.4亿美元的资产,而这是被盗用的45亿美元一马公司基金中,与一马公司相关的17亿美元资产的一部分。纳吉完全误读了美国民主和政府的制度,即各种政府机构(如美国司法部)的专业精神不会受到美国更换总统带来的政治改变所影响——这是必要的监督与制衡机制,以维持不同国家机构的独立性和专业性,而这是马来西亚迫切需要的。

第三个事件是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和带来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崭新的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并使马来西亚人民了解,导致马来西亚一夜之间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中的严重罪行和道德沦丧。下个星期举行的国会,有一项废除《反假新闻法》的法案,是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另一步,以便所有国家机器必须旨在促进民主、正义和善政,而不是掩盖像一马公司丑闻那样的腐败、盗用资金和洗钱等罪行。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走上了世界舞台,为世界树立了和平民主地更换政府的典范。接下来,我们必须登上世界舞台,展示我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成在廉政方面领先的国家。

补选发表种族挑衅言论 林吉祥促安努亚解释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6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安努亚慕沙应该解释他在社交媒体上流传,长达1分钟58秒的WhatsApp视频中,发表的种族性、轻率却也是最挑衅和煽动性的言论。双溪甘迪斯补选对第14届全国大选后,如果放任极端、狂暴和危险政治元素摧毁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根本结构,马来西亚政治和国家建设即将发生什么事给予了重大的警告。

然而,双溪甘迪斯补选结果非常清楚,这些极端主义、绝望和危险分子正在争取一场失败的战斗,以获得大多数民众的支持,试图诉诸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最狂热和挑衅的政治,如果允许他们自由地煽动仇恨和毫无根据的恐惧以在马来西亚制造种族和宗教仇恨、憎恶和纷争,他们仍然能够对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结构造成巨大破坏。星期六,双溪甘迪斯补选前夕,巫统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拿督达祖丁的演讲是仇恨、恐惧和谎言这种恶毒和毒性政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达祖丁做出了野蛮、荒谬、鲁莽、最具煽动性的指控,表示民主行动党有一个基督教化马来西亚的议程,以及民主行动党和“由基督教领导的希盟政府”要废除马来君主制并建立一个共和国。

最不可原谅的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马来西亚国家建设,达祖丁试图延续一种基督徒或非穆斯林反伊斯兰教、华人或印度人是反马来人的错误观念——破坏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国家的基础。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是我们国家的独特资产,而不是累赘。另一个例子是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在双溪甘迪斯补选期间发表的最具种族性、毫无根据却也是最挑衅和煽动性的言论,并以长达1分58秒的WhatsApp视频《亲民主行动党政府的真相》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计划在马来西亚煽动种族和宗教仇恨、憎恶和纷争。

最令人震惊的是,应该成为马来西亚人民模范的前任部长和副部长和有头衔的马来西亚人,现在积极参与分裂和摧毁马来西亚国民的邪恶工作。达祖丁和安努亚是否准备为自己辩护?尤其是安努亚慕沙应该解释他在社交媒体上流传,长达1分钟58秒的WhatsApp视频中,发表的种族性、轻率却也是最挑衅和煽动性的言论。

双溪甘迪斯补选的5个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5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双溪甘迪斯补选带来至少5个教训。第一,它是令人失望的一场补选,投票率是历来最低的49.4%。不过,失望的原因不是像巫统领袖让自己飘飘然的说法。巫统兼国阵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声称这历来最低的投票率,是抗议希望联盟政府的迹象,因为它显示政府出了某些问题。如果莫哈末是对的,那么巫统候选人洛曼阿当应该从中得利,有大量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选民出来支持他。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得到伊斯兰党领袖的支持,洛曼昨天只能获得9,585票,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和伊斯兰党总共获得19,091票——换言之,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得票的一半。这对领导巫统双溪甘迪斯竞选活动的拿督斯里纳吉,和对巫统与伊斯兰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的合作关系给予祝福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来说,是打了他们两记耳光。第14届全国大选是选民付出最大的努力以推翻已经掌权超过60年的巫统与国阵政府的时刻。在一场补选中是无法复制这么高的投票率的,不过希望联盟必须尽力确保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补选有高投票率。

在第14届全国大选,斯里斯迪亚的投票率是85%,而无拉港的投票率是87%。希望联盟必须确这两场保补选有至少70%的投票率,而不是像双溪甘迪斯补选那样低于50%。第二,巫统诉诸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虽然它是打一场无望胜利的战争,不过还是足以对马来西亚社会的根本结构造成很大的破坏。就如默迪卡中心的总监伊布拉欣苏菲安指出的,巫统无法在双溪甘迪斯补选得到更多的支持,突显了该党无法适应一个改变中的政治现实——对邪恶和恶毒的族群政治缺乏兴趣。这和一个获得大部分马来人超过半个世纪稳固支持而得以持续掌权超过60年的政党相比,是大相径庭的。

第三,巫统无法救赎或得救,除非它终结它的否认、幻想和隐瞒状态——否认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拒绝巫统的原因;幻想它能维持现状,就如第14届全国大选没发生过什么;隐瞒真相,继续蒙骗人民纳吉是马来西亚最伟大的首相,虽然他是最糟糕的首相,因为他那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把马来西亚变成一个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给国家带来骂名和污名。第四,纳吉和哈迪倡导的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伙伴关系是个邪恶的联盟,被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基层党员拒绝。

邪恶联盟的下一个挑战是斯里斯迪亚补选,巫统与国阵已经宣布它将让路予伊斯兰党,以回报伊斯兰党领袖在双溪甘迪斯补选中的支持。我把这形容为金杯毒酒,因为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国阵候选人赢得了9,878票,而伊斯兰党候选人获得了4,563票,对比获胜的公正党希望联盟候选人得到29,250票,多数票为19,372。伊斯兰党会喝下巫统递上的金杯毒酒吗?第五,双溪甘迪斯补选成绩是对希盟政府的一个期望和支持,因为与第14届全国大选相比,有较高百分比的选民,包括马来选民,在补选中投票支持希望联盟。

议长阿里夫解禁1MDB课题 林吉祥:恢复三权分立重要一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2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议长阿里夫为国会议员可以在国会里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发问和辩论解禁,为恢复三权分立以及民众对国会的尊重跨出重要一步,这也是向纳吉发出呼吁,要他在国会回答美国司法部诉讼里许多有关他身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时候被指控的贪污和洗钱罪行的问题

国会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为国会议员可以在国会里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发问和辩论解禁,实在是恢复三权分立以及民众对国会作为国内最高层级的政治议会的尊重跨出重要一步。这次的解禁也形同呼吁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会里回答美国司法部诉讼里许多有关他被严重指控的贪污和洗钱罪行的问题,因为他被辨识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O1)。

国阵策略通讯主任兼主理经济策划单位的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已经在2016年9月在和英国广播公司做的一次访谈中承认“MO1”正是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还说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纳吉就是MO1。过去两年中在政府里担任内阁部长的所有人士应该表明他们是否就是阿都拉曼达兰口中的“傻瓜”,还是他们根本就已经知道在美国司法部一马公司诉状里被提及26次的MO1的真实身份,他们只是在马来西亚人民面前假装对这事不知情而已?

许多在过去两年中在纳吉政府里担任这些部长的如今在国会是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应该寻求议长的允准来陈明他们是否对MO1的真实身份知情。更重要的是,阿里夫以议长身份所做出的这项解禁裁决,形同呼吁纳吉在国会里回答美国司法部诉讼里许多有关他身为MO1的时候被严重指控的贪污和洗钱罪行的问题。

美国司法部诉状形容了于2009年至2014年之间发生的一马公司侵吞公款和盗贼统治罪案的四个主要阶段,该份诉状用了逾250页的篇幅详细写明多位人士,包括政府官员以及他们的伙伴,共谋透过各种方式,比如欺诈外国银行(向它们发出国外通讯记录以进行诈骗),从一马公司那里诈骗45亿美元,并在这之后,利用美国金融机构将犯罪所得用来洗钱;这些自一马公司挪移出来的资金“成为共谋者以及他们的亲属和伙伴的私利”,

包括在美国和国外购置豪华房地产、支付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赌博开销、购置价值超过两亿美元的艺术品、价值十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价值1亿2000万令吉的庞巴迪喷射机,还有为家庭成员和伙伴购置奢侈礼物,这其中包括了价值1亿2000万令吉的粉红钻石项链,除此之外也在一个主要的纽约房地产发展计划中投资,以及资助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制作。马来西亚人民以及国会期待来自纳吉和他前内阁同僚的回应——尽管这已经延迟了两年——看看过去两年的纳吉内阁究竟是一个傻瓜内阁还是贼狼当道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