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金马仑高原补选 原住民可展现政治觉醒

(14-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1日(星期三)在金马仑Pos Sinderut的原住民聚会上的演讲:原住民等待金马伦高原的补选,以展现他们的政治觉醒,就如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要求建立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

希望联盟的金马仑高原候选人马诺佳仁已提交选举上诉,以取消金马仑高原选举成绩的结果,声称国大党的最终胜利者西华拉兹贿赂并威胁选民。马诺佳仁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仅仅以597票在金马伦高原落败。金马伦高原是拥有最高比率原住民选民的国会选区,占超过20%的选民,甚至超过印度选民的数量,虽然不及马来选民和华裔选民。

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正等待补选,以展现他们的政治觉醒,就如2018年5月9日历史性和带来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要求建立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我相信,马诺佳仁有很大的机会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因为过去两个月,

布城的希盟政府展示了巫统与国阵政府对马来西亚普罗大众的权利和利益,做出欺骗和犯罪的滔天罪行,不只是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全球盗贼统治,还有各个迷你一马公司丑闻,涉及了联邦土地发展局、玛拉、朝圣基金等。在Pos Sinderut 跟14个位于Sinderut 和Pos Manson乡村的原住民的对话,我上了关于贪污的一课。我第一次听说“印度煎饼”道路,即因为施工粗糙和贪污导致不符合标准的道路。新马路迅速变坏,因为它的顶部只是用一层薄薄的水泥来掩盖低劣的工程。

我可以承诺,在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地区不会再建造“印度煎饼”道路。我们将向公共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举报这样的欺诈和腐败行为,让他们对骗子采取行动。那些有罪的人将被起诉,并为贪污行为付出代价。我相信,如果在金马伦高原进行补选,马诺佳仁的表现会更好。

2013年的全国大选,马诺佳仁于Sinderut区的14个原住民村庄中获得68张原住民选票,在第14届全国大选则增至268票。如果进行补选,让我们努力将马诺佳仁在Sinderut区的原住民选票增加至668或768张,因为这将有助于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以597选票落败的马诺佳仁反败为胜。

经过60年的国家建设,现今的原住民不应该再是马来西亚的一个被遗忘群体。他们需要的是完好的道路、水源和电源、学校、便利的医疗服务、住房,以及合适的工作和保护他们的祖传土地权利。现今原住民不应该再是每次全国大选中巫统与国阵的“定期存款”,他们必须得像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那样站起来,在金马仑高原的补选中,要求一个正义、正直、自由和民主的新马来西亚。

希盟没有蜜月期 须履行新马来西亚承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9日(星期一)在吉兰丹民主行动党于哥打峇鲁举行的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上的演讲:祝敦马93岁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建立民主、正义和团结的新政治遗产,以及让马来西亚成为国际顶级国家,是“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

今天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93岁生日。让我借此机会公开祝愿“敦马93岁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建立民主、正义和团结的新政治遗产,以及让马来西亚成为国际顶级国家,是‘混乱和纷扰世界的一道曙光’”。许多人一直在问我怎样跟敦马哈迪合作?过去,在我53年的政治生涯中,我们一直处于争执状态,例如,在1981年至2003年期间,

马哈迪担任第四任首相,而我是在野党。在茅草行动期间,我和冠英甚至在内安法令下于1987年10月至1989年4月被拘留了18个月。在第六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统领下,马来西亚处于无与伦比的危险处境中。由于纳吉涉及国际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并且使我国沦落至失败、流氓、恶人政府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上,马来西亚人民因为马来西亚被冠上的邪恶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而羞于国际舞台上承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马来西亚能否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从纳吉手中得救?没有人能够肯定,但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因为我们相信想要一个干净、公正、自由、民主和团结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民,比准备看着马来西亚沦落至失败、流氓、恶人政府和盗贼统治国家的马来西亚人民更加爱国。因此,希望联盟的成立,让敦马哈迪担任接任首相的承诺包含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希望联盟宣言中,以拯救和建立新马来西亚。

在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马来西亚人完成了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全世界都注意到,在世界民主正在衰落的时代,马来西亚人民已经回到了世界舞台,为民主提供了希望和领导地位,重申与精英相比,对于普通人而言,民主是最好的政府形式。在这个过程中,所有政治领袖甚至马来西亚人民都可以从过去60年来国家建设的成功和失误中学习许多事情——无论是马哈迪、安华还是我自己,我们必须对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合法愿望更加敏感和觉察。

默迪卡民调中心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5%的华人选民支持希望联盟;马来人选民则有35%-40%支持国政、30%-33%支持伊斯兰党、25%-30%则支持希望联盟;至于印度人选民,他们有70%-75%支持希望联盟。当95%的华人选民把选票投给希望联盟是否意味着他们可以因此欺负或主宰我国其他族群?

当然不是。他们投票支持一个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族或原住民,可以拥有更好生活品质、尊严、自由、民主和善政的马来西亚,即没有腐败和滥用权力以及受到世界钦佩和尊重的马来西亚。一些马来西亚人民唱着国歌《我的国家》(Negaraku)时,却希望马来西亚人民因为种族和宗教而更加两极分化。这些人都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严重惨败的人。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民不仅能唱出《我的国家》,而且能够把国歌精神融入生活中,以确保“人民生活在一起,团结与进步” (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我们必须拒绝那些只是依赖种族仇恨和不信任而茁壮成长的不负责任的政治机会主义者。他们煽动马来人以讨厌华人或敦促华人不信任马来人,完全忘记了国歌中的“我的国家,我生长的地方,人民生活在一起,团结与进步”(Negaraku,Tanah tumpahnya darahku,Rakyat hidup Bersatu dan maju)。贪污腐败、滥用权力和一马公司丑闻是第14届全国大选的主要课题。

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投票给国阵的35-40%和支持伊斯兰党的30-33%的的马来选民,是投票支持纳吉领导的盗贼统治和滥用权力,以及各种形式的不公正和压迫。如果大选是在一马公司丑闻和跟一马公司丑闻类似的迷你丑闻,如玛拉、 联邦土地发展局和其他政府机构的贪污丑闻曝光后进行,大多数的马来选民都会支持希望联盟以打败盗贼统治,并确保马来西亚是个廉洁和诚信的政府,而不是腐败和腐朽的政府。那么,巫统或国阵就不会获得35-40%的马来选票,伊斯兰党也不会赢得30-33%的马来选票。

今天是希望联盟入驻布城成立新政府的第60天。希望联盟的部长和副部长们没有蜜月期,他们必须从一开始就履行新马来西亚的承诺,因为希望联盟并不打算只是成为布城的一届政府,而是能够在第15届和第16届全国大选中继续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工作。

刘特佐香港住数个月 为何纳吉未要求捉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9日(星期一)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前朝的纳吉政府无法向香港政府提出逮捕刘特佐的正式要求,是不是和它不制止一马公司丑闻从2009至2014年中所有4个阶段的演变,有着同样的原因?从香港《南华早报》令人震惊的新闻中,

马来西亚人民才意识到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槟城亿万富豪刘特佐曾住在香港的高级公寓数月,因为马来西亚政府没有向有关当局提出逮捕他的正式要求。这份香港报章报道,刘特佐和他的随从是“明目张胆地躲藏”,他们在当地的太古廣場栢舍高级公寓占据数个房间。4天前 ,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说刘特佐在澳门。

马来西亚警方到香港寻找他,当马来西亚警方抵达时,他已经离开了香港。澳门没有和其他国家签署引渡条约。《南华早报》报道,虽然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告,香港当局并没有阻止刘特佐离开,因为马来西亚没有提出逮捕他的正式要求。“香港警方没有逮捕他的义务,虽然他名列国际刑警的红色通告上。”消息来源如此表示。“只有伴随着来源国家的正式要求,警方才有义务。

然而并没有相关的要求。”前朝的纳吉政府无法向香港政府提出逮捕刘特佐的正式要求,是不是和它不制止一马公司丑闻从2009至2014年中所有4个阶段的“犯罪行为”,有着同样的原因?从2009至2014年4个“主要阶段”的“犯罪行为”就写在美国司法部没收与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盗贼统治诉讼案文件的第9至13段。该文件提供长达250页的细节,表示“数名人士,

包括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同伙,共谋非法转移”一马公司的45亿美元资金。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包括欺骗外国银行和向它们发出外国电子转账的要求来推动有关的计谋。接着,他们在美国金融机构或经由美国金融机构,漂白有关犯罪行为所得的金钱。从一马公司转移过来的那些资金,被“共谋者和他们的亲戚及同伙用来获取私利”,

包括在美国和海外购买豪华的房地产、付还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博开销、获取超过2亿美元的艺术品、购买10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获取1.2亿令吉的庞巴迪喷气飞机、为家属和同伙购买奢华的礼物,包括1.2亿令吉的粉红钻石项链,以及投资在纽约主要的房地产发展计划,和为好莱坞大型的电影制作提供资金。

虽然如此详细地揭露了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以至于马来西亚在过去几年获得了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骂名和恶名。兼任首相和财政部长的纳吉对一马公司负上直接和个人责任,却没有做些什么来洗清马来西亚的诚信,反而在国内和国际装聋作哑,假装所有一马公司丑闻的报道都是假新闻,是针对他和巫统与国阵的马来西亚政府的国际阴谋。这是纳吉最近就一马公司丑闻在《当今大马》的采访中,出现许多重大疏漏的其中一个。纳吉现在可以回答这些疏漏吗?

第十四届国会应落实国会改革和决议,确定大马开启重建家园的旅程!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5日(星期四)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还有10天就要召开的第十四届国会应该确定马来西亚已经开启重建新马来西亚的旅程,伴随着各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国会改革和决议还有10天就要召开的在2018年5月9日投选出来的第十四届国会应该确定马来西亚已经开启重建新马来西亚的旅程,伴随着各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国会改革和决议。

2018年5月9日的“马来西亚之春”不应该像阿拉伯之春那样灾难式的收场,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将会从2018年7月16日召开至8月16日的第十四届国会的第一次会议是如此的重要,这是为新马来西亚奠下基石的关键时候。在国会休会的两周后就来到2018年8月31日的国庆61周年纪念,然后两周后又来到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55周年庆,

这两大节庆对于新的希望联盟政府来说都是历史性的时刻,新政府将会让马来西亚人民知道在这个重启的国家建设的过程里可以怀抱着怎样的希望,以实现马来西亚梦想,国家在世界上成为世界级的国家,而不是沦为一个朝向失败、流氓、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以及贼狼当道国家的方向发展的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

想要看到新马来西亚建立起来的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从阿拉伯之春悲惨收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极度缺乏体制改革以及失败的体制改革,没能实现人民所冀望的社会可以受到有意义的改变。倘若没有体制改革来加强亟需实现马来西亚人民在上届大选对新马来西亚所怀抱的希望的改变的话,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和分水岭式的事件将会烟消云散。

希望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因着第十四届国会的第一次会议上所达成的历史性国会改革和决议,而在8月31日和9月16欢庆新马来西亚的临到。

林吉祥建议希望联盟领袖理事会应该重新审视国家干训局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4日(星期三)在依斯干达公主城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希望联盟领袖理事会应该重新审视希望联盟有关废除国民干训局的竞选宣言昨天有一家新闻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吉祥表示,我支持废除国民干训局”的报导,里头解释了“巫统/国阵在第十四届大选期间所诉诸的恐惧、仇恨、谎言、种族和宗教政治,只是国民干训局经年累月所灌输的种族主义、偏执主义、偏狭思想和极端主义的写照”,所以,国民干训局在新马来西亚不应该有容身之地。

今天有一家马华所拥有的报章引述了我在这篇报导里的一些言论,在题为“保留国民干训局的决定被炮轰”的报导里,希望联盟政府因着有关国民干训局是在整顿政府机构的倡议下首相署将会继续保留的26个政府部门中的其中一个的报导,而被“炮轰”。有一名马华领袖昨天也发布声明攻击希望联盟,他表示布城保留国民干训局的做法违背了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

这名马华领袖的说法是正确的,因为保留国民干训局其实已经是违背了希望联盟宣言里的第28项承诺,该承诺表明国民干训局将会被废除,而其中原因就是它一直充当“巫统的廉价政治人员”。然而,马华领袖不应该为着希望联盟违背废除国民干训局的承诺而猫哭耗子。

马华应该告诉马来西亚人民,马华部长或副部长有否在过去14年中(2004年至2018年)为着国民干训局的滥权行为而抨击该机构,如果他们之前不曾抨击过国民干训局,那么他们现在就不应该成为彻底的投机分子。我其实并没有针对国民干训局发布任何媒体文告,因为上述的那篇报导其实是我在逾一个月前,在2018年5月30日针对国民干训局争议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然而,既然有报导指称国民干训局将会被保留而不是如希望联盟宣言所承诺般的被废除,那么希望联盟领袖理事会就应该重新审视这个议题。如果真的要保留国民干训局的话,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它的宗旨和操作模式必须完全改换过来,不再是以前的在种族和宗教间挑起仇恨和猜疑,它必须完全撤换它的课程纲领和宗旨,以促进国民团结以及种族和宗教间的理解、亲善与和谐。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最近一次的访谈中呼吁马来西亚的年轻国民忘却掉他们的族群根源,而把他们自己视为“纯马来西亚人”。倘若国民干训局真的保留的话,它是否会摒弃“马来人主权”的思想,并以“马来西亚人主权”的思想取而代之呢?2018年5月9日的堪称为历史性和分水岭的第十四届大选成绩在某一层面,也标志着国民干训局历时长达三十多年的灌输种族主义、偏执主义、偏狭思想和极端主义的“洗脑”工程的重大挫败,它历年来的经费预算超过11亿令吉,毫不夸张的说,第十四届大选期间所出现的恐惧、仇恨、谎言、种族和宗教政治的激烈和恶毒程度,是国家之前的大选所不曾遇见的。

这个本该在多元化社会里促进国民公民意识的机构,竟而堕落为将公务员和年轻人洗脑为巫统/国阵政权的盲目捍卫者—— 甚至到支持一个贼狼当道政权的地步——的宣传机构!有鉴于此,要保留国民干训局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将它完全转换过来,而新的国民公民局将会终止它以前的负面、分化和违反国家精神的功能,不再挑起过往的种族主义、分裂、偏执主义和偏狭思想;而是加强爱国精神、团结、种族和宗教间的理解和亲善。所以国民干训局的宗旨和属性是否会完全转换过来呢?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希望联盟领袖理事会应该重新审视这个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