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被议长冻结议员资格10天。

(26-3-2018)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被议长冻结议员资格10天。

民主行动党强烈反对政府今日向国会提呈一读的反假新闻法案,因为该法律必将进一步钳制大马的媒体自由,甚至剥夺联邦宪法赋予公民的表达权。此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质问,若真要立法打击假新闻,首相纳吉会否成为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提控的第一人?

“因为,纳吉声称他已经在公账会关于一马公司的报告中,洗脱任何不当行为的嫌疑。但那是虚假和毫无根据的,并且是首相和他的内阁部长在国内捏造和推销的‘假新闻’的最新和最坏的例子。”他是今天在槟城出席该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庭案后,召开记者会如此表示。导致新闻自由死亡。林冠英在同一场记者会上指出,反假新闻法案允许最高10年监禁和罚款50万令吉。

显示该法令是个专制的恶法,况且最终是由政府去定义何谓“假新闻”。“如此一来,黑也可以变成白,白可以变成黑。同时,意味着新闻自由的死亡。”他说,没预料到国阵竟然会拟定如此严苛的法律,如果再度执政,情况肯定更加糟糕。“我们将对抗到底。我们呼吁,人民一起来救救马来西亚。下届大选一定要换(政府),如果不换,大家就完蛋了。”

为了反对以上恶法,他也要求所有行动党国会议员从明天起返回国会履行职责,不必再到槟城法庭声援他,除了被禁止踏足国会的3人。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木威国会议员倪可汉,及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之前不满议长屡次驳回有关一马案的动议,而要求议长辞职,结果反遭禁止踏足国会10天。侵害表达权而违宪。倪可敏则相信,这项反假新闻法案已经违宪,因为抵触了联邦宪法保障人民表达自由的条文。

“政府将负责诠释何谓假新闻。比如在26亿令吉的案件,有人说是捐款,有人说是贪污。但政府接下来却可以拍板说,形容那些说是贪污的人在散播假新闻。”“这简直是荒谬,大马竟发生如此令人蒙羞和伤心的事。”他不忘提醒,大马在“无疆界记者”(RSF)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排名中表现差劲,甚至比突尼西亚、菲律宾和蒙古都不如。随着拟定反假新闻法令,大马的新闻自由会更加受挫,尤其是调查报导将受到限制。

挑战内阁点出内容。昨天,林吉祥通过电子邮件邀约,纳吉下周向他和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展示,一马公司公账会报告中的哪一部分,洗脱了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中任何错误行为的嫌疑。今天,他在记者会上把挑战,扩大至所有内阁部长和国阵领袖的范围。该名振林山国会议员表示,虽然一马公司成为约10个国家,包括瑞士、新加坡和美国调查洗钱案件的目标。

美国司法部长更承诺“为受害者伸张正义”,偏偏大马执法单位冷漠以对。“我国政府这样把头埋在沙子里的伪装,何时才会结束?”他不忘批评,公账会的报告不够全面及难令人满意,因此他最近已在国会动议拒绝该份报告。他质问,纳吉如今是否同意优先处理他的动议,让国会议员在本周辩论一马公司丑闻,同时后者也可以趁机辩护,并证明本身已被洗脱嫌疑。

唱GST歌有罪,贪污没事?倪可敏和丰开讲全场热爆!快点分享!

(26-3-2018)

唱GST歌有罪,贪污没事?倪可敏和丰开讲全场热爆!快点分享!
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5日为槟城亚逸布爹区竞选中心主持开幕讲稿:廖中莱应该学习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提起勇气和我公开辩论1MDB丑闻以及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这两项议题。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应该学习前总会长蔡细历,提起勇气和我公开辩论1MDB丑闻以及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这两项议题。即便他带领的政党仅有7名国会议员,而我带领的政党则有38名国会议员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当选。不过我还是在一个月前就提出相关公开辩论的邀约。2012年,当蔡细历挑战我辩论的时候,虽然他已不是部长的身份,但基于尊重他作为马华总会长,我终究答应了他的邀约。

同样的,我也等着廖中莱挑战我公开辩论,只是迄今他仍不敢这么做,因此,现在换我挑战廖中莱,公开辩论上述两项议题,以便让民众可以决定谁才是可信的?国阵和希望联盟之中,是哪个政党身陷贪污丑闻。槟州政府坦荡荡,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是光明正大公开招标的,与1MDB截然不同。不论是国阵或马华,并不敢指名道姓,说出究竟是哪个州政府的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中,接受了数百万令吉的贿款。

相反的,希望联盟已道出刘特佐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是1MDB中的受惠者,看看在峇厘岛遭扣的10亿令吉平静号豪华游艇,还有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就能知道所以然。除了那10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外,多个国家也已纷纷针对1MDB采取行动,对付涉及人士。这包括新加坡撤销了银行执照、判处相关银行职员54个月监禁、瑞士政府冻结瑞士银行内的4亿3000万令吉现金,以及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1MDB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

如果魏家祥肯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卖给我们,那我们不止会把一半,甚至是全部的盈利都捐出来,作为慈善教育用途。首相否认投资者的信心被1MDB之事所影响,并指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快速发展就是证据。当提起1MDB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怎能忘记当初国阵政府在2010年之际,是如何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远低于市场价格即每平方英尺2700令吉贱卖予1MDB?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0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1MDB赚取了42倍(4200%)的利益。

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土地后,转身却将1.56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2773令吉,共1亿8850万令吉的价格脱售予朝圣基金局。换句话来说,1MDB卖出1.56亩土地得到的报酬,就抵消了之前以1亿9400万令吉买来的70亩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土地!但,我们却看到马华署理总会长傲慢地挑战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教授,要后者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价格,售卖他新关仔角海边的一片土地。而这价格是2012年-2013年之间的市场价格。魏家祥也说,如果拉玛沙米能够协助马华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价格获得这片海边土地,马华愿意将盈利的一半都捐出来,作为马来西亚人民的教育用途。

魏家祥必须记住,槟州政府并没有以每平方英尺475令吉的低价把土地售予Zenith Consortium,而是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Zenith Consortium是在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得了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的工程。槟州政府售出的土地价格,是市场价格的3倍,反之,国阵联邦政府以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把土地卖给1MDB。如果魏家祥肯把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低于市场价格42倍的价钱卖给我们,那我们不止会把一半,甚至是全部的盈利都捐出来,作为慈善教育用途。

霹雳州火箭与民同在百场座谈之 83! 新政府,新希望金宝巡回座谈会。

(26-3-2018)

冀一成巫裔票转移,霹希盟誓破国阵垄断。大选前哨。霹雳河是马来西亚半岛第二条最长河流,从霹雳北部横跨至南部,再从峇眼拿督河口流向马六甲海峡。河流经过的多个议席长久以来都是国阵堡垒区,不过,霹雳希盟主席阿末费沙认为,只要打破国阵垄断,则有机会重夺霹州。

阿末费沙(Ahmad Faizal Azumu,见图)也是霹雳土著团结党主席,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霹雳选民如今有机会改变霹雳河的历史。

“除了安顺,河流沿途的议席不曾由在野党胜出。若我们赢下这些议席,希盟将能执政霹雳,并通往布城(执政中央)。”

但阿末费沙点出,霹雳河一带的议席多数半城乡和乡区,当中一些国席包括宜力(Grik)、玲珑(Lenggong)、硝山(Padang Rengas)、瓜拉江沙、巴力(Parit)和巴西沙叻(Pasir Salak),都是巫统的堡垒区。须拿到国阵10%马来票。若要赢下包括安顺在内的7个国席,阿末费沙表示,至少须获得10%的马来选票从国阵转移给希盟。不过,由于团结党已加入希盟,阿末费沙认为,团结党绝对是左右选情的因素,因此来届大选肯定与上届情况有所不同。

他解释,从巫统分裂而出的团结党,已招募之前在巫统的活跃分子,因此肯定能汲取过去的知识与经验,迎战来届大选。“我们正努力朝该目标(获得10%马来票转移),我们每天都接触选民,我们举办小型演讲,约40人一场,我们沿户拜访选民。”他说,从霹雳希盟拜票的情况来看,目前蛮鼓舞,很多当地巫统党员已表达了对执政党的不满,虽然他们把心声收在心里。

“很多人已加入团结党,一些是政府官员、家庭主妇或其丈夫在政府机构工作的人,但当中很多人是不能公开自己的立场。”“也有巫统基层想要公开支持(团结党),可惜不能,但他们已承诺会投给在野党。”指乡区选民有谈一马案。阿末费沙也是前巫统党员,他举例,巫统基层的投诉包括,巫统缺乏管道让他们向首相兼党主席纳吉表达心声。他认为,一马公司案的质询声音已进入乡区,包括宜力小镇,当地一些选民不满党领袖对于一马案的回答。

团结党的成立正是起源自一马公司丑闻,在2015年,当时仍身在巫统的团结党总裁马哈迪等人就一马公司案,逼宫纳吉。这些领袖后来纷纷加入团结党,包括马哈迪、其儿子慕尤丁、前副首相慕尤丁等。阿末费沙透露,团结党受赋任务以领导霹雳希盟迎战选举,因此团结党将会上阵多数巫统堡垒区,但他承认,胜选机会很小。“但我们有自己的预测,我们认为有一个好机会,我们相信在59州席中,我们可赢下31州席。”

“巫统声称他们在区部有6000至8000名党员,我们也有几千名党员。”江沙选情已今非昔比。若看回2013年大选成绩,希盟所瞄准的霹雳河7个国席中,巫统所获得的多数票分别为:宜力23%、巴西沙叻17%、巴力15%、玲珑14.7%和硝山9%。而当时在野党只赢得安顺和江沙,不过在2014年和2016年补选,国阵重夺安顺和江沙。江沙补选是民联分裂后的首个选举,当时上演国阵、伊党、诚信党和一名独立人士的四角战。虽然国阵所得的选票减少,但伊党取得近四分之一的选票,而诚信党则仅得五分之一。

在来届大选,伊党已计划好上阵霹雳所有议席,让人回想起江沙补选的情况,不过,阿末费沙表示,随着过去两年政坛出现许多变化,如今的情况已和补选不同。他说,不少选民如今相信伊党和巫统走近,这导致很多伊党党员把希望转移至希盟。“补选显示伊党不能扩大他们的马来票,他们之前的得票率很好,皆因当时他们是在野联盟的一分子。但现在,他们独自一个。”

他重申,若希盟能获得国阵10%的的马来票转移,则有望重夺州政权。阿末费沙对希盟在霹雳河的选情保持乐观,而他已准备好面对一旦失败,霹雳希盟和团结党将被指责为霹雳河历史其中的沉积物。

换政府明年过年就不必还GST, 这次好势了!

(25-3-2018)

换政府明年过年就不必还GST, 这次好势了!

【拒绝国阵的10个理由】

国阵执政61年,所干下的恶行罄竹难书,权力失控、政治腐败、经济败坏和百姓遭殃。如果来届大选再次让国阵执政,国运没有希望,人民失去未来。唯有人民众志成城支持希盟,拒绝国阵,我们才能迎接新政,唤来希望!

(一) 一马公司,终极腐败

首相纳吉主政下爆发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从2009年前后到2013年间,一号官员以各种名目挪用一马公司的数十亿美元,失踪的资金通过不同的渠道,转进纳吉和及其亲信的账户里,并流向一系列奢侈花销,包括购买曼哈顿以及洛杉矶的几座豪华公寓、名家画作、私人飞机等,其中还包括投资好莱坞的电影–《华尔街之狼》。

一马公司丑闻被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一个国际论坛,直接点名为全球”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例子”,让我国成为世界头号流氓国家,令全国人民蒙受耻辱。

(二) 通货膨胀,百物涨价

国阵政府于2015年落实的消费税(GST),对经济带来非常恶劣的连锁反应,搞到百物涨价,生活费高居不下,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下。在政府消费税的同时,我国正面对着其他经济问题。包括全球油价危机、马币贬值、受贪污丑闻影响而大受打击的市场信心,消费税的出现无疑让人民的痛苦火上加油。落实消费税之前,国阵信誓旦旦地说消费税对人民有好处,落实后东西会降价。事实证明了国阵所说的通通都是谎言。

【拒绝国阵的10个理由】

(三) 制度败坏,只手遮天

国家崩坏,问题出在制度,国家制度完善,问责机制健全,便可杜绝执政党滥权;反之,制度将成为执政党徇私滥权的护法机制,危害国家。自一马公司丑闻爆发,纳吉通过撤换副首相、总检察长、反贪污委员会主席、公账会成员突然入阁等举动,导致国家体制崩坏。马来西亚已经陷入纳吉独霸政权的危机,三权分立原则不断受到侵犯,而一马公司丑闻更突显了国会已经失去它的独立性和问责功能。

(四) 砂沙权益,江河日下

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于1963年共同成立马来西亚之后,国阵联邦政府不断违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侵犯砂沙主权,从不把沙巴和砂拉越视为立国的平等伙伴。南中国海两岸的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沙巴和砂拉越的石油税遭联邦剥削,95%归联邦政府,砂沙仅获得可怜的区区5%,也造成沙砂目前的困境。

(五) 朋党横行,民为鱼肉

马来西亚的私营化美其名是提高效率,减轻政府财务负担,实际上变成特定公司垄断行业,形成吞攫国有财产的局面,养肥了一大票朋党。我国的航空公司、电讯公司、电力公司、水供公司、海港管理、固体废料处理,以致公共交通等主要公用事业,在私营化的幌子之下,变成朋党收刮民脂民膏的工具。这些朋党,一旦获取合约,即是稳赚不赔。

赚钱时,公司是民营企业,盈利归公司;管理不当,亏大钱时,就找政府或消费人买单,屡屡要政府赔钱或起价的大道公司就是最佳例子。

倪可敏旋风杀到,愈五千人挤爆安顺希盟“新政府、新希望”座谈会!快点赞!

(24-3-2018)

倪可敏旋风杀到,愈五千人挤爆安顺希盟“新政府、新希望”座谈会!快点赞!

林冠英:国阵反假新闻不涵盖一马公司丑闻?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22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

国阵的反假新闻法案将会涵盖所有的贪污丑闻,例如一马机构丑闻,这是不是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的丧钟?因为它以监禁为刑罚,来威胁那些不刊登国阵联邦政府声明的独立媒体。通讯及多媒体副部长加拉尼近日宣布,任何与一马机构相关的资讯都是未经核实的,包括国际新闻组织包括《经济学人》、《华尓街日报》、《纽约时报》及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的报道,都将被视为假新闻。

加拉尼自大地说,“假新闻的一般定义是由拥有专才的相关部门确定新闻为假消息”。换句话说,只有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有国阵联邦政府可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是非常独断的。很明显地,马来西亚正步入国阵的独裁统治。当首相署部长阿查丽娜奥斯曼说要保护公众,让他们不会成为假新闻的受害者。

那些因为反假新闻法案而犯规,成为国阵统治的受害者的吹哨者和独立新闻机构又怎样?就连我现在发这则文告,都有可能让我受假新闻法案影响,既然国阵处心积虑,欲加之罪,就连我出席现场有儿童出席,跟着《GST儿歌神曲》边唱边舞这种小事也有错,被他们用来对付我。很多国家都针对一马机构展开了调查。

这宗丑闻也被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再度点名大马乃“盗贼统治最恶劣的例子”。在新加坡,一家银行执照被吊销,官员被起诉,甚至一名前银行家因为涉及不法动用一马机构的款额,而被监禁4年半(54个月)。事情发展至此,国阵联邦政府还可以抵赖,说这些都是假新闻!上个月,一马机构丑闻再一次成为全球头条。

当马来西亚政府拒绝入禀,索回在巴厘岛被充公、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即使它与刘特佐有关。当瑞士政府因一笔款额涉及一马机构,马来西亚政府也拒绝索回被充公的瑞士法郎1亿400万(4亿3000万令吉)。在反假新闻法案下,上述的10亿令吉超级豪华游艇以及4亿3000万令吉的新闻也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