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敏风尘仆仆一天赶愈十场活动,为了国家与人民豁出去了!

(22-4-2018)

正当数名巫统元老开始向国阵与巫统开炮之际,前报人卡迪耶欣披露,前财政部长兼巫统元老达因允诺,一旦希盟执政中央,他就会助希盟组新政府。

卡迪耶欣(Abdul Kadir Jasin)也是团结党最高理事。他在部落格指出,他昨天陪同达因(Daim Zainuddin)到希盟总裁马哈迪参选的浮罗交怡,拜访希盟的竞选机器。“或许有人忘了,达因曾在马哈迪任相期间,二度担任财政部长。他也是浮罗交怡发展局(LADA)第一任主席。”“达因承诺将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付出他的知识和经验,协助希盟政府。感谢上苍。”

首次直接参与大选卡迪耶欣也强调,尽管社团注册局对付团结党,但这无阻他继续参与竞选活动。“这将成为我人生的里程碑,因为这是我首次直接参与大选。”他说,他过去数周到访彭亨、霹雳、吉打和马六甲,为当地希盟候选人站台,并协助州属竞选机器。为马哈迪政坛心腹达因现年80岁,与马哈迪同是吉打人。他原是律师出身,后从商,

曾两度官拜财长,也担任巫统财政多年,一直受马哈迪所器重。1982年,他受马哈迪指示下,首度上阵大选,并当选瓜拉慕达(Kuala Muda)国会议员。不过短短数年,他在1984年取代东姑拉沙里,一跃成为财长,权倾一时。1991年,达因财长一职由安华接任,但安华与马哈迪在金融风暴闹不和后,退隐多时的达因在1999年二度担任财长,

直至2001年才卸任,后淡出政坛。去年12月,他忽然再度出现于公共场合,出席亲公正党组织所主办的闭门对话,谈论第14届全国大选事宜。不过,他事后向媒体表明,他无意重返政坛,希望能保持退休状态。最近,数名巫统元老倒转枪头踩国阵台,公开抨击看守首相纳吉。不过,自从淡出政坛后, 达因一直保持低调。

超人丘光耀:如果要“队冧”纳吉,每一票都很重要!

(20-4-2018)

希望联盟丹那拉打区州议席准候选人张玉刚于2018年4月20日发表的文告:事实的真相是,“象牙行动”是由”武吉斯勇士”纳吉所发起。当局从来没有必要在一个只是生产粮食,

并且土地面积不大的农业高地部署数百名部队、军人和官员。自马共时期紧急状态以后,半岛鲜有如此大规模的军警调动。“象牙行动”绝对是巫统所主导的国阵政府近年来最具迫害性的行动,而他们针对的竟然是崇高且重要的农业领域。这是一场为了摧毁金马仑高原农民生计和未来而展开的残酷且粗暴的行动。

当局原本可以采取较柔软的手段来解决非法开发、砍伐森林和洪水等问题。他们可以采取措施来复原土壤或再造森林;农民可以被给予宽限期来重组他们的土地;当局可以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对话或讨论,以寻求解决方案,甚至找来环境专家提供看法和建议。但巫统-国阵毫不在乎。他们宁可让推土机进来,摧毁农民数十年的心血和努力,甚至是人民的未来。

希盟并不支持非法的土地开垦,但我们认为应该要有平衡的政策,以便在解决环境问题和保障农民生计之间取得中间点。但目前的巫统-国阵政府却根据情绪和隐议程行事。他们选择忽略一个事实,即土地开发和森林砍伐是长期积累的问题,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追本溯源,金马仑在过去多年经历了快速的发展。洪水是由综合复杂的因素所造成,

不能完全归因于农业耕作的土地开发。其中,茶园早在农业种植前就出现了,迄今种植土地面积占约10,000英亩。随着农业繁荣发展,冷力-巴登威利-丹那拉打周围的基础设施、住宅和商业建筑也同时开发起来。难道这些不都是造成森林砍伐、土地减少和水土流失的部分原因吗?最糟糕的是,国阵执掌彭亨州政权60年以来毫无作为。

州政府有权力控制和避免过度开发、森林砍伐或土地流失,但他们却选择把一切责任推给农民。同样的,我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也以“象牙行动4.0”来威胁金马仑农民。但他应该清楚,长期以来忽略和迫害金马仑人民的就是巫统-国阵政府。为了高原的未来,金马仑人民应该在来届大选拒绝巫统-国阵。让我们一起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倪可敏: 纳吉骂我“动物”不要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不像有些人偷走了人民的26亿!

(20-4-2018)

民主行动党林吉祥于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晚上10时在新山避兰东启动柔佛再也民主行动党选举中心时的演讲:没有其他的政党可以剿灭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因为只有政党自行背叛本身的创始原则,才会自寻死路或自取灭亡

较早前,我在拉美士宣布彭学良为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拉美士候选人的新闻发布会上,向马华公会和民政党保证——民主行动党没有剿灭马华公会和民政党的意图,强调没有其他的政党可以剿灭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因为政党是无法被其他政党剿灭的,只有政党自行背叛本身的创始原则,才会自寻死路或自取灭亡。

民主行动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意图和目标是,击败巫统与国阵,以便在我国61年的历史上,第一次在布城成立由希望联盟组成的新政府,通过重新设定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方向和政策,拯救马来西亚使她免于成为破产、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进而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顶级的国家。马华公会和民政党领袖可怜兮兮地哭诉民主行动党要“剿灭”它们,

是这两个政党已经从过去的辉煌时光,被贬低为那么微不足道、无关紧要和边缘化的指标。如果巫统或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被击败,而希望联盟在布城组建新的马来西亚政府,马华公会和民政党是否会被剿灭?在其他国家,在国家创建首数十年掌握国家政权的执政党在野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了政府并掌握权力,就像在日本、台湾和印度发生的那样。

如果巫统与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击败,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将会在马来西亚的政治领域被剿灭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如此微不足道、无关紧要、边缘化,并缺乏坚韧精神和信念以改革自己变得对人民生活和国家事业具有重要意义的党派,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巫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击败,巫统将会被剿灭和成为历史,

只能活在博物馆里吗?我不这么认为。让巫统、马华公会和民政党在野一段时间,确实可以让它们受益——让它们的领袖从高高在上走到人群,说人民的语言,而不是说那些趾高气扬的话语!民主行动党安排在亚依淡、安顺和拉美士以及民主行动党竞选的其他选区的候选人,源自一个迫切的需求——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

帮助希望联盟赢得至少120个国会议席,以及终结巫统与国阵在布城持续统领马来西亚政府。菲律宾人民在2016年5月9日中更换了他们的总统,以及韩国人民在2017年5月9日中更换了他们的总统。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将会决定他们是否可以更换首相和迎接崭新的马来西亚,以让马哈迪成为第7任首相和旺阿兹莎成为副首相,

为安华成为马来西亚第8任首相铺路。净选盟就说过在最坏的情况下,根据国会解散之前,在全国选举选区重新划分的最糟糕格局下,只要得到16.5%的普选票,纳吉就可以继续担任首相,以及巫统与国阵可以继续在布城担任马来西亚政府。政策分析师林德宜更加悲观,他估计希望联盟只有10%的机会可推翻巫统/国阵,在布城成为下一个马来西亚政府。

这就是为什么希望联盟需要“颠覆游戏规则”来克服第14届全国大选中马来西亚选举过程中不民主的规则和条件。把民主行动党领袖置放在高风险选区,如亚依淡、安顺、拉美士和其他选区,就是一种“颠覆游戏规则”。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其他 “颠覆游戏规则”如下:(一)敦马哈迪带领希望联盟和拯救马来西亚使她免于冲向破产、

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并因为马来西亚成为世界顶级国家而重新赢得国际钦佩、尊重和赞赏;以及(二)民主行动党领导层决定不使用火箭的标志,而是使用人民公正党的蓝眼为希望联盟的共同标志,从而向所有选民发出清楚而明确的信息(包括360万巫统党员、100万伊斯兰党党员和100万马华公会党员)——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

将马来西亚从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拯救出来,是一个比任何政党的成员党籍更高的爱国责任。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五月九号、投票救国!

(19-4-2018)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五月九号、投票救国!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

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承认统考与否?国阵政府已玩弄了人民数十年。谁在咬文嚼字?谁在承认统考上比较干脆俐落?华社心里必然有一个答案。马华固然可以继续打嘴炮,但承认统考一事不能再被拖延!错误的政策已造成人才大量的流失,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国力已不堪再承受人才出走的打击,

既然国阵不愿留住人才,就让希望联盟取而代之,进而拨乱反正重建更好的家国。一直以来,马华并不是一个可以信靠的政党,常常出卖原则,典当人民的权益。我们不谈1MDB或是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单看最近通过的选区划分,就能一探究竟了。选委会最新制定的选区划分宛如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是一个不公平甚至是分裂族群的做法,

除了把马来人和华人分开以外,更出现议席分配不公正(malapportionment)的弊端,典当票票等值的民主原则。简单来说,国阵的选区很少选民就能选出一位议员,反对党的选区,很多选民才选出一个代表。例如以公务员为主的布城,作为一个国会选区仅有1万8000选民。而以华裔为主的白沙罗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竟然高达约16万5000人。

这两者之间显然票票并不等值。马华民政一开始对这新的选区划分法表示反对,但过后还是在国会内投赞成票,通过了这不公平的划分。除了选区划分,马华也曾说过一旦没有获得一定的议席,将不会入阁当官。虽然最后选举成绩一败涂地,被人民所唾弃,但马华并没有遵守承诺,以各种各样堂而皇之的理由再次入阁,担任部长等官位。另一方面,

马华民政在拨款予华校方面,也是表现得差强人意的。像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一年拥有数百万令吉的拨款,却仅拨款7万5000令吉给该区的独中;民政主席马袖强则是拨款4万令吉,相比希望联盟政府在槟城拨款50万令吉予一所独中,简直是天渊之别。反观希望联盟在槟州执政10年,订定制度化拨款资助独中(包括华小、国民型中学等),

同时更聘用独中文凭持有者出任州政府子公司高层。我们不打嘴炮,我们只专心且不停地在做,每天都在替马华走一里路,可惜我们还没有执政联邦政府,不然全国都会享有同等的待遇与资源。马华这5年究竟为华社做了什么?说争取到政府建立新华校,槟城是华裔最多的州属,却一间也没有。而且这些将要兴建的学校是由谁来付钱?最终还不是是要华社买单?

够了!马华欺骗了华社60年已经足够了,现在已经不能再相信他们!人民/华社要的只是公平的对待,但作为执政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在争取华社权益一事上节节败退,姑且不论承认统考一事,就连华校的拨款也出现严重纰漏,常常出现没有拨款或宣布拨款却迟迟未拿到的窘境。难怪评论员会说,现在的马华,除了“将教育作政治生意”的拉曼大学计划以外,

也只能抬出它的民生服务、选区服务来作号召。如今,希盟团队拥有强大的政治意愿,承认统考为公共考试,让独中生/更多的华裔学生有机会进入公立大学深造,和各族精英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我们要把人才留在国内,甚至是公共体制之内,唯有如此,大马才能更加强大。

行动党宣布倪可敏正式上阵安顺,愈万人出席街头演讲气势如虹!

(17-4-2018)

一如所料,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晚宣布,原任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将转战安顺,硬碰民政党主席马袖强。林冠英是在今晚安顺举行的大型政治讲座会上,作出这项宣布,

他也说,若倪可敏胜出而希盟又入主布城,则倪可敏将受委为联邦部长。“我们行动党安顺的国席候选人倪可敏,若他中选,而我们当上联邦政府,我们会委任他当部长。”“所以这一场战是‘部长对部长’的战场。”根据行动党向媒体发放的鸟瞰图,可见现场挤满人潮,填满一段街头。派“大将”对垒部长林冠英表示,由于原任安顺国会议员马袖强是种植及原产业部长,

因此行动党必须派一名“大将”迎战。“我们必须派一名有威望的重要领袖,当我们执政布城,这名领袖也会受委部长。我保证,他将会比现任部长为安顺带来更多改变。”另外,现场也播放希盟总裁马哈迪所录制好的短片,马哈迪表示,希盟已推举倪可敏为安顺候选人。其他出席的希盟领袖包括希盟主席旺阿兹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等。

在2014年安顺国席补选中,马袖强以238张微差多数票,打败行动党候选人黛安娜。马袖强击败黛安娜马袖强是于1999年大选首次攻下安顺,直至2008年大选被行动党重夺。2013年大选,马袖强再次上阵,但不敌行动党候选人谢昂凭。谢昂凭在2014年5月因癌症去世,安顺迎来补选,马袖强再度披甲上阵,并以238张多数票击败行动党的黛安娜,为民政党收复失地。

虽然国阵还未宣布本届大选候选人,但马袖强已表明,绝不会逃到安全区竞选,反之要在安顺守土。倪可敏则已是两届太平国会议员,同时也是原任甲巴央州议员。随着希盟公布霹雳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成为安顺国席候选人,P76 Teluk Intan顿时成为看头十足的部长区!人民到底要怎样的部长?当家又当权的部长是坚持立场,无论是议会厅外或是在国会里,

都从一而终坚守原则投票。当家又当权的部长在本身部门拨款从平均每年2亿令吉被削减至3000万令吉时,会第一时间向财政部长反映,而不是待反对党议员多次重提此事时才追加拨款。倪可敏虽然还没机会担任部长一职,但评估他担任霹雳州行政议员表现,短短11个月政绩包括拨出2500英亩土地让州内独中”以地养校”、发给新村与重组村永久地契、成立非伊斯兰事务组织等。

我相信以倪可敏的论证能力足以成为部长,祝愿他赢下霹雳州前线战场,带动全州火箭陆续升空,做当家又当权的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