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拜访九洞巴刹造势,吁人民把握60年黄金良机。

林吉祥拜访九洞巴刹造势
吁人民把握60年黄金良机

(怡保 6 日讯)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日前拉大队拜访九洞巴刹为来屆大选造势,76岁的他呼吁霹雳州人民把握六十年毕生难逢的机会在来屆大选敢敢改变、改写我国的历史!

(图)1 :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站在椅子上向巴刹公众演讲反应热烈。中坐者为林吉祥。

也是振林山国会议员的林吉祥说,他在76岁的高龄还四处奔走奋斗, 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让下一代有好日子做、要让国家看到希望,因此他希望广大选民能够给希望联盟一个机会入主布城,为国家打造全新的政治格局,也落实公正亷洁的政策。

林吉祥说, 上届大选已经有52%选民支持反对党,只要这一屆大选有再多10%的选民勇敢求变,希盟将可以击败国阵历史上第一次成功改朝换代。他说,随着前首相敦马哈廸选择和希盟站在一起,巫统的支持力量正不断流失,他相信改朝换代现在只剩最后一步。

(图)2 :九洞支持者纷纷与林吉祥及行动党领袖合照,大家一起竖起大拇指赞好。前左四起林霹霞、郑福基、西华古玛及倪可敏等。

吁设皇委会查一马大丑闻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致词时指出,囯阵政府经过三十年后才来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国家银行炒外汇案,其政治动机十分明确,而且政府不准国会辩论该份523页的报告,其中的目的更是呼之吁出,这令人对皇委会的报告大打折扣。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说,他曾在国会三度动议要求设立皇委会调查涉及五百亿巨款的一马公司丑闻可是却再三被驳回,这证明了国阵“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作风,他呼吁人民一起改变,希盟一旦上台将马上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追回失窃的巨款以为人民讨回公道。

出席这项巴刹人民论坛的行动党领袖包括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九洞州议员郑福基、万里望州议员林霹霞、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也朗州议员罗思义、社青团州秘书崔慈恩及州宣传局主任张哲敏等,场面热烈。

土地税,門牌稅,所得税,公司税,消費税,出境稅、KLIA机场税,现在還有反恐税!國陣政府萬萬税,人民個個晚上都不能睡 !(內附视频)

(4-12-2017)

土地税,門牌稅,所得税,公司税,消費税,出境稅、KLIA机场税,现在還有反恐税!國陣政府萬萬税,人民個個晚上都不能睡 !

郭鹤年指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

大马首富兼糖王郭鹤年今日在香港和新加坡推出回忆录,在分享他眼中的6名首相时,更直言对我国土著扶弱政策大感失望,前首相敦胡申翁也无力把国家拉向正轨,致使列车“走错方向”。

郭鹤年父亲与胡申翁父亲敦翁惹化,自30年代就是朋友,郭鹤年和胡申翁更曾是同班同学,他也曾劝告这名第3任首相,应该在接任首相职前无视种族、肤色和信仰,采用最全能的大马人才。

“你(胡申翁)即将成为国家领袖,你有3个孩子,依序为巫裔、华裔和印裔;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第一个孩子比其他2个更受宠;胡申,如果你在家庭里这么做,你的长子将被宠坏。”

“他长大后将会夜夜流连夜店,受歧视的次子和三子则会越来越坚韧,最终将更成功,而长子则会更失败;胡申,请用最好的大马人才,那些廉正、能力强大、勤奋和坚毅的大马人,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或宗教。”

声称由马来人统治

《南华早报》转载94岁郭鹤年自传时,引述他劝勉胡申翁时说,若后者过度为土著设限或投入更多溺爱,那土著将抱着特权态度成长。

郭鹤年说,胡申翁听过其劝告后静默一会儿,接着说他不能这么做,因为马来人已无法接受这种改变。

“他清楚告诉我,这将会是马来人统治;我很失望,但我已不能做什么,我想他明白我要传达的讯息,但他深知这个进程已相去甚远。

“我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胡申执政时代,他在逆流前行路上只是局部成功;国家列车已走错路,胡申并不够强大将这台列车拉回正轨。”

东姑从不收纳朋党

郭鹤年形容,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虽然交友广阔,却从不会收纳朋党。

“他的朋友们偶尔帮助他,或送他一箱香槟或特别进口牛排,他特爱在自家草坪上煎牛排和开香槟;他也会帮助他的朋友,但他从不收容朋党。

“当年陈修信是财政部长,东姑致函告知一名在槟城经商的友人,面对税务状况遭税务部调查,并寻求东姑帮助;东姑在信中说到:‘你知道某某是我的朋友,我并没有要你帮忙,修信,但我肯定你可以原谅他。’”

只尽朋友职责

郭鹤年说,陈修信感到失望并冲入(前副首相)依斯迈阿都拉曼办公室投诉,但依斯迈笑着读完信件,扭成一团后就丢入垃圾桶,并告诉陈修信,东姑只是尽他朋友的职责,忽视东姑就可把工作做好。

“这就是东姑帮助朋友的方式;但朋党主义不一样,那是哈巴狗奉承领袖后,从领袖手中获得国家利益。”

“国家资产、计划或生意不应该交到任何人手中,无论是元首或首相;真正的领袖就是国家的首要受托人,若缺乏完善体制引导,则其诚信将引导他做对的事。”

东姑访中后改变偏见

郭鹤年指出,东姑阿都拉曼曾形容中国共产主义者为“恶魔”,但亲身官访中国后态度却180度改变,眼中的恶魔也变好友。

他在与东姑接触时,发现后者有一些盲点,其中一个就是对共产党有极度偏见。

“有一天当我们变很熟,他对我说:‘共产党,在伊斯兰就是恶魔!你不能和中国的共产党员接触,否则就是和恶魔交涉!我则回应:东姑,中国之所以变成共产党,是因为人民曾经历了打压和侵犯。”

东姑显然不表认同,还指郭鹤年身为大马华人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而后者只是轻声说了句:“东姑,身为大马首相,你应该和中国人做朋友。

没想到多年后,东姑与15名华裔商人受邀官访中国,旧时的负面偏见却一扫而空,直言这趟行程令他大开眼界,还称赞中国人“就像你我一样,都是好人,我们甚至可以谈论任何事。”

从此以后,东姑不再称呼中国共产党为恶魔。

修复贫富悬殊 引发种族主义

郭鹤年说,大马用来修复种族间贫富悬殊的手法,却导致种族主义抬头,身为土生土长的华裔,他对巫裔被误导感到极度可悲。

他指出,若说为了土著权益而改变一次政策,是为了达致国家和平,那再做第二次,则可成为“抢劫”了。

“为什么因为是政府做的,就不能称之为打劫?而当人民提出反对,却被称为煽动种族冲突,可被判监3年;身为土生土长,且和巫裔一同念书长大的大马华人,我对巫裔被如此误导感到难过。”

郭鹤年说,政府为了拉近华裔和巫裔之间的经济悬殊,采取了非常危险的捷径,其中一个副作用就是越来越丑陋的种族主义抬头。

“但很少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在大部分亚洲国家,很少人敢挑战掌权者;就像《国王的新衣》,当国王裸身问身边人衣服漂亮吗,大家只会说这是最漂亮的衣服。”

513后决心助国家发展

郭鹤年直言,若当年国家领袖善用华裔力量,华裔极可能将掌握国家的90至95%财富,这对大马经济是好事,对国家却是坏事。

他说,513事件后国家更倾向朋党主义,而他也下定决心协助国家发展,并依照政府要求投入运输或钢铁生意。

“即便是马来人也有承认他们自身弱点,并赞成善用华裔力量,但这或许会制造更多问题。”

他认为,整体而言马来领袖领导国家的举止都合理,他们以往都给巫裔好处,但他们发现矫枉过正时,就试图修补问题。

“他们的心态是正确的,但却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自1969年5月13日,马来领袖只有一个简单的信念:马来人需要设限,现在你看有多少局限?”

极端巫裔将贫穷归咎华印裔

郭鹤年说,东姑阿都拉曼在513骚乱事件后意兴阑珊,因为努力协助国家争取独立后,却被马来人指控为出卖国家给华裔,极端巫裔更将马来人的贫穷归咎华裔和印裔掠夺财富。

“老实说,东姑并没做什么,他是个爱国爱民且非常公正的人;但他知道,若偏爱一个群体将是宠坏他们,英国统治马来亚时也将一些好处给了马来人,巫裔在国家独立后获得更多奖励。”

他指出,513事件后的极端马来人,将贫穷怪在华裔和印裔头上,像东姑这样面面俱到的领袖,已无法控制这些人,因此有想法的领袖都要靠边站,反而极端分子骑劫了权力。

大马首富郭鹤年

大马首富郭鹤年指出,他于1968年成立马国际船务(MISC)一年后,我国第2任首相敦拉萨上台,而拉萨曾两次要求他把该公司的20%股权,分配给马来人和政府机构;他与合伙人丹斯里曹文锦的股权两次被冲淡。

“在我们成立马国际船务的一年内,当时担任首相的敦拉萨向我这么说:‘我希望你能发行20%的新股。我受到压力,因为马来人的股份比例不够高。”

“我说:‘敦,你这个要求是认真的吗?他回答:‘是的,Robert(敦鹤年)’。”

“于是我答应说我会这么做。我回去后,经过一番游说,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放弃了现有股东的权利,通过发行附加股,增加股份(当时MISC还不是一家上市公司)。

他指出,拉萨将20%新股分配给政府机构。所以,他本身在MISC的股权从20%被冲淡至16.7%(20/120),而曹文锦的股权也从15%冲淡至12.5%(15/120)。

《南华早报》转载94岁郭鹤年的回忆录《Robert Kuok, A Memoir》时,引述郭鹤年说,再过一两年后,拉萨再次召见他。

他指出,这次拉萨告诉他,在内阁会议上再次受到很大的压力,要求他再次将MISC的20%股份分配给4个大马的港口城市,各5%。

他回忆拉萨这么对他说:“Robert,你要知道,这是你成功的代价。MISC做得很好,人们越来越羡慕。但是,现在,我不能放弃这些派系,而是决定,向马来西亚4个港口城市发放20%股份。”

郭鹤年说,这意味着MISC的注册资本扩大40%,而大马政府成为最大单一股东,而他控制的郭氏兄弟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

赚钱的时候 要让公司上下共享成果

郭鹤年指出,他被古代军事家成吉思汗的无私榜样所激励。成吉思汗每征服一座城市,都会把战利品交给他的将军和士兵分享。

“由于成吉思汗的无私,所以才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将军。”

因此,郭鹤年把已经增值多倍的MISC股票,以面值转让给员工,仿效成吉思汗的无私。

他说,MISC在1987年上市之前,他把自己所持有的15%股份,按面值转售给公司董事、职员和船长,以回馈他们。

他指出,MISC经过多年的业务成长,股票增值很多钱,这归功于董事会成员和员工付出的巨大努力。

“我拿大约15%的股份,按面值转售给值得奖励的董事、职员和船长,相信很多人从中受益。

“当赚钱的时候,我总是相信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共享成果)。”

郭鹤年清楚知道,单凭他一人的努力是没有办法实现MISC的增长,还需靠公司全体员工和管理层的共同努力。

巫统揑造影片抹黑导致警方传召,倪可敏怒斥国阵再次「人格谋杀」。(內附视频)

巫统揑造影片抹黑导致警方传召
倪可敏怒斥国阵再次「人格谋杀」

(怡保 3 日讯)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日因为巫统揑造的影片指他涉嫌汚辱州务大臣而遭到警方第十二度传召进而怒斥国阵「人格谋杀」!

(图):倪可敏在律師添仁奈都(左)陪同下往怡保警察总部录取口供。

也是太平区国会议员的倪氏指出,事实证明巫统是一个小人政党,其网络枪手多次不惜剪接影片也要诬蔑与抹黑在野党,这显示了巫统丧失诚信,来屆大选应遭选民大力唾弃。

倪可敏今日率众报警反击巫统国阵的譭谤抹黑手段!让我们给国阵倒!(內附视频)
Video ‘Melayu p***mak’ palsu, kata Nga Kor Ming.

倪可敏指出,巫统一貫的手法就是先由其部落格发表文章或经过剪接的视频炒作,接著就会有一班人去报警,整个过程自导自演,目的就是企图抹黑在野党以误导选民,这种手段屢试不爽,是一种非常令人不齿的「人格谋杀」手段。他说,亊实也证明在州议会口出汚言的是巫统议员,可是遭到驱逐的却是行动党议员李存孝,国阵的作风实在是颠倒是非、霸道专橫。

行动党多次报案却无下文

倪氏指出,他已经多次向警方及多媒体委员会举报,可是迄今完全沒有看过揑造事实的巫统网络军团任何一人被提控上庭,人民对此可以对此做出一个清楚的判断。

倪可敏今天在律师兼巴西峇打玛州议员添仁奈都陪同下前往怡保警察总部录取口供大约一小时半后发表文告如是表示,他呼吁广大人民能夠明辩是非,在来屆大选用手中一票去拒绝这种无中生有、抹黑他人的行为。

第14屆全国大选是「人民 v 国阵」生死战!快听及分享倪可敏最新精彩演讲!(內附视频)

(2-12-2017)

第14屆全国大选是「人民 v 国阵」生死战!快听及分享倪可敏最新精彩演讲!(內附视频)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7年11月29日,针对“马来西亚2017年外国游客数量”一事发表文告:

根据旅游部的国会书面答复,截止2017年8月,游览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有1734万3557人次,跟去年同期间的人次相比,下降了1.5%。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指出这敲响了本地旅游业的警钟,并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已经落实的旅游税及传闻将会在明年调涨的KLIA2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

今年我国并未逢天灾人祸,也没有像往年因为印尼林火而导致严重烟霾,并且在马币贬值占有汇率优势的情况之下,我国非但没有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反而出现下降的现象,这表示我国旅游业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与此同时,根据报道,截止2017年9月,游览印尼的外国游客人数,比 2016年的成绩,显著增加了25.05%,其中中国游客占大多数。

“当我国面对外国游客人次下降之际,印尼却有所突破,我国政府必须正视,我国旅游业正面对来自邻国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今年发表的2017年旅游及旅行竞争指数,尽管我国排名第26高位,但我国吸引旅客的2大资源皆表现逊色,即环境永续努力差,低于东南亚平均数;此外,文化永续活动的表现也是逊色。

大马旅游业增长率,都落后其他东南亚国家;去年,该领域雇佣率的增长率仅1.9%,远远低于东南亚的4.1%平均。

方贵伦表示担忧,今年9月1日开始向外国游客征收的旅游税,恐怕将进一步冲击旅游业。此外,大马航空委员较早前也宣布,有意在2018年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至73令吉,与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的收费划一。目前KLIA2的机场税为50令吉。

我们仍必须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竞争外国游客,向外国游客抽重税,吓跑游客。

长远来说,更多的游客游览我国,更能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与之相比,旅游税和乘客服务费不过九牛一毛。

我敦促政府重新检讨这项政策,即废除旅游税和展延调涨乘客服务费。

安顺火箭新街场巴刹派月历,愿新一年新希望迎来新政府。

安顺火箭新街场巴刹派月历
愿新一年新希望迎来新政府

(安顺2日讯)

安顺民主行动党今早在新街场巴刹派发2018年月历时受到当地民众热烈欢迎。一同出席的有巴硕伯打马州议员添仁奈都、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和行动党州宣传局主任张哲敏。

(图):安顺民主行动党今早在新街场巴刹派发2018年月历,愿新的一年里,可以有新希望,迎来一个新的干净廉洁政府。(左三起),李存孝、添仁耐都和张哲敏。

添仁奈都说一马发展公司涉及的债务数额高达500亿令吉,比国阵一年抽取的440亿令吉消费税还要高出60亿令吉。马来西亚人必须用上两代甚至三代人才可以还清这笔500亿令吉的债务。

李存孝说民政党自称为国阵良心,但是一马发展公司丑闻上被全球十个国家调查至今,民政党依然不敢在内阁里要求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这显示了民政党已经失去在国阵里监督良好施政的作用。

张哲敏促请安顺选民看清民政党的真面目。民政党在内阁里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制衡巫统领袖滥权贪污。唯一可以改变这个局面就是选一个新政府上台执政。他说但愿在新的一年里,可以有新希望,迎来一个新的干净廉洁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