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与刘特佐第六大找奏效,已有网站开始流传假新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3):纳吉-刘特佐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崩垮和瓦解的新策略的证据已经马上浮现出来,他们策略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在一马公司窃国丑闻上逍遥法外。我没想到这个结果会出现得如此之快,但现今毕竟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资讯和谎言都能极速传开来!

在我有关纳吉-刘特佐心理战术行动中心已经决定拟定新的策略以搞垮希望联盟政府,从而解救马来西亚的窃国双人组即拿督斯里纳吉和刘特佐,无需再为一马公司巨型丑闻担责,并免去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的命运的媒体文告发布不到一个小时之内,马上就出现证实我在文告里所警告的证据。我说过纳吉-刘特佐为了要确保他们能在一马公司窃国丑闻上逍遥法外而拟定的策略在过去一年使用了五个计策,其中包括了无耻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行动,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最多只是一届政府,并在第十五届大选垮台,而届时纳吉在法庭的一马公司丑闻审讯将会终止,从而让这对马来西亚窃国双人组逃脱法律制裁。然而,这五个计策却没有多大成效,所以他们计划了第六个计策。

那就是在希望联盟的政党和人士之间制造或放大纠纷和分歧,以酿造冲突,而这个情况可能会逐渐恶化,并最终导致希望联盟的崩垮和瓦解。 这第六个计策期望所造成的果效还包括在希望联盟不同政党的不同人士之间挑起纷争,而这还可能会被扭曲为种族或宗教冲突。我发现有两个网站张贴同样的谎言,那就是:“民主行动党强迫马哈迪即时开除马智礼!并遴选张念群为教育部部长”,一个来自“每日新闻”(dnews.fun),另一个来fromkulihatlangitbiru.com。 两个网站上的故事都是雷同的:

“民主行动党党员展开‘马智礼下台’行动‘”。民主行动党党员正在竭力连署,以促使马智礼辞职。这项连署到目前为止已经接近6万人了。他们随即就强迫敦马哈迪即时开除马智礼。对于民主行动党党员来说,马智礼被视为没有妥善履行教育部部长职务,因为他被说成是亲马来人,他也无法兑现新邦令金收费站免费的竞选承诺。根据消息说,一旦马智礼辞职,他也是一名民主行动党议员的副手将会自动取代他的职位(敦卡洛斯)。” 既然这两篇贴文的标题和文字都一样,那么它们很明显都有同样的来源。

这些贴文是完全不实的,它们是赤裸裸的谎言。民主行动党不曾要求首相以张念群取代马智礼成为教育部部长,民主行动党也和要求马智礼辞职的连署无关,而这样居心叵测的谎言只不过是以后会在社交媒体出现的更多谎言的开始,它们的目的是为了要导致希望联盟陷入紧张关系、分裂和瓦解。为此,希望联盟的所有政党都需要有新的纪律,如果要挫败这些新马来西亚议程滋事分子的计策的话,否则纳吉、刘特佐以及他们数个巨型窃国丑闻将会死灰复燃,并将会导致马来西亚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林吉祥)

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他是否愿意辩论“马来西亚如何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以诚信领先的国家”?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即使他今天在《今日自由马来西亚》的访问也不能不说谎。他说,每次我发表文告时,他都回答我,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例如,他是否回应了我在5月8日于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即他的“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前往协助沙巴团结党的山打根补选活动,是解释为什么他继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存在的适当时机。在过去的4年中,世界新闻界已经制作了大量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报道和广播;也有人撰写了书籍和制作了相关的电影,并且至少有10个国家展开了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或者纳吉有没有回复隔天我在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当时他无耻地展开“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访问山打根以为了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补选助选。我认为他应该澄清在他担任首相期间发生的可怕并令人发指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大型腐败丑闻,特别是前两天刚刚发生的三件事: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509周年纪念演讲提及,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进行调查期间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尽管美国和新加坡当局交回了大约15亿令吉被一马公司盗用的资金,以及大约10个国家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刑事和洗钱调查。反贪会审查小组前成员拿督林志伟揭露,纳吉在担任首相期间没有因腐败问题接受调查,因为他革除了丹斯里阿都干尼的总检察长职位,并让丹斯里阿班迪取代阿都干尼。阿班迪的唯一议程是保护纳吉免受任何腐败调查;迪巴(Deepak Jaikisha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采访时披露,纳吉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是国阵仍然掌权时的“实权首相”。

纳吉指责我对他着迷。他大错特错。若不是他凭着盗贼统治遗产,以一人之力却对马来西亚的当今和未来时代带来最大的破坏而声名狼藉,我不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事实上,他甚至为他的父亲敦拉萨的名声和遗产造成羞辱。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不应该和一个窃国盗贼、一个病态或惯性骗子辩论? 或许,最好的辩论题目是“马来西亚如何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以诚信领先的国家”。 球在纳吉脚下。(林吉祥)

Kementerian Pendidikan belanja puluhan juta untuk Sekolah Kebangsaan

Pendidikan adalah asas penting kepada pembangunan modal insan yang akan mencorakkan hala tuju negara. Menyedari hakikat itu, Kementerian Pendidikan di bawah teraju Dr Maszlee Malik telah meluluskan peruntukan sebanyak RM20.7 juta bagi pembinaan Sekolah Kebangsaan (SK) Taman Pelangi. Ia diluluskan oleh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PH) pada Oktober lepas dan merupakan sebahagian daripada peruntukan berjumlah RM67.58 juta dalam Pelan Rancangan Malaysia ke-11 untuk Selangor.

Selain daripada itu, kerajaan PH juga cuba melunaskan janji yang pernah ditabur oleh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 (BN) sebelum ini berhubung sumbangan melibatkan pendidikan. BN sebelum ini berjanji untuk memberikan sumbangan sebanyak RM1.5 juta kepada 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Hua Lian 2 bagi membantu menampung kos pemindahan yang keseluruhannya berjumlah RM8.5 juta. RM7 juta telah dikumpul sendiri oleh ahli lembaga sekolah berkenaan. Semasa pentadbiran BN, Menteri Pendidikan ketika itu berjanji untuk menyumbang sebanyak RM1.5 juta kepada sekolah berkenaan. Janji sama pernah diulang sebelum Pilihan Raya Umum ke-13 oleh BN iaitu kerajaan BN akan menyumbang RM1 juta jika sekolah berkenaan dapat mengumpul RM1 juta. Kedua-dua janji berkenaan tidak pernah ditunaikan oleh kerajaan BN sehingga menyebabkan SJKC Hua Lian 2, yang siap dan beroperasi pada Januari 2018 lalu, menanggung hutang sebanyak RM1.5 juta. Prihatin dengan masalah itu, kerajaan PH mengambil keputusan untuk membantu sekolah berkenaan. – Roketkini.com

希望联盟不该随纳吉的节奏起舞,纳吉仍有能力成为造王者!

敦达因只对了一半,希望联盟不应该随着纳吉的节奏起舞,而是应该迫使纳吉随着希望联盟的节奏起舞。我不同意达因认为希望联盟应该忘记纳吉的看法,因为这位前首相不只是巫统与伊党轴心的实权领袖,也是非正式的在野组合的实权领袖。这个组合包括了马华公会、国大党、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砂拉越的砂拉越政党联盟。

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和民兴党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以11,521张多数票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不但让沙巴团结党一败涂地,也让在野党和纳吉的“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联合起来的叙述彻底失败。沙巴团结党只是纳吉更大的方案里的一个棋子。纳吉的方案是要希望联盟政府最多成为一届政府,以及在第15届全国大选时终结纳吉的艰难处境,以便他可以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

一位评论员称沙巴团结党候选人曾道玲是一个勉为其难的候选人,并且她有政治包袱。我相信沙巴团结党是一个更加不情愿在山打根补选中派出候选人的政党,因为沙巴团结党在单独执政沙巴10年及作为国阵成员党16年之后,有更大的政治包袱。尽管有如此强烈的不情愿,沙巴团结党还是要与“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合作”。这也适用于其他在野党。

在山打根补选竞选期间,我从吉隆坡国际机场飞往山打根三次。在我三次旅程的其中两次,马华公会一位高层领袖也乘坐同一航班前往山打根,虽然他坐头等舱而我则是经济舱。可是,这位马华公会高层领袖从未在山打根竞选活动中公开露面,并留在后台。

这种不道德的支持和从属于巫统与伊党轴心及“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是马华公会最高领袖在山打根补选暗中偷偷摸摸支持沙巴团结党候选人的原因。也许,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的历史性败选的一个原因,就是遵循这样一位马华公会最高领袖的“偷偷摸摸和鬼鬼祟祟”的建议!

纳吉显然有下一次全国大选的战略——击败希望联盟并重新掌权,如果不是出任首相,也会是作为造王者。这也将结束他目前身处的法庭艰难处境,拯救他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国阵所有的前成员党都谨慎行事,以便可以尾随纳吉重新掌权。因此,这些国阵前成员党都没有大声而明确地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遗产。

纳吉仍然是他们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能够生存的保单。相信纳吉不再是需要处理的力量而可以忘记纳吉,是一种谬论。事实上,纳吉仍然是策划令希望联盟政府垮台的最有力政治力量。他是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和宣传人员团队的幕后推手。他们日夜工作,用充斥谎言和谬误的政治和社交媒体煽动仇恨、偏狭和极端主义,以期令希望联盟政府解体和倒台。

这就是为什么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说,在进行着的一马公司丑闻调查期间,纳吉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甚至可以拼凑巫统和伊党轴心,并赢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遗产。上个星期,我们看到纳吉用一千零一个借口和策略,抱怨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自己是无辜的,例如否认从柏威年高级公寓单位查获的资产,其中包括超过10,000件珠宝,是由逃亡的金融家刘特佐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以及他最新的立场,即他是刘特佐的一马公司阴谋的受害者。

暂且搁置纳吉是否是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共谋或受害者的问题,如今纳吉会不会承认,在过去几年中,在10个国家持续进行的一马公司调查,证明了最终导致马来西亚被谴责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是存在的?还是一切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谈论,只是希望联盟政府创造出来的巨大幻想?

安顺庆祝教师节庆典 倪可敏再捎来13万红包(內附视频)

(安顺 16 日讯)配合全国教师节庆典,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兼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今日再捎来好消息,宣布拨款13万元予安顺区的六间学校,此一宣布获得全体出席的教师热烈的掌声!倪可敏今日在安顺市议会礼堂为下霹雳教育局优秀服务奖颁奖典礼主持开幕式时致词中说,教师不但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教师更是学生品格操行的守护天使,因此教师是一门令人尊敬的行业,社会上必须拥有尊师重道的精神以让谦卑有礼、尊重知识成为主要的价值观。数百万拨款造福安顺各校; 倪可敏也指出,改朝换代短短一年,他巳经成功为安顺各源流学校带来数以百万元的拨款,其中安顺十二碑华小获得的150万元及三民独中获得的50万元皆是历来最大笔的拨款,大家有目共睹。他盼望校方善用每一分拨款,用诚意及善心去造福莘莘学子。

倪可敏也呼吁所有政府公务员鼎力支持新政府,因为公务员本来就是政府的左右手,而且公务员应该以能够有机会为民服务感到自豪,如果不愿为民服务,正确的做法就是辞职以另谋高就,让路给新人为民造福。倪可敏在宣布拨款后即刻移交13万元的拨款支票,新政府雷厉风行的速度令全场教师刮目相看,纷纷给予热烈的掌声。

今日大会共颁发37份优秀服务奖予表现杰出的教师,每个老师皆获得一千元奖金及奖状证书以示表扬。出席今天颁奖典礼的嘉宾包括下霹雳酋长拿督米奥、下霹雳教育局长沙菲宜、国会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机要秘书吴家良市议员及各校校长老师等,场面盛大热闹。

(图)1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抵达会场时受到官员列队欢迎。
(图)2 :全体嘉宾肃立一起唱国歌及州歌。前排左起拿督米奥、倪可敏及沙菲宜。
(图)3 :安顺华小生在教育局颁发典礼表演三大民族精彩午蹈,带动全场气氛。

(图)4 :配合教师节,倪可敏宣布拨款13万令吉予安顺六间学校并当场就移交拨款支票,大家纷纷竖起大拇指给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