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合法地位不明确,新任理事合法性受质疑!

候任也朗州议员兼霹雳行动党政治教育局罗思义于2018年6月25日所发文告。巫统合法地位不明确,新任理事合法性受质疑首先,我想向巫统所有参与巫统改选的候选人表示恭贺特别是中选的新任领袖们。虽然,巫统在全国大选遭遇惨败,但是他们此次的党选却是竞争最为激烈的一次,没有任何人或职位是由最高理事推荐不战而胜的。

虽然我对他们的决心表示赞赏,但是我也质疑新出炉的新任理事是否合法?; 试问一个非法政党召开的党选岂能属于合法。国人都知道, 在2015年6月26日,当时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宣布延展党选。他也表示巫统党章第10.16条文也阐明,允许党选展延18个月,因此巫统应该最迟在2018年4月19日举行党选。

但是,巫统却没在这个期限内进行改选, 违反党章,不可再被任何人越权延展,包括社团注册局。我质问,巫统进行中的改选是否获得社团注册局的同意及批准? 巫统是否还是合法政党? 没有注册局的正式批准,巫统这次的党选充满变数和疑问; 若有基层党员提出投诉,质疑其政党和理事的合法性,巫统是否必须在符合注册局开出条件下择日进行重选?众所周知,

行动党于2012年的党选基于党员向社团注册局投诉而拒绝该选举成绩。虽然已经多次证实该投诉是无根据的,但是注册局还是坚持不接受党选成绩,导致行动党被经历了六年的无奈和焦虑。但是,此次的巫统最高领导层公然的违反及抵触党章, 丝毫不畏惧被取消该党注册。因此,我呼吁巫统最高领导层应该根据正确管道和手续确保巫统本身不是非法政党, 才进行党选事宜,而后遴选出合法的新任理事。

林吉祥:设立IPCMC应成为体制改革的优先议程

(3-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5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

马来西亚人民并不热衷于严厉批评警方,因为警察在任何一个有序和文明社会里都扮演重要和关键的角色。他们要的只是将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地位或社会经济阶级——所应该享有的两项根本权力制度化,那就是:免于罪恶,在安全及受保障的环境里生活、工作和游玩的权力;以及拥有更有效率、问责和透明化的警方运作模式,以及在拟定、

落实和监督旨在降低罪恶以及对罪恶的恐惧上的警察议程上,涉及具有意义的公众咨询和参与。人民要一支行事有效和高效率的警力,并会和警方合作,以保障我们的街道、公共场所和住家安全。这就是为什么设立IPCMC很重要。设立IPCMC是第五任首相敦阿都拉在他就任首相初期时所设立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所做出的最重要建议,

以把拥有“先进国基建;第三世界思维”毛病的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全方位都先进的国家,尤其是拥有良好管治、政府问责以及透明化。IPCMC的目的就是要透过铲除警察贪污、警察行为不检以及滥权行为来恢复民众对警方的信心!然而,我们却似乎倒退至由前首席大法官敦再丁担任主席、前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韩聂夫为副主席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成立之前的时期,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而有关警察贪污、暴力事件以及违反纪律事件的申诉是如此之多,这些原因也导致如此多宗的警方扣留所死亡事件。

所有有关警方滥权、暴力和甚至是扣留所死亡事件的可怕故事将会被遏制不会发生,假如IPCMC如警察皇家委员会在十多年前所建议般成立;而真正成立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只是一个“无牙”机构,没有权力、人员和经费,所以不能成为有效制衡警察行为不检和滥权事件的机构。警察皇家委员会正确的警告,“假如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领导层没有正视挑战和捍卫警察服务上的改变以让本身得益”的话,委员会的建议将不会产生预期中的果效。它还说道:“执行有效的改变是从上而下的。所有层级的领导层的角色在像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这样的指挥组织是极为重要的。

领袖是楷模。他们应该廉正和主导在警队里铲除贪污的计划。”所以,政策制定者和警队领导层在十多年前没能设立IPCMC的失败务必要在现在补正过来,这样马来西亚才会拥有一支世界级的警队。我们务必要赶快摆脱现在的疲乏状态,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严重的警察行为不检和违反纪律事件都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就象警察扣留所死亡事件、警察暴力和最近的,警方对茜蒂卡欣无理的逮捕。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在国会自第十四届大选后在7月中旬首次召开时呈上一份体制改革计划,而其中设立IPCMC应该置于体制改革议程的前列位置。

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4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即将于本周三开始举行的巫统大会至少有3件事情需要注意。1. 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首先是巫统是否会欣然接受、忽视或批驳纳吉的遗产,特别是关于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带来的骂名、耻辱和恶名。1951年,当东姑阿都拉曼接任翁惹化领导巫统时,他不得不出售他在槟城的房子来资助巫统的运作。与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选民拒绝的首相兼巫统主席进行对比,

警察在搜查与前首相家属有关的产业时,带走近300个设计师手提包和装满了现金和珠宝的数十个袋子,其中包括了以26种货币收藏的1.14亿令吉现金和每个价值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柏金手提包!东姑的诚信毫无疑问也从不曾被挑战,纳吉则和他截然相反。纳吉现在和盗贼统治联盟的其他人士如菲律宾的马可斯和印尼的苏哈多相提并论。世界历史上因挥霍人民财富而臭名昭著的五位“第一夫人”的视频,正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五位“第一夫人”是叙利亚总统的妻子阿斯马·阿萨德、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的妻子格雷斯穆加贝、

因奢华和奢侈作风引发了法国大革命的18世纪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马来西亚首相纳吉(2009至2018年在位)的妻子罗斯玛,以及菲律宾马可斯总统的妻子伊美黛马可斯。纳吉已使马来西亚获得双重臭名。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赎回马来西亚的声誉和诚信?对于如何处理纳吉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问题的遗产有三种看法——重复纳吉否认甚至声称无知的立场;忽视整个问题;或者通过批驳这些滥用权力、腐败和过分行为来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采取迟来的立场。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成立却没有头脸的巫统策略宣传单位,

已经忙于倡导第一种选择——复制纳吉的公开立场,并捍卫纳吉的诚信和反腐败纪录。巫统大会是否敢于对此说不并采取明确和毫不含糊的动议,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不光彩记录。所有的巫统领袖、个人、区会和支会,会不会提供一份清单,列明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得多少一马公司的金钱?他们会不会和盘托出,并把他们从纳吉那里收到的任何来自一马公司“肮脏钱”,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以协助偿还高达1兆令吉的国债?2. 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和11天的竞选期间,

巫统是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的主要兜售者。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夕,纳吉重复他说了多次的大谎言,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是巫统领导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领导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斗争,敦马哈迪被列为在野阵营的领袖和偶像只不过是一个烟幕,而我和民主行动党才是幕后真正的掌权者。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承认,巫统在在全国大选中散播的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对这种不负责任和分裂的手段表示遗憾和忏悔,以及承诺落实干净、诚实和有道德的政治,并完全拒绝这些恶毒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

3. “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如今是“马来西亚主权”的时刻61年来,作为领导政党,然后作为执政的联盟或国阵阵营的霸主,巫统未能完成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之梦,即希望我国成为“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充分发挥我们在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优势,以此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各个人类发展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在世界成为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富裕国家的模范。相反的,我们成为了一个流氓、恶人统治和盗贼统治国家,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它本来应该演变成“马来西亚主权”。

巫统大会本周是否会向马来西亚人民展示,巫统将成为未来的而不是倒退的马来西亚政治力量?在未来几十年马来西亚的国家转型中,巫统是要带领马来人走向一个伟大马来西亚的明天,还是相反的情况会发生?这是巫统第一次成为像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那样的其他国阵联盟政党,其所获得的选票数量少于党员人数。巫统声称总共拥有360万名党员,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候选人所获得的选票总数仅有250万。2018年全国大选显示,巫统与国阵被逐出布城的权力走廊。和五位前首相兼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先翁、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领导期间相比,

巫统本次获得最少的国会席位,即54个国会议席,相较于2004年全国大选则获得109个国会议席。巫统署理主席候选人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的初步分析表明,巫统仍然是大多数马来选民的首选。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支持巫统的马来选民希望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正如我不相信投票支持伊斯兰党的马来选民希望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成为“造王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继续担任马来西亚首相。现在,重大的盗贼统治罪行和一马公司丑闻道德沦丧的真相已经被揭露在马来西亚人民眼前,

所有被误导投票给全球盗贼统治的人,或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人,都会意识到他们在上次全国大选中是如何被严重误导而投下了错误的一票。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这三大问题?

欢迎柯玉莉加入行动党 青年应挺身而出

(3-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早上9时在位于吉隆坡敦依斯迈医生花园的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选区办公室欢迎柯玉莉加入民主行动党时的记者会声明:马来西亚人民要敢于胸怀大志以实现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我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接收来自24岁的获奖运动份子柯玉莉的民主行动党入党申请表格,她在去年被伊丽莎白二世颁授青年领袖奖的殊荣。玉莉自年幼就一直参与在维权工作里,她在18岁的时候设立一家非政府组织来协助缅甸的难民,

和她朋友安德莉亚普里莎成立了非政府组织“难民的避难所”(RFTR)。我也是在24岁的时候奉献自己参政,为着要为马来西亚全民打造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政治占据了我人生中的53年,并在堪称为历史性及分水岭的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达至高峰。尽管选前的预测都一面倒的认为腐败和堕落的巫统/国阵将会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但来自各种族、宗教或区域的马来西亚选民都较政府或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来得更有智慧和成熟,创造了一场震惊全世界的政治大地震,从而促使了和平及民主的联邦政权转移。

马来西亚人民在5月9日那天实现了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不但让马来西亚人民重怀希望,也影响了全世界,尤其是在当今这个世界各地的民主体制衰败;极权和不民主政权却兴起的年代。我们创造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而我们所面对的其中一项挑战就是向全世界证明我们可以把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世界主要的廉政国家。2018年5月9日诚然是马来西亚全民的新一天,我想起了肯尼迪总统在他1961年的总统就职演词里所提出的挑战,

而马来西亚全民如今也可以迎接这项挑战:“别问你的国家可以为你做什么;问你自己可以为国家做什么”。我相信许多马来西亚人,尤其是青年人,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社会经济阶级,都像玉莉那样非常具有理想和爱国,并愿意为国服务。马来西亚年轻一代如今有许多楷模可以仿效,比如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和民主行动党巴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她们两人都毫不犹豫地奉献自己投入于为国家建设、公义、自由、尊严和进步的更崇高的马来西亚斗争目标服务。我深信今天的马来西亚人口中还有许多的杨巧双、

杨美盈和柯玉莉们,我要呼吁他们挺身而出参与在这项重新塑造新马来西亚的伟大任务里,直至它大功告成。马来西亚人民要敢于胸怀大志以实现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不同方面“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自2018年5月9日开始,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接受的挑战就是要向全世界展现我们也可以充分发挥我们在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化上的优势,以此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在世界成为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富裕国家的模范。

林冠英:宪法保障使用母语

(3-7-2018)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6月24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学习与使用华语/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及保障的基本权利。除了财政部,联邦政府旗下的其他部门也应该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近期因一则有关TRX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中文版文告,我遭到《国阵之友》种族主义式的强烈谴责,他们声称此举(准备中文翻译稿给媒体)为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虽然当时我也发出了国语及英语新闻稿,在记者会上亦以国语和英语和媒体互动。

根据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阐明,任何人不得禁止或阻止任何人使用、教导或学习其他语言的权利。在此宪法精神下,发放中文或其他语言的翻译版新闻稿,何错之有?更何况,我以财长身份发布的新闻稿,向来以国语为主,英语为次,偶尔在逼切性及重要的课题上,我们才译成中文稿发出给相国内外的中文媒体,方便相关单位直接掌握第一手消息,试问,“不尊重国语地位”的逻辑到底在哪里?我国独立了61年,鲜有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媒体。现在财政部提供多语的文告,不过是彰显我国多元文化面貌,尊重人民的表现。

再者,中文版翻译稿有助于让原稿透过国内外以中文为主的社交媒体,精确地传播出去。而且,现在我们已经迈入了全球化的年代,国阵不能不思进取,继续沿用种族极端的方式来获取支持。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延续国阵的政治寿命。这只会让国阵在509大选后,继续遭到到人民的唾弃。来自国阵之友的攻击,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可以不予理睬;但作为一个新马来西亚的领袖之一,我深信,懂多一个语言是一种优势,一种属于马来西亚的独有的优势。不管是什么种族的马来西亚人,起码都懂3个语言,是我国独有的骄傲。

即便是首相敦马哈迪的记者会,除了国语外,也常常以英语来回答国际媒体的提问。这凸显我国多语的优势,也丝豪不影响马来文作为我国官方语言的地位,却不见相关群人出来指指点点。要知道,不管是首相还是财政部的记者会,都是在国际城市的吉隆坡发表。在这庄重的场合上,我们从来都以国语先发表,继而用英语,我的中文稿,则是在必要时才翻译成媒体的。为中文媒体准备中文稿,也让财政部官员频频受到其他部门的询问,毕竟这是过去从未发生的事情。只是,学习与使用华语/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及保障的基本权利。

除了财政部,联邦政府旗下的其他部门也应该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今天,尽管面对种族主义者的指责,但我不会向他们低头,财政部长的文告依然会继续以国语、英语同步发布,必要时还是会加上中文翻译稿,并希望政府高层可以习惯新的运作模式。我认为,使用多一个语言发表声明,并不代表我对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爱会因此而被削减,或影响国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反之,这可突显我们的多元性质。新的马来西亚是一个具包容性、互相尊重多元国家,

在维护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地位之际,我们也需掌握其他语言的使用以提高竞争力,因此,作为财政部长,我坚持在必要的时候,继续以中文发稿给海内外的中文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