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我不为纳吉哭泣,我为马来西亚哭泣”

(5-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听着前首相纳吉的预录信息,他不为纳吉哭泣,他为马来西亚哭泣!他发表声明指出,在涉及与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有关的4,200万美元的失信和滥用权力的刑事审判中,前首相纳吉有权获得公平客观的审讯。尽管纳吉在担任首相期间,拒绝给予许多人这样的机会,特别是赵明福、阿末沙巴尼、古甘、巴拉穆鲁甘或阿坦杜亚。他披露,以牙还牙是不可取的,我欢迎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公开保证纳吉将在其刑事案件中,通过正当程序获得公平审判。“我特别欢迎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给予纳吉尊重,

允许纳吉在法庭上穿着自己的服装,而不是穿上橙色的反贪会扣留所制服,并在没有手铐的情况下出庭。这种礼貌和尊重不应仅限于纳吉,而应该不分地位地给予所有人。”他进一步说明,星期二晚上,纳吉在他的面子书专页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向全国“道歉”,并表示不是所有针对他的指控都是真的,并且他会为自己辩护。他说:“纳吉假装道歉的时间已经过去,因为他必须对马来西亚人民坦率和真诚。让他说明哪些指控是真实的,哪些指控是不正确的。纳吉告诉记者,被如此严重地指控之后,他的的审判将是他为自己洗清罪名的最佳机会。”“纳吉大错特错。他应该解释为什么他和他的政府在过去三年中不断否认,以及为什么他没有趁机成立一个调查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以驳斥美国司法部提交的长达251页的最大宗盗贼窃国诉讼案文件中,指他有所嫌疑的如山信息和证据。有关诉讼寻求没收17亿美元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并显著地提及他和他的妻子,虽然他们被间接称为“大马1号官员”和“大马1号官员夫人”。”

他质疑,纳吉是否如此天真,并且因为被围绕在他的高薪顾问和军师团的圈子里而与基层的现实隔离开来,即他不知道他拒绝为自己澄清只会加剧国际上对他的腐败和罪行的看法,特别是至少有10个国家正在进行与一马公司有关的调查,而调查是聚焦在当中可能涉及的贪污或洗钱?林吉祥表明,纳吉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不是小偷,当敦马哈迪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竞选运动中公开称他为“小偷”时,他为什么不起诉敦马哈迪呢?他强调,纳吉预计他将因贪污和洗钱而遭逮捕和指控而前所未有的预先录制信息,旨在触动数百万马来西亚人民的心,为他感到难过。

“这做法惨遭失败。它唤起的只是马来西亚人民的强烈情感宣泄,即这个国家历史上漫长、令人难过和可耻的一章终于结束了。纳吉没有真诚的道歉、没有悔悟——只有否认、否认再否认,虽然3年多来马来西亚已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林吉祥:设立IPCMC应成为体制改革的优先议程

(3-7-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5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

马来西亚人民并不热衷于严厉批评警方,因为警察在任何一个有序和文明社会里都扮演重要和关键的角色。他们要的只是将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地位或社会经济阶级——所应该享有的两项根本权力制度化,那就是:免于罪恶,在安全及受保障的环境里生活、工作和游玩的权力;以及拥有更有效率、问责和透明化的警方运作模式,以及在拟定、

落实和监督旨在降低罪恶以及对罪恶的恐惧上的警察议程上,涉及具有意义的公众咨询和参与。人民要一支行事有效和高效率的警力,并会和警方合作,以保障我们的街道、公共场所和住家安全。这就是为什么设立IPCMC很重要。设立IPCMC是第五任首相敦阿都拉在他就任首相初期时所设立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所做出的最重要建议,

以把拥有“先进国基建;第三世界思维”毛病的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全方位都先进的国家,尤其是拥有良好管治、政府问责以及透明化。IPCMC的目的就是要透过铲除警察贪污、警察行为不检以及滥权行为来恢复民众对警方的信心!然而,我们却似乎倒退至由前首席大法官敦再丁担任主席、前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韩聂夫为副主席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成立之前的时期,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而有关警察贪污、暴力事件以及违反纪律事件的申诉是如此之多,这些原因也导致如此多宗的警方扣留所死亡事件。

所有有关警方滥权、暴力和甚至是扣留所死亡事件的可怕故事将会被遏制不会发生,假如IPCMC如警察皇家委员会在十多年前所建议般成立;而真正成立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只是一个“无牙”机构,没有权力、人员和经费,所以不能成为有效制衡警察行为不检和滥权事件的机构。警察皇家委员会正确的警告,“假如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领导层没有正视挑战和捍卫警察服务上的改变以让本身得益”的话,委员会的建议将不会产生预期中的果效。它还说道:“执行有效的改变是从上而下的。所有层级的领导层的角色在像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这样的指挥组织是极为重要的。

领袖是楷模。他们应该廉正和主导在警队里铲除贪污的计划。”所以,政策制定者和警队领导层在十多年前没能设立IPCMC的失败务必要在现在补正过来,这样马来西亚才会拥有一支世界级的警队。我们务必要赶快摆脱现在的疲乏状态,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严重的警察行为不检和违反纪律事件都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就象警察扣留所死亡事件、警察暴力和最近的,警方对茜蒂卡欣无理的逮捕。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在国会自第十四届大选后在7月中旬首次召开时呈上一份体制改革计划,而其中设立IPCMC应该置于体制改革议程的前列位置。

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4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即将于本周三开始举行的巫统大会至少有3件事情需要注意。1. 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首先是巫统是否会欣然接受、忽视或批驳纳吉的遗产,特别是关于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带来的骂名、耻辱和恶名。1951年,当东姑阿都拉曼接任翁惹化领导巫统时,他不得不出售他在槟城的房子来资助巫统的运作。与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选民拒绝的首相兼巫统主席进行对比,

警察在搜查与前首相家属有关的产业时,带走近300个设计师手提包和装满了现金和珠宝的数十个袋子,其中包括了以26种货币收藏的1.14亿令吉现金和每个价值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柏金手提包!东姑的诚信毫无疑问也从不曾被挑战,纳吉则和他截然相反。纳吉现在和盗贼统治联盟的其他人士如菲律宾的马可斯和印尼的苏哈多相提并论。世界历史上因挥霍人民财富而臭名昭著的五位“第一夫人”的视频,正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五位“第一夫人”是叙利亚总统的妻子阿斯马·阿萨德、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的妻子格雷斯穆加贝、

因奢华和奢侈作风引发了法国大革命的18世纪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马来西亚首相纳吉(2009至2018年在位)的妻子罗斯玛,以及菲律宾马可斯总统的妻子伊美黛马可斯。纳吉已使马来西亚获得双重臭名。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赎回马来西亚的声誉和诚信?对于如何处理纳吉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问题的遗产有三种看法——重复纳吉否认甚至声称无知的立场;忽视整个问题;或者通过批驳这些滥用权力、腐败和过分行为来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采取迟来的立场。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成立却没有头脸的巫统策略宣传单位,

已经忙于倡导第一种选择——复制纳吉的公开立场,并捍卫纳吉的诚信和反腐败纪录。巫统大会是否敢于对此说不并采取明确和毫不含糊的动议,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不光彩记录。所有的巫统领袖、个人、区会和支会,会不会提供一份清单,列明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得多少一马公司的金钱?他们会不会和盘托出,并把他们从纳吉那里收到的任何来自一马公司“肮脏钱”,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以协助偿还高达1兆令吉的国债?2. 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和11天的竞选期间,

巫统是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的主要兜售者。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夕,纳吉重复他说了多次的大谎言,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是巫统领导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领导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斗争,敦马哈迪被列为在野阵营的领袖和偶像只不过是一个烟幕,而我和民主行动党才是幕后真正的掌权者。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承认,巫统在在全国大选中散播的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对这种不负责任和分裂的手段表示遗憾和忏悔,以及承诺落实干净、诚实和有道德的政治,并完全拒绝这些恶毒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

3. “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如今是“马来西亚主权”的时刻61年来,作为领导政党,然后作为执政的联盟或国阵阵营的霸主,巫统未能完成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之梦,即希望我国成为“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充分发挥我们在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优势,以此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各个人类发展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在世界成为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富裕国家的模范。相反的,我们成为了一个流氓、恶人统治和盗贼统治国家,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它本来应该演变成“马来西亚主权”。

巫统大会本周是否会向马来西亚人民展示,巫统将成为未来的而不是倒退的马来西亚政治力量?在未来几十年马来西亚的国家转型中,巫统是要带领马来人走向一个伟大马来西亚的明天,还是相反的情况会发生?这是巫统第一次成为像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那样的其他国阵联盟政党,其所获得的选票数量少于党员人数。巫统声称总共拥有360万名党员,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候选人所获得的选票总数仅有250万。2018年全国大选显示,巫统与国阵被逐出布城的权力走廊。和五位前首相兼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先翁、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领导期间相比,

巫统本次获得最少的国会席位,即54个国会议席,相较于2004年全国大选则获得109个国会议席。巫统署理主席候选人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的初步分析表明,巫统仍然是大多数马来选民的首选。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支持巫统的马来选民希望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正如我不相信投票支持伊斯兰党的马来选民希望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成为“造王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继续担任马来西亚首相。现在,重大的盗贼统治罪行和一马公司丑闻道德沦丧的真相已经被揭露在马来西亚人民眼前,

所有被误导投票给全球盗贼统治的人,或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人,都会意识到他们在上次全国大选中是如何被严重误导而投下了错误的一票。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这三大问题?

林吉祥提醒新政府不可为报复铲除异己

(2-7-2018)

随着新内阁的出炉,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提醒新政府不可被看作是为了报复而寻找借口铲除政府机构和官联公司的现有领导层,并以那些亲希望联盟的人士来取而代之。林吉祥也是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他今天发表声明,强调希盟不能重犯国阵的错误,走上政治偏颇和政治迫害之路。“人民已经目睹前朝政府如何滥用权力来迫害无辜人士。”他说,希盟政府在彻查一马发展公司(1MDB)、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和朝圣基金丑闻之际,也需谨慎勿展开报复行动。他说,许多人在上述机构发生的事件中充其量只是扮演边缘角色。

“有句话这样说,当你开始踏上报复的路途时,请记得挖掘两个坟墓:一个给你的受害者;另一个给你自己。这是警告我们不要踏上报复的路途,因为你可以杀掉别人,但最终你会连你自己都杀掉。”“希望联盟是不一样的,所以它得展现出它有别于国阵。”“我们必须划下界限,这样希望联盟政府才不会,也不能被怀疑展开大规模的猎巫行动。”他说,虽然目前有国阵政府牵涉的丑闻详情曝光,但无可否认公共服务界和官联公司里仍然有许多是忠诚、廉洁和诚实的人士,不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这名资深领袖指出,我国的族群和宗教关系一直被操弄,人民在5月9日推到国阵政府,希盟政府不可再纵容这些昔日的恶劣手段重新冒现。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接受新的现实,继续前进。曼德拉,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良心犯设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马来西亚的我们也需要和解。”“我们要揭发真相,而不是寻求报复,这样我们才能够为我们的儿女和子孙——不分种族、文化、宗教或语言——建立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报章在民主化扮演创意和重要角色

(21-6-2018)

报章务必要在把新马来西亚建立成“饱经忧患的世界里的一盏明灯”上扮演具有创意性和重要的角色联同民主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兼人力资源部部长M古拉、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华都牙也国会议员V西华古玛以及民主行动党彭亨沙拜州议员卡玛切重访Tamil Malar对我而言,有种回家的感觉。

我在去年9月访问这家淡米尔报社以表达我对报社主席Oms Thiagarajam和法律顾问K. Sarawathy的支持,他们是有权势的“政治”人物所挑动的流氓文化、攻击事件的三名受害者的其中两名,这些人反对Tamil Malar奉行独立及专业的新闻报导方针。Tamil Malar执行编辑S. M. Periasamy向我们解释针对该报社的攻击和流氓事件。我也观看了录下Sarawathy、Thiagarajam和另一名在报社的职员被袭击的10分钟长的闭路电视录影,它和Sarawathy有关袭击事件的供词相吻合。

Tamil Malar自那时候起就一直成为相关有权势的“政治”人物的针对对象,因为它拒绝在持续奉行它的独立及专业的新闻报导方针妥协。事实上,Tamil Malar记者曾经被警告该报社的出版执照将会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2018年5月10日马上被撤回。Tamil Malar记者即使在面对这些威胁都仍然勇往直前、不畏强权,他们应该成为所有在第十四届大选前经常被有权势的“政客”威胁以牺牲他们的新闻操守和原则的马来西亚记者的榜样。

所以,2018年5月9日对于Tamil Malar记者而言是一个特别的解放日,因为那些曾经威胁要撤回报社执照的“霸凌者”已经被拉下台了,没有权力再伤害他们了。但是5月9日也不仅是Tamil Malar记者的解放日,它更是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人口——象征着自由、希望、欢乐和骄傲的极为特别和重要的一天,因为来自各个种族、宗教、区域、职业的马来西亚人民都无不在那一天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他们透过表现出下列三件事情而“在饱经忧患的世界中成为一盏明灯”:

第一,尽管选前的预测都一面倒的认为腐败和堕落的巫统/国阵将会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但来自各种族、宗教或区域的马来西亚选民都较政府或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更有智慧和成熟,炮制了一颗震撼弹,促使了和平及民主的联邦政权转移。第二,重新点燃人民对民主的希望在世界各地的民主体制都衰败以及极权和不民主的政权兴起的这个当下,特别重要。

第三,5月9日的成绩体现出人民力量从来都是抗拒马来西亚沦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由最差劲的人所领导的国家的关键力量,并把国家从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世界上主要的廉政国家。我们如今正踏上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旅程,而报章在马来西亚社会的持续民主化上有重要和具创意性的角色扮演。我全力支持Tamil Malar主席Oms Thiagarajam刚才所宣示的,Tamil Malar将会继续声讨错误和不公义的事情,

即使是源自希望联盟政府的也不例外。我相信希望联盟政府最大的责任并非是不计一切地保住政权,而是建立一个民主化的文化和环境。在这个民主文化和环境里,无论是政府内部的还是在野党的,或是公民社会及媒体的制衡机制将会成为重要的体系。历史学家艾克顿公爵说过“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我们都不是圣人,所以都会有过失甚至犯罪的可能。当希望联盟政府有过失或犯错,社会上应该要有自由和负责任的媒体指名出来,而我会全力支持所有的记者这么做,只要他们是以负责任和专业的方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