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被羞辱要火箭出头? 马汉顺自取其辱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针对马汉顺的言论发表文告: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反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纳兹里现在又不是中央部长,也不代表希盟政府,何以火箭要谴责这样一个政治小丑。他也斥责马汉顺,纳兹里不但是巫统领袖也是国阵总秘书,

马华一再被纳兹里羞辱却还落力为巫统助选,这很明显是自取其辱,如今还要火箭“管制”其忠实盟友,凸显其错乱的思维,更加是自曝其丑。纳兹里在士毛月补选的助选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抨击希盟政府的非马来人财政部长、总检察长与首席大法官没用《可兰经》宣誓就职,甚至扬言要废除华校与淡米尔学校。

“纳兹里已经不再是中央部长,不能左右中央政策,最重要的是全体希盟政府成员都没有炒作极端言论来捞取廉价宣传,也全力支持华教发展,因此纳兹里要做政治小丑来为巫统催谷支持就任由他吧,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要支持谁已经心中有数。”也是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的张玉刚提醒马汉顺,

巫统和伊斯兰党在过去几场补选合作无间,炒作极端言论来赢取支持,马华上下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落力为巫统助选,现在又一再被纳兹里羞辱,之前言之凿凿的“解散国阵”言论已经变成天大的笑话。他强调,希盟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支持华教,独中制度化拨款、华中制度化拨款、制度化增建华小包括最近批准彭亨关丹中菁分校成为行政独立运作的学校,让彭亨州多加一所新华小,都已经讲到做到,不需要再理会纳兹里这类政治小丑的极端言论,

长期受忽视而积怨,金马仑原民酝酿改变

尽管金马仑高原原住民长期是国阵的铁票仓,唯在该国会选区一些只有驾驶四轮驱动车可通往的原住民社区,却长期处于基本设施和公共服务短缺的窘境。“没路、没医疗保健和没政府”更已成为当地社群,对自身处境最普遍的评价。不过,虽然被忽略了60年,投票成绩显示,占近四分之一选民总人数的原住民,始终是联盟和国阵的中坚支持者。如今,随着国阵不再控制原住民昔日所依赖的联邦机构,金马仑高原尤其是哲莱的原住民社群,又会把票投给谁呢?

这个活动择地甘榜查甲(Kampung Janggap)举行,当地距离双溪哥央(Sungai Koyan)市镇约35公里,须路经一条颠簸泥泞小路才能抵达。哈伦西登(Harun Siden,见下图)向80名村民说,“抵达吉隆坡时,我们很害怕。这是我们第一次到法庭。”“我们面对的是律师和受过教育的人。我们又懂什么呢?”无论如何,他们在法庭证明了一些村民在第14届大选接受贿赂,而这12名原住民的供词,最终导致原任国阵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西华拉兹(C Sivarraajh)的资格被取消,进而促成补选。

哈伦西登分享说,原住民上届大选在各方面被人所利用和欺骗。“他们威胁我们,我们像傻瓜一样被对待。所以,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寻找能真正协助我们的替代选择。我们感觉到,与世界隔绝。”哈伦西登是双溪多尔村(Kampung Sungai Tual A)的村长,该村跟甘榜查甲等村落一样座落在辛德鲁(Pos Sinderut)投票区。辛德鲁的地位特殊,因为这里是希盟唯一成功在上届大选赢得四分之一得票的原住民投票区。希盟在另外8个原住民为主的金马仑高原投票区一败涂地。

如今,辛德鲁投票区被视为希盟反弹的跳板。希盟希望从上届大选的3%至5%得票,提高至30%的得票。甘榜查甲村长约宾迪汉(Yok Bim Tihang,见下图)是其中一个刚转换阵营的代表。他告诉族人,虽然原住民在某种程度上依赖政府的援助,但他们有义务向公职者问责。“国阵骗了我们原住民!他们夺取我们的土地,我们的森林和污染我们的河流。这就是为何我很愤怒,我不曾对他们感到满意。”“我感激希盟的帮忙,但请务必真诚。别欺骗我们。如果我们发现你跟国阵一样,我们会把你撤换掉。”

另一名曾上庭供证的甘榜查甲村民再纳卡达(Zainal Kaptar)则分享与国家隔绝的感受。“我们感觉与世隔绝,仿佛没有政府一样。我们好像在没有政府照顾的情况下生活。”哈伦西登、再纳卡达和约宾迪汉都来自闪迈族,不过他们当时均以马来语发言。由此可见,有关讯息不仅是要传达给村民,也是针对来自不同州属的领袖和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早前,林吉祥率领一个小团队耗用逾2小时,才成功抵达该村落。一路上,他们面对川急河流、泥浆和深坑的阻碍,更必须克服引擎过热和陷入泥沼的难题。

当他最终抵达时,他感激,原住民勇于上庭作证并表扬他们为“勇士”。他也向在场的60名出席者介绍吉兰丹希盟助选团。这个助选团由一群话望生特米亚族(Temiar)原住民所组成,并由达希尔(Nasir Dollah)率领,他们负责在辛德鲁投票区争取18个村落的支持。达希尔来自行动党,他在上届大选曾竞逐吉兰丹加腊士(Galas)州席,唯落败。原民发展局拿“F”林吉祥致词时表示,他对该村的惨况感同身受,并归咎国阵前朝联邦政府和现任彭亨州政府漠视他们的福利。

“我邀请,前首相纳吉来辛德鲁投票区的甘榜查甲。这里的情况非常糟糕。”尽管如此,他承诺希盟将负责解决他们的困境。此外,他也答应推动废除原住民发展局(Jakoa),因为该局在发挥其角色方面只获得“F”(不及格)。“我们会用新的机构来取代之,然后为原住民推出一个30年的发展时间表。”他说,将向公正党主席安华反映此事,后者料在两年后接棒出任首相。早在提名日前,71岁的林吉祥已频频造访金马仑高原的原住民聚落,通常更是一天内到数个村落跑透透。不仅如此,他当时更亲身体验到原住民口中的“印度煎饼路”,即路况糟糕,崎岖不平的道路。因此,他提醒希盟必须保证不管是金马仑或其他地方,都不能再有“印度煎饼路”。

很多人问,做了中央政府还会被国阵打压?

1)国阵仍然执政彭亨州政府,掌握地方权限; 2)在彭亨州,大选之后,各村村委会就近乎瘫痪,不再运作也没有服务村民;最新的县议员阵容也没有委任来自各村的代表服务人民; 3)在这种情况,我们在筹款晚宴的前一天,突然间接到村委会的代表通知,不能租借礼堂作为政治用途;

4)这是很荒谬的理由,生活上一切都是政治,更何况在选举期间。竞选是自由的,各造要确保的是所进行的活动没有违法; 5)民主行动党不是第一次在这个礼堂进行政治活动,包括2013年曾举办筹款晚宴,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突然间提出如此荒谬的理由? 6)如果这样的逻辑能够成立,希望联盟在金马仑不会有能够进行竞选活动的场所;

7)多元用途礼堂不是私人财产,是属于公家财产,所有人都有使用的权力,更何况直冷甲的民众会堂,是所有村民共同的心血结晶,大家都有份出钱出力建好的。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央政府的希盟,并没有动用公权力阻扰国阵和巫统进行任何的竞选活动; 8)国阵马华应该体恤已经购票出席晚宴的本村村民,尤其是上了年纪不方便走动的老人家,别让他们奔波至别处出席晚宴,别使用这种荒谬霸道的手段打压对手; 9)国阵马华一败涂地之后,仍然不知悔改,依然在使用这种肮脏的手段打压和刁难政治对手,实在可耻!

支持希盟新政 拒绝极端主义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10日发表文告:金马仑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金马仑国席重选决定了国家未来的政治走势,金马仑的选民必须要以选票狠狠地教训巫统,别让巫统的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继续骑劫国家的政经改革议程。他强调,巫统政权倒台之后7个月的表现,不断挑动和煽动族群和宗教之间的对立情绪,包括前一阵子的“反ICERD大集会”,说明了这个政党不但没有从政党轮替中反省,反而变本加厉日趋反动,企图以极端主义翻身。

VIDEO: 选出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金马仑高原希望联盟国会议员。

如果马诺佳仁能在补选中当选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那么希望联盟在4年后的全国大选拿下彭亨州政权、组织州政府并委任希望联盟州务大臣的机会,是非常高的。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9年1月13日日曜日

“巫统的前首相和前副首相,身缠数十宗舞弊丑闻,轮流被控上法庭,却终日妄想煽动对立情绪,骑劫社会和谐和安宁以求自保,不负责任至极点。”张玉刚指出,很多人都以为金马仑国席重选无关痛痒,不会影响大局。但其实不是,金马仑国席坐落在彭亨州,是巫统唯二仅存的执政州,选区拥有为数不少的马来垦殖民。

VIDEO: 希盟金马仑国会补选行动室正式启动,全体人民斗士士气高昂!

希盟金马仑国会补选行动室正式启动,全体人民斗士士气高昂!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9年1月11日金曜日

“巫统如今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千万不可对这种反动势力有一丝怜悯之心。这一场重选,如果巫统输了,我们就让巫统彻底断气;然而若巫统守住堡垒,那就意味着巫统剑走极端的策略奏效,往后其种族主义气焰恐怕将会更盛,把社会和国家带入死胡同。”他表示,希盟执政之后致力于推动政经改革议程,尽管进展未必尽如人意,但至少推动国家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呼吁金马仑的选民成为希盟新政坚实的后盾,拒绝巫统的极端主义,这样国家才能尽快修复,从被国阵巫统60年来破坏殆尽的废墟中重新崛起。

彭亨州政府应遵循副首相议决 加速解决金马仑农民土地问题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1月3日发表文告。随着副首相旺阿兹莎前往金马仑进行官访,巡视多处森林保留地和河流保留地,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彭亨州政府和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应该遵循象牙行动的多项议决,即加速解决金马仑农地问题和研究提供更长的农地租约期。他强调,副首相正视金马仑农业组织的要求,允诺督促州政府改善农地政策,并且积极协助农友进行产业升级,以确保金马仑农业的永续发展。

VIDEO: 倪可敏:拿出证据举报教育拨款抽佣者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出,若有证据证明有人从学校教育拨款中抽佣金,请向警方举报。「不管是谁,我们都极力反对(抽佣金),因为不管是国会或州议员的拨款,都是人民血汗钱,一定要传送至学校或有关福利团体,一分钱都不可提取。」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9年1月3日木曜日

彭亨州政府不应该在农地政策继续拖泥带水。张玉刚举例,霹雳州希盟政府当政不到半年,就着手改善农地政策,延长由前朝政府订下的5年期限至5年。而且,之前没有接受3年租期合约而献议过了期的农民和业者会重新收到由农业发展局发出的新的订下5年租期的租约献议。5年期限由签约后算起。“要知道,金马仑农地的临时准证只不过是1年,这足以证明彭亨州政府所谓的技术问题根本不是大问题,欠缺的只是要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

世界100綠化城市, 馬來西亞太平是亞洲名單其中少數的榮譽者。

霹雳太平/Taiping,是霹雳州第二大城镇,也是拉律峇登司南馬縣縣府。多雨被稱為雨城,是遺產城市,在1874年建設起來,面積186.46 平方公里,人口總計35萬,綠色環保保護完整,雨林覆蓋百份之七十五土地,空氣質量優良,源自太平山的清潔山泉供應人們的日常需求,環保低碳,得天獨厚,絕無僅有。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8年12月29日土曜日

张玉刚指出,金马仑农友在国阵政府执政底下,到今天仍然只获得最没有保障性的土地临时使用准证,而且常常无法如期更新准证,变成“逾期非法准证”,让农友们提心吊胆,无形中也让州政府无法获得最佳的土地收益,进而影响州政府的财政状况。他说。由于农地准证只是短短1年,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

VIDEO: 王赛之建议出任財长 倪可敏:讲话不经大脑

VIDEO: 王赛之建议出任財长 倪可敏:讲话不经大脑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8年12月20日木曜日

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他表示,只要农地政策有保障,金马仑农友就可以更加放心作出长远的投资也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这会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和降低成本,最后会惠及消费者。

VIDEO: 倪帅在州议会舌战群雄,赞!

VIDEO: 倪帅在州议会舌战群雄,赞!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8年12月16日日曜日

VIDEO: 萧慧敏独家一对一专访 跟拍倪可敏私下另一面

VIDEO: 萧慧敏独家一对一专访 跟拍倪可敏私下另一面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さんの投稿 2018年12月14日金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