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日,油价连续7周维持不变

(9-5-2018)

今天是第14届大选投票日,RON95、97及柴油价格连续7周维持不变。贸消部今午发布的5月10日至5月16日的新燃油顶价如下:

– 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维持不变)- RON97每公升2令吉47仙(维持不变)- 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维持不变)

政府是依据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Mops)以及令吉兑美元过去数周的汇率,来决定每周燃油价格。从去年3月29日起,政府每周三宣布一周的燃油顶价,并允许油站业者向贸消部申请后,举办促销活动。不过,迄今未有油站业者办促销。

勿召集游行集会或庆祝,警方称避免发生挑衅

(9-5-2018)

警方提醒政党支持者,不要在今晚举办或参与有关第14届全国大选的任何游行或集会。武吉阿曼国内安全与公共秩序部总监祖基菲里阿都拉指出,这是为避免发生任何不愉快事件,包括政党支持者的挑衅行为。

祖基菲里阿都拉今日对记者说,政党支持者受促在家中等待成绩,因为这比较舒适。“警方不会允许任何集会或游行,不管是要庆祝胜利,或任何与大选有关的活动。

“此事将获得关注,以及所有州总警长也已获告知。”

巴生年轻选民排队逾6小时,斥选委会毫无效率

(9-5-2018)

第14届大选的投票时间结束,巴生一名选民今天投诉,他足足排了6个小时多,才成功顺利投票。现年21岁的选民布莱恩告诉《当今大马》,他在巴生的Ladang Highlands淡米尔小学投票时,

他从早上9点就开始排队,等了超过6小时,才轮到他投票。“我上午9点抵达投票中心,直至下午3点15分才能投票,我(所属)的投票室全都是年轻选民和首投族(在投票)。”“我们几个人问选委会官员,为何要等那么久,他们说因为太多人了,他们已尽力做到最好。”等6小时只为1分钟投票“我认为他们的管理很差,毫无秩序,

超级混乱。”“我等了6小时,只为了那不到1分钟(的投票)。”布莱恩表示,他离开投票中心时,现场还有逾100名选民在他的投票室外排队。他说,他希望下午5点投票时间结束后,选委会仍然会让那些还在排队的人投票。“我从(早上)9点开始排队,我无法想象那些中午12点后才开始排队的人要怎么办,他们可能无法投票。”

除非身在投票室,选委会:其余选民5点后不能投

(9-5-2018)

各投票站大派长龙,选委会主席莫哈末哈欣宣布,5点以后就立即停止投票,即便还有选民在投票室外排队等候,他们也不会获允许进入投票室。

莫哈末哈欣接受第一国营电视台访问时说,这是因为宪报投票时间,是从早上8点至下午5点。“那些不在投票室里的选民,我们会在下午5点关闭(投票室)。”他说,选委会已劝告选民,尽早出来投票。规定就是规定莫哈欣说,选委会已经预料到,会有不少人对此宣布不满。”不过,规定就是规定。”他说,投票必须在5点结束,

以方便计票工作。今天各地投票站大排长龙,在野党和公民社会领袖纷纷呼吁选委会,应延长投票时间。甚至有年迈选民投诉,等候超过五个小时,几乎要昏厥。要求延长投票时间前净选盟主席安美嘉表示,选委会应当延长投票时间至傍晚6点,不应否决选民投票权利。“我相信选委会有决定权,因为只要选民在下午5点前抵达,

就有宪法赋予的投票权利。”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在推特上发文,指选民在投票站外大排长龙,选委会应该延长投票时间。“选委会主席(莫哈末哈欣)应该立即解决这个问题,不要睡着。”净选盟也在下午4点发文告,提醒选民若是在下午5点前赶到投票站,则应坚持完成投票,勿让选委会官员阻拦。“就算选委会告诉你已经迟了,

也不要离开。若你已经到了,也在下午5点前开始排队,选委会必须要你投票,不可要求你离开。”

不明来电狂轰被迫关手机,希盟领袖疑骇客攻击

(9-5-2018)

第14届大选进入关键的投票阶段之际,却传来希盟众多领袖的手机遭不明来电轰炸的消息。槟州看守首长林冠英今早揭露,他的手机接到频密的干扰来电。

“我凌晨2点半睡之前,当时手机还是正常的,但我今早起来,发现手机记录了无数的未接来电。”他表示,其父亲兼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亦面对同样问题。而林冠英服务中心的多名职员也声称,他们的电话不断接到不明人物的来电,导致他们无法使用电话。57岁的方建明(Hong Kian Beng)指出,他们从今早7点50分开始,每隔1分钟就会接到这些干扰来电。

“我们不敢接听,避免遭人侵骇。”旨在破坏希盟领袖通讯另外,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法兹(Fahmi Fadzil)也投诉手机遭人攻击。他在推特指出,自己不断接到疑似来自美国不明来源的干扰来电。法米法兹因此猜测,这是一次庞大的侵骇行动,而在野党主要领袖的面子书或会受影响。他在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说明,他的手机从早上7点50分开始受到来电干扰。

“这是一次重大的骇客和阻断(通讯)行动,这会影响我们的联络,尤其是(希盟)领袖之间的沟通。”“我每一分钟都会接到源自美国的来电。”促通讯会出手解决问题“我获悉(雪州看守大臣)阿兹敏的面子书专页遭人骇入。希盟(槟城)丹绒武雅候选人再里尔也接到这种不断的来电。”他也指出,雪州看守行政议员兼武吉兰樟州议席候选人黄洁冰也面对同样问题。

法米法兹表示,他较后会向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投诉,“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做些事情吧。”来电轰炸下被迫关手机在霹雳州,希盟领袖也面对类似的电话“骚扰”。公正党丹绒马林国会议员郑立慷向媒体表示,今早7点半起,手机已不停接获不知名号码来电。“其他公正党国州席候选人也面对同样情况,我被迫暂时关掉我的手机,任何不变请见谅。

”公正党务边候选人李文财、迪遮候选人黄诗情、新邦波赖候选人陈家兴也面对同样情况。另外,社会主义党和丰国席候选人再也古玛同样遭殃,他指出:“这些骚扰电话每30秒来电。”在马六甲,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兼爱极乐州席候选人郭子毅投诉,其手机遭到源自国外来电的密集攻击,而且电邮也遭垃圾电邮的袭击。这导致他必须关掉手机,

同时借用竞选团队成员的手机来联络。沙菲益新闻秘书也中招民兴党沙菲益新闻秘书赞里(Zamri Maulan)向《当今大马》投诉,他也受到疑似来自美国的不明来电。“我从早上7点就开始收到来电,每隔几分钟就收到一通。”不过,他表示,由于只有少数人知悉沙菲益的手机号码,所以后者没有收到相关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