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敏辛苦都是为了下一代!

(6-5-2018)

距第14届大选投票日只有短短3天,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安美嘉敦促印裔同胞和原住民等边缘社群,“一票都不能投国阵”。她发文告呼吁选民赋予希盟执政的机会,兑现其竞选宣言的承诺,落实平等的社会。

“我认为,印裔同胞或原住民都不应该投国阵一票。”“我们应该赋予希盟机会,去履行他们的竞选宣言承诺,为全马人民提供平等对待和机会。”近日来,安美嘉四处为在野党站台演讲。她宣称,自己从未看过政治讲座那般人潮汹涌,各族群踊跃出席,包括印裔同胞,一心力求改朝换代。她表示,人民应该趁第14届大选,勇于透过选票否定国阵,

拒绝国阵治理国家,否则,没有人会认真看待印裔族群和其他边缘社群的问题。胪列印裔的种种困境安美嘉抨击,大选将近之际,国阵四处派发政治糖果,可是“留下的问题还有一大堆”,没有真正改善和解决印裔社群的困境。她指出,虽然一些印裔同胞在马来西亚出生,且在此处生活了大半辈子,却迟迟没有获得公民权。

她续称,连带的有大量达就学年龄的无国籍儿童,无法享有公民权保障的基本权利。此外,她胪列,印裔社群还面对各种社会问题,如奖学金、大学申请、淡米尔学校缺乏资助和维护、扣留所冤死、低收入、缺乏就业机会和创业机会等。她点出,那些住在廉价和缺乏妥善维护的组屋和住宅区的印裔同胞,面对无数社会问题,年轻人更是对未来幻灭,

走投无路而误入歧途,加入贩毒和黑帮之列。“马来西亚印裔占马来西亚黑帮成员的最高比例,但是,他们仅占马来西亚人口的8%,这是极其令人担忧的数据。”抨国阵不管印裔问题安美嘉也是前律师公会主席。她指出,过去60年来,印裔的处境每况愈下,国阵却漠不关心。“独立至今60年,马来西亚印裔的处境每况愈下。

许多非政府组织和热心的公民长年来投入行动,却始终徒劳无功。”“国阵没有真正尽力终止这些问题,这是(印裔)社群深刻关切的问题,但是国阵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认为国阵政府从未尽力改善这个(印裔)社群,他们有能力改善,也应当如此,可是,他们一直不感兴趣,也漠不关心。”原住民习俗地不受尊重

另一方面,安美嘉也点出边缘群体,如原住民社群面临的各种问题。她指出,许多原住民的居住环境完全没有基本设施,他们的社会经济条件败坏,且持续受到企业的威胁。她表示,原住民祖传的习俗地并未受到尊重,识字率和教育水平低落,孩子的跋山涉水才能到达学校。“本南女孩遭强暴,本南孩子被发现逃离学校时死在吉兰丹森林,

这些故事之前都缠绕着我们,挥之不去。”“我们如何能够忍受这一切?”

9hb Mei, Jom Balik Undi! Pakatan menang dapat cuti .

(6-5-2018)

PRU14 | Bekas menteri kewangan Tun Daim Zainuddin berkata anggota PAS keliru mengenai kerjasama parti itu dengan Umno, lebih-lebih lagi apabila presidennya Datuk Seri Abdul Hadi Awang tidak menolak kemungkinan tersebut berlaku selepas pilihan raya umum (PRU), 9 Mei ini.

“Saya nampak PAS ni nak bekerjasama dengan Umno, dan Hadi juga juga mengaku dia bekerjasama dengan Umno. Jadi ahli-ahli PAS keliru sikit.”Sekarang orang muda mahu kerajaan yang bersih, kerajaan yang bertanggungjawab kepada rakyat,” katanya pada program Temu Mato Bersama Tun Daim di DUN Chempaka Pengkalan Chepa hari ini.

Hadir sama pada majlis itu ialah Pengerusi Pakatan Harapan (HARAPAN) Kelantan, Husam Musa dan calon Chempaka, Nik Omar Nik Abdul Aziz.Khamis lalu Abdul Hadi berkata adalah ‘sesuatu yang tidak pelik’ jika PAS bekerjasama dengan Barisan Nasional (BN) untuk membentuk kerajaan campuran pada PRU14.

Bagaimanapun, kata Abdul hadi BN perlu memenuhi beberapa syarat sebelum kerjasama itu boleh dilaksanakan.”Memang tidak pelik jika PAS bekerjasama dengan BN tetapi perlu mengikut syarat kita. Terpulang kepada BN untuk bersetuju atau tidak tetapi kami akan kemukakan syaratnya nanti,” katanya kepada pemberita selepas majlis ceramah bersama calon PAS kawasan Parlimen Titiwangsa Mohamad Noor Mohamad.

Mengulas lanjut, Daim mengulangi ramalannya bahawa PAS kemungkinan besar akan kehilangan Kelantan pada PRU kali ini.Ditanya mengapa kemungkinan tersebut berlaku, Daim berkata: “Pendirian pemimpin PAS sendiri berubah-ubah”.Dalam satu wawancara dengan akhbar harian Cina, Nanyang Siang Pau, baru-baru ini Daim berkata PAS tidak akan menjadi “kingmaker” atau “penentu keputusan”.

Beliau menjelaskan pengundi hari ini melihat pemimpin PAS terlalu rapat dengan Umno, yang suatu ketika dahulu ditolak terus oleh presidennya.”Akhir-akhir ini, kamu lihat bahawa ketiga-tiga anak bekas pemimpin PAS memilih untuk meninggalkan parti itu.

“Terdapat perpecahan dalam parti itu, mereka tidak boleh menerima apa terjadi kepada PAS hari ini, ” kata Daim.

“一马案乃贪腐瘟疫”,李金友冀有妥善处理

(6-5-2018)

继2月底开腔力挺大马首富郭鹤年之后,富商李金友在大选投票日将近之际,再度发声直言,一马丑闻乃拖累国家的包袱,妨碍大马重拾旧日光辉。

李金友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大选诞生的新政府,需要妥善处理一马公司案,以让马来西亚能够再度攀上高峰。“说起来悲伤,一马公司是一宗贪污案件,而贪腐对我而言就像瘟疫,它的牵连的范围像瘟疫那样影响了马来西亚人民及邻近的国家,(尤其是)新加坡。”一马公司于2009年成立,那是看守首相纳吉担任首相的隔年。

当时,一马公司的借贷迅速增加至420亿令吉。到了2015年,一马公司因无法如期偿还债务,而仓促地出售多项资产。随后,美国司法部指控一马公司资金遭人不当挪用。其中,美国司法部不点名地揭露“一号大马官”从这笔赃款之中捞得约7亿3100万美元。一马公司弊案爆发以来,美国司法部公开点名大马为盗贼统治的最恶例,

而希盟首相人选马哈迪更因此屡次抨击纳吉,痛斥纳吉为“盗贼”及“小偷”。纳吉任由首相信誉受损李金友认为,国家原则规定大马人应当忠于君国,而首相是由最高元首所委任,因此这个职位有其神圣性。不过,他遗憾地指出,当有者把首相唤作“盗贼”,纳吉及政府却未曾捍卫首相职的神圣,显然未能恪尽宪赋的职责。

“在过去三年之中,我不明白(为何)我们的首相不曾兴讼提控任何称他为盗贼的人。”“当你保持沉默,你就是在承认(这些指控),而你也没有发挥身为公职的权利。”“我们不能任由首相被人称作盗贼,这是一项罪行,(但却)什么都不做。”“我们最重要的议程是要有一个有能力的内阁,我们须要一个让全世界尊敬的内阁。”

李金友指出,新加坡当局为了维护新国在亚洲金融领域的地位,已迅速地关闭了数间涉及一马公司案的银行。

冀夺119国席执政,林吉祥盼马来海啸发威

(6-5-2018)

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表明,冀望希盟夺取119个国席执政联邦,但还要胥视马来海啸的爆发威力。林吉祥今天在柔佛士乃机场接受媒体联访时,盼望希盟能够夺取过半国席入主布城。

“我希望能超过一半,就是119国席,本来我们目标为120国席,但现在失去峇都,看情势怎样。”林吉祥也是希盟依斯干达公主城国席候选人。他说,过去一周没在选区走动,反而走访8州28国,以冀望带动全国选情。马来海啸非种族性询及全国马来海啸情势时,林吉祥称,马来群众确实群情汹涌,但还无法断定能否足以打败国阵。

“有没有马来海啸?我觉得这个还在发生。问题是,这股力量能否在509投票日爆发,进而打败纳吉、巫统和国阵。”“毫无疑问的,这一次有马来海啸,但这股海啸非常特别,不是反华人、反印度人,也不是推动种族主义……我希望看到马来海啸、华人海啸、印度海啸,最好是有沙巴及砂拉越海啸,这不是种族主义抬头,而是落实大马议程。”

个人得失交由选民询及本届大选没花较多时间在所竞选的选区,是否有信心胜选,林吉祥强调,希盟整体胜利比个人得失还来重要,因此决定跑动全国。“谈到我到处跑,有没有信心胜选,这是没有的。因为这次大选不是个人胜利,不是个别政党胜利,而是(希盟)集体胜利。”“这种非常情况下,我们要确保希盟所有候选人能得胜。

毫无疑问,依斯干达公主城会否面对风险。毫无疑问,国阵要让我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失败,这个我也不敢说。”“昨晚,我告诉依斯干达公主城选民,我把将来交给他们,让我全国到处跑,确保全国拿到最好的成绩。”“是否我们在全国得到最好的成绩,但是在依城阴沟里翻船?这个我们要等到大选才知道,这个时候我们要选民站出来。

整个改朝换代,不靠政党、个别政治领袖,全民应该投入确保改朝换代。”询及若希盟败选,会否承认结果时,林吉祥说,行动党一直都尊重大选成绩。“一路来,行动党接受民主程序,当然我们处于最不利民主情况,一路以来从来没有打算使用议会民主以外手段促成改朝换代。”马哈迪难铁腕治国林吉祥也大派定心丸,指希盟总裁马哈迪在希盟框架下,

即便执政也无法一如以往铁腕治国。“马哈迪成为巫统主席,执政大马22年,当时国阵一党独大,巫统独霸。(巫统元老)沙里尔问我,是否会竞选新山。我说没有,这个选区是公正党,他不相信,还说:‘行动党要什么得什么。’”“这是巫统政治哲学,因为巫统想法是:‘巫统要什么,就得什么。’”“现在希盟4党平起平坐,国阵共识是骗人。

但希盟整个过程,正副首相人选,操作要得到主席理事会讨论,获得4党同意才能决定。”马哈迪适应新环境林吉祥点出,马哈迪已适应希盟共识环境,而无条件铁腕治国。“我们要承认93岁的马哈迪曾在一党独大环境长大,但现在能够适应新的环境,这是马哈迪优势,假如能带动改朝换代,这将是他最大的政治功劳。”

谈及柔佛选情,林吉祥称,柔佛具备客观条件促使州政府变天,但重申一切胥视马来海啸威力。“我们希望能克服种种黑暗、不公平及不合理情况,是否能够实现要等到5月9日。”“我相信有条件。特别是马来海啸很汹涌,但是否能达到一个程度能够推翻国阵,我相信无人能真正肯定。虽然纳吉一直否认马来海啸。”哪有自己宣布大臣

针对看守柔佛大臣卡立诺丁自称是下一任国阵大臣人选,林吉祥讥讽,这显示卡立诺丁面对很大压力,才被迫自己挺身澄清。“我觉得很奥妙,这应该是首相宣布,国阵主席宣布,而不是自己宣布,这证明他受到很大压力,需要澄清这项课题。但他自己来表明,根本没有说服力。”看守柔州大臣卡立诺丁本届大选国州兼攻,掀起揣测,更成为在野党竞选课题。

他一直没有回应这个问题,直至5月3日终于明确表明,若国阵再次执政柔州,依然会出任大臣。本届大选,卡立诺丁国州兼打,同时竞选巴西古当国席和百万镇州席。随着这项安排,政坛盛传国阵属意换大臣,改由森林城发展商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CGPV)执行董事奥夫曼(Md Othman Yusof)接任大臣。奥夫曼也是前龟咯州议员

但2013年大选并没上阵,本届大选则回锅竞选。

林冠英回槟坐镇催票,每席必争防范“意外”

(6-5-2018)

全国走透透巡回演说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首度回到亚逸布爹选区拜票,并为槟州选战坐镇和催票。他疾呼希盟保住每一张票和每个州议席,以防国阵不动声色地“意外”执政槟州。

他表示,对坊间出现“国投希盟,州投国阵”的喃喃低语感到关注,并担心槟希盟因此不慎丢失政权。“但我们要让民众知道,国阵其实连当在野党都不配。”需赢槟政权才保险林冠英在亚依淡巴刹召开记者会指出,除了选委会割除马哈迪的肖像,槟国阵也在竞选宣言中倡议取消槟州的基本建设工程,而没资格获得选民支持和中选为代表。

“他们要挫败海底隧道和轻快铁计划,让我们窒息在车龙中。”“如果赢得联邦和州政府,我们就能引入轻快铁。若只赢其中一个,就依然很困难。我们不能输掉席位,否则就会被削弱。如果我们赢得布城的话倒情有可原,但他们赢的话,我们需要槟政权作为保险。”他提醒选民勿冒险和松懈,需争取每一张选票和议席,否则国阵分分钟钟重新执政。

挑起环境议题伪善林冠英批评,国阵挑起环境议题,只会让其看起来很伪善。毕竟,后者曾有破坏环境的前科,反观,现任政府是全国唯一没破坏其保护森林区、拥有最高循环率和栽种了27万棵树的州属。他说,恰恰其反的是槟州是一个绿色的州属,最好的证明是蓄水区获保护而从没有采取制水措施。针对槟国阵接纳槟城论坛的诉求,

他说,刚回槟的他仍未翻阅相关文件,但槟政府将遵守联合国的绿色议程,同时相信槟城论坛也认同相关标准。反之,他看扁国阵无法执行有关诉求,因为联邦政府本身都允许超过250尺的山坡计划。他提醒,一旦国阵重新执政,槟州过去10年的改革将被撤销和打回原形。否认载外人赴集会另一方面,林冠英炮轰,看守首相纳吉指控,

希盟使用巴士载送支持者到讲座充人数的言论不负责任,因为后者根本无法为此举证。“我知道,国阵目睹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反应后,已陷入恐惧之中。这是全民的崛起,与其像美国总统川普关心集会者的人数,他不如先专注处理国家大事和巫统内部的问题。”“这个时候对付3名巫统元老,是为了表达什么?这岂不说明,其实他们不团结。

他们都是重量级人物,1个敦和2个丹斯里,不是一般的小角色。如果不团结,你要如何执政呢?”“(集会)在场者和有拍照的人士其实都可以作证。由于支持换政府,很多人是自己徒步、骑摩哆和驾车出席集会。而且,我们哪有钱(租巴士)?这是他们的思维和一贯的作风,所以觉得我们跟他们一样。”

“事实上,出席的支持者之后还要自掏腰包,因为我们会现场筹募竞选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