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来西亚挑战重重,火箭职责重大!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30日(星期六)在雪兰莪One City的e-City酒店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干训营(与会的有42名国会议员和108名州议员)上的演讲:民主行动党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这也意味着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

现在已经来到希望联盟执政布城联邦政府的第50天了,新政府所立下的100天新政已经过了一半。希望联盟政府在头50天里出现了适应的问题,无论是在布城的联邦政府,还是希望联盟所执政的8个州政府,即槟州、雪兰莪、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和沙巴,但我们务必要时刻保持着正面的思维,我们要希望联盟政府成功。

我们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即横跨两个五年,这意味着希望联盟也要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这肯定是艰难的任务,因为新马来西亚的重新想象和重建并不是那些怯懦的人所能接受的,只有敢于为马来西亚发梦的勇敢的马来西亚人民才能迎来新马来西亚,他们盼望马来西亚可以籍着将组成马来西亚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特殊产业发挥出来,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的表现。

我们要塑造一个可以实现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的新马来西亚,向世界展现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具有竞争力、进步和富裕的多元化国家!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从巫统/国阵领袖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后者导致巫统/国阵的政治模式在上届大选遭受到决定性的否决。

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时刻都谦逊、务实、可亲近、勤奋、廉正和诚实。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为人民和国家树立一个大公无私的榜样。傲慢、堕落和腐败在民主行动党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获得48.3%的选票、国阵获得33.9%的选票,而伊斯兰党则有16.6%的选票。然而,我不相信那些支持国阵尤其是巫统候选人的33.9%的选民,在全面明白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视为对马来西亚在纳吉掌政下持续成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一连串的滥权事件的支持,还会支持国阵。

同样的,我也不相信那些支持伊斯兰党的16.6%的选民,在意识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用来支撑拿督斯里纳吉这名盗贼领导人继续担任首相,而马来西亚持续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倍受世界讥讽和羞辱,还会支持伊斯兰党。接下来的五年将会是具有挑战性的五年,因为我们得努力去接触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没有投选希望联盟的50.5%的选民,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选票会被用来支持或支撑起一个贼狼当道的马来西亚,导致国家继续成为世界的笑柄。

国会应指示公账会进行全面调查,纳吉应被传召作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3日(星期二)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本月迟些时候召开的第14届国会应该指示公共账目委员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完整和全面的调查,而纳吉也应该被传召向公共账目委员会供证 将在7月16日召开会议的第14届国会的其中一项主要任务,必须是清除第13届国会因为无法就马来西亚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捍卫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所招致的骂名。第14届国会必须指示公共账目委员会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全面的调查,并在12个月内提呈它的报告。

我说过60年来的国会中,第13届国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对国家造成了其中一个非常大的伤害。它允许它的一马公司报告被扭曲以证明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没有犯下错误,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第13届国会的公共账目委员会非但没有揭露一马公司丑闻的罪行和丑陋面貌,反而寻求掩盖一马公司丑闻。

当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提出盗贼窃国案司法诉讼,以没收超过10亿美元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关于一马公司丑闻新的如山信息和证据公诸于世。虽然公共账目委员会于2016年4月总结它的一马公司调查并提呈它的报告给国会时,这些新的信息和证据并不存在,可是它拒绝进行更全面和完整的调查。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我曾经公开表示,虽然我从1969年至2018年的45年间担任了10届的国会议员(除了1999至2004年的第10届国会),我从没像担任第13届国会的议员那样觉得羞愧。我曾经被禁足两次,每次长达6个月,基本上是因为我要求对一马公司丑闻给出答案和问责,以及询问为何马来西亚在第13届国会期间被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基于第13届国会无法做些什么来清除马来西亚被全世界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第13届国会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尚欠国家和全体马来西亚人民一个公开的道歉——因为他协助和伙同纳吉,在第13届国会里实际禁止了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提问和辩论。

第14届国会必须纠正第13届国会的败笔、失职和对国家造成的伤害——通过指示新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全面和完整的调查,并在12个月内提呈它的报告。作为北干国会议员的纳吉应该被传召以在公共账目委员会面前作证,对一马公司丑闻做“毫无保留”的供证。

若有知耻之心 蔡金星应辞上议员一职

(11-7-2018)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7月11日的文告: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拿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质问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何时才愿意辞去上议员一职,树立健康正确的政治风气,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蔡金星上议员一职,是在2017年6月23日再被委任,直至2020年6月22日才届满。

“蔡金星是在2014年开始被委任为上议员,属于政治委任,这些年来对国家重大议题如一马公司惊天丑闻等静若寒蝉,未有丝毫建设性发言,对国家建设毫无贡献。”“第14届大选政党轮替之后,蔡金星这些属于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若有知耻之心,本应该随着被人民拒绝的国阵政府一并离开,而不是继续尸位素餐。

”也是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的张玉刚指出,蔡金星高谈让国家施政走向正轨,就应该以身作则,辞去上议员一职,以示问责并建立健康政治风气。不然的话,只是证明了蔡金星及其马华同僚口不对心,眷恋权位。与此同时,张玉刚也敦促所有受国阵政治委任的上议员,辞去该职,为社会树立健康的政治价值。

尊重多元之余也传达准确资讯 政府部门发多语文告应被鼓励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6月25日发表的声明: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中文文告,遭到“国阵之友”攻击,指林冠英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个指控是充满种族主义的,因为林冠英发出的不止是中文文告,还包括英文和马来文文告,如何会被冠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地位的罪名呢?“这种抹黑也是巫统过去数十年惯用的伎俩,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可见巫统没有从第14届大选败选中吸取教训。”邹宇晖认为,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

将能更准确把官方新闻与数据传达予国内外中文媒体,省却各中文报自行翻译的工作,也减少各中文报各自翻译后出现的内容落差。“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多族群和多语社会,发布多语文告展示了新政府对马来西亚多元语言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因为中文乃国内三大语言之一,而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规模更是继中港台大中华地区之外,最为完整的,政府部门发出中文文告有利于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资讯互通。”邹宇晖强调,财政部发出中文文告不代表没有发出国文文告,亲巫统的“国阵之友”尝试制造林冠英用中文文告“取代”国文文告”的印象,

是子虚乌有的,也是一项恶毒的污蔑。“各政府部门应该响应林冠英的呼吁,即除了财政部,其他部门也应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这样将更能促进民情下情上达,打造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展现马来西亚在这区域因多元之美而产生的竞争优势。”

巫统合法地位不明确,新任理事合法性受质疑!

候任也朗州议员兼霹雳行动党政治教育局罗思义于2018年6月25日所发文告。巫统合法地位不明确,新任理事合法性受质疑首先,我想向巫统所有参与巫统改选的候选人表示恭贺特别是中选的新任领袖们。虽然,巫统在全国大选遭遇惨败,但是他们此次的党选却是竞争最为激烈的一次,没有任何人或职位是由最高理事推荐不战而胜的。虽然我对他们的决心表示赞赏,但是我也质疑新出炉的新任理事是否合法?; 试问一个非法政党召开的党选岂能属于合法。国人都知道, 在2015年6月26日,当时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宣布延展党选。

他也表示巫统党章第10.16条文也阐明,允许党选展延18个月,因此巫统应该最迟在2018年4月19日举行党选。但是,巫统却没在这个期限内进行改选, 违反党章,不可再被任何人越权延展,包括社团注册局。我质问,巫统进行中的改选是否获得社团注册局的同意及批准? 巫统是否还是合法政党? 没有注册局的正式批准,巫统这次的党选充满变数和疑问; 若有基层党员提出投诉,质疑其政党和理事的合法性,巫统是否必须在符合注册局开出条件下择日进行重选?众所周知, 行动党于2012年的党选基于党员向社团注册局投诉而拒绝该选举成绩。

虽然已经多次证实该投诉是无根据的,但是注册局还是坚持不接受党选成绩,导致行动党被经历了六年的无奈和焦虑。但是,此次的巫统最高领导层公然的违反及抵触党章, 丝毫不畏惧被取消该党注册。因此,我呼吁巫统最高领导层应该根据正确管道和手续确保巫统本身不是非法政党, 才进行党选事宜,而后遴选出合法的新任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