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须提供更多第三国产车的详情 刘永山:全新国产工业应迈向高端科技

希盟民主行动党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于2018年8月12日在万津所发表的文告:政府必须针对第三国产车计划必须让各成员党领袖能够充分了解其计划的详情和内容,以便能够在希盟内部取得更多共识,确保这项计划是全新的国产车计划,甚至是脱胎换骨的国产汽车工业计划。如是新国产车计划是私人领域投资,并不涉及政府资金。这样,国产车计划不再是政府的投资计划,反而亏盈由私人企业承担,看来并问题不大。

国人必须知道的是,马来西亚的收入来源迄今还是以石油棕油等支撑。这是相当不健康的,因为制造业只是占国家总收入四分之一左右。希盟政府要提升国家整体收入,制造业务必成为国家的经济命脉之一,尤其是当下许多工业国家已经纷纷转型为工业4.0(即把制造业和人工智慧结合),因此不能完全忽略制造业的重要性。虽然先进国家如德国、日本和英国等经济体的知识经济和服务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已有所提升,但是制造业依然还是这些国家经济命脉。

如果以汽车工业为例子的话,这些国家研究的不再是如何制造汽车,而是如何发展更节能、更省时省力、无人驾驶以及自动导航的汽车。换句话说,我们不一定要发展国产车工业,反之应该奠定高端制造业基础。如英国的劳斯莱斯,该公司并非只生产高端汽车,也生产飞机和战斗机引擎。未来不管我国要发展的是汽车、宇航、钢铁、通讯等工业,若我国都拥有这些基础,则能捷足先登,抢尽先机。

绿能电动车也可以成为国产汽车工业3.0的主要范畴。部分媒体已经多次报导这是具远见的计划,因为电动车市场已是一块不断增长的大肥肉。与其单纯地推动国产车计划,倒不如推动国产汽车工业计划,事关国产汽车工业计划将涵盖更多不同种类的汽车工业,包括重型车辆如罗里和巴士等等。根据媒体提供的数据,全球电动汽车的销量从2012年至2017年取得大幅增长。就在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达到122.3万辆,在2012年只达12.2万辆而已。中国、美国、挪威、德国与法国已经是全球五大电动车销售国。虽然宝腾过去业绩不佳,但是马来西亚的汽车工业已经不是当年的初哥,因此国产车3.0不必从零开始,胜算初具,值得开拓绿能电动车这片新商机。

著名经济评论家Joe Studwell在他的书《成与败:亚洲国家的经济运作之道》中批评政府只顾提供关税保护和优惠给宝腾,间接造成宝腾过于依赖政府保护而无法像其他汽车工业一样茁壮成长。他甚至拿韩国和日本汽车工业启蒙时期和宝腾比较,发现韩国政府在启蒙时期成立四到五家汽车工业品牌,然后让它们互相竞争,尤其是强制必须要开拓外国市场,最终在自然竞争下只剩下起亚和现代两家汽车品牌脱颖而出。最近现代汽车也入股起亚,成为韩国汽车的独尊汽车品牌。因此,注重不同国产品牌的相互竞争才是国家汽车工业的未来方向。另一不可忽略的就是,公共交通领域需要大量节能环保的巴士,无论是双层巴士还是中小型巴士,马来西亚已经拥有一定的基础。

我在网络简单搜寻,就发现我国就有好几家巴士制造商,有者甚至出口海外,因此重型商业车辆制造业也是我国应该考虑涉足的领域。另外也有一些本地巴士制造商甚至已经涉足设计和制造电动巴士。他们需要的不是关税保护,而是政府提供科研方面的奖掖,以让这个市场无论是谁,只要他从事的是交通工业的技术科研,他们都可以向政府申请奖掖。有鉴于此,在大家还没有获得更多资讯之际,我们不应该对第三国产车计划予以全盘否定。尤以进之,我们更必须在这项计划成型之前向政府提供不同的意见,以让这个全新的国产工业能够涵盖高端科技,茁壮成长。

魏家祥死性不改 继续无视槟政府承认统考事实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8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死性不改,还要欺骗到底,继续无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统考的事实。他显然迄今还是不明白马华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遭到人民拒绝的原因。从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期间,槟州政府是第一个承认统考的州属。在我担任首席部长的时候,我们不仅承认统考,州政府子公司也聘用了统考文凭生担任高职。

槟州政府已经解释过无数次,基于公共服务局(JPA)隶属联邦政府的管辖,槟州政府权限不及于此,唯有选择在州的权限范畴内承认统考文凭,即由直属子公司聘请统考毕业生担任政府机构的高职。像是毕业自新山宽柔独中的邓晓璇,持有统考文凭却能担任槟州绿色机构的总经理,并享有该机构的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正规的公务员逊色,这点彰显希盟州政府的诚意,虽然聘请公务员权限在联邦政府,但州政府想尽办法,凿开阻挡前路的石头,让统考生有机会参与槟州的发展。

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当时无法名正言顺地吸纳统考生,必须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来聘请他们,问题与阻碍明明是出在国阵之上,魏家祥却将矛头指向希望联盟政府。这等同你犯了错我们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却被指责。在消费税的课题上亦是一样,明明是国阵把国库弄得千疮百孔,国阵现在却反过来要我们来买单。魏家祥和国阵的这种伎俩重复使用太多次,人民雪亮的眼睛早就看清楚,所以才会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唾弃国阵。

过去十年以来,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华教的诚意与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实施的各种惠民政策诸如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甚至是教会学校等,让无数学子受惠。除此之外,槟州政府也拨款予那些到国内大专学府深造的州内学生1000令吉,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而到韩江学院的槟城学生,同样享有这个优惠。

相较于国阵,希盟州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霹雳希盟利民良政!所有新村将获得永久地契!

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于2018年8月14日发布媒体文告; 对于霹雳州政府昨日宣布将依据程序发放永久地契予霹雳州所有新村一事,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籍此表示希盟政府具足兑现诺言的诚意,并认为魏家祥与马汉顺先前的冷嘲热讽,只会凸显们执政时的尸位素餐。

吴家良指出,当魏家祥还在缅怀着他州的99年地契时,希盟政府却已将要发放永久地契,可见讲求务实效率的希盟政府与腐败无能的前朝国阵有着何其巨大的差距。复次,倘若真如魏家祥所言,99年地契没什么大不了,为何霹雳新村居民的土地问题在前朝国阵下还是无所突破?

同时,吴家良慎重提醒两位马华领袖,国阵是整个腐败制度的始作俑者,六十年来不但缺乏改革意愿,还让问题变本加厉。希盟政府纵然在实施惠民政策上遭遇阻碍,但仍然积极展现改革魄力,务求开拓新格局。他认为一个尚知廉耻的从政者,并不会在体制内为虎做伥多年后,仍可以假装事不关己地指指点点。

最后,吴家良奉劝马华不应在选举后急着不停盲目寻求表现,不但对自身存在感日益消亡的焦虑展露无疑,还赔上了在野党的专业性。要挽救马华的形象,不如先从对自己的原则贯彻一致性开始。举例来说,不要当他们的主子巫统与伊斯兰党一起公开反对统考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还大言不惭地声称可以和伊斯兰党合作。与其手足无措、乱枪打鸟,马华不如先把自己的方向弄清楚,别做不到当家当权的执政伙伴的同时,还连反对党一职都无法胜任。

国会通过动议重查一马案 纳吉应全力配合供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17日(星期五)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第十四届国会为期20天的第一次会议在昨天以一致通过指示总稽查司以及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和一马公司相关的侵吞公款案件及丑闻,还有与它相关的公司重新展开详细调查的动议结束,这个行动将有助于恢复下议院的尊严,所有的相关资料也将会对外公布。

这在第十三届国会是不可思议的。事实上,这样的动议根本就不会见天日,正如我在2018年3月至4月间在第十三届国会召开期间有关公账会报告没有令人满意以及指示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较完整和全面的调查,它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的动议。所以,在野党国会议员的思维现在出现转变是格外令人注目的,因为这些巫统/国阵国会议员是会在第十三届国会拼死阻止任何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全面调查。

事实上,我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两度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每次都长达六个月之久,变成“国会幽灵”。正如我昨天在国会里所说的,我对于曾经身为第十三届国会的国会议员感到无比羞耻,因为一马公司丑闻竟然已经成为一项禁忌课题,任何有关它的问题或动议都不能被提出来。昨天,我们得知更多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龌龊之处,因为公账会前任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承认他蓄意篡改和删除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里有关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拥有人的部分,而曾经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担任公账会成员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则表示,公账会报告里的删除举动是在他或其他公账会成员不知情下进行的。

新的公账会已经被委托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一次完整和更全面的调查,它不但要调查公账会前任主席在第十三届国会期间在未经批准或公账会全体成员知情下篡改和删除公账会报告里的一些部分,也应该调查其他两件涉及公账会前任主席的事情:第一,为何哈山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多番宣称他已经洗脱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一切罪名时——但这却并不符合事实——保持缄默;第二,为何哈山没有在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展开——并于2017年6月扩充它的涵盖规模——与一马公司相关资产有关的盗贼统治案件诉讼后,针对一马公司丑闻重启和展开更全面的调查,美国司法部在它的诉讼里提供繁多的证据来支持它有关“ 有一宗意在把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挪移出来的钱拿来洗钱的国际阴谋“,并购置遍布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资产——其中包括了价值十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超级游艇——的指控。

尤其是公账会为何会漠视出现在长达958个段落的诉状(厚达251页)里的第7段的严重指控 :“ 一马公司表面上是为了马来西亚和她人民的经济得益而追求投资和发展计划而成立的,它主要是依靠着发行不同的债券来资助这些计划。然而,在大约五年的时间里,约从2009年到至少2013年之间,有多位人士,包括了公务人员和他们的伙伴,密谋透过不同的方式欺诈一马公司数十亿美元,这些方式包括了欺骗外国银行,以及发出国外有线通信来继续进行这个欺诈阴谋,并在之后,透过美国金融机构洗从犯罪行为获得的收益。从一马公司挪出来的资金被充作共谋者和他们的亲属以及伙伴的个人利益,包括购置美国和国外的豪华地产、偿还在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赌博开销、收购超过2亿美元的艺术品、为家人和伙伴购买奢侈品礼物、投资在纽约的主要地产发展计划上,以及资助好莱坞主流电影的出品。一马公司无份于这些资产,也没有从这些投资获得回报。 ”

哈山竭力把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真正拥有人的资料掩盖起来,这是从2009年持续至2014年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四个发展阶段的第一个,但哈山是否意识到在公账会报告于2016年4月呈上国会的三个月后,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的盗贼统治诉讼用了50页的篇幅来解释Good Star公司以及Good Star账户的设立催生了一马公司丑闻。美国司法部诉状里的第47段这样写道:”尽管一马公司官员向包括马来西亚的德意志银行在内的方面表示,Good Star是由沙地石油所全权拥有的子公司,但这却不是事实。按照银行记录,Good Star是一家由刘氏(刘特佐)所掌控的公司,而刘氏也是Good Star账户的受益拥有人和它唯一的授权署名者。刘氏在当时29岁,并且没有在一马公司或沙地石油担任任何正式职位。“

为何要对刘特佐是Good Star有限公司的真正拥有人的资料如此保密,它标志着一马公司丑闻以及马来西亚作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诞生。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还是他又会像之前那样在一马公司丑闻的事上保持沉默?

3件事件挫败纳吉精心策划在一马丑闻中免责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巴力文打的民主行动党巴力文打支部周年晚宴上的演讲:3个事件挫败了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吉隆坡高庭判定,撤销纳吉就媒体和公众谈论他的贪腐案件施加封口令的申请。这和新马来西亚相一致,而不是像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情况,所有国家机器被滥用以压制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遭受骂名和耻辱的消息。

2018年5月9日之前,所有国家机器被扭曲和收买,以隐瞒马来西亚公众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国际丑闻,和当中涉及的巨大而丑陋的罪行和道德沦丧。拒绝协助或教唆掩盖一马公司贪污、盗用资金和洗钱丑闻的最高阶政府官员,如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或被罢黜、或革职、或被威吓以保持缄默。政府机构被用以提控和骚扰那些继续对一马公司丑闻提出问题的异议人士,例如封锁《砂拉越报告》和其他网站,并严密监督大众媒体以审查关于一马公司的新闻。

国会议员被禁止提问或追究一马公司丑闻,而我两次被禁足第13届国会各6个月。就在第13届国会的最后一个星期,我被当作“国会的幽灵”般对待,当我进入国会议事厅时,议长和副议长声称他们看不到我。司法独立和专业受到威胁,因为司法诉讼被用以排除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信息。纳吉在2018年3月最后的国会会议中,强行通过《反假新闻法案》,这根本只是一份《拯救纳吉于一马公司丑闻法案》,让所有可以在世界各地取得的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新闻,在马来西亚都变成罪行,被视为假新闻并判以50万令吉、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的严厉处罚.

如果不是3个事件挫败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他将继续逍遥法外。第一个事件是2016年7月,美国司法部提出盗贼统治诉讼,以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超过10亿美元资产。这笔资产源自在世界各地被盗用、失信和洗钱的一马公司基金。纳吉热衷于把自己描绘成特朗普的“高尔夫球伙伴”和“喜爱的首相”,同时纳吉自己的桌上摆着一张特朗普的签名照。特朗普在总统选举胜出后,甚至有人预测纳吉将利用他和特朗普的特别关系以废除或撤销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公司的诉讼案件。

然而,这是徒劳的。2017年6月(特朗普的美国总统任期内),美国司法部扩大其一马公司盗贼统治诉讼,以没收另一笔5.4亿美元的资产,而这是被盗用的45亿美元一马公司基金中,与一马公司相关的17亿美元资产的一部分。纳吉完全误读了美国民主和政府的制度,即各种政府机构(如美国司法部)的专业精神不会受到美国更换总统带来的政治改变所影响——这是必要的监督与制衡机制,以维持不同国家机构的独立性和专业性,而这是马来西亚迫切需要的。

第三个事件是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和带来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崭新的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并使马来西亚人民了解,导致马来西亚一夜之间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中的严重罪行和道德沦丧。下个星期举行的国会,有一项废除《反假新闻法》的法案,是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另一步,以便所有国家机器必须旨在促进民主、正义和善政,而不是掩盖像一马公司丑闻那样的腐败、盗用资金和洗钱等罪行。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走上了世界舞台,为世界树立了和平民主地更换政府的典范。接下来,我们必须登上世界舞台,展示我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成在廉政方面领先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