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小校门口砍死人 张念群赶往了解详情

(新山11日讯)私会党疑争地盘,争到校园内,甚至还嚣张到厮杀砍人,酿1死1伤,血溅校园!据了解,此命案于中午12时许,在士姑来国光学校(也称国光一校)发生。事件造成2名华裔男子一死一伤,死者倒卧在学校门口的走廊,伤者手部被砍。初步得知,学校义卖于今早8时至下午1时举行,当义卖即将结束时,约中午12时30分左右,突然有一班人闯学校干案。

现场消息指出,因为两派私会党徒于较早时分,在学校义卖处就因发生口角,相信是为争地盘。现场有人听见,双方在争执时,有人搁狠话:“你们这个旗头,不能来皇后(花园)。”接着,便调派人马到学校,以致酿成命案。遭砍重伤的男子倒卧在校门口走廊,现场有人第一时给予援助,唯对方伤势严重,流血一地,最终毙命现场。另一受伤男子伤势未详,只听闻手被砍。

今天行动党刚好在新山举行柔州代表大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接获消息,先后于下午1时和下午3时,赶抵学校了解情况,并指与校方见面后,才向媒体汇报。另外,警方也封锁现场调查,不让民众靠近,更一度禁止媒体拍摄采访。此事件发生引起社会震惊,主要是事发地点不仅是华小,而且当时还办活动,相信有师生在场,事发时也造成现场一片混乱,甚至留下触目血迹。5至6名青年遭警方逮捕

事发后,五六名青年遭警方逮捕。根据记者向在场的警方了解,警方初步怀疑,这起事件不排除涉及私会党斗争,但是一切尚在调查当中,才能够确认。警方在现场也有带走5至6名青年前往警局录口供,以做进一步的调查。至截稿前,本报未获得新山北警区主任莫哈末泰益的回应;据警方消息指出,莫哈末泰益在案发后,亲自到该校展开调查。攝影:(讀者提供)

希盟预算案财务改革 望全民支持渡过难关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暨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于2018年11月6日发布媒体文告:倪可敏机要秘书吴家良表示,希盟政府上任后的首个财政预算案表现良好,并相信在实施财政改革方针后,政府定能逐步改善我国经济,让大马趋向繁荣进步。自上任以后,希盟政府便被迫收拾国阵政府理财不当及涉及贪污舞弊而引发的国债烂摊子,多项大型计划被取消或重组,2019预算案也以零基预算法规划,确保各种开销都锱铢必较,以期杜绝浪费与挥霍的文化。所以希盟政府在面临国家财务窘况下,依然坚持进行财政改革的决心应该值得被肯定的。

由于上述的国家财务问题,不少希盟在选举中许下的诺言,无法在短期内实施。如日前引起社会议论的PTPTN的新偿贷政策为例子,新条列规定月薪1千令吉以上者必须开始以月薪2到15巴仙的款项分期偿还学贷。部分毕业生都希望新政府能让贷款者在月入4千以上后才开始偿还贷款,但其实这并非政府不愿兑现承诺,而是目前国家财务状况窘迫,政府不得不先解决更严重的国债问题。

PTPTN的偿贷政策也推出每月2巴仙的最低偿还额,显示政府在整顿PTPTN的财务运转时也尽可能减低贷款者的负担。安顺国会协调官吴家良指出,整体分析预算案而言,希盟政府还是关注弱势群体的生活,生活援金和其他津贴也变得更具针对性地向B40群体派发,确保他们不会从国家经济发展中被遗落。为了增加PTPTN的运转资金,希盟政府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为了能够帮助更多未来的大学生获得贷款,所以才在预算案宣布所有大学生必须偿还贷款的政策。

但政府也体恤B40群体,所以希盟政府也宣布会为来自B40群体的一等荣誉生的贷款打折,以减轻此群体负担。国家有轻重之分,先解决燃眉的债务问题,接着斥资振兴经济,最后才能逐步兑现各种涉及大笔金额的惠民承诺。他相信政府在国家财务改善后,放宽PTPTN偿还条件等竞选承诺将会逐步实现,希望人民能谅解。

图为吴家良(左二)代表YB倪可敏给残障人士派发援助金,随行者为安顺希盟服务团队。

行动党首批女议员 半生奉献无怨无悔

骆瑞珍同志,1941年出生,今年74岁,怡保育才高中毕业,1971年参加民主行动党,1982大选首次披甲上阵。1986年和1990年均当选霹雳州华林区州议员,1995年宣告从议会引退,但仍然积极参与霹雳州党务,从旁协助年轻党员。采访骆瑞珍同志正是夜幕低垂之际,晕黄的街灯下,骆女士就在门外等候我们。街灯拉开长长的身影,映射出长长的孤寂,笔者心里莫名地紧缩一下。这位大半生(超过40年)都奉献予民主行动党的老人家,至今未嫁,退休后独居怡保花园的一间小排屋。

访谈完毕后,家住附近的也朗区州议员罗思义夫妇来到骆瑞珍的住家,原来他们已经相约好,访问结束后一起用晚餐。兴许,骆女士把青春年华都奉献于政治抗争事业,却赢得党内后辈同志的爱戴和尊重。离开学校后,骆瑞珍经父亲安排前去槟城,在姨丈的保险公司当书记。因机缘巧合,她接触到民主行动党。“我的妹妹嫁给范伟登,范伟登是时任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范俊登的弟弟。她知道我对政治非常热心,就趁一次他们要成立霹雳州妇女组时,邀我出席会议。主持会议的是时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巴硕伯打马区(Pasir Bedamar)州议员Philips Anthony、我妹妹、Mary(后来成为P巴都的太太)、Hamidah等人。”

“会议当场,他们就交入党表格给我填,当场入党。更令我惊讶的是,我被推选为霹雳州妇女组主席,Hamidah出任副主席,秘书由Mary担任,那是1971年。”在槟城工作两年后,受朋友鼓励,骆瑞珍回来怡保当补习老师。“补习是自雇行业,时间安排有伸缩性,这是为何我要回来怡保的原因,因为我可以有更多时间推动行动党和妇女组的党务。”“加入行动党不到三个月,在太平的一场群众大会,以为自己的任务只是帮忙卖《火箭报》和筹款,哪里知道范俊登对我说,你必须代表妇女组上台演讲。第一次被叫上台演讲,没有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要讲些什么,两只手紧紧握着麦克风,演讲完后竟然满身大汗,这情景也有被同志拍摄下来。”

对于《火箭报》,骆瑞珍语重心长的说:“以前做领袖的,上台演讲后,在台下就亲力亲为,拿着 《火箭报》向群众兜售;现在的领袖都不卖《火箭报》,都是普通党员在做,怎么会有好销量。”“1970年代还没有办千人宴或万人宴的想法,我们都是做群众大会,然后就拿着Milo罐对外筹募经费。那个年代,行动党最出色的名嘴是林吉祥、范俊登和后来退党的吴福源。”自1971年加入民主行动党开始,骆瑞珍一直以妇女组主席的角色在幕后默默耕耘,从来没有想过上阵。直至1982年,时任全国副财政陈国杰向她晓以大义:“瑞珍,你有没有搞错,你身为妇女组主席,不参加选举,如何替妇女群体发言和争取权益?” 1982年,骆瑞珍获党委任,出战霹雳州大和园区(Pasir Puteh)州议席,对垒马华公会的刘运兴。

“新经济政策自1970年实施以来,土著权贵凭着巫统政府扶持,控制了国内大多数的行业如金融、银行、种植、锡矿、运输及保险业等。马来人财团因种种优惠而收购了许多外国商人所控制的大企业。马华公会就以改变这种局势为借口,欺骗华社集中资本,以便进行有利于民族的大企业。”“1982年的竞选,很多选民都跟我说抱歉,他们不是不支持在野党,只是他们都把血汗储蓄都投资在合作社,担心局势不稳定令血汗钱化为乌有;我甚至还听到有人被警告,如果投在野党,会遭遇拿不回钱的惩罚。”

况且,那年的大选正逢时任首相马哈迪的“新首相效应”,民主行动党在霹雳州兵败如山倒,骆瑞珍也未能幸免。唯一鼓舞的是,新兵上阵的她,是民主行动党成绩最好的其中一位候选人,仅以两千余票败阵。“这一次霹雳州惨败对党的冲击真的很大,时任主席林子鹤虽然在选举赢得议席,但仍然气到辞职谢罪,制造补选。”1986年,民主行动党励精图治,卷土重来收拾旧山河,骆瑞珍也受托重任,出战华林区(Falim)州议席,与马华和社会民主党候选人刘莲珍展开三角战。由于时任秘书长林吉祥北上槟城展开“丹绒战役”,亲自挑战许子根,令仍然支持“三结合”概念的华教人士不满,霹雳州董联会主席胡万铎甚至组团到槟城和安顺为许子根和王添庆助选,最后在霹雳州出现所谓的“声讨林吉祥大会”,爆发“精武事件”。

“稍懂中文者都知道,‘声讨’是负面词,是对做了坏事的人或团体的一种公开谴责。林吉祥从政多年,一直都在反抗强权,何时做过出卖人民权益的事情?这个公道我们一定要为秘书长讨回。”“声讨林吉祥大会在怡保体育会举行,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党要几乎全都出席,包括刘德琦、颜祥兴、朱镜湘、魏添凤、刘三丰、符标国和我。大会举行到一半,气氛越来越紧绷,最后有群众不满林吉祥受大会批斗,跑上台闹事。”“那时候我也是指着我的老同学汤毅(大会主持人)骂:你是育才生,我和符标国也是育才生,这里很多人都是育才生,这里有谁没有为华教事业奋斗?你说声讨林吉祥,为什么不敢去槟城声讨?反而在怡保这个不关事的地方声讨?”

1986年8月3日大选成绩揭晓,民主行动党大有斩获,扭转了1982年全国大选的颓势,在近打区和城市地区势如狂风扫落叶,赢得四个国会议席和13个州议席,骆瑞珍也获得选民认同当选。她与当时在雪州上阵胜选的温凤玉,都是行动党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女州议员。1987年10月,时任国会在野党领袖林吉祥揭发国阵政府的南北大道丑闻,引发巫统党内大地震。同年10月,政府派遣不諳华文的教师担任华小高职等不合理措施,招致华社反弹,民主行动党和民间团体随即召开抗议大会;巫青团则號召万人大集会抗议。

当时政府以种族关系紧张为理由,于同年10月27日展开大逮捕和查禁报章的“茅草行动”,並援引《內安法令》逮捕和扣留106人,包括林吉祥和卡巴星在内的16名民主行动党领袖、伊斯兰党的莫哈末沙布(Mat Sabu)、华教人士林晃升和沈慕羽。遭扣留的民主行动党领袖如P巴都、刘德琦、魏添风等人也是霹雳州党要。一时之间,身在怡保的骆瑞珍,成为记者、党员、支持者及受逮捕者家人的咨询对象,应接不暇。P巴都被扣留前也摇了一通电话,叮嘱她必须好好照顾好霹雳州总部。

“由于他们都被关在霹雳州甘文丁扣留营,大部分行动党领袖及扣留者家属拜访扣留者之前,都会通过我安排交通或住宿。几乎每一天早上都去怡保机场接待人,然后载他们去甘文丁,之后再载他们回来怡保。”骆瑞珍不禁戏称,那两年的她像计程车司机多过像州议员。“茅草行动遭扣留最久的就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两父子,长达18个月,所以他们的家眷在霹雳州的起居饮食都由我负责。慧英(林吉祥女儿)当时在餐馆工作,下班后已经五、六时,林太(林吉祥妻子)与她来到怡保已经晚上,必须住宿一晚才能在隔天探访吉祥和冠英。因此她俩都是在我家过夜。”

“还记得林太第一次带Betty(周玉清)探访他们,还介绍这是她的侄女。可是我看来看去都不像,因为她们之间的互动非常客气,看起来一点也不熟络。后来才知道她是冠英的女朋友,必须向扣留营官员谎报身份才能进入探访。”1990年全国大选,由巫统分裂出来的46精神党与其他在野党分别组成“伊斯兰团结阵线”(APU)和“人民力量阵线”(人阵,Gagasan Rakyat)。人阵的成员党包括46精神党、民主行动党、沙巴团结党、人民党及印裔前进阵线(IPF),以“两线制”口号出击1990全国大选。

骆瑞珍受委在原区(华林区)守土,迎战马华公会。提及此战,骆瑞珍非常自豪,因为她赢得的多数票还多过对手的总得票,而且她在竞选期间大多数时候都是游走在霹雳州各区为战友助选。大选结果,民主行动党延续上届大选的气势,成功捍卫所有原议席,这是霹雳州2008大选前最骄人的战绩。1995年,骆瑞珍深感年纪渐长,无力应付繁重的选区和议会工作,决定从前线引退。“虽然提名前我已经向P巴都(州主席)和郭金福(州秘书)表明不要出战,但是当候选人名单提呈到林吉祥手里,他还是很惊讶的再向我求证,甚至希望我可以再支撑多一届。”

“要知道,虽然我的选区是全霹雳州最小的选区,却是最多问题的选区,如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公害事件、洋灰山发展商拆屋风波、万里望一带水灾频频发生乃至地陷问题层出不穷。在处理红泥山稀土厂事件甚至遭到当地由前社阵成员组成的公民组织排挤,每一次开会或记者会,他们都刻意不通知我,也不让出席,幸好每一次当地居民都会通知我。我的原则很简单,我是他们的代议士,只要他们通知我或需要我,我就会出席。”

从前线引退的骆瑞珍,一直都在幕后默默耕耘协助后辈。到2000年初,依然为民主行动党劳心劳力,时任秘书长郭金福转战马六甲,临走前授命骆瑞珍协助M古拉和倪可汉,已年迈的她仍义不容辞接下任务。谈到妇女组,曾是任期最久的妇女组主席的骆瑞珍有无限感慨。“那个时候,政党是最难招到女党员,因此少数活跃在前线的如槟城的郭美玲,雪隆区的温凤玉和王桂玲、柔佛的陈翠水和詹玉兰,霹雳州的Mary和我等人,都被当成怪物。就算我们招到一批新力军,但是当她们结婚生子后,大多数会绝迹于政治场合。”“现在行动党处于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时期,在槟州和雪州也是执政党,具备很多的优势吸引女性参政,也招收到很多的女党员,可惜我看到很多女党员并没有获得很好的培训,浪费了很多优秀人才,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大半生献身予行动党的骆瑞珍,对自己的付出做出一句总结:无怨无悔。

史上人气最强议长!(內附视频)

太平14市议员分区为民解忧(太平26日讯)放眼更有效率地提供民生服务,及进一步发掘各区的特色,太平行动党特为旗下市议员分配服务区域,以方便管理各类投诉及促进地方旅游及经济发展。目前,行动党的12名太平市议员,再加上2名非政府组织名额出任市议员的陈天贵及王永信,已在行动党太平联委会的安排下,分区为民解忧。

行动党太平联委会副主席刘长一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太平的范围很大,而该党分配市议员负责各区的服务及投诉,將能让市议员为民提供更有规划性、更快捷及更有效率的服务,以打造更美好的太平。「当各区民眾要投诉或反映所面对的问题时,他们可以通过电话直接联络所在区的市议员,未必要亲自前来服务中心,服务快捷。」

他表示,太平行动党分配市议员负责各区,也不仅希望他们处理民生,诸如看水沟、马路等问题而已,其实也冀望他们能发崛各区的特色潜能,诸如旅游、手工艺术、或文化產业,以推动地方上的旅游及经济发展。「例如,十八丁有炭窑,这是广为人知的文化產业,並已成为了著名景点,而区內是否还有其他的具旅游价植或文化產业尚未被发崛,或缺乏宣传?」

他指当地人可以向负责的市议员反映相关事项,以传达予市议会旅游小组,则后者可以进行研究及考察,好加以宣传。他强调, 市议员的任务也是在市议会里制订政策,因此市民若有良好及建设性的建议,也欢迎向各区负责市议员反映,以便下情上达,上情下达。

全力支持倪可敏,恢复国会自主权!!(內附视频)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日前受邀出席培元校友会62周年纪念晚宴致词时表示由于前朝政府挪用了352亿退税款项,导致政府负债累累、国库空虚,议员拨款锐减希望选民能够体谅。张哲敏说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踢爆192亿令吉的消费税退税基金不翼而飞,上个星期再揭发160亿令吉所得税退税被挪用。

张哲敏指出这两笔被挪用的款项总额为352亿令吉,可以应付华小每年5000万令吉拨款足足700年。他说被前朝政府取消的金宝政府医院建筑费为1亿5千万令吉,352亿令吉足以建234间金宝政府医院。他说这两笔总值352亿令吉退税款项不属于政府的收入,而必须退还给纳税人和商家,但是却被前朝政府非法挪用。如今希望联盟必须承担这笔被挪用的退税款项,以抵消申请(set off application)让纳税人和商家以当年应付的税款金额抵消可以获得退税的款项。

张哲敏说这么一来希盟政府今年的税收肯定受影响;正应如此,今年的州议员拨款只有15万令吉,盼选民能够体谅。近三分一州议员拨款给华小独中; 张哲敏表示虽然今年的州议员拨款锐减,他已拨出了4万4000令吉给予金宝的华小和独中,占州议员选取拨款几乎是三分之一。

“华族有一句名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所以我决定把选区拨款优先拨给教育学府,尤其是华小和独中。”张哲敏说。张哲敏说他将利用剩余的选区拨款来维修和建设金宝内的公共设施包括金宝巴刹和小食档,尽量让更多的居民受惠。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李蕙如、郑歆妤和罗慧娟。

(图):张哲敏(右四)办法感谢状给大会顾问王家麟校长(右三)。左四为培元校友会会长黄木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