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人气最强议长!(內附视频)

太平14市议员分区为民解忧(太平26日讯)放眼更有效率地提供民生服务,及进一步发掘各区的特色,太平行动党特为旗下市议员分配服务区域,以方便管理各类投诉及促进地方旅游及经济发展。目前,行动党的12名太平市议员,再加上2名非政府组织名额出任市议员的陈天贵及王永信,已在行动党太平联委会的安排下,分区为民解忧。

行动党太平联委会副主席刘长一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太平的范围很大,而该党分配市议员负责各区的服务及投诉,將能让市议员为民提供更有规划性、更快捷及更有效率的服务,以打造更美好的太平。「当各区民眾要投诉或反映所面对的问题时,他们可以通过电话直接联络所在区的市议员,未必要亲自前来服务中心,服务快捷。」

他表示,太平行动党分配市议员负责各区,也不仅希望他们处理民生,诸如看水沟、马路等问题而已,其实也冀望他们能发崛各区的特色潜能,诸如旅游、手工艺术、或文化產业,以推动地方上的旅游及经济发展。「例如,十八丁有炭窑,这是广为人知的文化產业,並已成为了著名景点,而区內是否还有其他的具旅游价植或文化產业尚未被发崛,或缺乏宣传?」

他指当地人可以向负责的市议员反映相关事项,以传达予市议会旅游小组,则后者可以进行研究及考察,好加以宣传。他强调, 市议员的任务也是在市议会里制订政策,因此市民若有良好及建设性的建议,也欢迎向各区负责市议员反映,以便下情上达,上情下达。

全力支持倪可敏,恢复国会自主权!!(內附视频)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日前受邀出席培元校友会62周年纪念晚宴致词时表示由于前朝政府挪用了352亿退税款项,导致政府负债累累、国库空虚,议员拨款锐减希望选民能够体谅。张哲敏说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踢爆192亿令吉的消费税退税基金不翼而飞,上个星期再揭发160亿令吉所得税退税被挪用。

张哲敏指出这两笔被挪用的款项总额为352亿令吉,可以应付华小每年5000万令吉拨款足足700年。他说被前朝政府取消的金宝政府医院建筑费为1亿5千万令吉,352亿令吉足以建234间金宝政府医院。他说这两笔总值352亿令吉退税款项不属于政府的收入,而必须退还给纳税人和商家,但是却被前朝政府非法挪用。如今希望联盟必须承担这笔被挪用的退税款项,以抵消申请(set off application)让纳税人和商家以当年应付的税款金额抵消可以获得退税的款项。

张哲敏说这么一来希盟政府今年的税收肯定受影响;正应如此,今年的州议员拨款只有15万令吉,盼选民能够体谅。近三分一州议员拨款给华小独中; 张哲敏表示虽然今年的州议员拨款锐减,他已拨出了4万4000令吉给予金宝的华小和独中,占州议员选取拨款几乎是三分之一。

“华族有一句名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所以我决定把选区拨款优先拨给教育学府,尤其是华小和独中。”张哲敏说。张哲敏说他将利用剩余的选区拨款来维修和建设金宝内的公共设施包括金宝巴刹和小食档,尽量让更多的居民受惠。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李蕙如、郑歆妤和罗慧娟。

(图):张哲敏(右四)办法感谢状给大会顾问王家麟校长(右三)。左四为培元校友会会长黄木清。

政府须提供更多第三国产车的详情 刘永山:全新国产工业应迈向高端科技

希盟民主行动党万津区州议员刘永山于2018年8月12日在万津所发表的文告:政府必须针对第三国产车计划必须让各成员党领袖能够充分了解其计划的详情和内容,以便能够在希盟内部取得更多共识,确保这项计划是全新的国产车计划,甚至是脱胎换骨的国产汽车工业计划。如是新国产车计划是私人领域投资,并不涉及政府资金。这样,国产车计划不再是政府的投资计划,反而亏盈由私人企业承担,看来并问题不大。

国人必须知道的是,马来西亚的收入来源迄今还是以石油棕油等支撑。这是相当不健康的,因为制造业只是占国家总收入四分之一左右。希盟政府要提升国家整体收入,制造业务必成为国家的经济命脉之一,尤其是当下许多工业国家已经纷纷转型为工业4.0(即把制造业和人工智慧结合),因此不能完全忽略制造业的重要性。虽然先进国家如德国、日本和英国等经济体的知识经济和服务业对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已有所提升,但是制造业依然还是这些国家经济命脉。

如果以汽车工业为例子的话,这些国家研究的不再是如何制造汽车,而是如何发展更节能、更省时省力、无人驾驶以及自动导航的汽车。换句话说,我们不一定要发展国产车工业,反之应该奠定高端制造业基础。如英国的劳斯莱斯,该公司并非只生产高端汽车,也生产飞机和战斗机引擎。未来不管我国要发展的是汽车、宇航、钢铁、通讯等工业,若我国都拥有这些基础,则能捷足先登,抢尽先机。

绿能电动车也可以成为国产汽车工业3.0的主要范畴。部分媒体已经多次报导这是具远见的计划,因为电动车市场已是一块不断增长的大肥肉。与其单纯地推动国产车计划,倒不如推动国产汽车工业计划,事关国产汽车工业计划将涵盖更多不同种类的汽车工业,包括重型车辆如罗里和巴士等等。根据媒体提供的数据,全球电动汽车的销量从2012年至2017年取得大幅增长。就在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达到122.3万辆,在2012年只达12.2万辆而已。中国、美国、挪威、德国与法国已经是全球五大电动车销售国。虽然宝腾过去业绩不佳,但是马来西亚的汽车工业已经不是当年的初哥,因此国产车3.0不必从零开始,胜算初具,值得开拓绿能电动车这片新商机。

著名经济评论家Joe Studwell在他的书《成与败:亚洲国家的经济运作之道》中批评政府只顾提供关税保护和优惠给宝腾,间接造成宝腾过于依赖政府保护而无法像其他汽车工业一样茁壮成长。他甚至拿韩国和日本汽车工业启蒙时期和宝腾比较,发现韩国政府在启蒙时期成立四到五家汽车工业品牌,然后让它们互相竞争,尤其是强制必须要开拓外国市场,最终在自然竞争下只剩下起亚和现代两家汽车品牌脱颖而出。最近现代汽车也入股起亚,成为韩国汽车的独尊汽车品牌。因此,注重不同国产品牌的相互竞争才是国家汽车工业的未来方向。另一不可忽略的就是,公共交通领域需要大量节能环保的巴士,无论是双层巴士还是中小型巴士,马来西亚已经拥有一定的基础。

我在网络简单搜寻,就发现我国就有好几家巴士制造商,有者甚至出口海外,因此重型商业车辆制造业也是我国应该考虑涉足的领域。另外也有一些本地巴士制造商甚至已经涉足设计和制造电动巴士。他们需要的不是关税保护,而是政府提供科研方面的奖掖,以让这个市场无论是谁,只要他从事的是交通工业的技术科研,他们都可以向政府申请奖掖。有鉴于此,在大家还没有获得更多资讯之际,我们不应该对第三国产车计划予以全盘否定。尤以进之,我们更必须在这项计划成型之前向政府提供不同的意见,以让这个全新的国产工业能够涵盖高端科技,茁壮成长。

魏家祥死性不改 继续无视槟政府承认统考事实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8月13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死性不改,还要欺骗到底,继续无视槟州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统考的事实。他显然迄今还是不明白马华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遭到人民拒绝的原因。从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期间,槟州政府是第一个承认统考的州属。在我担任首席部长的时候,我们不仅承认统考,州政府子公司也聘用了统考文凭生担任高职。

槟州政府已经解释过无数次,基于公共服务局(JPA)隶属联邦政府的管辖,槟州政府权限不及于此,唯有选择在州的权限范畴内承认统考文凭,即由直属子公司聘请统考毕业生担任政府机构的高职。像是毕业自新山宽柔独中的邓晓璇,持有统考文凭却能担任槟州绿色机构的总经理,并享有该机构的各项福利,一点都不比正规的公务员逊色,这点彰显希盟州政府的诚意,虽然聘请公务员权限在联邦政府,但州政府想尽办法,凿开阻挡前路的石头,让统考生有机会参与槟州的发展。

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当时无法名正言顺地吸纳统考生,必须用如此迂回的方式来聘请他们,问题与阻碍明明是出在国阵之上,魏家祥却将矛头指向希望联盟政府。这等同你犯了错我们来解决问题,但现在我们却被指责。在消费税的课题上亦是一样,明明是国阵把国库弄得千疮百孔,国阵现在却反过来要我们来买单。魏家祥和国阵的这种伎俩重复使用太多次,人民雪亮的眼睛早就看清楚,所以才会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中唾弃国阵。

过去十年以来,槟州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华教的诚意与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实施的各种惠民政策诸如制度化拨款华小、独中,甚至是教会学校等,让无数学子受惠。除此之外,槟州政府也拨款予那些到国内大专学府深造的州内学生1000令吉,以减轻父母的负担。而到韩江学院的槟城学生,同样享有这个优惠。

相较于国阵,希盟州政府做得更为全面,因此,才会赢得人民的支持。接下来,我们将会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地落实希盟宣言,我们要民主化教育而不是种族化、政治化教育课题,不管是华校或是国民学校,我们都要做出更多努力,让人才都能得到发挥,让每个马来西亚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霹雳希盟利民良政!所有新村将获得永久地契!

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于2018年8月14日发布媒体文告; 对于霹雳州政府昨日宣布将依据程序发放永久地契予霹雳州所有新村一事,安顺国会议员政治秘书吴家良籍此表示希盟政府具足兑现诺言的诚意,并认为魏家祥与马汉顺先前的冷嘲热讽,只会凸显们执政时的尸位素餐。

吴家良指出,当魏家祥还在缅怀着他州的99年地契时,希盟政府却已将要发放永久地契,可见讲求务实效率的希盟政府与腐败无能的前朝国阵有着何其巨大的差距。复次,倘若真如魏家祥所言,99年地契没什么大不了,为何霹雳新村居民的土地问题在前朝国阵下还是无所突破?

同时,吴家良慎重提醒两位马华领袖,国阵是整个腐败制度的始作俑者,六十年来不但缺乏改革意愿,还让问题变本加厉。希盟政府纵然在实施惠民政策上遭遇阻碍,但仍然积极展现改革魄力,务求开拓新格局。他认为一个尚知廉耻的从政者,并不会在体制内为虎做伥多年后,仍可以假装事不关己地指指点点。

最后,吴家良奉劝马华不应在选举后急着不停盲目寻求表现,不但对自身存在感日益消亡的焦虑展露无疑,还赔上了在野党的专业性。要挽救马华的形象,不如先从对自己的原则贯彻一致性开始。举例来说,不要当他们的主子巫统与伊斯兰党一起公开反对统考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还大言不惭地声称可以和伊斯兰党合作。与其手足无措、乱枪打鸟,马华不如先把自己的方向弄清楚,别做不到当家当权的执政伙伴的同时,还连反对党一职都无法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