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疯狂的烂政府。(內附视频)

(5-11-2017)

生病疯狂的烂政府。(內附视频)

马来海啸
压倒国阵最后一根稻草

2013年5月6日黎明,第13届大选结果出炉。由于选举制度不公,国阵最终以47%的选票赢得133个国席,宣布胜选;而民联则以51%的选票赢得89个国席,打破国阵三分之二的修宪门槛,止步于布城门前。

当天,国阵主席纳吉在记者会上表示,华人选民唾弃国阵,因此他认为第13届选举是一场“华人海啸”。而恶名昭彰的巫统喉舌——《马来前锋报》在5月7日时,更以“华人还要什么?”(Apa lagi Cina mahu ?)作为封面标题,企图挑起种族之间的情绪。

海啸一词的起始

其实,将选举结果与海啸相提并论之说,源于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3月8日当晚,国阵在霎那间失去了国会三分二的多数议席的优势、在野党一举赢得五州政府、国阵多名部长落马后,林吉祥就以大马掀起“政治海啸“(Political Tsunami)来形容当时的政治巨变。这个传神的比喻立刻得到广泛的使用,尔后,无论是英国的《经济学人》或是美国的《新闻週刊》都用这个名词来形容这场选举。自此,“政治大海啸”就成为了谈论马来西亚第12届大选时,难以弃之不用的形容词。

而纳吉在2013年把它转为“华人海啸”,为的就是特意强调华裔选民对政府的唾弃,企图淡化马来选民对国阵政府不满的事实。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第一时间就驳斥了纳吉似是而非的指控,他指出如果民联真的只得到华裔的支持,那么只占全体选民中29.68%的华裔选民,是不可能贡献给民联51%的选票。林吉祥除了抨击纳吉将国阵在本届大选的挫败归咎为“华人海啸”的说法,他也指出,民联其实获得各族群支持,应该称之为“马来西亚人的海啸”。

民联首相人选安华也带领盟党在各地发动约20场的“人民之声,圣洁之声”(Suara Rakyat,Suara Keramat)黑色大集会,通过一场又一场人数高达10万以上的黑色大集会,除了向纳吉领导的国阵控诉对选举制度不公、选举舞弊的问题之余,也是旨在召集各族人民走上街头,用行动力证民联得到各族支持,让纳吉的“华人海啸论”不攻自破。

可以说,如果没有其他族群的支持,民联是不可能获得这样的大选成绩。因为民联在全国各地都拿下许多原是国阵选区的议席,并在马来人为多数的选区击倒国阵的许多重量级领袖。其中,林吉祥亲自上阵的振林山国席,就是力挫柔佛州原任州务大臣阿都干尼的战果。

马来海啸之由来

介绍了“政治海啸”与“华人海啸”,那么为何又有“马来海啸”一说?

2015年4月27日,前新闻部长再努汀警告首相纳吉,国阵在第14届大选將面对“马来海啸”(Malay tsunami)衝击,原因是马来人不满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消费税及公积金延后提款年龄等不利人民的政策。然而,从“华人海啸”到“马来海啸”,马来西亚政局的转变,难道真的在短短的两年之内有着如此大的变化?

其实,马来选民思变之心一直存在,自2008年起,民联就已经得到许多选民(82个国席,36.9%得票率),包括马来选民的支持。众所周知,在野党在2008年的选票主要来自城市地区,而经过一轮的州政府轮替后,在野党位于城市地区的支持度更是稳健上升,雪州自35席变成44席,槟城自29席变成30席。

当然,尽管在野党在雪州、槟城的支持度有所上升,但必须承认的是,在野党仍然无法取回霹雳,还丢失吉打。何况尽管在野党联盟在第13届大选已经取得过半的票数,却无法在上届大选中赢得足够的议席来执政布城。

马来海啸之可能

在马来西亚的1300多万选民中,国阵和反对党联盟都有自己坚定的支持者。从上届的结果来看,国阵的坚定支持者主要包括巫统的300多万党员、约200万的政府公务人员,以及东马沙巴州和沙捞越州的原著民,和分布在乡村的马来人。而反对党联盟民联主要得到华人、各族裔城市中产阶层的支持。

然而,这样的支持分布并非一成不变,事实证明,马来西亚过去的4次大选,1999、2004、2008以及2013年,都曾经面对过选票大幅度的转向。而种种研究与迹象都显示,来届大选,经济课题与反腐课题都将会是重要的战场。

土团党和诚信党的成立,正是在野党重要的助力。这两党的动员能力,将有助于将这些讯息带到过去在野党较难深入的马来腹地。另外,包括马哈迪在内的前首相与安华、慕尤丁这两位前副首相的合作,也是能够带来一定政治能量的创举。

另外,土团党的主席慕尤丁也是希盟中主推“马来海啸”论的领袖之一。曾经是巫统署理主席,官拜副首相的慕尤丁,在巫统内部因一马弊案与纳吉不合后出走巫统。与前首相马哈迪联手创立土团党这个新党,并带领了一批源自巫统、或是从未属于任何政党的马来政治新势力,加入希盟,一起推动国家的政权轮替。

慕尤丁凭着浸淫政坛的多年经验,指出“马来海啸”正在席卷马来腹地,一旦巫统丢失这些传统政治堡垒,则它将无法生存。
“我相信马来人这一波的疑虑,将聚成第14届大选的马来海啸,同时带来改朝换代。”

过去所有人都认为柔佛是国阵的堡垒区,但是如今,在野党已经得到了56个州议席中的19席,意即在野党以及打破国阵在柔佛州三分二的多数议席,只要再攻下10个州议席,柔佛州政府就变天了。

慕尤丁曾经是柔佛州务大臣,他指出过去3届选举的巨大变动(2004年1席、2008年6席),都显示了柔佛乃至全国产生“马来海啸”的可能。

“这就是为何巫统领袖,如副主席阿末扎希、巫青团长凯里、最高理事拉查里等人仿佛已越来越焦虑。当我还在巫统的时候,他们是我的朋友。”

慕尤丁也举例说明,团结党在马六甲举行的开斋节门户开放活动,成功吸引数千人出席。

马来海啸的冲击

马来西亚奉行单一选区制,而其中一个主要的事实即是:选举的输赢往往取决于边缘席位(marginal seats);希盟若要在未来组建一个稳定及更具合法性的新政府的话,能否在马来半岛击败巫统就成为了希盟的当务之急。

民主行动党内,“马来海啸”论主要推手之一当属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指出,目前巫统在全国总共有88个国席,其中14席来自沙巴和1席来自纳闽,其余73席皆分布在马来半岛。在半岛的这73个国席当中,至少有30个乡村议席,是为巫统“量身订造”的票仓,除了内置FELDA垦殖民选票,还出动政府机器来为巫统助选。一般相信,短期内是无法在这些选区内战胜巫统。

然而,剩下的大部分是多元族群选区。而国阵乃至巫统的整体声望已大不如前。自2008年大选以来,非马来选民表达了对巫统的厌恶,加上巫统政府治国不济造成经济困境,深受其害马来人的愤怒也促成了马来海啸的可能。

上届大选,国阵的胜利榜上有38个乃是多数票少于10%的险胜议席。此外,国阵在2014年一场补选,以0.6%多数票险胜重夺安顺国席,一共39个边缘选区。

只要有6%选票一致转向在野党,国阵就会失去27个边缘议席,让它彻彻底底当一回在野党。

国阵这39个边缘议席之中,有10个议席多数票低于2%、11个国席的多数票仅介于2%至4%、6个多数票介于4%至6%的国席,也就是说,这6%的界线是举足轻重的。。。。。

国阵“宣布”要增建华小,且看倪可敏怎么说! (內附视频)

(3-11-2017)

国阵“宣布”要增建华小,且看倪可敏怎么说! (內附视频)

谈公民教育

文:黄彦铬

国会届满不足一年,各个地区开始掀起大选热潮。不过,目前竟然有大约370万的合格选民还没登记,大多数是年轻人。大学生注册选民的情况更是忧人,每5000位21岁的大学生,只有2000位登记,意味着还有60%的人还没登记。多数年轻人也对政治感到冷感,这究竟是不是现有的教育制度及公民教育所衍生的问题?

教育本质上,除了在培育人才外,更重要的是能培养出拥有独立思考的学生。无奈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像工厂,学生则是在工厂里生产出来的机械人,都被植入了固定的程序。只要面对的问题不在程序编制可射程的范围内,机械人就会当机而回避问题。

笔者认为

一、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无论是在家庭教育或小学中学教育,现在的多数学生都被灌输一个错误的概念。唯一成功途径只有读好书,考到荣誉大学文凭。还没登记的合格选民的心态大概就是:“反正选民那么多,也不差我那一票,加上登记程序耗时又麻烦,那干脆不去注册成为选民。”

二、缺乏公民意识。中小学的公民教育多数着重在个人修养和道德价值,和原本道德教育的教材非常相似,而公民基本常识却略略带过。现有的道德教育不应以书面上的文字、知识或考试为主。相反,应该以身体力行回馈社会的方式来培养正确道德价值观。

加强公民教育

公民教育理应强调公民责任,解释国家基本体制和运作如:国家宪法、国家政体、国会制度等等,让学生都对自己的国家有初步的认识,也间接培养公民情操。若在中小学时期,学生都不曾培养公民意识,也难怪上了大学,还是对政治冷感。

教学方式也应该有所改变,应该容许更多元的声音。普遍上,多数教育工作者都以“因为我是老师,所以我知道的比你多”的态度,单方面填鸭式去教书。唯有双方面沟通的教学方式,才能培育学生拥有思辨能力和批判性思维。

社会是由人的群体建构而成,而身在其中的我们更应该关心社会课题、国家大事。倘若所有事物都丢给政治人物管理,是极为恐怖。若当权者施政不当我们都漠不关心或忍气吞声,我们的自由与权力将慢慢被吞噬。

虽然在308和505大选后,人民的公民及政治意识有所提高,但不应只是因为热潮才参与公民运动。选民也不应该只是看到有希望时才履行公民责任;没希望时就垂头丧气,选择不投票。

最近,开始有人推动岁满自动注册选民运动,或建议把投票年龄提前至18岁。 不过让我们反思,倘若实施了,年轻人的公民意识却没提高,这是否一个终究没被解决的问题呢?

债留子孙,纳吉又写新恥辱!快来看! (內附视频)

(28-10-2017)

债留子孙,纳吉又写新恥辱!快来看!

支持马华制衡巫统?投希盟才有望改变

甲州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谢守钦指出,华社早已看透马华一再雷声大、雨点小,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日前在甲州马华代表大会告诉华社,要支持马华让马华“制衡”巫统,遇到不对或不公平的时候马华有权利拍桌子,来捍卫华社权益。他提醒马华,从以前到现在各项不公平、不平等政策,马华可有拍桌子?

啤酒节风波沿烧至今,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到雪兰莪州政府大厦外“大锤砸酒瓶”的行为、及宗教极端分子频频作出羞辱非穆斯林的行为或言论等等,庆幸有统治者仗义执言,而身为国阵中央执政党的马华部长领袖们,有何对策?马华可有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以有效地制止这些令华社反感的行为?

国家独立至今,华社前前后后最少8次大力支持马华、投选国阵,以致马华最辉煌时期有整百位国州议员,试问华小、华中、独中各项不平等待遇是否获得解决?马华一再讲独中统考文凭快要被承认了,最后多次被巫统部长打脸,还有许多华小等拨款无下文事件,难道马华都不知道?为何现在要大选了才听到增建华小搬上台面?

今天全国各地有多少华裔商家因为消费税带来的百物上涨,导致生意难做、生意量大不如前,小市民更是缩紧腰包、钱不够用,为何只有反对党国会议员包括行动党议员在国会投反对票,马华却与国阵巫统的议员赞成落实消费税政策?

来届大选希盟执政将废除消费税,马华是否会为了华社,一起支持废除消费税?

他促请人民需要把握,尤其现在全国各地马来人吹反风,马来人若投选希望联盟,华人又怎么可以错过改朝换代的机会?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 潘俭伟26-10-2017(星期四)于吉隆坡发表文告。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正在“垂死挣扎”,辩称令吉在今年的表现特出,实际上,自从2013年以来,已亏损的令吉毫无起色。

纳吉要马来西亚人民相信“令吉比其他主要贸易出口国的货币表现更为杰出,并预测令吉的价值将会回升”。

纳吉是否想说我们,令吉兑美元升值5.9%,即从2017年1月开始的4令吉49分到今天的4令吉24分的表现,是值得我国人民赞扬的成就?

纳吉是否需要被提醒,自他在2009年4月9日拜相以来,当时令吉兑美元的汇率即3令吉58仙,比起今天的兑换汇已高出18%吗?事实上,自从2013年大选以来,令吉的价值每年都大幅度下滑。

在20014年,令吉兑美元共下滑6.3%,即从1月1日的令吉兑1美元报3.281至12月31日的报3.502。

随後,首相在2015年1月告诉我们,令吉兑美元将从当时的5年低点反弹回来,因为“马来西亚的金融市场足够强劲”。信或不信,当时是3.50令吉兑1美元,现在看起来像是时空错乱。

然而,在2015年,令吉在12月31日当天却崩溃18.5%,即4.303 令吉兑1美元。

纵使如此,随着政府和国家银行继续重申,我们的货币在这两年被低估和不合理地眨值,在2016年时,令吉的币值又上涨了9.6%。

如果我们全然相信纳吉并根据他的理财务建议进行投资,我们当中一些人在今天可能会有自杀的倾向了。

问题是,如果其他货币兑美元的汇率都以同样的速度下降,那就不会感到如此糟糕。但令人难堪的是,在过去几年,令吉的表现在所有主要区域货币中是最差的。我们的令吉兑换港币丶新元丶泰铢丶印尼盾和人民币,都很大幅度地减弱;因此,首相认为令吉的汇率在今年略有上升值得庆贺,是一种“垂死挣扎”的严重情况。

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令吉表现差劣的原因,除了我们无知或假装无知的首相和他的“党羽”(merry men)。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对货币和经济的信心已经完全崩溃,而这源自于我们被揭发为一个全球盗贼统治的国家,以及马来西亚当局和政府并没有对那些需要问责者采取任何对付行动。

令吉严重眨值的直接後果,不只是造成到海外旅游的成本显着提高,进口成本也相继提高,这是自上一回的全球金融次贷危机(global financial subprime crisis)以来,马来西亚面对最高一次的通膨率。
我们不能让纳吉把焦点放在令吉表现的短暂回升,而转移了我们对大愿景的注意力。要恢复到3.0令吉兑1美元,唯一的方法就是摆脱马来西亚贼狼当道的统治,落实干净丶透明和有竞争力的经济政策,以恢复本地和外国投资者对马来西亚的信心。

俾你一粒糖!输埋成间厂!(內附视频)

(28-11-2017)

俾你一粒糖!输埋成间厂!(內附视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10月27日(星期五)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茅草行动大规模逮捕事件30周年纪念——呼吁马来西亚人民团结起来,拯救民主、法治、人权以及铲除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
今天是茅草行动的30周年纪念,那是马来西亚民主和人权最黑暗的时期。

除了有106位马来西亚人被逮捕,这其中包括了在野党领袖——当中有16人来自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和州议员都有——工会人士、社会运动份子、环境保护主义者、华文教育家以及宗教人士,新闻自由也遭受全面的打击,三家报馆被关闭,司法独立和法治受到狙击,以及一系列的不民主法案被通过,所有的这一切都让马来西亚政治面貌产生剧烈改变,促使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屈服于行政机关之下。

1987年的茅草行动导致马来西亚脆弱的民主体制濒临崩溃和毁灭。

然而,马来西亚人民的韧性、自由精神和对自由的热爱、正直以及国家本身都没有就此衰败或俯首称臣,反而还重新崛起,不仅收复失地,更在第十三届大选创下新的民主突破,夺下52%的选票希冀可以首次撤换政府,但人民的民主胜利的果实却因着不民主的国会选区划分不公而被剥夺了。

马来西亚的民主如今正面对着另一场危机,那就是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和耻辱。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经许诺会把马来西亚变成“世界上最佳的民主国家”,但在他担任首相的逾八年后,马来西亚连成为一个“正常民主国家”的条件都欠缺,遑论是“世界上最佳的民主国家”。

唯有全国性的政府的撤换——即国家独立60年来的第一次——马来西亚人民才能全面恢复民主、法治、人权,以及把马来西亚从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恶名和耻辱中拯救出来。

我在茅草行动大规模逮捕事件30周年纪念的时候,要呼吁马来西亚人民团结起来,拯救民主、法治、人权以及铲除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

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7年10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

茅草行动30周年纪念: 反对恶法压迫,国人仍需努力

今天是茅草行动30周年纪念 — 一个现代马来西亚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在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的恶法下,于1987年10月27日的茅草行动,当局一共逮捕及关押了包括非政府组织社运份子、政治人物及学者等106人。与此同时,媒体的自由受到限制,英文《星报》、中文《星洲日报》及国文《祖国文报》(Watan)遭撤销执照。

作为茅草行动中第一个被逮捕关押、却最后一个被释放出来的人,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我们绝对不能放弃使马来西亚免于遭到政治逼害及遭恶法威逼。虽然茅草行动已经过去30年了,也即是自1969年513种族暴动事件之后最大型的内安法令镇压行动,然而我们的国家却继续受到类似压制我们基本自由的恶法所折磨。因此,我们不能放弃,因为要是我们这么做,那暴政及压迫就会胜出。

尽管内安法令终于在2012年7月31日被废除了,但是我们却没有高兴的理由,因为恶法依然透过新法律及修改现有的法律之形式“活着”。在内安法令被废除的不久之后,当局引入了新的2012年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令(简称国安法),并重新引入预防性扣留的规定。虽然政府承诺不会以此法令对付反对党的立法议员,但是随着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巫统前政治人物拿督斯里凯鲁丁阿布哈山及敦马哈迪医生的前政治秘书郑文杰(Matthias Chang)遭逮捕的待遇 ,证明了法律不过是一种政治工具。

这项国安法法案是随着之前一连串的迫害恶法而来,如2015年的防恐法令、1959年防止罪案法修正案还有刑事法典第124条文等,如今皆用以治罪及戕害国会民主,这些模糊不明的“罪状”入罪将判罚20年监禁。而且,2016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法令赋予首相拥有紧急时刻的权力,可以随时宣布任何地区为“维安区”,取消该区原有的基本自由。

首相纳吉曾经在2011年承诺废除内安法令及煽动法令,一切只是空谈。因为不只内安法令让相等的新恶法所取代,纳吉承诺要取消的煽动法令不只仍然存在,而且还变本加厉,牵连更广。

很明显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没有政治意愿,更没有意图要恢复大马人民原本应有的基本自由,特别是国阵继续利用这些恶法来让其政敌噤声及迫害其政敌。

确保茅草行动不再发生,是我们欠未来子孙的债,包括取消这些跟内安法令如出一辙的恶法。唯有拥有一个能取消上述这些有违基本人权之恶法的政府,才能确保大马人民享有真正的自由,特别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大选要来增建华小又再咚咚将!快来看! (內附视频)

(27-10-2017)

大选要来增建华小又再咚咚将!快来看!

增建华小是好消息。
如果是为了满足学生需求、为了国家教育、还有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而不是让政客在选举前大派糖果,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换取选票。

为什么说国阵马华增建华小是在派糖果?难道它们不能是忽然良心发现?

1.为什么增建国小从来都不会是什么大新闻,为什么增建华小如此困难?

早在1997和1999年,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城市与乡村规划局在参照教育部的学校规划指南后,制定了《学校规划指南》,当中就提及了新社区应如何制度化增建学校。

如果国阵今天真的洗心革面,增建华小根本就不应该是新闻,而是依照需求,完成一个政府本来就应尽的责任。

2.谁承担这笔费用?

虽说批准建校,但教育部是否会全权负责兴建这16所华小的建筑费用? 还是只是发出准证,让华社自己筹款,让华社变向缴交“第二税”,加重人民的负担。

3.什么时候会建?

教育部没有明确交代这些华小启用的时间。2008年承诺的沙登岭华小2015年启用,双溪龙华小2016年启用,加影新城华小更是至今尚未启用!这10所新华小和6所搬迁华小何时才会竣工?是否还要等个10年8年?

4.为什么只有雪柔二州各5所?

依照董总主席刘利民于2016年12月17日的“增建和搬迁华小课题专题汇报”会所说,全马7区需要的华小数量为:雪隆16所、柔佛8所、槟城13所、砂拉越6所、霹雳1所、沙巴1所,共45所。

这意味着,哪怕真的增建10所华小,距离真实的需求还远得很。

华小原本就应该是国家教育的一环,教育是联邦政府的职责,政府应该全权负起建筑的费用和土地,停止将华小当作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别再继续典当国家和下一代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