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件事!罗斯玛将担任李宗伟新的羽球教练?!快听倪可敏最新演讲!

(16-9-2017)

大件事!罗斯玛将担任李宗伟新的羽球教练?!快听倪可敏最新演讲!

希望联盟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从美国回国后,必须召开为期两天的国会特別会议,交代和辩论有关他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面。

「纳吉必须向国內超过3200万人交代,为何在两国建交60週年后的几天,纳吉去美国却变成美国『附属国』领袖的模样?」

包括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土著团结党策略局主任拿督莱益胡先、诚信党策略局主任祖基菲里阿末以及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沈志勤在內的希盟领袖今日召开记者会表示,纳吉和特朗普6分钟的会面,变成全世界的笑话。他们也在会上戴上金色和白色假髮,藉此讽刺纳吉的访美之行。

Video : 那鸡要壯大美国经济,看他怎样给人屌到乱!

Posted by Kini YouTube on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希盟领袖强调,纳吉会见特朗普,本应是纳吉的一大胜利,证明其领导马来西亚的成就,获美国视为平等的外交伙伴。但如今被疯传的会面短片却显示,一名首相急著向帝国主子进贡。

潘俭伟说,希盟不反对大马公积金局进行投资,但反对纳吉单方面宣布要在美国进行投资。

「这是为了什么?支持美国的基本建设,我们竟然要去世界上最有钱的国家做这件事。」

SIAPA gadaikan kepentingan Negara kita? 🔥🔥😩😫

Posted by Tak Nak BN on Friday, September 15, 2017

他炮轰说,我们要建东海岸铁路都没有钱,需要向中国借钱,现在大马却反过来帮美国。

祖基菲里阿末则表示,纳吉去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救。

他说,公积金局和国库控股都是专业的单位,他们要进行投资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没有好的回酬率,不能因为纳吉的指示就去投资。

Video : 纳吉冇都加、有国阵冇都假!快听!💥💥😂😂

Posted by Kini YouTube on Tuesday, September 12, 2017

「马航要购买波音飞机,在他们的重振计划中,根本没有购买新飞机的计划,这样做只会加重马航的负担。」

拿督莱益胡先也说,过去马航才为了缩减开销大量裁员,如今却要购买新飞机,如果没有钱要用什么来付呢?

他促请纳吉交代,购买的飞机的钱从何来,要如何解决。

沈志勤则说,从纳吉部落看到的联合声明,纳吉去美国后,大马没有任何得益的地方。

「如果去一等大国,我们通常会获得外商直接投资,但纳吉却要去帮助美国再次强大,这是很大的笑话。」

他表示,公积金局是世界上有名的专业投资单位,如今很多开始担心里面的钱会变得怎样。

此外,希望联盟柔州主席丹斯里慕尤丁今日在新山质疑首相访美,是为了清洗一马发展公司遭美国司法部门调查的形象。

他表示,纳吉宣佈注资美国公司的动作令人感到不寻常,因为正值大马经济走下坡之际,,却花费上百亿令吉去投资美国公司。

模仿会面过程

最新!最 in!最热!最火爆!喜欢我们的视频就欢迎点LIKE + 狠狠的SHARE吧!

Posted by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 on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希盟领袖在记者会后特別戴上假髮及披上黑色大衣,搞笑模仿纳吉与特朗普会面与合照的过程。

在记者会前,潘俭伟就向在场的记者表示,待会有惊喜照片要送给媒体,结果他和沈志勤在记者会结束后,即场戴上金色和白色假髮,模仿特朗普的髮型,另两位在场的希盟领袖祖基菲里和莱依斯胡先也一同举起大字报,模仿这次的访美会面。

政府抽稅不做亊还欺负人,看火箭如何为人民出头。快分享!

(10-9-2017)

政府抽稅不做亊还欺负人,看火箭如何为人民出头。快分享!

坚守太平国席 倪可敏「打死不走」

只待党中央同意,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將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第三度上阵太平国席以及寻求连任,「打死不走」!

在2008年第12届大选,首度以天兵姿態上阵太平国席的倪可敏,以逾万张多数票撼下人民进步党主席丹斯里卡维斯,后于2013年第13届大选继续力压民政党妇女组主席拿督陈莲花,获得蝉联。

然而,在第14届大选脚步逐渐趋近的当儿,太平坊间却有传言和猜测,指倪可敏这名行动党名嘴,来届大选或將弃守太平。

因此,对于上述传言,倪可敏昨晚在太平举行的霹雳州行动党巡迴讲座「全民团结,拯救大马」讲座会上,当著千余名太平市民面前,宣告他的来届大选的动向。

他以鏗鏘有力的声调说:「很多人说、马华说,倪可敏这次会走,不会来打太平了,我今晚便告诉大家,如果党中央同意,我坚守太平『打死不走』!」

倪可敏也分享说,昨晚前来讲座会时未吃晚餐,所以现场点了一碗粿条汤配一碗苦瓜汤,但钱却已被一名不知身份的太平选民所付,而这正是让他和其团队,坚持继续走下去的力量。

未曾忽略选区

「我不是贪你那一碗苦瓜汤,而是汤喝在口里,暖在心里,太平的人情味、太平人的情义相隨,让我们有挺下去的力量,让我们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

他强调,其团队未曾忽略太平选区,包括该党在太平设有3间服务中心,聘请全职的助理,且他也每周返回太平服务人民,与民风雨同路。

除了为太平选民释疑外,倪可敏表示,只要人民有足够的醒觉,知道国家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改朝换代指日可待。

「我国已到了存亡关头,我们担心人民看不到和没有危机感,人有三种,即先知先觉、后知后觉及不知不觉,最怕的是不知不觉,如温水煮青蛙,但我相信太平选民是先知先觉的。」

较早时,该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致词时则说,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反对党在雪州只有2名州议员,没人想到反对党可以执政雪州,因此他呼吁人民不要放弃改朝换代的梦想。

他以风趣的方式,例举希联执政的雪州,落实了10项利民政策,反观国阵执政的霹州,人民都未享相关福利,所以雪州政府是10比0的成绩,大胜霹州政府。

另一方面,行动党太平联委会主席许荣联、秘书王星元、保阁亚三州议员郑国霖、后廊州议员廖泰义、行动党霹雳州经济局主任张哲敏,及公正党十八丁州议员蔡依霖也受邀致词。

已故敦林敬益说马华民政在国阵內巳沦为「乞丐」,快听倪可敏怎么说!

(10-9-2017)

已故敦林敬益说马华民政在国阵內巳沦为「乞丐」,快听倪可敏怎么说!

针对霹雳州非伊斯兰事务局(Hal Ehwal Bukan Islam)频频在州内举办文娱、文化、教育与体育等性质活动却不愿公布具体拨款数额给非伊斯兰宗教团体,倪可汉批评该局不透明化的作业方式让人民无从得知款项用途,并质疑州内的非伊斯兰宗教团体是否能从该局直接受惠。

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指出,霹雳州非伊斯兰事务局最近频密举办活动,根据其官方部落格显示该局今年在州内各地举办不同性质的活动,而活动范围包括武术比赛、考试作答技巧工作坊、文学研讨会、篮球比赛等,但却没有一则贴文显示该局拨款给任何非伊斯兰宗教团体。

倪可汉重申行动党绝对赞成该局主办不同性质的活动,但绝对不赞成该局沦为政府的公关公司动用公款举办一系列活动,却没拨款给州内各非伊斯兰团体,乘离设立该局的宗旨。

他指出,非伊斯兰事务局是在2008年由时任民联州政府设立的新部门,并由他本人亲自担任掌管该局的主席,用意是协助州内非伊斯兰事务的发展。

“随着当年该局的成立可以顺理成章从州财政预算案中获得常年拨款,将拨款制度化分发给州内非伊斯兰团体。然而,无论是透过该局的部落格或从州议会答案,却无法找出今年拨款给州内团体的数额。”

霹雳州务大臣赞比里会刚在八月份召开的州议会援引会议规章第23(4)条文拒绝回答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所发问关于非伊斯兰事务的问题。根据黄氏指出该问题要求州政府列出2010年至2017年拨款给非伊斯兰社团、庙宇、教会等团体的数额,并列出州内所有选区的受惠团体与数额,以及每一年拨款的余额。

针对州政府面对如此稀松平常的问题却选择回避拒回答感到遗憾,让人不禁质疑州政府是否有猫腻刻意隐瞒款项的用途。

他说,州政府有必要公布拨款数额给哪些非伊斯兰团体,因为他时常受邀出席非伊斯兰团体活动时被负责人告知难以向州政府申请拨款,因此州政府有必要交代非伊斯兰事务局拨款的下落。

倪可汉

快看倪可敏谈“福州人精神”,精彩演说,请快分享!(內附视频)

(8-9-2017)

快看倪可敏谈“福州人精神”,精彩演说,请快分享!

林则徐(1785年8月30日-1850年11月22日),福建省侯官(今福州市区)人,字元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号竢村老人、竢村退叟、七十二峰退叟、瓶泉居士、櫟社散人等[1],是中国清朝后期政治家、思想家和诗人,官至一品,曾經擔任湖广总督、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两次受命钦差大臣;因為主张严禁鸦片及抵抗西方列強的侵略,在中國有“民族英雄”之稱譽。

1839年,林则徐于广东禁烟时,使外国鸦片商人交出鸦片,将收到的鸦片于虎门销毁。虎門銷煙成為清帝國與大英帝國爆發第一次鴉片戰爭的导火线。

清朝官员林則徐一生奉命與西方周旋,對於西方的文化、科技和贸易則持开放态度,主張學其優而用之。根據文獻記載,他至少略通英、葡兩種外語,且著力翻譯西方報刊和書籍。晚清思想家魏源將林則徐及幕僚翻譯的文書合編爲《海國圖志》,此書對晚清的洋務運動乃至日本的明治維新都具有启發作用。

林则徐,祖籍福建省福清市海口镇岑兜村,于乾隆五十年七月廿六(即1785年8月30日)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市)左營司巷林氏北院後祖室。父林賓日,母陳帙。

林則徐之家族源於晉代由中原南渡入閩的九牧林氏家族,林姓是八姓入閩的其中一姓。依照林則徐的父親林賓日所寫的文件中,為自身的家族立下考據:

「余世居玉融,始祖高德公宋進士,傳十世至榕山公,余支祖也。公生二子,長存素公,余之五代祖,墓在玉融。存素公生高祖學弢公,遷省垣,生曾祖啟寀公,墓俱在北關外飛來峰下,啟寀公生北塘公,墓在北關外銅盤山。」

林則徐名字由來有3種說法:

  • 生於徐氏,養於林氏,但這說法後被考證為無據之論。
  • 林賓日在林則徐出生時曾「夢中親見鳳凰飛」,認為兒子是「天上石麒麟」徐陵(字孝穆)之轉世,故名則徐,字少穆,又字石麟,但這說法亦被認為無據之論。
  • 當時出名愛才的福建巡撫徐嗣曾至林府避雨,林則徐適時出生,林賓日希望兒子效法徐嗣曾,出類拔萃,飛黃騰達。取字元撫則謂其子如徐嗣曾,仕途坦蕩,官運亨通,這說法被多人接受。

受命禁煙

从1781年开始,英国东印度公司大量对华输出大量鸦片,在1821到1837年之间中英鸦片贸易量更增加了五倍,鸦片问题空前严重。尽管1729年清政府就已下令严禁鸦片,但鸦片一直屡禁不止。鸦片问题不仅给中国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还在经济层面导致白銀外流,进而引起通货膨胀,使清廷财政枯竭。朝野上下,禁鸦片的呼声日趋高涨。

1838年6月2日,“遇事敢言”的鸿胪寺卿黄爵滋上奏,为解决鸦片问题直言献策。道光帝将奏折下发各地将军督抚讨论,各人反应不一。时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表态支持严禁鸦片,并率先动作,在湖北起获烟膏烟土1.2万余两,得到道光帝的嘉许。10月25日道光帝收到皇室成员吸食鸦片的报告。11月8日琦善上奏称其在天津拿获鸦片13万两,这是自禁烟以来查获烟土最多的一次。各种事件促使道光帝下定決心禁烟。[33]11月9日,道光帝令禁烟甚力的林則徐入京,林在京期间的十四天内连受道光帝八次召见,两人密谈的时间超过4个小时。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1838年12月31日),林則徐被任命為钦差大臣,前往被普遍视为是鸦片流入地的广东禁烟。

虽然道光帝此时已决心禁烟,但是仍然有不同的声音。据一则笔记材料称,在林则徐进京路上,琦善嘱其“勿启边衅”,林“漫应之”。林则徐的朋友龔自珍甚至建议林则徐带兵南下禁烟。可是,也有观点基于当时中国上下普遍盛行的天朝思想,认为不可能会有人害怕“夷人”,只是有人顾虑到鸦片走私集团可能会以暴力抗法,并未意识到走私背后的国家支持。

道光十九年正月廿五(1839年3月10日),林則徐正式抵粵,受九響禮炮之禮,所有廣東高官皆來迎接。美國商人威廉·亨德也在附近觀禮,他留下了有關林則徐相貌的重要文獻:「氣度莊重,表情相當嚴厲,身材肥胖,上唇濃密的黑短髭,下巴留著長髯,看來六十歲左右。」林則徐首先參觀越華書院,並提寫一副對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在中国当时唯一的对外窗口——广州,林则徐立即开展了雷厉风行的禁烟活动。他先派人蒐集情報,查訪與外商、散商打過交道的人,外國商館的廚師和鴉片走私犯。又招通曉外語幕僚袁德輝、梁進德等人翻譯《澳門新聞紙》等外國人書報,亦任用被清廷革職的廢員彭鳳池、馬辰潛入鴉片販子陣營。林則徐為親自接觸外國人,暗學英語和葡語,怡和洋行的詹姆斯·馬地臣致信威廉·渣甸時表示,竟聽到林則徐口吐英葡兩語而嘖嘖稱奇。

兩廣總督鄧廷楨,廣東巡撫怡良通力合作,發布道光帝聖旨,查封煙館,逮捕煙販,下令處死了中國煙販馮安剛。林則徐最大的阻力是怡和洋行的威廉·渣甸及寶順洋行的蘭士祿·顛地。威廉·渣甸為阻止林則徐,返回英國,遊說政府對清廷採取強硬行動。林則徐一知道人稱「鐵頭老鼠」的威廉·渣甸離去便高興表示:「鐵頭老鼠,狡猾的鴉片走私頭目,畏懼天朝的憤怒,已經回到煙霧之地。」

林則徐

大清太子太保欽差大臣雲貴總督
籍貫 福建省福州府侯官縣
(今福建省福州市)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少穆、元撫、石麟
號竢村退叟、雲左山房
晚號竢村老人
諡號 文忠
出生 乾隆五十年七月廿六
1785年8月30日
大清福建省侯官縣
逝世 道光三十年十月十九
1850年11月22日(65歲)
大清廣東省普宁縣
墓葬 林則徐墓
配偶 鄭淑卿
親屬 林萬選(祖父)、陳時庵(外祖父)
林文藻、林孟昂、林孟典(伯父)
林賓日(父)、鄭大謨(岳父)
林逢吉、林春三(堂兄弟)
林鳴鶴(兄)、林霈霖(弟)
林汝舟、林聰彝、林拱樞(子)
林龍言(姪子)
沈葆楨(婿)
林賀峒、林毓良、林洄淑、林慶祺、林壽鼎、林鈞澤、林煒琨、林岐鐃、林蘊漣、林燕愉(孫)
林佩綸、林紱楨、林萱籌、林煥霄、林翊、林灝深、林玉銘、林炳章、林璧如(曾孫)
出身
  • 嘉慶十六年辛未科進士出身
經歷
  • 翰林院庶吉士,1811年-1814年
  • 編修,1814年-1820年
  • 江西鄉試副考官,1816年
  • 國史館纂修,1817年-
  • 會試同考官,1819年
  • 雲南鄉試正考官,1819年
  • 江南道監察御史,1820年
  • 巡城御史(巡視南城),1820年
  • 浙江杭嘉湖道,1820年-1821年
  • 江蘇淮海道,1822年
  • 浙江鹽運使(署),1822年-
  • 江蘇按察使,1823年-1824年
  • 江寧布政使(江蘇按察使署),1824年
  • 兩淮鹽政(三品銜署理),1826年
  • 陝西按察使,1827年
  • 陝西布政使(陝西按察使署),1827年
  • 江寧布政使,1827年;1831年
  • 湖北布政使,1830年
  • 河南布政使,1830年-
  • 河東河道總督,1831年-1832年
  • 江南鄉試監臨官,1832年
  • 江蘇巡撫,1832年-1837年
  • 兵部侍郎(坐銜)
  • 右副都御史(坐銜)
  • 兩江總督(江蘇巡撫署),1835年-1836年
  • 湖廣總督,1837年-1839年;1839年
  • 兵部尚書銜,1837年-
  • 欽差大臣,1838年-1840年;1850年
  • 兩江總督,1839年
  • 兩廣總督,1839年-1840年
  • 陝甘總督(署理),1845年-
  • 陝西巡撫,1846年-
  • 雲貴總督,1847年-
  • 太子太保,1848年-
  • 太子太傅(贈),1850年-
著作
  • 《林文忠公政書》3卷
  • 《畿輔水利議》1卷
  • 《俄羅斯國紀要》1卷
  • 《滇軺紀程》1卷
  • 《荷戈紀程》1卷
  • 《雲左山房文鈔》
  • 《雲左山房詩鈔》8卷
  • 《詩餘》1卷
  • 《四洲志》
  • 《林文忠公家書》
  • 《信及錄》
  • 《林文忠公禁煙奏稿》
  • 《道光廣南府志》4卷 林則徐等修

菲律宾从贪官处追回7000噸黄金,我国一定要从1MDB追回500亿归还人民!快分享!

(3-9-2017)

菲律宾从贪官处追回7000噸黄金,我国一定要从1MDB追回500亿归还人民!快分享!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

纳吉应该为他的开斋节献词赋予意义,避免发表诋毁性的言论,以确保他的政府和巫统/国阵不会沦为谎言、假新闻和假消息之父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他电视播出的开斋节献词里针对“不负责任的政党”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散播诋毁性的言论发出警告。

我支持纳吉的呼吁,但我也要吁请首相为他的开斋节献词赋予意义,避免发表诋毁性的言论,以确保他的政府和他所领导的巫统/国阵联盟不会沦为谎言、假新闻和假消息之父。

巫统/国阵政府及联盟在最近出现越来越多虚伪的事例,在宣讲假新闻和假消息的罪过的同时,也杜撰假新闻和假消息。

我在此先不讲述巫统/国阵在过去如何极尽所能的妖魔化民主行动党和民主行动党领袖,比如指控我要为1969年5月13日暴乱负责,指称我在吉隆坡带领非法街头游行,并导致五一三暴乱,尽管我在那个时期不曾身处在吉隆坡。我现在要举出这些谎言、假新闻和假消息最近的案例。

巫统/国阵政府/联盟最近所策谋的第一个谎言和毁谤:

1. 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BNBBC)网站于五天前即6月21日所上载的评论宣称有关利用被盗取的资金来购置并赠予“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的2730万美元(1亿1600万令吉)的粉红钻石项链的指控,并没有出现在美国司法部第三份针对一马公司的民事充公诉状里。

代表着全体国阵国会议员的BNBBC网站(https://www.bnbbc.my/berlian-hanya-mainan-persepsi-portal-malaysiakini/)宣称珠宝故事只是新闻媒体《当今大马》所杜撰出来的。

这是赤裸裸的谎言,因为任何读过美国司法部贼狼当道诉状的人都可以指出,有关粉红钻石项链的指控特别在更新过的长达958个段落的美国司法部贼狼当道充公诉状里的第346段和四页长的题为“刘氏利用被挪用的2013年债券所得安排购置一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的17个段落的部分被提及。

美国司法部诉状的第346段是这么说的:

“346. 正如以下第四CC部所讨论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归还”给Tanore账户的6亿2000万美元的一部分经过数个陈氏和刘氏所掌控的账户,并最终用来购置一个22克拉的粉红钻石吊坠和项链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妻子。这条项链是在2013年7月订做的,在刘氏、胡先尼以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在摩纳哥和珠宝商会面过后。2730万美元的售价是在或接近2013年9月10日缴付的,利用可以追踪至马来西亚一号官员付于Tanore的6亿2000万美元的款项。”

只要指出有关粉红钻石项链的四页长的17个段落的部分里的以下其中六段就已经足够:

“847. 可以追踪至被挪用的2013年债券出售所得的款项,用来购置一颗22克拉的粉红钻石,镶嵌在一条钻石项链里(下称“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钻石和项链是从纽约的珠宝商和珠宝设计师洛琳施华兹公司(Lorraine Schwartz Inc.)所购置的,这家公司专门经营高档的定做钻石珠宝。钻石和项链的总造价是2730万美元。

“848. 刘氏在或大约2013年6月2日向洛琳施华兹公司业者洛琳施华兹(下称“施华兹”)发简讯:“需要一颗明亮的或不太明亮的18克拉粉红心形钻石。在钻石项链上。紧急。”施华兹在2013年7月初,鉴定到一颗有待出售的粉红钻石,然后她和刘氏商讨有关可以让他和其他人过来观看的安排。刘氏起初建议他会派遣胡先尼去纽约从施华兹那里拿取钻石。施华兹最终同意在摩纳哥向刘氏和“客户”展示钻石。施华兹在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客户”的身份。”

“849. 施华兹在或大约2013年7月5日前往摩纳哥和刘氏在世界上其中一艘最大的私人游艇黄宝石号上会面。刘氏和陈氏在2013年7月租下这艘147公尺长的游艇七天,而根据安勤银行所呈上的发票显示,他们利用2013年债券的收益来支付350万欧元的租金。

“850. 施华兹在黄宝石号上向一群人展示粉红钻石,他们包括了刘氏、胡先尼、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以及她的一位友人(下称“马来西亚朋友”)。这群人讨论嵌入22克拉粉红钻石的项链的设计,它本身是由较小颗的钻石所组成的。

“851. 一封志期2013年9月10日的来自陈氏户口的标题写着“22克拉粉红钻石”的电邮发送给施华兹公司,劝导“请确保洛琳所会面的非常重要的贵宾(没有说出名字)的设计、钻石和其他都准备好,因为非常重要的贵宾将会在9月23日来到纽约市。” 一名洛琳施华兹公司的职员回应说,项链无法在那个时候准备好,但洛琳想要针对项链“和客户见面,以核实准确的尺寸…以及商讨任何所需的最后工序”。

“852. 施华兹在或大约2013年9月28日在纽约时代华纳中心的文华东方酒店的一间套房里再次和刘氏以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见面,以向他们展示施华兹所设计的项链的草图。旅游纪录证实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在那个时候身处于纽约市。旅游纪录也显示刘氏在2013年9月27日乘搭他的喷射机从拉斯维加斯飞往新泽西的泰德伯罗机场(Teterboro Airport)。那班航班的其他乘客有阿兹、陈氏和麦法兰…..

“863. 完成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包含了作为吊坠的22克拉粉红钻石是在或大约2014年3月7日运至在香港的马来西亚朋友,这样她才能送至在吉隆坡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纪录显示马来西亚朋友以黑石的“名义”签收项链。

BNBBC网站的评论里唯一对的,就是一节可兰经经文,它陈明诋毁是比谋杀更大的罪——真主阿拉在黄牛章(Surah Al Baqarah)第217节里所启示的“诋毁的罪是比谋杀更大”。

巫统/国阵政府/联盟最近所策谋的第二个谎言和毁谤:

2. 就在美国司法部入禀法院提呈它的充公源自45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的总值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第三份贼狼当道诉状后的第五天,国阵策略媒体主任兼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表示,影射作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的拿丁巴杜卡斯里罗斯玛有不当行为,暗示她已经犯下罪行,是不公平的,他并质问为何美国司法部要影射罗斯玛是“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既然它没有计划要充公28件珠宝,其中也包括了价值273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项链?

阿都拉曼撒下了漫天大谎,因为美国司法部并没有影射一马公司资金被盗取和用在洗钱来购置273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项链和其他27件珠宝给罗斯玛,而是在美国司法部充公诉状里,白纸黑字地清楚陈明事实和数据,所以有关一马公司资金被用来洗钱和挪用,以用在私人和个人奢华的生活方式上的指控是再也清楚不过的事。

巫统/国阵政府/联盟最近所策谋的第三个谎言和毁谤:

3. 除了巫统宣传人员之外,连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也散播的谎言和诋毁,那就是美国司法部充公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贼狼当道诉状是外国介入马来西亚的一种形式。

我完全同意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莫哈末哈尼帕所说的,哈迪的言论“充斥着完全无知的迹象”,表现出“伊斯兰党主席没能掌握整个一马公司课题”,以及“如此马虎的批评只会玷污伊斯兰党仅存的形象”。

倘若首次于11个月前入禀法院的美国司法部贼狼当道诉讼是外国对马来西亚内政的介入,那么内阁里的36位部长(包括纳吉本人)既然没能对美国政府表示抗议,他们又是否是完全无能、不爱国和不忠于国家的呢?

纳吉在和美国总统川普于5月共同出席位于利雅得的阿拉伯-伊斯兰-美国峰会时,有否向美国总统抗议美国司法部“介入”马来西亚呢?

我们必须肯定外交部部长拿督阿尼法早在去年8月所说的,美国司法部行动并不是美国对马来西亚内政的介入。

阿尼法解释道,美国司法部行动是基于发生在美国的交易所展开的。

他表示:“美国正在调查这个事件,这是因为有些交易发生在他们的国家里。”

伊斯兰党主席和巫统领袖是否会觉得阿尼法不再适合出任外交部部长,因为他已经出卖国家利益,坚持美国司法部行动并没有介入马来西亚内政构?

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或党派的,都不要马来西亚内政被任何的外国介入。

我也不相信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绝大多数党员会支持贪污和马来西亚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尽管巫统/国阵宣传人员还有哈迪企图散播美国司法部诉状预示着对马来西亚内政的介入的谎言。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