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力!倪可敏正式向马华下战书!快点来看!

(25-2-2018)

够够力!倪可敏正式向马华下战书!快点来看!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6日(星期一)在金马仑的甘榜拉惹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倘若马华的三位部长都不敢要求巫统领导层为着他们对郭鹤年没来由的攻击公开道歉,那么马华领导层的名誉将会蒙上永远的污点

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部长廖中莱对于华裔选民可能在第十四届大选出现的“支持浪潮”感到雀跃,据悉该党获得来自社区,尤其是城市地区的正面回应。

廖中莱在敦拉萨区部和联邦直辖区的2018年农历新年团拜上告诉记者说,他已经“走入民间和人民对谈”,还有“很明显的在吉隆坡,有许多华裔已经回归到马华的阵营里。”

我要祝马华总会长好运,但我想告诉他倘若马华的三位部长都不敢要求巫统领导层为着他们对郭鹤年没来由的攻击公开道歉,那么马华领导层的名誉将会蒙上永远的污点。

我要提醒廖中莱和马华其他的高层领袖,郭鹤年在马华陷入艰困的时候一直都是它的捐助人,甚至是救济者。而假如他们在郭鹤年受到巫统领袖没来由的攻击时,而坐视不理的话,这无疑将会成为马华最耻辱的篇章。

我已说过,我从政53年来,不曾从郭鹤年那里收取分文,无论是透过他的侄儿郭孔怀还是任何其他人。

但我却绝不会对极大的不公义坐视不理,这正是巫统领袖在他们最近对郭鹤年没来由的攻击上所做的。

我不是当事人,没有亲身见证过郭鹤年以前为马华做过的事,但根据他最近出版的回忆录,郭鹤年拯救过马华许多次,包括在1986年在新加坡以2000万令吉为一名马华总会长保释,还有解救马华注定要失败的商业计划。

郭鹤年在回忆录里回顾,他是如何“一直被牵扯在马来西亚政治里”,这样的情况即使在他于1980年代迁往香港后仍然还在继续着,而最近一轮针对他的没来由攻击只是最新的案例而已。

郭鹤年的回忆录清楚表明,他曾经捐款给国阵和马华,“尤其是来到选举的时候”。

倘若马华没能在郭鹤年最近被巫统没来由的攻击的事宜上维护他,那么马华或许应该干脆取消它的69周年党庆算了。


投希盟、有好康!廢除GST,保留 BRIM!

(26-2-2018)

投希盟、有好康!廢除GST,保留 BRIM!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21日在槟城乔治市的新闻发布会声明: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物价下调。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一如巫统副部长阿末玛斯兰所声称的可以让物价下调。

截至目前为止,阿末玛斯兰尚未解释或出示证据证明消费税可以让物价下调。实际上,昨天《光芒日报》一篇引述布特拉大学商学院资深讲师阿末拉斯曼博士的报导,指在过去的7年,物价已从100令吉增至至少130令吉。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

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

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

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只有废除消费税,我们才能够打破未来马来西亚消费税不断调涨的循环。


纳吉指国阵不刁难华教,倪可敏问几时承认统考。

纳吉指国阵不刁难华教
倪可敏问几时承认统考

(美罗25 日讯)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今天吁请政府勿再每逢大选季节就利用华教来捞取选票,如果政府有诚意就应该马上全面承认统考文凭及废除拉曼达立教育报告书要实行单元教育的“最终目标”!

也是太平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敏今日针对首相纳吉出席华总团拜时指国阵不刁难华教,可是却不承认统考文凭的立场追问首相何时才能还华文教育公道。

国阵承诺是糖衣毒药

倪可敏指出,国阵自从1957年执政至今61年华小数目不增反减、华小师资不足、华小拨款严重徧差、独中统考不受承认、华文独中不可增建等等罄竹难书的华教问题年复一年不断重演皆是铁一般的事实,可是每逢大选,国阵政府就企图拿华教来消费,大选前的甜言蜜语结果都是“糖衣毒药”,相信华社不会再次上当。

(图)1 :美罗新村行动党大团拜向各界人士贺年。右三起谢保恒、罗思义、倪可敏、叶明、郑立慷、黄家和及崔慈恩等。

(图)2 :倪可敏一时兴起与美罗中华二校醒狮队一起敲锣打鼓,场面欢愉。

倪可敏今天受邀出席美罗新村行动党主办的“新年新希望、马上就会旺”新春大团拜后发表文告如是指出。这场在美罗新村内主办的大团拜吸引了近千名村民热烈出席支持,主办当局除了准备精彩的舞狮表演、燃放烟花也派发红包给出席支持的村民,出席的嘉宾包括行动党社青总团长黄家和、公正党迪查区州议员郑立慷、也朗州议员罗思义、社青团州秘书崔慈恩、州委谢保恒及支部主席叶明等多人,场面非常热闹。

(图)3 & 4 : 美罗新村火箭大团拜吸引近千人参与,场面非常热烈。

倪可敏 :快来看!选对好政府、天天都有红包拿!

(25-2-2018)

倪可敏 :快来看!选对好政府、天天都有红包拿!

若要灭贪腐就要换政府
倪可敏指改变唯一出路

(木威 24 日讯)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日表示,我国的国际亷洁透明指数跌至史上最差的第62名证明唯有换政府进行改革,我国才有可能扑灭贪腐,让国家重生!

也是太平国会议员的倪可敏表示,我国的国际贪汚排名每况日下显示国阵政府的肃贪承诺只是纸上谈兵,面对体制崩坏,即使有一罗里的证据,贪污大鱷依旧逍遥法外,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贪官污吏还位居高位利用手中权力拿人民开刀,最终无辜百姓都被迫为这些犯罪分子买单,国家则迟早走上灭亡的道路。

(图)1 :倪可敏抵步时受到醒狮及财神爷开路欢迎。右四起黄美沄、拿汀石凤玲及拿督倪可汉及木威区行动党支部领袖。

倪可敏今日出席行动党木威国会选区新春大团拜后发表文告如是指出。

倪可敏指出,昨天公布的全球贪汚排名显示我国排名不断恶化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一马公司丑闻没有解决、举报贪污者包括班登国会议员拉菲兹反被判坐牢等违反社会公义的事不断发生;种种颠倒是非、倒行逆施的现象如今已经动摇国本,若贪腐不灭则国家必亡。

(图)2 :倪可敏站在椅子上向村民发言,扬言希盟上台大力肃贪,现场反应热烈。

希盟上台大力肃贪

倪可敏指出,为了国家下一代,改变是唯一的出路。如果希望联盟上台,希盟将大力肃贪,有贪必肃、有腐必惩才能恢复全世界对我国的信心。

出席今天大团拜的嘉宾包括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班台州议员黄美沄、大会主席刘昌隆及木威区十五个支部的主席等,木威火箭大团拜成功吸引近千人出席,场面热闹欢腾。


够力!纳吉竟然吃比白米贵23倍的秘鲁Quinoa,快听听倪可敏最新热爆视频!

(24-2-2018)

够力!纳吉竟然吃比白米贵23倍的秘鲁Quinoa,快听听倪可敏最新热爆视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早上11时半在槟州民主行动党大厦所发布的记者会声明:

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藜麦与米饭、廉洁政府与贼狼当道政府,以及纳吉与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对决

首先,我得坦诚,我是直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昨天于万宜的马来西亚国民大学进行2018年度预算案解说会现场直播时,才第一次听说到藜麦。

我在听了纳吉的演讲后,还得四处询问看看其他人是否都知道藜麦,纳吉揭露道他自己并没有食用米饭,他吃的是他儿子向他介绍的藜麦,他儿子向他解释藜麦是印加人的主食,早在3000年前就已经种植。它主要蕴含蛋白质、较少碳水化合物和糖分,所以就比米饭好和健康。

民主行动党泗岩末国会议员林立迎首先针对纳吉的藜麦论公开回应,炮轰纳吉与马来西亚人民的困苦脱节。

《当今大马》在乐购的网上商店查询了后,发现一包250克的“Love Earth”有机藜麦售价14.79令吉,这意味着10公斤的藜麦的价格会高达591.60令吉。相比之下,一包10公斤的“Jasmine Super Special” (包含5%的碎米)的白米只售25.85令吉。

换句话说,纳吉所食用的藜麦比3000万名马来西亚人所吃的米饭还要贵23倍。

这让我想起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爆发前的法国末代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故事。她据说在听闻农民闹饥荒时这样回应:“让他们吃蛋糕吧。”

史书记载,晋惠帝司马衷当皇帝时期,天下发生饥荒,当大臣向他禀报有许多人民饿死时,他竟然反问了一句:“何不食肉糜?”(所谓肉糜,就是肉煮成糜烂的肉粥或肉羹之类的食物)。

有鉴于此,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藜麦与米饭、廉洁政府与贼狼当道政府,以及纳吉与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对决。

马来西亚人民在昨天面临全面爆发的廉政危机,其中缘因是马来西亚在2017年度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跌至23年来最低的位置,即62/100。不但如此,马来西亚可能还会在数年内被中国和印尼超越,它们的政府将会比马来西亚的更清廉和少贪污。

纳吉理应在昨天的现场直播中回应马来西亚的廉政危机,但他却对此只字不提。他反而大谈吃藜麦不吃米饭的理由,从而与普遍马来西亚人民疏离,无论是顶层20%阶级(T20)、中层40%阶级(M40)还是底层40%阶级(B40)的,这让他成为超级顶层2%(Super T 2%)的人士!

纳吉应该听取麦丁连锁霸级市场执行董事阿米尔阿里麦丁的看法,后者表示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或许看起来很漂亮,但消费人却似乎没有足够的钱购买杂货。

这番评论除了是在直接挑战官方数据,也在间接挑战首相的正向论调。

麦丁的言论非常重要,应该受到密切审视。他指出了作为国民生产总值组成部分的零售数据和私人消费估计之间的出入。

这两组数据应该朝向同样的态势发展。或者换另一种方式说,主导部分(零售)在衰退的时候,集成部分(私人消费)是不大可能增长的。

这看起来似乎是个“另类事实”的案例,或说得更白,这是鼓动自我感觉良好的“假新闻”的案例。这样不协调的现象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很严重的:既然私人消费是国民生产总值单一最大的组成部分,集成的国民生产总值估计的真确性就会倍受质疑。

简单的说:国民生产总值似乎已经被高估了,而首相所吹嘘的高成长率只不过是“另类事实”而已。

零售的低成长数据还可以说得通,因为薪资和家庭收入的增长停滞不前,意思是家庭没有可以花费的钱。高涨的家庭债务也限制了借贷的额度,进而也限制了金融买卖。

纳吉在昨天还是有说出一个重点,那就是当他劝告马来西亚人民和平、和谐与团结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这正正是我们不应该视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和团结党这四党组成希望联盟,以把马来西亚从陷入失败国、流氓国和贼狼当道国家的发展趋势中拯救出来,为理所当然的原因,除此之外,希望联盟还要以所有群体所同意的马来西亚宪法里的根本原则为基础,重起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恢复国家机关的独立性、公正和专业精神,如此各个族群和各个宗教的马来西亚人都能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

那些行事为人都表现出他们以身为盗贼统治的马来西亚的国民为荣的人,都不是真正爱国的马来西亚人。

这就是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亟需在第十四届大选撤换布城的联邦政府的原因,重新开启一段崭新的旅程,纠正过去61年来的所有错误和失败,籍着以马来西亚为家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人才和能力,开创一个新未来和新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