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不一样 (教育篇)

(12-4-2018)

每一次大选前,国阵都会准时开始表演,尤其是马华、民政等成员党,更是借母语教育、承认统考、增建华小等等课题许下承诺来骗取华裔选民的选票,大选后就跳票,从不兑现承诺。无论是在拨款、

建校、设备、师资及各种辅助的计划方面,国阵从来不曾将母语教育纳入国家教育主流政策,导致华教不曾获得公平待遇。制度化拨款华教,希盟说到做到!希盟坚信,打造一个良好的教育体系是政府对人民的重要责任。而所有的政策偏差、政府体制的不公,是母语教育的地位被政府置之于主流教育以外的根本原因。尽管教育属于联邦政府的责任,

但由希盟执政的槟州、雪州政府,自2008年执政至今,每一年都风雨无阻的制度化 拨款给州内独中、华中、华小等学校。自2009年起,槟州政府拨给州内5间独中的拨款总计高达1900万,雪州政府更是高达2000万。这就是希盟政府正视华社意愿、尊重华校的最佳证明。希盟在3月8日公布的竞选宣言《希望宣言》第5篇章第50条承诺中,

以白纸黑字写明“希望联盟将承认统考文凭,让获得 SPM 国文优等的独中生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国立大专学府”。这意味一旦希盟执政,政府将会承认统考就必然是铁铮铮的事实。相比国阵,就算是在国阵最新公布的竞选宣言,独中生以统考申请进入本地大学也还是可以考虑“boleh dipertimbangkan”而已。承认独中统考的最后一哩路,无疑就是换政府!

华社的优良传统,就是特别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希望子女在未来能有好前途。因此,百年来华社辛辛苦苦的办校办学,无非就是深信先辈“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教诲。尽管宪法阐明,各族都拥有学习母语的权力。然而,多少年来国阵不仅漠视我国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种语文和多种源流学校的社会现实,更通过各种手段推行“一种语文,

一种源流学校”的单元主义教育政策,使到华教不但受到压制,更面对被变质甚至消亡的危机。每一次大选前,国阵都会准时开始表演,尤其是马华、民政等成员党,更是借母语教育、承认统考、增建华小等等课题许下承诺来骗取华裔选民的选票,大选后就跳票,从不兑现承诺。无论是在拨款、建校、设备、师资及各种辅助的计划方面,

国阵从来不曾将母语教育纳入国家教育主流政策,导致华教不曾获得公平待遇。【制度化拨款华教,希盟说到做到】希盟坚信,打造一个良好的教育体系是政府对人民的重要责任。而所有的政策偏差、政府体制的不公,是母语教育的地位被政府置之于主流教育以外的根本原因。尽管教育属于联邦政府的责任,但由希盟执政的槟州、雪州政府,

自2008年执政至今,每一年都风雨无阻的制度化拨款给州内独中、华中、华小等学校。自2009年起,槟州政府拨给州内5间独中的拨款总计高达1900万,雪州政府更是高达2000万。这就是希盟政府正视华社意愿、尊重华校的最佳证明。

“受够了蠢材与贪污”,马来演员表态反国阵

(9-4-2018)

继去年年杪多名艺人呛声国阵后,随着国会解散,大选即将来临,本地著名艺人花蒂娜(Wardina Safiyyah)率先表态拒绝国阵。花蒂娜最近数日,在面子书专页发表数个贴文,表明不会支持国阵。

冀公务员别害怕改变。花蒂娜以演戏和主持节目而闻名,但近年已逐渐淡出演艺界。她不只自己表态,也呼吁公务员等一同否决国阵。“不,我不会惧于表明不支持国阵。”“我不须为了工作而讨好任何人,我也不再需要上电视。这个国家不是由国阵拥有,他们已掌权太久。”“……我知道每个党都有好人和坏人,国阵也有人才,虽然很少。

我欣赏国阵的一些人,我也质疑几名希盟的领袖。”“但在马来西亚,我们需要真诚、真正关心人民的领袖。我们已受够了蠢材领袖,也受够了贪污自肥者。”“致公务员,请协助我们改变,不要害怕。”别煽动宗教种族课题。花蒂娜也希望,本届大选不会出现肮脏竞选手段,如煽动宗教和种族课题。“希望不会有肮脏招数,例如煽动宗教和种族情绪,或诽谤他人。够了。”

她强调,这番表态,纯粹是受够了国阵,而非因为获得任何好处。“我不会得到什么,我只是受够了国阵。改变将十分美好!谁会跟我同在?”花蒂娜也在面子书转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专页所分享的视频。这支视频是希盟在柔州造势大会上,宣布将在半岛使用公正党标志上阵。希望选出有诚信领袖。花蒂娜也在同一天连发另外两个帖文。

其中一个帖文重申,希望竞选期不会有肮脏手段。“若有的话,请大家镇定,不要随之起舞,请保持冷静。”“为了更好的马来西亚和未来子孙,大家必须团结一致。”另一个帖文则写道:“(国会)解散、斗争和奋斗,马来西亚!希望我们会拥有真正真心、诚意、有诚信和善良的领袖。精明投票!”去年马来艺人呛国阵。去年12月,本地马来艺人接连开腔呛国阵。

其中,演员诺法迪雅(Nur Fathia Latiff)挺护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更因而引来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助理理查不点名抨击。接着,本地著名主持人阿祖尼(Aznil Nawawi)在专访纳吉时,挑起消费税与生活费高涨等课题。“马来西亚爵士乐天后”西拉玛吉(Sheila Majid)则发帖大表不满国家状况。随着巫统领袖反击西拉玛吉,其他艺人也挺身而出,捍卫西拉玛吉。

团结党消息证实,马哈迪上阵浮罗交怡

(9-4-2018)

根据团结党消息人士透露,希盟总裁兼首相人选马哈迪将在浮罗交怡国会议席上阵。团结党党内人士向《当今大马》说:“是的,他将到浮罗交怡(上阵)。

其他考虑的议席有古邦巴素和布城,但是最终的决定是到浮罗交怡参选。”去年12月30日,马哈迪透露自己有3个国席选择,即浮罗交怡、古邦巴素及布城。国阵得票率达67%。上届大选,巫统的纳瓦威(Nawawi Ahmad)在浮罗交怡国会选区以1万1861张多数票击败公正党的阿末阿都拉(Ahmad Abdullah),得票率达67%。浮罗交怡是在马哈迪执政时期发展迅速的免税旅游胜地。

该座以马来人居多的岛屿共有91%马来人、6%华裔与2%印裔选民。马哈迪从1974年开始担任古邦巴素国会议员,直至2003年把首相棒子交给阿都拉为止,前后共长达29年。古邦巴素向来是巫统堡垒区,自1974年以来,只有两名国会议员,即马哈迪和其接班人佐哈里巴哈伦。后者接任出征古邦巴素后已连任三届至今。希盟至今还未宣布古邦巴素国席的候选人。

团结党一度盛传有两名潜在候选人,即马哈迪及团结党古邦巴素区部主席莫哈末海里。尽管如此,佐哈里巴哈伦说,无惧迎战马哈迪。

选区重划导致选民混淆 纳吉选委会须总辞谢罪

(9-4-2018)

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6-4-2018(星期四)发表文告: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针对甫被选举委员会提呈并且火速被一众国阵议员通过的选区重划发出的文告。

他说,由于这次的选区重划,更改了许多国/州议席的名字,也将不少票箱调动到其它选区,导致选民间一时无所适从。就以自身上一届中选的无拉港州选区为例,由于这个选区本属沙登国会议席旗下的其中一个州选区。这次的选区重划把沙登国会议席易名为万宜议席,以至坊间出现一些无拉港选民必须舟车劳动,移师到遥远的万宜投票等谣言。

有鉴于此,他呼吁全国的选民,尤其是游子们得时刻留意选委会对于投票日的公布,以便尽早安排回乡投票。千万别因为自身投票的选区内华裔选票占多数,而抱着必胜的侥幸心态没有回乡投票,导致错过一次国家改朝换代的机会。他表示这次选举委员会与国阵政府联手“打造”的选区重划,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民意调查,也过于接近大选时段。

以至于造成选民间极大的混淆与怨言。有鉴于此,他认为若来届大选民间投票的情况如果出现混乱,选举委员会主席以及国阵主席兼首相纳吉,必须总辞谢罪。此外,黄田志也针对这次无拉港选区遭选区重划“打造”以后,既华人选票大幅度增加至61%,并且投票动向未明的马来票降低到了30%,而被许多人诠释为行情大好、选情看俏这个说法表示不认同。

他说:“虽然党中央领导层尚未对这个州议席的候选人做出决定,但无论我党派出哪一个候选人上阵这个选区,也不会因为华裔选民增加而轻松胜选。相反的,基于选区重划造成民间的不适,以致许多选民可能混淆投票地点而放弃投票诸如此类的混乱,再加上国阵掌握了不少国家资源,甚至还有选举委员会为其效犬马之劳,所以我们可以预料在种种不利因素的隐忧之下。

希盟或者民主行动党在这个选区绝对会面对一场硬战。”除此之外,他也恳请马来同胞们能够一起站出来支持希盟,并且联同所有的马来西亚民族一起在来届大选,为我国的民主改革创造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达致全国子民梦寐以求的两线制。

维护民主和平等 马华应抛弃“华人投华人”论述

(9-4-2018)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4月6日文告:我对于马华公会巴生区副主席,也是该党第14届大选巴生国会候选人郑有文,4月4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的种族主义言论感到困惑。

他批评我非巴生人、非华裔、相对少接触华裔商人和华社。他促请巴生选民选人不选党,说无论来自任何政党,好的华裔领袖应该留在国会以维护华裔的权益,唯有更多华裔当选,马华才能进入内阁争取华裔的权益。首先,代议制民主是人民选择代表自己利益的候选人进入立法议会,候选人能否代表人民的利益,取决于他们的政策,而不是他的族群背景或出生地。

说明这个民主原则的最好的例子,莫过于马华内阁部长完全无法阻止巫统与伊斯兰党串谋推行《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修正案》(简称RUU355)。马华也无法阻止吉隆坡市政厅禁止举办啤酒节。两件事都侵蚀世俗民主的根基及侵犯非穆斯林的基本自由。当所有马华国会议员在国会保持沉默,我在国会强烈反对RUU355法案。

我也坚决维护非穆斯林参与啤酒节的权利。但是,吉隆坡市政厅咨询理事会内的马华代表黄存儒却无法阻止禁止啤酒节的决定。归根究底,巫统完全不尊重马华,即使两个政党都在执政联盟中扮演主要角色。因此,“华人投华人”的论述明显错误,因为马华无法捍卫少数族群包括华裔的权利。投选郑有文和马华只会选出对巫统唯唯诺诺的跟班,而非真正的人民代议士。

郑有文说,若他成功当选及国阵重夺雪州政府,他将要求维修巴生区华小的破损屋顶和设施。这样的言论极其不可思议。郑有文忘记了,马华在朝不在野,所有联邦部门包括教育部都是国阵政府的职权范围。若真心想要帮助巴生区内的华小,他应该要求他的马华同僚暨教育部副部长即刻拨款维修华小屋顶和设施。这再次显示马华当家不当权,他们即使掌握权力也无法帮助华裔。

相反的,希望联盟领导的雪州政府自2008年以来就每年拨款4百万令吉给州内的华小,2百万令吉给巴生4独中。2017年开始拨给华小的款额更增加到6百万令吉。自2008年开始,雪州政府也批准了67.65英亩地以允许华小扩建。这些措施在国阵领导的年代不可能发生。我也感到遗憾,作为国会候选人的郑有文,只能用“与华商更好沟通”作为他的卖点。

我相信巴生人民需要一个精通公共政策包括经济政策的国会议员,他们不需要为了选一个精通语文的人特地排队去投票箱画个叉。自从2008年获选开始,我一直通过国会、圆桌会议和公共论坛维护中小型企业的权益。我反对国阵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例如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让跨国企业和本地大公司获益,伤害中小型企业的利益。

我也促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拨款培训中小型企业,评估跨太平洋贸易协定对中小型企业的影响。这些都保护华裔中小型企业的利益。郑有文也错误指责我没有为华商做任何事。我时常与华商保持联络及协助他们解决问题。数年前,我协助直落昂厂商公会解决基本设施问题,修补崎岖不平的道路。最近,在我的要求下,雪州政府也同意在直落昂建4条跑道的公路,以减少交通阻塞。

简而言之,真正维护各族人民权益的是来自捍卫民主的行动党和希盟政治人物,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原住民、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在我们优秀的政策下受惠。在雪州和槟州政府的良好治理下,人民的生活水平和政府的服务品质都大幅度提升,社会安全网也保护低收入阶层的利益,这些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郑有文自己也承认。

免费巴士是很好的政策,他不认为需要废除。我促请郑有文抛弃狭隘的“华人投华人”论述,反之,他应该维护全民的民主和平等权利。他现在就可以施压国阵联邦政策废除歧视性的政策,如限制华校的数量、不公平的华小发展拨款、RUU355和新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