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面对国阵法律威胁 无阻林冠英反消费税

(3-4-2018)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18年4月3日在光大发表声明:国阵正利用法律指控威胁我,若我被罚款5万令吉,或监禁一年,或两者兼施,我将失去担任槟州首长的资格,但是这样不会阻止我继续反对消费税,也不会让我停止高唱反对GST的神曲。我目前正在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下接受调查。

但是,我不会在公众场合停止高唱反对GST的儿童神曲。很明显的,国阵是在欺负槟州首席部长,因为正当巫统领袖犯下更严重的错误时,却可以完全被忽略。一切针对我所展开的调查,都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完成。

正如槟州总警长拿督达威甘昨天所说的一样。试问,有关方面是否采取任何行动对付巫统领袖,如东姑安南早前到访布城再也一所学校时,让学生高唱巫统党歌,舞动巫统党旗,并高喊巫统口号,以及森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以“翻桌”来威胁反对党支持党支持者?

尽管我愿意为唱这首歌,或因在学生面前唱这首歌而遭到批评,但是将此视为可能刑事犯罪,是非常过分、具双重标准及滥用权力的。国阵是否如此迫切地要解决我,以至于每一份针对我的投报都会得到彻底的处理?当国阵的部长或首相、副首相、州务大臣和副部长被投报的时候,是否又会进行一样彻底的调查?

林冠英列出辩论条件 魏家祥做不到

(3-4-2018)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在2018年4月3日在国会发表声明:如果魏家祥可以点名哪一个槟城领袖在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工程中收取回扣,我会与他辨论一马公司丑闻及海底隧道课题。我已经列出我愿意与魏家祥辨论的条件, 如果马华署理会长魏家祥来峇眼竞选。

对垒我,又或者他成为马华总会长,又或者他让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承认他不敢与我辨论。很明显地,魏家祥做不到,也显示魏家祥藐视基本的政治及民主礼仪及越权,向来只见政治领袖之间的“王对王”辩论,而不是以下犯上,或要党魁与非党魁辩论。这也是一些民主国家最基本的政治礼仪如:美国,总统候选人只与总统候选人辩论,而不是叫总统候选人与副总统候选人辩论。

魏家祥不应以下犯上,让他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那么难堪,让他看起来不像上一任总会长丹斯里蔡细历那么勇敢。廖中莱也拒绝针对一马丑闻、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课题与我辨论。魏家祥一直强调他要与我辩论,魏家祥只是一再突显了廖中莱不敢与我辩论。魏家祥是不是乘机自我宣传,破坏廖中莱在马华党员面前的形象?然而,若魏家祥首先能够点名到底是哪一位槟城政府的领袖收取了数以百万计的贿款。

那我愿意委屈自己,接受他的辩论挑战,让他有更多机会自我宣传。尽管魏家祥撒谎声称是项计划有人涉贪,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他依然不敢点名到底是哪一位槟城政府的领袖收取了数以百万计的贿款。相反地,在一马公司丑闻课题上,希盟各领袖敢敢点名刘特佐及大马一号官员涉及盗取国家数十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直接受益。这些从一马公司被盗取的钱。

已证 实花在日前于峇厘岛被充公的价值10亿令吉豪华游艇、瑞士政府扣押在瑞士银行的4亿3000万令吉,以及汇入大马一号官员个人户头的26亿令吉。魏家祥谎话连篇,指由槟州秘书所领导的槟州招标委员会不遵守规定,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工程的得标单位并无达到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规定。然而,就算是反贪会介入也无争议,因为投标者已经遵守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规定。

相反的,对于破坏制并违反法规的一马公司丑闻,反贪会却视而不见,以致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一马公司丑闻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同样的,魏家祥也谎称槟州政府为了资助该工程,以低于市场价格每平方英尺457令吉的价钱卖地。事实上这项工程是在公开招标下进行的,有关土地是以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即高于市场价格的3倍卖出。相反的,一马公司丑闻在没有公开招标下。

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有关土地每平方英尺的市场价格其实为2700令吉。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2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一马公司丑闻偷龙转凤获得了近80亿令吉。魏家祥可否展示勇气,指出哪个槟州政府领袖收取了上千万令吉?如果他无法这么做,那是不是再次证明了魏家祥又再制造假新闻?

大选换政府 终结盗贼统治

(3-4-2018)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4月3日(星期二)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必须在国际社会再次崛起,被世界尊敬和崇敬,成为世界一流的国家,而且不会被贬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并成为逃避议会民主的国家。

今天(4月3日)是纳吉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第9周年纪念日。国会预计将于3天内,即2018年4月6日(星期五)解散。所有爱国的马来西亚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都有机会投票,以确保纳吉在明年的这一天无法庆祝成为马来西亚首相10周年纪念。马来西亚必须在国际社会中重新振兴,作为世界顶级的国家而受到尊重和钦佩,而且不会被玷污和蔑视为逃避国会民主制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最讽刺的是,在任职首相第9周年之际,纳吉的政治遗产将被置于废墟之中。他的一个马来西亚目标——建立一个每个马来西亚人都以马来西亚人民自称为主,而个人种族、宗教、地区或社会经济地位排第二的马来西亚,到底怎么了?
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目标已被选举委员会的国州选区重划报告给粉碎了,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以种族两极分化为主要原则,以重新划定第14届全国大选的国会和州议会选区。

选区成为马来西亚半岛超大型非马来选民选区或小型马来选民选区,相信这是让纳吉以及巫统或国阵继续执政布城和各州的公式。然而,如果第14届全国大选选民投票的考量是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优先于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这些如意算盘和计算结果将会被证明是严重错误的,特别是在选出联邦和各州的新政府时,选民致力于拯救马来西亚免于被冠上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三重名声——污名、骂名和恶名,以及变本加厉沦为无赖的民主国会

今天,反假新闻法案将在上议院进行辩论并通过,昨天它在下议院强行通过,我预料在星期五国会解散之前,将把它列入法令。《当今大马》的颜重庆——一个有选择性起诉的受害者,已经清醒地并且受到严厉警告,反假新闻法的目标是明确的——在马来西亚人民中播下恐惧,并将他们恐吓成为毫无疑问地屈服,把这现象描述为“我们已经作为民主棺材中挣扎的最后一颗钉子”。

这不是一项保护人民的法令,而是保护纳吉政府的法令。正如我在星期日于新山热带酒店的民主行动党论坛“公共账目委员会洗脱了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的错误行为吗?”中所预测的,首相署部长阿扎丽娜在国会下议院发起的反假新闻法案,不敢回答对于纳吉是否会因为公共账目委员会洗脱了他在一马公司丑闻中的任何错误行为的这一个假消息,而使他在2018反假新闻法案成为法律后,成为第一个被起诉的人。

她对于此问题的疏忽与逃避将会是反假新闻法案的立法不是为了打击假消息,特别是来自国阵总部的假消息,而是作为停止揭发国家腐败与滥权最新的审查制度,如一马公司丑闻的最好证据。在论坛上,我提到了一篇出现在瑞士杂志《共和》中长篇且详细的文章,标题为《在森林里的瑞士联合银行集团》。这是一篇关于沙巴在过去15年的贪污,该杂志记者审查了超过1,000张的银行结单与法庭文件,并且广泛地采访了超过6个以上的涉及者,包括欧洲和亚洲。

可是,这篇可以在线阅读的报道,针对沙巴木材业在过去15年的贪污与洗钱丑闻,包括对于反贪污的报告及逮捕,已经被全球贪污与洗钱丑闻——一马公司丑闻所掩盖!上个星期,瑞士杂志所揭发的沙巴贪污案,更是进一步证明了被世界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马来西亚在国际上的名声和尊重已经下跌。毫无疑问的,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位于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是。

确保马来西亚有一个真正独立的选举委员会,并充分认识到在宪法中阐明关于人民信心和展开自由、 公正和诚实的选举之责任。另一项任务则是废除反假新闻法案。唯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替换政府,才能终止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和民主流氓的耻辱的漫漫长夜。马来西亚是否能够从作为一个全球性的盗贼窃国和民主流氓的三重名声——污名、骂名和恶名中被拯救出来。

将由马来西亚选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决定,这也将决定纳吉是否能够拥有他作为马来西亚首相的第10周年纪念日!

攻太平还是安顺?倪可敏"打死不走"语露玄机!

(3-4-2018)

攻太平还是安顺?倪可敏"打死不走"语露玄机!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31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复活节献词:让我们团结一致,以对抗那些筑起高墙分裂我们,并将我们推向种族孤立,将马来西亚人分裂及互相对抗的人。

美国人权运动领袖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丁·路德曾说过,“团结是这个时刻的伟大需要。团结就是我们我们要克服的方式。”马来西亚人民需要团结一致,以对抗那些要筑起高墙分裂我们,并将我们推向种族孤立,将马来西亚人分裂及搞到大家互相对抗的人。最近为配合第14届全国大选而展开的选区划分让人感到震惊。因这不只是透过政治傑利蠑螈(gerrymandering)方式无耻的掠夺行为,更是不负责任的“选举种族隔离”。

选委会现在做的,不只是正在下赌注以协助国阵赢得下届大选,他们也采纳了一个极其危险的方程式,进一步加剧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的种族分化。选举委员会把同一个种族集中在一个地区而不是将不同种族混合在一个地区内,根本就是在采纳国阵的种族方程式 — 选民就会自我定位为马来人优先、华人优先、印度人优先、伊班人优先或卡达山人优先。

而不是以马来西亚人优先作考量。进一步来说,所有反对党的支持者,现在全部被集中在一个选区内,而国阵的支持者,则被分到好几个选区,完全违背了民主下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原则。在民主制度下,是选民投选政治人物; 但是在政治傑利蠑螈下,则变成了政治人物选择他们要的选民。选委会更进一步采取选举种族隔离制度,制造更多种族区块。

这将允许国阵选择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恶魔,而不是选择团结并可以带领大家迈向一个公正、公平、法治、自由、民主等共同价值的天使。民主行动党相信,马来西亚人民依然可以透过团结一致,对抗那些企图分裂我们,对抗那些要在我们之间筑起高墙、对抗那些试图以恐吓手段让我们互相憎恨而不是互相爱护的人。祝大家有个愉悦的复活节周末!

隆巫统区部主席涉嗑药被捕,上阵机会蒙阴影

(3-4-2018)

警方今日凌晨在吉隆坡燕美路(Jalan Imbi)临检一间娱乐场所,逮捕一名盛传可能会上阵大选的巫统区部主席。警方怀疑此人嗑药,并把他带返警局验尿,最终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及安非他命(Amphetamine)的化验结果都呈阳性。

这名巫统区部主席来自吉隆坡,目前正在极力争取上阵,盛传已获得党高层青睐,有可能会竞选。不过,随着卷入此案,他的上阵机会顿时蒙上阴影。化验结果呈阳性金马警区主任沙哈鲁丁(Shaharudin Abdullah)向《当今大马》透露,警方在这次的扫荡行动逮捕了10人,化验结果全数呈阳性反应。“他被捕的房间里共有10人。所有被捕者(毒品化验)都呈阳性反应。

我们已进行化验,并拘留化验结果呈阳性者。”由于此人还未被控,《当今大马》在征求他的回应前,暂且隐匿其名。凌晨4点已保释。沙哈鲁丁指出,警方目前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15(1)(a)条文调查此案。吉隆坡警区的刑事罪案调查组是在凌晨2点,怀疑有关娱乐场所无牌经营,于是展开临检。沙哈鲁丁说,上述政治人物已在凌晨4点获得保释。

警方将把他的尿液样本交给化验局,以作进一步化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