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讨论重点放在黑鞋忽略了教育改革 这是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从过去一周大部分大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来看,马来西亚似乎出现了国家历史上最糟糕、最愚蠢和最无思考的教育部长。所有人都关注在教育部长的这项宣布:从明年开始,所有学生被允许穿黑鞋到学校。这成为雪兰莪州双溪甘迪斯补选的一个课题。国阵副主席莫哈末哈山将此作为希盟政府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一个例子。身为国阵双溪甘迪斯补选机制主任的莫哈末哈山在补选中表示:

“我认为教育部长马智礼通过脚来改变国家教育政策,而不是头脑。“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以鞋子颜色来开始改变教育政策。也许他没有其他工作。”在野党国会议员也在这次的国会辩论上以 “黑鞋”开玩笑,以及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是公众的讨论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漫画开玩笑说教育改革来自于脚,而实际上应该从头脑改革。关于黑鞋的所有黑色笑话,对教育部长马智礼公平吗?他是我国第20任教育部长,无疑是内阁最令人兴奋和最有希望的委任者之一,也是我国历史上重要职位的教育部长。

上周四,我没有收看由资深记者丹斯里佐汉嘉化主持的《阳光日报》的直播谈话节目“新大马及国家教育”,所有关于黑鞋的黑色笑话源自于此。为了了解“黑鞋”引起的轩然大波,我在网上观看《阳光日报》现场节目,才发现这是一个两小时多的节目。马智礼花了30秒时间谈论明年学生不再需要穿白鞋上学事件,而花了超过两个小时谈论教育改革,包括确保学生的书包更轻便;改善学校课程,使国立学校的学生水平达至国际标准;

将教学专业归还予教师,意味着他们不再承担教学以外的任务;在课堂上为艺术、音乐和文学提供更多空间;改善特殊学校; 恢复大学的学术自由等。“黑鞋”引起轩然大波,马智礼针对教育改革的发言占据了两个多小时的99%以上,在黑鞋上发言的比例不到1%,公众讨论的重点却把 99% 放在黑鞋上,而教育改革只有1%,这应是所有人掉入现代通讯陷阱的教训。

两天后,教育部澄清说,此政策将在明年开始实施,而且该部将考虑所有因素,包括低收入家长所面临的负担。然而,百弊丛生,公众形象被摧毁的马智礼被视为只对琐碎问题和改变门面感兴趣,并且无法解决更严肃的教育改革问题。政治领袖,如国阵副主席和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在没有观看马智礼两小时的谈话节目或者故意忽视马智礼的教育改革总体建议的情况下,将“黑鞋”引发成热议问题,正在严重伤害理性和聪明的公共对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