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税,門牌稅,所得税,公司税,消費税,出境稅、KLIA机场税,现在還有反恐税!國陣政府萬萬税,人民個個晚上都不能睡 !(內附视频)

(4-12-2017)

土地税,門牌稅,所得税,公司税,消費税,出境稅、KLIA机场税,现在還有反恐税!國陣政府萬萬税,人民個個晚上都不能睡 !

郭鹤年指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

大马首富兼糖王郭鹤年今日在香港和新加坡推出回忆录,在分享他眼中的6名首相时,更直言对我国土著扶弱政策大感失望,前首相敦胡申翁也无力把国家拉向正轨,致使列车“走错方向”。

郭鹤年父亲与胡申翁父亲敦翁惹化,自30年代就是朋友,郭鹤年和胡申翁更曾是同班同学,他也曾劝告这名第3任首相,应该在接任首相职前无视种族、肤色和信仰,采用最全能的大马人才。

“你(胡申翁)即将成为国家领袖,你有3个孩子,依序为巫裔、华裔和印裔;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第一个孩子比其他2个更受宠;胡申,如果你在家庭里这么做,你的长子将被宠坏。”

“他长大后将会夜夜流连夜店,受歧视的次子和三子则会越来越坚韧,最终将更成功,而长子则会更失败;胡申,请用最好的大马人才,那些廉正、能力强大、勤奋和坚毅的大马人,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或宗教。”

声称由马来人统治

《南华早报》转载94岁郭鹤年自传时,引述他劝勉胡申翁时说,若后者过度为土著设限或投入更多溺爱,那土著将抱着特权态度成长。

郭鹤年说,胡申翁听过其劝告后静默一会儿,接着说他不能这么做,因为马来人已无法接受这种改变。

“他清楚告诉我,这将会是马来人统治;我很失望,但我已不能做什么,我想他明白我要传达的讯息,但他深知这个进程已相去甚远。

“我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胡申执政时代,他在逆流前行路上只是局部成功;国家列车已走错路,胡申并不够强大将这台列车拉回正轨。”

东姑从不收纳朋党

郭鹤年形容,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虽然交友广阔,却从不会收纳朋党。

“他的朋友们偶尔帮助他,或送他一箱香槟或特别进口牛排,他特爱在自家草坪上煎牛排和开香槟;他也会帮助他的朋友,但他从不收容朋党。

“当年陈修信是财政部长,东姑致函告知一名在槟城经商的友人,面对税务状况遭税务部调查,并寻求东姑帮助;东姑在信中说到:‘你知道某某是我的朋友,我并没有要你帮忙,修信,但我肯定你可以原谅他。’”

只尽朋友职责

郭鹤年说,陈修信感到失望并冲入(前副首相)依斯迈阿都拉曼办公室投诉,但依斯迈笑着读完信件,扭成一团后就丢入垃圾桶,并告诉陈修信,东姑只是尽他朋友的职责,忽视东姑就可把工作做好。

“这就是东姑帮助朋友的方式;但朋党主义不一样,那是哈巴狗奉承领袖后,从领袖手中获得国家利益。”

“国家资产、计划或生意不应该交到任何人手中,无论是元首或首相;真正的领袖就是国家的首要受托人,若缺乏完善体制引导,则其诚信将引导他做对的事。”

东姑访中后改变偏见

郭鹤年指出,东姑阿都拉曼曾形容中国共产主义者为“恶魔”,但亲身官访中国后态度却180度改变,眼中的恶魔也变好友。

他在与东姑接触时,发现后者有一些盲点,其中一个就是对共产党有极度偏见。

“有一天当我们变很熟,他对我说:‘共产党,在伊斯兰就是恶魔!你不能和中国的共产党员接触,否则就是和恶魔交涉!我则回应:东姑,中国之所以变成共产党,是因为人民曾经历了打压和侵犯。”

东姑显然不表认同,还指郭鹤年身为大马华人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而后者只是轻声说了句:“东姑,身为大马首相,你应该和中国人做朋友。

没想到多年后,东姑与15名华裔商人受邀官访中国,旧时的负面偏见却一扫而空,直言这趟行程令他大开眼界,还称赞中国人“就像你我一样,都是好人,我们甚至可以谈论任何事。”

从此以后,东姑不再称呼中国共产党为恶魔。

修复贫富悬殊 引发种族主义

郭鹤年说,大马用来修复种族间贫富悬殊的手法,却导致种族主义抬头,身为土生土长的华裔,他对巫裔被误导感到极度可悲。

他指出,若说为了土著权益而改变一次政策,是为了达致国家和平,那再做第二次,则可成为“抢劫”了。

“为什么因为是政府做的,就不能称之为打劫?而当人民提出反对,却被称为煽动种族冲突,可被判监3年;身为土生土长,且和巫裔一同念书长大的大马华人,我对巫裔被如此误导感到难过。”

郭鹤年说,政府为了拉近华裔和巫裔之间的经济悬殊,采取了非常危险的捷径,其中一个副作用就是越来越丑陋的种族主义抬头。

“但很少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在大部分亚洲国家,很少人敢挑战掌权者;就像《国王的新衣》,当国王裸身问身边人衣服漂亮吗,大家只会说这是最漂亮的衣服。”

513后决心助国家发展

郭鹤年直言,若当年国家领袖善用华裔力量,华裔极可能将掌握国家的90至95%财富,这对大马经济是好事,对国家却是坏事。

他说,513事件后国家更倾向朋党主义,而他也下定决心协助国家发展,并依照政府要求投入运输或钢铁生意。

“即便是马来人也有承认他们自身弱点,并赞成善用华裔力量,但这或许会制造更多问题。”

他认为,整体而言马来领袖领导国家的举止都合理,他们以往都给巫裔好处,但他们发现矫枉过正时,就试图修补问题。

“他们的心态是正确的,但却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自1969年5月13日,马来领袖只有一个简单的信念:马来人需要设限,现在你看有多少局限?”

极端巫裔将贫穷归咎华印裔

郭鹤年说,东姑阿都拉曼在513骚乱事件后意兴阑珊,因为努力协助国家争取独立后,却被马来人指控为出卖国家给华裔,极端巫裔更将马来人的贫穷归咎华裔和印裔掠夺财富。

“老实说,东姑并没做什么,他是个爱国爱民且非常公正的人;但他知道,若偏爱一个群体将是宠坏他们,英国统治马来亚时也将一些好处给了马来人,巫裔在国家独立后获得更多奖励。”

他指出,513事件后的极端马来人,将贫穷怪在华裔和印裔头上,像东姑这样面面俱到的领袖,已无法控制这些人,因此有想法的领袖都要靠边站,反而极端分子骑劫了权力。

大马首富郭鹤年

大马首富郭鹤年指出,他于1968年成立马国际船务(MISC)一年后,我国第2任首相敦拉萨上台,而拉萨曾两次要求他把该公司的20%股权,分配给马来人和政府机构;他与合伙人丹斯里曹文锦的股权两次被冲淡。

“在我们成立马国际船务的一年内,当时担任首相的敦拉萨向我这么说:‘我希望你能发行20%的新股。我受到压力,因为马来人的股份比例不够高。”

“我说:‘敦,你这个要求是认真的吗?他回答:‘是的,Robert(敦鹤年)’。”

“于是我答应说我会这么做。我回去后,经过一番游说,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放弃了现有股东的权利,通过发行附加股,增加股份(当时MISC还不是一家上市公司)。

他指出,拉萨将20%新股分配给政府机构。所以,他本身在MISC的股权从20%被冲淡至16.7%(20/120),而曹文锦的股权也从15%冲淡至12.5%(15/120)。

《南华早报》转载94岁郭鹤年的回忆录《Robert Kuok, A Memoir》时,引述郭鹤年说,再过一两年后,拉萨再次召见他。

他指出,这次拉萨告诉他,在内阁会议上再次受到很大的压力,要求他再次将MISC的20%股份分配给4个大马的港口城市,各5%。

他回忆拉萨这么对他说:“Robert,你要知道,这是你成功的代价。MISC做得很好,人们越来越羡慕。但是,现在,我不能放弃这些派系,而是决定,向马来西亚4个港口城市发放20%股份。”

郭鹤年说,这意味着MISC的注册资本扩大40%,而大马政府成为最大单一股东,而他控制的郭氏兄弟公司,成为第二大股东。

赚钱的时候 要让公司上下共享成果

郭鹤年指出,他被古代军事家成吉思汗的无私榜样所激励。成吉思汗每征服一座城市,都会把战利品交给他的将军和士兵分享。

“由于成吉思汗的无私,所以才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将军。”

因此,郭鹤年把已经增值多倍的MISC股票,以面值转让给员工,仿效成吉思汗的无私。

他说,MISC在1987年上市之前,他把自己所持有的15%股份,按面值转售给公司董事、职员和船长,以回馈他们。

他指出,MISC经过多年的业务成长,股票增值很多钱,这归功于董事会成员和员工付出的巨大努力。

“我拿大约15%的股份,按面值转售给值得奖励的董事、职员和船长,相信很多人从中受益。

“当赚钱的时候,我总是相信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共享成果)。”

郭鹤年清楚知道,单凭他一人的努力是没有办法实现MISC的增长,还需靠公司全体员工和管理层的共同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