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12月杪可获500令吉花红

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公务员将可在12月杪获得500令吉花红。根据《星报》报道,公务员除了可在12月杪获得薪金,同时也可获得500令吉的花红。希盟政府将会在12月25日之前发放500令吉花红给公务员,这也是公务员首次可提早在12月杪就获得花红。“尽管2018年财政预算案并没有提供花红的拨款,可是政府会想办法和寻求资源发放花红给公务员。” 他说:“我们希望销售与服务税有助增加政府的收入,以发放花红给公务员。” 林冠英是在布城出席一项活动时发表谈话。

希盟政府在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时宣布,将会发放500令吉花红给GRED 54等级以下的公务员。

“不重选是拉昔丁个人决定” 拉菲兹盼如楼能重选

尽管人民公正党宣布,砂拉越如楼区部党选没有遗漏选票问题,因此可接纳党选成绩,不会重选,但署理主席候选人之一的拉菲兹希望,如楼区部能够重选。拉菲兹认为,公正党党选委员会使用被骇客入侵过的数据有欠公平,重选才能完全决绝该选区的问题。“党选委员会无法解决任何数据问题,包括在冰厢岸区部丢失的大量数据,都需要立即解决。拉菲兹在今天的一份声明中说:“党选委员会不能作废哪些可疑投票,因为这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估计全国超过5000张可疑选票,这可能会影响选举结果。”

早些时候,公正党党选委员会主席拉昔丁说,选票分析证明,虽然6台平板电脑遭人用恶意间谍软件骇入而被淘汰使用,但是所有选票都上载至系统,他们已经接受如楼区部的选举结果。他说:该党昨天召开会议,聆听运作小组和系统及资讯科技小组的汇报,并取得电子投票系统发展组的技术分析报告。“如楼区部党选成绩将在近期内,上载至公正党党选网站www.pemilihan keadilan2018.com。” 拉菲兹认为,恶意间谍软件骇入后的数据上载至系统没有受影响,这样的说法很荒谬。

“这份声明100%由拉昔丁本人发出的,这些陈述和决定将会导致党员对当选结果失去信心。” “我不关心选举结果,因为这是一个内部过程,但是选举的过程应该透明化,以便让党员能心服口服接受选举结果。” 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说,即便投票程序状况不断,但是公正党党选必须继续进行。他承认,目前使用的电子投票系统有一些问题,但是投票的程序应该遵行,以便党能够向前迈进。拉菲兹还表示,党必须对选委会系统和数据组主任张光成(Alvin Teoh)采取严厉行动,因为他的疏忽演变成这次的风波。

蒙古女郎案或一马丑闻 纳吉道出真相了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31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阿丹杜雅的幽灵将持续困扰纳吉和马来西亚,直到全面且让人满意的调查找出这宗令人发指的蒙古女郎凶杀案的动机,并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本月初,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阿拉伯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神秘失踪及被杀害的令人发指消息,登上世界头条新闻,我第一个想到的人被谋杀的阿丹杜雅。她的遗体于12年前的10月16日在沙亚南被C4炸药炸毁。

阿丹杜雅的幽灵将持续困扰前首相纳吉和马来西亚,直到全面且让人满意的调查找出这宗令人发指的蒙古女郎凶杀案的动机,并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昨日告诉国会,若纳吉及他的妻子罗斯玛涉嫌谋杀阿丹杜雅,警方将对这对夫妇采取适当的行动。他是回应武吉牛汝莪民主行动党议员蓝卡巴星在星期一的演说。蓝卡巴星在辩论第11个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时说,商人迪巴在最近上载到互联网的一个录像中,揭发有关阿丹杜雅谋杀案的内情。

尽管迪巴的视频已经从互联网上删除,但要警方找到在过去几天内在社交媒体上散播的视频应该没有任何困难,最重要的是,警方可以跟迪巴确认该视频的真实性。正如蓝卡巴星在星期一告诉国会的一样,迪巴已明确表示纳吉和罗斯玛涉及谋杀阿丹杜雅。事实上,利害攸关的不仅仅是纳吉和罗斯玛的声誉,还有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作为一个法治和正义应该优先存在的发达和文明社会,人们不会毫无缘故或理由地消失,或在没有动机的情况下被杀害。

有鉴于迪巴的录像视频指责纳吉和罗斯玛涉及谋杀阿丹杜雅,他们两人会向警方自首,以重新开始调查谋杀阿丹杜雅的动机吗?无论是阿丹杜雅谋杀案或是一马公司这“最糟糕的盗贼统治案”,纳吉显然试图通过昨天的声明妨碍司法,而不是服从法治和司法。他敦促希望联盟政府停止挑剔他和前任政府的错误,专注于拯救国家经济。纳吉是否建议希望联盟不应对阿丹杜雅案件重新进行调查以确定动机,这是在纳吉任期内没有完成的事,或是触及一马公司丑闻的底线?

过去5天是纳吉公众人物生涯里最糟糕的5天。上个星期五(2018年10月26日),沙特阿拉伯外交部长朱拜尔会见了首相敦马哈迪,并否认纳吉个人银行账户中来历不明的26亿令吉来自利雅得。纳吉早前说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黑钱的丑闻是假新闻,以及政敌编造政治阴谋以推翻他的权力的说法不攻自破。然而,沙特阿拉伯的否认对于纳吉的损害,与他在中东媒体半岛电视台上不光彩的访问比较之下,算不了什么。

在纳吉无法回答半岛电视台采访者玛丽安祖莉向他提出各种信誉及职责的问题时,纳吉上演了离席这一幕。玛丽安祖莉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纳吉个人银行账户中的26亿令吉捐款、罗斯玛22克拉2739万美元粉红色钻石项链、超过2亿美元转入他继子里扎阿兹的账户、逃亡金融家刘特佐、刑事违反信托、洗黑钱、阿丹杜雅谋杀案等38项刑事指控采访纳吉,并于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在全球进行了电视转播。

纳吉在半岛电视台的采访特具破坏性,因为它充分证明了为什么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投票支持巫统或国阵的400万选民在支持全球盗贼统治、恶人政治和流氓民主是非常错误的,而他们应该加入投票支持希望联盟政府的560万选民队伍里,以建立一个诚信、世界顶级的新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进步和民主社会的典范。昨天,纳吉更糟糕。在2018年吉隆坡反腐败峰会上,有三重打击直击他的心窝,即: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揭露,纳吉的38项关于腐败、刑事违反信托和洗钱的刑事指控都是出于政治动机,这是根据追踪一马公司资金和资金去向的执法机构的调查而得的。

国家施政、廉正与反贪中心(GIACC)负责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前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揭露,在与华盛顿联邦调查局(FBI)和美国司法部会晤后,反贪会于2015年发现纳吉声称自己收到的26亿令吉是沙特阿拉伯王室的捐赠,是虚假的说词;以及;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宣布马来西亚政府将向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或阿尔巴投资PJS授予57.8亿美元的同意奖励,因为马来西亚的一马公司被纳吉骗取了并且违反了公共政策。在他极其糟糕的半岛电视台采访中,纳吉间接承认了一马公司丑闻的道德、经济和政治灾害。纳吉是否准备让我国摆脱进一步的痛苦、煎熬和苦难,并与各调查机构合作以“公告天下”,无论是关于一马公司丑闻还是阿丹杜雅谋杀案?

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11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纪录片《盗贼统治者》(Kleptocrats)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而马来西亚最高阶的盗贼统治者继续在他的泡沫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 昨天在槟城举行的“培育、投入、交换领导会议”上,巫统前部长兼巫统前妇女组主席丹斯里拉菲达对马来西亚的教育提出了最重要和相关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

她说,马来西亚没有必要提出关于教育系统的报告,因为当报告完成时,世界其他国家已经走在前头。 “这么多的研究、这么多的报告,但没有人看,所以没必要,”她说道。只需要咨询私人界和询问行业参与者,包括国内和国外的,他们在人力资本和技能方面需要什么即可——这是她针对改革马来西亚教育的方针。虽然我不是完全赞成她的说法,我必须说拉菲达对教育系统缺陷的尖锐批评,引起了大多数担心子女教育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共鸣。

在1957年独立和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的60年之后,她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跟马来西亚息息相关。尽管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的官方宗教,而且我国是世界上伟大的宗教和文明的汇合点,我们的学校和大学正在培育完全没有道德指南或宗教价值观的一代人。他们可以对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感到轻松自在?另外,恐怖之中的恐怖是,像伊斯兰党这样以政治伊斯兰为基础的政党,甚至可以接受与伊斯兰教和世界上所有宗教和道德体系所谴责的盗贼统治为伍——这是本周末在霹雳州举行的巫统—伊斯兰党联合集会的不成文议程。

下列3个现象凸显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他的伙伴被押到法庭,面对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数十项关于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的刑事指控。在国外,一马公司的同谋如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对一马公司的刑事和腐败控状表示认罪;另一位高盛银行家黄宗华则同意交出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获取的3亿令吉不义之财。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仍在追捕在马来西亚和美国被起诉的一马公司主谋刘特佐。

纳吉每天都在脸书上发布无数言论,以分散人们关注一马公司对他日益收紧的束缚,同时继续生活在他的泡沫中并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84分钟的美国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附有以下的讲稿:“在世界上最大的其中一宗金融罪案,马来西亚政府的一个基金被盗取35亿美元。《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好莱坞报道》的调查记者,追踪这笔周游全球的金钱。这笔钱被用来支付一切,从豪华的房地产到马丁·斯科塞斯的《华尔街之狼》的颓废派对。《盗贼统治者》记录了最贪婪的白领犯罪,是失信、诈骗和贪婪肆虐的故事。”

就像汤姆莱特和布拉利霍普的书籍《鲸吞亿万》,《盗贼统治者》尤其强调逃亡中的金融家刘特佐在横跨至少10个国家的腐败丑闻中扮演的角色。它追踪刘特佐的行踪,看他纵横马来西亚和好莱坞,展示他奢华的生活方式而建立起花花公子的形象。
导演山姆·霍布金斯和哈瓦那·马克金也加入了马来西亚名人的访谈,如潘俭伟和玛丽亚陈,借由他们传达该丑闻给马来西亚带来的破坏。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和一马公司丑闻的大量书籍如《鲸吞亿万》,双双加强了拉菲达昨天提出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

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11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纪录片《盗贼统治者》(Kleptocrats)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而马来西亚最高阶的盗贼统治者继续在他的泡沫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 昨天在槟城举行的“培育、投入、交换领导会议”上,巫统前部长兼巫统前妇女组主席丹斯里拉菲达对马来西亚的教育提出了最重要和相关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

她说,马来西亚没有必要提出关于教育系统的报告,因为当报告完成时,世界其他国家已经走在前头。 “这么多的研究、这么多的报告,但没有人看,所以没必要,”她说道。只需要咨询私人界和询问行业参与者,包括国内和国外的,他们在人力资本和技能方面需要什么即可——这是她针对改革马来西亚教育的方针。虽然我不是完全赞成她的说法,我必须说拉菲达对教育系统缺陷的尖锐批评,引起了大多数担心子女教育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共鸣。

在1957年独立和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的60年之后,她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跟马来西亚息息相关。尽管伊斯兰教是马来西亚的官方宗教,而且我国是世界上伟大的宗教和文明的汇合点,我们的学校和大学正在培育完全没有道德指南或宗教价值观的一代人。他们可以对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感到轻松自在?另外,恐怖之中的恐怖是,像伊斯兰党这样以政治伊斯兰为基础的政党,甚至可以接受与伊斯兰教和世界上所有宗教和道德体系所谴责的盗贼统治为伍——这是本周末在霹雳州举行的巫统—伊斯兰党联合集会的不成文议程。

下列3个现象凸显马来西亚在建国60年后的最大道德困境: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他的伙伴被押到法庭,面对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数十项关于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的刑事指控。在国外,一马公司的同谋如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对一马公司的刑事和腐败控状表示认罪;另一位高盛银行家黄宗华则同意交出在一马公司丑闻中获取的3亿令吉不义之财。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仍在追捕在马来西亚和美国被起诉的一马公司主谋刘特佐。

纳吉每天都在脸书上发布无数言论,以分散人们关注一马公司对他日益收紧的束缚,同时继续生活在他的泡沫中并否认一马公司丑闻的存在。84分钟的美国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在纽约进行世界首映,附有以下的讲稿:“在世界上最大的其中一宗金融罪案,马来西亚政府的一个基金被盗取35亿美元。《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好莱坞报道》的调查记者,追踪这笔周游全球的金钱。这笔钱被用来支付一切,从豪华的房地产到马丁·斯科塞斯的《华尔街之狼》的颓废派对。《盗贼统治者》记录了最贪婪的白领犯罪,是失信、诈骗和贪婪肆虐的故事。”

就像汤姆莱特和布拉利霍普的书籍《鲸吞亿万》,《盗贼统治者》尤其强调逃亡中的金融家刘特佐在横跨至少10个国家的腐败丑闻中扮演的角色。它追踪刘特佐的行踪,看他纵横马来西亚和好莱坞,展示他奢华的生活方式而建立起花花公子的形象。
导演山姆·霍布金斯和哈瓦那·马克金也加入了马来西亚名人的访谈,如潘俭伟和玛丽亚陈,借由他们传达该丑闻给马来西亚带来的破坏。纪录片《盗贼统治者》和一马公司丑闻的大量书籍如《鲸吞亿万》,双双加强了拉菲达昨天提出的问题:你在培养什么?盗贼统治者(小偷)和霸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