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民政向巫统屈服 支持选区划分报告

(29-3-2018)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和民政领袖,为何在国会支持不公正的选区重划报告,违背他们之前的反对选区重划的立场?这是否显示马华和民政又再一次的放弃本身的原则和立场,向巫统屈服?

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说,当选委会在2016年最初提呈选区划分报告时,马华和民政的领袖纷纷反对有关选区划分,因为有关选区划分增加马来人为多的议席和减少混合区,这将造成种族极化。她说,马华和民政当初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也是因为有关选区划分报告影响马华和民政现有的议席。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曾说这选区划分影响马华40个选区里的26个议席,加剧种族分化。

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也公开表示选区划分报告对民政党不利。“但是,很遗憾的是,昨天当国会下议院辩论这选区划分报告时,曾经公开反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的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及这两党的议员,都一致支持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报告。”马华和民政领袖多次叫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支持这两党,以方便他们在国阵里进行内部争取。但是如果马华和民政的领袖无法阻止损害他们利益。

加强种族极化的选区划分报告在国会提呈,同时也没在下议院辩论时投反对票的话,那么选民又怎能期待马华和民政会为人民争取利益,并推行政治改革呢?郭素沁呼吁廖中莱和马袖强对马华和民政昨天在下议院支持不公正的选区划分报告,向人民作出交代。

许崇信:政府医院放射治疗设备严重短缺

(29-3-2018)

我们知道我国政府医院长年拨款不足,已经无法承担更多的病患人数。很多医院的医疗仪器已经过时,也欠缺医疗人员来照顾更多的病患。面对癌症病患,相关医疗设备更为严重短缺。保守估计我国国人在75岁时,平均每四位,将有一位是癌症患者,也预计在2020年时,癌症病患人数将增加15%。

很多癌症病患需进行放射治疗法来杀死包括脑癌、肺癌、乳癌、前列腺癌的癌细胞。通过此治疗法治疗的病患,有很高的康复及生存机会。这种进行放射治疗法的高端先进医疗机器称为电子直线加速器。按照比例,每100万人口里,应该有8台机器备用,我国有3000万人口,理应拥有240台机器才足够应对我国癌症病患人数。可悲的时,我国政府医院现有的电子直线加速器只有18台,占所需的机器数量的7.5%。

我国政府医院尚需余下的92.5% 或222台电子直线加速器才能给予我国癌症病患最佳治疗服务。就算把私人医院的38台加速器算进去,也只是占所需的240台的23。33%,根本无法给予癌症患者及时的治疗。虽然政府宣称我国的医疗服务是世界最好之一, 但是我国却没有足够的医用电子直线加速器给癌症病患治病,尤其是急需即刻治疗的癌症患者。更糟的是,我国尚有许多州属的医院没有该电子直线加速器。

其中州属包括霹雳,吉打,槟城,玻璃市和彭亨。病患本身已经不适及疲弱,却被迫长途跋涉数百公里的路程至吉隆坡寻求治疗;不然就被迫支付庞大治疗费到私人医院寻求治疗。讽刺的是,购买一台医用电子直线加速器的费用大约是1700万令吉至1960万令吉;建造隆新高铁的成本则是770亿令吉,相等于可以购买3928台加速器,超出我国所需的240台机器16.3倍。但是,在2015年-2017年期间。

我国政府只拨出区区的3660万令吉购买两台加速器给沙巴和砂劳越。由此可见,比起我国癌症病患,政府更关心飞机场和铁路的建设,即使实行了消费税,医疗方面拨款还是没获得提升。因此,我呼吁我国人民在来届大选,用手中一票投给希望联盟,让希盟政府为病患们带来更好的政策,确保我国国人的健康受保障。

下辩论战书却“缩沙” 达兰没资格谈论由谁辩论

(29-3-2018)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9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我们不允许阿都拉曼达兰因廖中莱没胆量和我辩论,就贬低马华总会长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职位。巫统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根本没有资格谈论我应与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而不是总会长廖中莱辩论。

因为他本身早前挑战我与他辩论之后却对自己发出的战书“缩沙”。阿都拉曼达兰牵强地以有关当局的“法律咨询”为由,成功将自己从电视辩论中打救了出来。这场电视辩论是由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沙列赛益所安排的。这就是典型的阿都拉曼达兰。他现在欲将我父亲拉下水,以试图掩盖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不敢跟我辩论一个马来西亚及海底隧道课题的怯懦。廖总一点都不像他的前总会长蔡细历。

敢敢与我公开辩论。我们不允许阿都拉曼达兰因廖中莱没胆量和我辩论,就贬低马华总会长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职位。阿都拉曼达兰须明白,辩论必须是最高领袖与最高领袖之前的同等级对决,而不是其中一方须自降身份与另一政党的第二号人物辩论。在美国总统选举辩论,皆是由总统人选对总统人选辩论,而不是其中一个总统人选与副总统人选展开辩论。也许,阿都拉曼达兰现在也自我混淆。

因为他正努力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让他上阵的议席– 自从他的哥打毛律区将由沙列赛益或者是现任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取之上阵。若阿都拉曼达兰对他的计算法如此有信心,认为槟城的海底隧道将会面临205亿令吉的亏损,那他就更应该说服廖中莱跟我辩论,并让廖中莱使用这些他所提供的“子弹”。很明显的,廖中莱清楚知道,这所谓的205亿令吉的亏损是一个“空包弹”,因为它不过是另一个国阵谎言。

阿都拉曼是否可以解释一马发展公司的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TRX)土地丑闻?廖中莱不愿意冒险和我辨论,因为他害怕我们用一马发展机构丑闻来做比较。一开始阿都拉曼应该给廖中莱一点贴士,解释槟州政府怎样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出售关仔角一带的土地,不像国阵联邦政府,竟然以低于市价42倍的价格,出售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给一马公司?阿都拉曼要怎样解释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土地丑闻?

一马公司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购买了位于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吉隆坡黄金地段 ,价格是每平方尺64令吉,当时2010年的市价是每平方尺2700令吉。在当时市值82亿令吉的情况下,这项交易的成交价是1亿9400万令吉,一马公司以低于市价42倍的价格购得。这可说是一马公司不成文地获得了等 值于80亿令吉的“好处”,但是反贪污委员会并没有采取行动。

每平方尺64令吉到底多便宜?这可以从一马公司以每平方尺2773令吉的价格,只出售了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1.56英亩的土地给朝圣基金局,便获得1亿8850万令吉可以看出。换句话说,一马公司实际上只是通过出售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70英亩土地当中的1.56英亩,便赚回了它的投资额1亿9400万令吉!在朝圣基金局这宗买卖,一马公司牺牲其它政府机构的利益,赚取巨额利润。

一次性赚回它1亿9400万令吉的土地收购价。不像槟城政府在关仔角以每平方尺1300令吉的价值进行土地交换,以兴建海底隧道和三条高速公路,这比政府估价每平方尺457令吉高出三倍。槟州政府公开透明,因为海底隧道及三条高速公路工程合约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的,不像一马公司。国阵或马华都不敢明讲,究竟是哪一位槟州领袖,在上述工程中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扣。

反之,希望联盟公开点名刘特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就是一马公司的受惠者。证据就是,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游艇《平静号》在巴厘被充公,并获美国司法部证实是由一马公司买单,以及26亿令吉是存入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私人户口。

林冠英:槟5所独中各获50万令吉 马华民政部长选区拨款不足

(29-3-2018)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3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28楼首长办公室颁发特别拨款给5所独中记者会之文告:槟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让槟州内的5所独中,每年获得州政府的共250万令吉拨款(即每所独中每年获得50万令吉拨款)。

相比马华部长魏家祥只给其选区的永平独中7万5000令吉,以及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仅拨出4万令吉给其安顺选区的独中,槟城遥遥领先。马华与民政口口声声说“有人在朝好办事”,而实际上却是当家不当权的巫统应声虫。在朝当官了61年,一直都不敢要求国阵政府承认统考文凭。“承认统考只剩下最后一哩路”的承诺,结果走了几年都走不到尽头,反而成为马来西亚华教的最大笑话。

反观槟州政府,自从我们在2008年夺下槟州执政,我们就已承认独中统生,并聘用统考毕业生担任州政府子公司高职(槟城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就是宽柔毕业的独中生)。在敦马哈迪及慕尤丁宣布加入希盟后,马华民政一介领袖才迫不及待跳出来,声称他俩当年身在国阵时,是何其对华教不利等,如今希盟却与这两人结盟。当官当得太久的马华和民政,若你们的逻辑成立的话。

现在国阵没有了敦马及慕尤丁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不是可以立刻宣布国阵承认独中统考了吗?怎么到了今天依然没有承认呢?希望联盟在竞选宣言已经作出宣布,执政联邦后,只需SPM 国语优等的简单条件,就可以独中统考文凭进入政府大学及申请公务员职位。我们以行动来告诉大家何谓捍卫华教。我们也以现实例子告诉民政马华,我们如何在这样短时间内,成功说服敦马及慕尤丁接受承认独中统考。

这是马华民政60年都做不到的事!联邦政府向来给华校的拨款,都是季节性施舍华社。只有在大选快要来,想要捞取华社的选票时,才“及时”宣布拨款给华校,从未真正关心华校的发展。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华小及华中的拨款迟到、缩水,而独中则没有拨款,国阵任由华校自生自灭的举措。在宣布了给华社的大选糖果,也即是增建10所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之后,并捞取了宣传后,华社所不知道的是。

马华根本没向教育部争取建校和迁校经费,反而打算向华社筹款,将有关费用转嫁华社。从过去多届大选糖果的教训,我们知道很多利华教的政策,在选前大事动土,可是动土之后有没有动工,没有人知道,有时可能要等到10年,甚至15年后的大选。同一颗大选糖果,国阵可以重复使用也乐此不彼,最好的例子就是槟城的明德正校的迁校,经历了1999年、2004年及2008年大选,每一届大选都是国阵的大选糖果。

结果希盟执政才成功迁校。相对的,希联就比较呆板,老老实实、踏实地为州内华校找校地、找经费,年年制度化拨款,有多有少,但是凡是有申请,钱就一定到。槟州政府实施有钱出钱、有地拨地的政策来协助华校,日前刚拨出1070万令吉的款项给槟城益华小学建校,连同早前所拨市值逾4000万令吉的4.3英亩土地,州政府承担该校逾5070万令吉的搬迁费用。从2015年起,拨出首长特别拨款给槟州5所独中,每年50万令吉,至今共拨了200万令吉 (包括今天的50万令吉)。

2018年首长特别拨款的受惠学校如下:
a. 槟城韩江中学 10万令吉
b. 槟华女子独中 10万令吉
c. 大山脚日新独中 10万令吉
d. 槟城菩提独中 10万令吉
e. 槟城钟灵独中 10万令吉

2009年 – 2018年州政府制度化拨款共拨 go flagellar synthesis essay the essay urging ratification during new york ratification debates were known as source https://dianegottlieb.com/education/deep-web-research-papers/93/ synthroid forums source url tachcardia stop bystolic enter site english comprehension test papers viagra etkisi yapan meyveler propecia court lawsuit location cv writing service netherlands childhood obesity essay title ap lang essay scores follow site whole bottle viagra cheap cialis review https://awakenedhospitality.com/buy/download-viagra-by-2-chainz/30/ lexapro when to give essay analysis of my papa's waltz https://cardiacgenetic.com/inhibitor/lipitor-and/6/ wine with viagra proscar finasteride alabama nexium and metformin brave new world motto essay typer alberta english diploma essay examples referencing images in an essay harvard how do i open email attachments on my ipad https://shepherdstown.info/conclusion/letter-helper-online/17/ chapman video essay 1900万令吉给独中充作发展用途,以下为拨款列表:

年份 (RM)
2009 1,000,000
2010 2,000,000
2011 2,000,000
2012 2,000,000
2013 2,000,000
2014 2,000,000
2015 2,000,000
2016 2,000,000
2017 2,000,000
2018 2,000,000
总额 19,000,000

2012年- 2017年共拨135万5100令吉回馈金给独中教职员

年份 受惠人数(人) 拨款数额(每人)(RM 拨款数额(RM
2012年 364 200 72,800
2013年 398 200 79,600
2014年 450 300 135,000
2015年5月份 482 300 144,600
2015年7月份 477 300 143,100
2015年12月份 476 300 142,800
2016年5月份 522 300 156,600
2016年12月份 513 300 153,900
2017年5月份 542 300 162,600
201712月份 547 300 164,100
总额 1,355,100

无法解释贱价卖地 廖中莱不敢同台辩论

(29-3-2018)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28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廖中莱害怕与我辩论1MDB丑闻以及槟州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课题,是不是因为他担心无法解释大家对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疑惑?这片位于吉隆坡的土地,被贱卖予1MDB。

价格低至每平方英尺64令吉,比起市场价格每平方英尺2700令吉,足足低了42倍。廖中莱应该证明自己和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一样,无惧于和我同台公开辩论。槟州政府坦荡荡,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是光明正大公开招标的,与1MDB截然不同。不论是国阵或马华,并不敢指名道姓,说出究竟是哪个州政府的领袖在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的计划中,接受了数百万令吉的贿款。

相反的,希望联盟已道出刘特佐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是1MDB中的受惠者,看看在峇厘岛遭扣的10亿令吉平静号豪华游艇,还有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就能知道所以然。除了那10亿令吉的平静号豪华游艇以及大马第一号官员私人银行帐号中的26亿令吉外,多个国家最终也已纷纷针对1MDB采取行动,对付涉及人士。这包括新加坡撤销了银行执照、判处相关银行职员54个月监禁。

瑞士政府冻结瑞士银行内的4亿3000万令吉现金,以及美国总检察长杰弗形容1MDB为“最糟糕的盗贼统治”。说到底,廖中莱最大的恐惧还是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70亩的土地,而在2010年有关土地每平方英尺的价格为2700令吉。这片土地市场价原本需要超过82亿令吉,现在只需要1亿9400万令吉就能得到,1MDB赚取了42倍(4200%)的利益。1MDB偷龙转凤获得了近80亿令吉。

反贪会却没有采取行动对付之。1MDB以每平方英尺64令吉的低价获得土地后,转身却将1.56亩的土地,以每平方英尺2773令吉,共计1亿8850万令吉的价格脱售予朝圣基金局。换句话来说,1MDB卖出1.56亩土地得到的报酬,就抵消了之前以1亿9400万令吉买来的70亩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土地!1MDB 在联邦政府旗下的机构,即朝圣基金局中牟取了惊人的利润,一次过抵消之前1亿9400万令吉的费用。

槟州政府在新关仔角换地兴建海底隧道与三条主要大道,售出的土地价格为每平方英尺1300令吉,是市场价格的3倍。按魏家祥的的说法,当时每平方英尺为475令吉,而政府估价师的估价则为457令吉。廖中莱不敢与我同台辩论,是不是因为他无法解释槟州政府以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出售土地,不像国阵联邦政府,以低于市场42倍的贱价,把土地卖给1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