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知更鸟 凶手被绳之以法了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7日(星期二)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当我读到前首相兼巫统前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的文告,表示不愿意为党“牺牲”的党员就应该离开该党,这首1950年代初我在小学时唱的童谣,便从尘封超过半个世纪的记忆深处冒起。

谁杀了巫统这个曾在翁惹化、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和敦胡先翁时代,毫无争议属于绝大多数国内马来人的伟大政党,并造成它如今的窘境,成为一个依赖少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而它是否能够改革以重新崛起,还是注定以狼藉的声明告终,仍然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疑问。是纳吉吗?是他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导致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他的消费税和攫取国家资源以供巫统领袖的私利,以及他那马来西亚史上最恶毒、邪恶和分裂社会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导致巫统从优雅的地位坠落,还是那些不愿意为巫统“牺牲”的所谓叛徒?

当效忠巫统等于支持盗贼统治,这样的日子是非比寻常的,然而更令人侧目的是,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全力支持这两者的相提并论,他希望伊斯兰党赢取40个国会议席,以撑住盗贼统治领袖纳吉继续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关于委任前总检查长丹斯里阿班迪为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的连篇闹剧,最初受到阿班迪的欢迎,就像“鱼儿返回它出生的产卵场”,然后他变卦并拒绝了,理由是可能会和他过去曾担任总检察长和法官的事挂钩,从而带来负面的印象。接着是由同样令人震惊的前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取而代之,他让第13届国会陷入国际耻辱,因为他实际上禁止国会辩论一马公司丑闻,而这禁令只会是来自纳吉的指示!

我相信如果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有选择,他一定会远远地离开阿班迪和班迪卡两人。然而纳吉是巫统的实权主席,而扎希虽然是主席,只能服从纳吉的指示。这就是国会里国阵国会议员座位安排的原因,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坐在第二个位子,意味着纳吉的地位高于新当选或委任的巫统领袖,如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或巫统最高理事会资深成员慕斯达法。当纳吉说,那些不愿意为巫统而“牺牲”的人应该离开该党,他的意思是那些不愿意为纳吉和盗贼统治而“牺牲”的人应该离开该党。巫统什么时候等同于纳吉和盗贼统治了呢?

伊党带领国阵离席 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唯唯诺诺跟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6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似曾相识——在第14届国会的首次会议中,由于选举国会议长的事,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带领国阵国会议员离席。这次离席有三件事值得注意,即:1. 在野党由伊斯兰党领导离席,巫统、马华公会和国大党议员唯唯诺诺地跟随;2. 两名巫统国会议员——凯里和阿尼法阿曼拒绝参与离席。3. 唯一的马华公会国会议员和两名国大党国会议员温顺地跟随伊斯兰党领导的第14届国会首次离席。

可是,最重要的事是国阵议员的座位安排——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排在第二个座位,意味着纳吉虽然没有职称或职位,他依然是巫统与国阵里最有权势的力量,即使他因为第14届全国大选的灾难性选举结果而辞去巫统和国阵主席。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国阵从权力宝座上被罷黜,而巫统失去扮演获得大多数马来选民支持的政党的角色。如果不是这样,纳吉在国会的座位安排,不会高于其他新近中选或被委任的巫统领袖,如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或资深的最高理事会成员慕斯达法莫哈末。

国阵座位的安排有显著的意思,它意味着没有任何巫统、马华公会、国大党的国会议员准备采取分道扬镳的爱国举动,并就纳吉的两个最恶劣遗产而道歉。首先是因为庞大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导致马来西亚变成一个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其次是放任马来西亚史上最恶毒、邪恶和分裂社会的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而现在正试图让这些恶毒和分裂性的政治死灰复燃。如果在14届国会里,只有希望联盟和民兴党的议员准备履行他们的爱国义务,是让人沮丧的。

巫统日愈堕落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新任巫统主席兼国会在野党领袖扎希星期三在国会里的演词里表示,5月9日是一场悲剧和梦魇。是的,对于巫统和国阵领袖来说,它诚然就是一场悲剧和梦魇;但对于国内和散布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人口的绝大多数爱国的马来西亚人而言,那一天却是解放日,是马来西亚可以重生的希望之日,摆脱环球贼狼当道政权并再次伟大起来,正如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建国时所表达的,希望国家可以“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而不是“在贪腐和洗钱的世界里成为一个黑暗区域”。

曾经是翁嘉化、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和敦胡先的政党的巫统如今却日愈堕落,正如过去三天所显示般的。《当今大马》在星期三推出的微型网站里揭示了,从2012年4月到2013年8月之间至少有总额4亿7000万令吉的款项从一马公司透过102笔汇款转移到各个政治单位去,这还不包括转移到个别人士去的款项。其中巫统所收取到的款项是最多的,即4亿1740万令吉或总额的88.8%。国大党则是第二最大的受益者,共收取了2055万令吉,马华所收取的款项也有1650万令吉。巫统和其他国阵政党目前在这项指称上的沉默实在可疑。

昨天有报导指称纳吉看守政府在第十四届大选举行前最后几天,向美国政府发出信函要求后者在选举成绩处于胶着情况时反对希望联盟成立政府,全国爱国者学会(Patriot)将这封信函形容为“不忠和叛国”的做法。这封信函是在5月4日由首相署研究部门的总监哈山那阿都哈密发送去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哈山那曾经被形容为一个强大的情报单位的领导人,因为所谓的首相署研究部门其实是拥有300名职员的马来西亚外部情报组织(MEIO)的官方名称。我自1969年以来已经担任共十一届的国会议员,然而按照我长久的国会经历来说,我不曾听说过MEIO这个充当国家主要的对外情报机构,尽管哈山那在他的信函结尾表达MEIO可以持续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保持紧密关系的期望。

纳吉是否可以在星期一向国会解释这封在第十四届大选举行前五天发给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不忠及叛国”的信函,以及MEIO的事宜呢?我们在今天看到有一名巫统领袖发出令人不齿的推特,在民主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于今天凌晨在一场车祸中猝然逝世的事上幸灾乐祸,黄同志是一名非常尽责和勤奋的人民代议士。这反映出巫统领袖是如何的道德沦丧,仿佛将巫统等同于盗贼统治还不够似的。这难道就是巫统尝试重新赢得公众的信任和重建威信,甚至是赢得雪兰莪双溪甘迪斯补选的方法?

金马仑农业组织联合声明:漂白与聘用外劳政策需要针对行业弹性处理

外劳课题困扰着马来西亚人民数十年却一直不能被解决。金马仑各团体组织再次呼吁政府根据行业弹性处理与实行外劳政策,作为推出完善解决方案的第一步。无可否认,多年来政府的外劳政策相当令人不满并为人民和雇主带来许多负面影响。因此,我们针对政府应单行处理外劳政策给予以下建议:

(1) 延长漂白外劳的期限; 根据The Edge在2018年7月2日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的无准证外劳人数高达4.28百万人(71%),而合法外劳仅仅有1.76百万人(29%)。此数据相当令人震惊,然而我们仍人必须面对目前的现实:只要政府一日不确认和重新登记现有的无准证外劳,我国将永远无法真正确认无准证外劳的人数,而国家的经济亦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由于雇主需要缴付一定的费用给政府,漂白外劳其实可以为国家带来可观的收入,更可以此协助偿还突破一兆马币的国债。

(2) 宽松处理特定领域如农业的外劳聘用; 时至今日,某些特定行业仍然需要依赖外劳,首要原因便是其行业被大众认为是3D工作(肮脏,困难,危险)换句话说,农业一直面对难以吸引本地员工参与的困境。此外,金马仑出产高品质和享誉国际的农产品,早已成为具有战略地位的高原种植区。要维持此优势,金马仑就需要稳定和持续的人力。

由于金马仑大部分都是种植短期农作物如蔬菜,水果和鲜花,因此种植和收成都需要常年不断的进行。因此,稳定的人力供应让农民可以维持蔬菜,水果和鲜花的产量,并且满足国内外的市场需求。除此之外,金马仑大部分的小农主,也拥有对外的长期订单,无法承受突然间人手不足的困境。

(3) 简化漂白和聘用外劳的标准作业程序; 我们认为昂贵的费用,复杂的程序,政府部门之间欠缺协调和统一,让某部分公司致富的朋党主义,以及猖獗的贪污文化,都是之前外劳政策失败的原因。其中一个有效解决或至少减少问题的方法便是简化漂白和聘用外劳的标准作业程序。简化之后,雇主无需浪费太多时间便可根据本身的需求申请外劳。这也能避免任何有心人士利用官僚与复杂的程序,重新带来贪污文化或设计骗局。总而言之,我们希望政府能弹性地策划和推出外劳政策。虽然目前需要外劳,我们必须强调,漂白外劳以及对外劳的依赖只是暂时性的。金马仑组织皆希望政府能够协助农民逐步减少依赖外劳。我们在此亦建议几项方法:

(1) 引进先进与合适的农业新科技,推动农业迈向工业升级。(2) 透过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TVET)培养有素质的本地员工; (3) 给予金马仑农业与其他农业区奖励; 通过以上步骤,我们相信金马仑以及其他地区的农业可以减少外劳的需求,同时协助推动国家的经济发展。联署单位:1. 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 2. 金马仑农业协会; 3. 金马仑花业公会; 4. 金马仑菜农公会; 5. 金马仑马来菜农公会Persatuan Pekebun Melayu Cameron Highlands; 6. 金马仑印裔菜农公会Persatuan Pekebun Kecil India Cameron Highlands; 7. 金马仑茶园Teh Plantations

地方治理; 文:黎维裮

第十四届大选已超过了一个月,朝代已改、尘埃已定。除了追究前朝政府所做的恶端、追查他们如何的腐败之外,接下来应该要做的,就是提出救国的方针、改革的议程。小弟是雪州新任州议员,雪州过去十年经历了改朝后的改革过程,也在过去十年让选民看到换了政府的分别,就如前雪州大臣阿兹敏所说的雪州已是黄金州,接下来就是要如何让雪州继续的发展,在新任的州领导的管理之下,把雪州带往更好的方向前进。

小弟不才,出身于市议员,至今还是继续专注地方发展。我从始至今依然相信,一般上的市民特别关注地方上的民生问题及解决方案,而民生问题中的路洞、垃圾、街灯,以及花草树木等必须先获得更好的管理,才能谈得上如何加强发展。雪州政府强调拥有足够的储备金,可是地方政府则不然。城市规划及管理,可分为道路规划与维修、卫生清理与管理工作、园艺设计等工作,而这些工作是地方政府的责任,若地方政府的资源不理想,税收不足以应付庞大的民生投诉时,州政府则必须拟出方案协助各地方政府所面对资源不足的问题。

【培训县市议员】除了调动资源,被委派到各县市议会的县市议员也都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他们必须获得足够的训练,以足够的知识监督及以更专业的态度提供更好的建议,以便地方政府能够更有效率的为民服务。地方政府所扮演的角色,直接影响到州的政权。倘若地方政府工作不专业、服务没有效率,人民就会因为管理的偏差而产生不满,进而对州政府失去信心。接下来,有了中央政府的支配加上州政府的支援,不管是资源与人员的调配,希盟必须要有一套更健全的方式由下至上管理,才能使到人民对希盟产生信心,才能放心的把国家交托在我们的身上。

小弟不才,但是在未来五年里,我会从党的角度,以至州政府的平台,全面的协助各县市议员的培训工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国人民居住在一个更宜居的国度、让我们的国土变得更舒适、让我们的国人没有后悔的用选票支持希望联盟、让大家身为马来西亚人为傲。希盟加油、大马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