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农历新年献词: 华裔希望获得公平对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2月10日在吉隆坡发表的农历新年献词:今年是辛丑牛年,民主行动党在此恭祝全国华裔同胞和华社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平安健康。因受到疫情影响,使得人民今年只能低调庆新年,但希望大家心中仍充满着希望和信念,相信今年会更好。

作为马来西亚的忠实公民,华裔族群希望能获得公平对待。拥有一个能够促进各族之间的国民团结、宗教和谐和相互尊重的包容性社会,才能确保国家和平和繁荣。只要我们能确保家人平安健康地生活,我们未来依然还可为他们的经济和教育前景而奋斗。因此,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发挥他们的作用,确保行事合乎规则,在落实防疫标准作用程序时不存有双重标准的做法。

企业不应该因为有关当局的不公平要求而受害,反之,他们应该要获得直接的财务援助,以挽救工作机会、企业和生计。我们必须大胆的接纳数码化,这不仅是为了我们的生意业务,也是为了保障孩子未来的教育发展。政府必须购买电脑予每位学生,以便他们可以进行线上学习。我们不能再让孩子留在家中而不上学。

创造财富和知识,将可让我们可以分享得更多。马来西亚人值得更好的生活。行动党将继续倾听人民的心声,为人民服务,保障孩子们的未来。再次恭祝大家新年快乐,牛转乾坤,我们能赢。恭喜发财林冠英

搞丢了华教福利 马华应向华社谢罪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2月9日在槟城发表的文告:马华需要打破沉默,向华社交代国盟政府今年会否拨款予独中及三所民办大学学院,别以为静静不出声,华社就会忘了这回事。2021年财政预算案没有拨款给独中、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与韩江大学学院,令华社失望。

董总过后表示将委托马华继续争取拨款,并相信马华能够争取回当初希盟给予独中的1500万令吉。可如今2021年已迈入第二个月份,学校也已经开课了,但拨款仍无下文,而马华除了静静,还是静静!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曾向董总保证将尽最大努力,为独中争取财政部的拨款。

因此,马华有必要打破沉默,向华社交代国盟政府今年会否拨款予独中及三院。希盟在2018年执政联邦后,历史性首次在2019年希盟财政预算案中,制度化拨款1200万令吉给独中,并在2020年希盟财案中加码到1500万令吉。马华60年做不到的事情,希盟在1年内就做到了,并获得华社的肯定,就连魏家祥也为希盟点赞

可是,国盟通过后门取得政权后,2021年财案总开销在增加8.6%时,华社所得拨款却不增反减,其中华教拨款少了7388万令吉,或相当于42%,而独中再次被排除在制度外,分文未得。至于3所民办大学学院的600万令吉也惨被去除。想当初2021年财案被提呈时,华社急于得知独中是否能在8亿拨款中受惠时,魏家祥就为国盟政府背书,指独中拨款未必是零。

但随着财长证实独中及三院确实不获任何拨款,重重打脸魏家祥后,魏家祥就再也没有为此课题做出任何回应。我们没有主动提,魏家祥也没打算主动说,以为静静不出声,华社就会忘了这回事。其实,人民并没有忘记,只是他们也明白,马华只想静静保官位,问了也不会获得回应。马华循后门执政联邦,政绩还没拿出手,却把华教在希盟时代唾手可得的福利搞丢了。马华应该公开承认他们助纣为虐以保官位,向华社谢罪。

希盟提六大措施救国人生计 林冠英促政府制定团结财案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11月2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clomid with propecia how to change ownership on my ipad viagra sitio official http://vernam.wpi.edu/students/essay-awards-2022/53/ https://plastic-pollution.org/trialrx/sildenafil-citrate-formula/31/ harvard essay prompt 201 amplifier essay typer dtu master thesis latex template essay on nuclear power in india sickle cell thesis 4 essay types https://thejeffreyfoundation.org/newsletter/essays-on-italy/17/ https://assessmentcentertraining.org/exercises/dvorak-american-music-essay/58/ tekturna with diovan clomid effects what makes a good thesis statement pfizer viagra elad watch what happens if you use viagra and you dont need it cost and effect essay follow link essays and research reports qual a funo viagra can you buy viagra otc canada go here economics essays on congestion pricing capulet essay eb white here is new york essay click quem colocou stent pode usar viagra go to link 如果国盟联邦政府否决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以挽救马来西亚人工作、企业和生计,则将不会有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

随着我国正面临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各方需齐心协力制定团结财案,协助国人克服当前的经济衰退,继续生存下去。

马来西亚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萎缩17.1%,是东盟国中表现最差的。预计我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收缩5%,失业人数突破100万人,而财政赤字会增至6%。为了振兴经济、工作和企业,而提供予2021年团结财政预算案的许多建议,可概括成6项主要财政和经济措施

1. 增加卫生部对抗新冠肺炎和非传染性疾病的资源,特别拨款以解决沙巴的新冠疫情危机;

2. 扩大针对弱势群体和失业人士的社会保护、安全网和福利援助,包括如首相早前在8月30日于山打根所承诺的,将福利局的每月援助金额提高至1000令吉,直到疫情结束为止;

3. 将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延长至明年3月31日,预料耗资64亿令吉;

4. 继续薪资补贴计划至明年3月31日,并通过Malaysia@Work计划创造60万个就业机会,为员工和雇主提供两年的聘雇奖掖,预料耗资130亿令吉;

5. 增加教育拨款,确保教育的连续性;及

6. 拨款两项主要发展计划,即国家光纤化和连接计划(NFCP)和雪兰莪、吉兰丹及彭亨的水务基建提升工程。

行动党重申,团结财案至关重要,以遵从国家元首否决紧急状态的谕令,并避免任何额外的紧急状态要求,也避免举行闪电大选,以免新冠疫情恶化。团结财案并不等同于传闻中的所谓联合政府。

希盟明确指出,参与财案咨询环节并不代表希盟支持或接纳现有的国盟联邦政府的政治和道德的合法性。倘若希盟提出的6项主要措施中,有任何一项措施被否决,则将不会有可使国家、国民经济和人民受惠的团结财案。

林冠英

林冠英当年反对建居林机场? 这是在野党诬蔑!

反对党对于居林机场的课题撒谎诬蔑林冠英当年反对居林机场,换了位置换了脑袋的指控绝对是一项恶毒的谎言。林冠英无论当财政部长或首席部长一直以来都是坚持先批准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才来谈兴建居林机场。财政部长林冠英从当槟首长时代至今都要求发挥联邦制度精神,无论该州由谁执政都应公平对待各州。

当年碍于槟州政府已经向联邦政府申请扩建槟国际机场跑道久久未批,另一边厢却传出即将批准兴建居林国际机场。时任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必须为槟州利益而抗议,他要求的是联邦政府的公平对待,而不是全盘否决吉打州申请兴建新机场。林冠英当年抗议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槟城国际机场急需要扩建。

但是联邦政府在没有批准槟城申请的扩建计划下要先批准在居林兴建新的国际机场。6年前,当时林冠英曾经在当时的系列文告中说过:“槟城并无惧与居林另一个新的国际机场竞争,前提是它必需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即是给我们一条新的跑道,综合空运设施,以及一座航空保养、维修及检查中心 。

在给了槟城国际机场6亿令吉的扩建后,国阵联邦政府当然可以持续在居林兴建一座耗资16亿令吉的机场 – 如果他们认为有必要的话。现在的问题是:邓章耀及槟州巫统会否用行动而不是口空说白话,来支持槟州国际机场扩建的建议,以让槟城得以与居林新国际机场公平竞争。”

他也在他6年前的记者会中说过:“我没有说吉打没有权力兴建他们第三座机场,这是由联邦政府所决定,因为每一州都有权力申请新的机场,他们有浮罗交怡及阿罗士打两座机场,槟城只有一座机场。新机场会不会影响亚罗士打,我们不知道,因为亚罗士打距离较远。但是若联邦政府坚持要在居林兴建16亿令吉的新机场,

那应该先花费6亿令吉提升槟城国际机场,为此我们才能应付我们的游客及投资者的需求,因为要兴建居林机场将耗时5至10年或更久,但是槟城机场提升完毕只需要2年,可以让我们即时应付需求。因此在经济合理性上在你要谈兴建居林国际机场之前,需要先提升槟城国际机场。”

在当时为了借着居林兴建国际机场的课题,林冠英作为时任首席部长争取要求国阵联邦政府率先批准槟城国际机场的6亿令吉扩建计划。那时候,槟城作为反对党州即便是申请各种计划包括槟机场扩建,多年来都是音讯全无。距离槟城不远的居林要兴建国际机场,绝对是槟城可以借此争取批准槟国际机场扩建的绝佳机会。

当年,甚至是在槟政府争取率先扩建槟城机场时扯后腿的时任槟国阵主席邓章耀,也曾在记者会上指责林冠英上述先批准槟城机场,有附带条件赞成居林国际机场的说法,也同样是赞成居林兴建机场。但是,无论是槟国际机场或居林国际机场随着纳吉带领的国阵排除异己,一切都烟消云散。

2018年5月9日国阵倒台之后,林冠英作为希盟政府的财政部长,无时无刻不为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尽心尽力,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在批准后,还从原本650万扩建1200万客流量的方案,一路提升至1600万客流量方案,同时还额外备用400万客流量的扩充方案,以便能应付未来可能2000万名客流量的需求至2035年。

林冠英在身为财政部长的权限下,槟城机场扩建计划,以私人融资兴建及经营方式进行,不只减少了联邦政府及州政府的财政压力,还额外提升及增加了槟机场扩建规模及未来扩充能力。因此,当林冠英有幸当了马来西亚财政部长,他也成功的为当初他作为反对党首席部长所争取的,在槟城国际机场的扩建计划之上,还提升其扩建规模。

尔今,槟城机场得以率先批准大规模提升扩建,身为全民财政部长的林冠英也跟他当首席部长时言论一致,没有理由现在还反对同样是以私人融资兴建经营的居林机场。

2亿300万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用来偿还1MDB债务

政府透过财政部志期 2019 年 2 月 7 日的文告宣布,截至 2019 年 1 月 14 日,即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的最后捐款日为止,一共募集了2 亿零271万6775令吉10 仙。此后,该笔款项经国家会计局投入定期存款之内,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为止,收到的利息为57万5342令吉31仙,两笔金额加总后使得大马希望基金的信托账户总额达到2亿零329万2117令吉41 仙。

正如先前在文告中所宣布,由财政部秘书长担任主席的账户执行委员会,将根据信托的规定来决定该笔资金的用途,即用于偿还联邦政府的债务以及各种需要缴交之款项而已。凡此种种,旨在确保大马希望基金能够得专业及透明的管理,并投入于正确之
用途。

马来西亚希望救国基金账户执行委员会于 2019年 4月 24日志号 1/2019议决希望救国基金的所有捐款将用以偿还 2019 年共17亿零478 万令吉的 1MDB 部分债务。虽然希望救国基金所有捐款并不足以解决 1MDB 的 510 亿令吉巨大债务,但是希望救国基金将永远成为马来西亚人民义不容辞乐捐偿还国债的救国精神与尽忠爱国象征。政府仅此向全体乐捐希望救国基金的马来西亚人民致以万二分的感激及最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