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高加索后花园 格鲁吉亚相逢恨晚

去格鲁吉亚?那是什么地方?听都没听过?如被遗忘的人间后花园,很多人都不认识她,但一旦你投入她怀抱,就相逢恨晚。这个高加索区域的高原国家,位于西亚和东欧交界,黑海里海之间,北部和俄罗斯为邻,南部与土耳其、阿美尼亚、阿塞拜疆接壤。格鲁吉亚的美是舒服是内在的,自自然然不夸张,途经之处有山有水,山水让人身心平衡,山水让农产品丰盛。

从首府第比利斯出发,乡穿乡,城过城,镇恋镇,有水果停下来买,有美景停下来拍,有三急停下来放,走了近10天充满嘻哈笑声的路程。旅程如一幅内涵长卷画,山接山、水连水、瀑中瀑、洞外洞,天外天!温带古树、气质小花,迷醉我们这车大自然“取经”信徒。怕看太多千篇一律教堂,但这里却叫我意犹未尽,无他,因她们都各自嫁到海角天涯,散发特色品味。气候水土两相宜,格鲁吉亚遍植红柿子,普遍到满路都是,一粒粒像红灯笼般高挂树上,初到时看傻了眼,旅程近尾声时,得知部分是野生,终忍不住叫司机停车,让我们亲手采摘。

哗,满树红彤彤果实!叫人兴奋尖叫,你采我摘抱个满怀,岂知放进嘴里,大家都喊出来,好涩好涩啊!原来柿子内含鞣酸成分,需经去涩处理后才能入口。喜欢格鲁吉亚的雪山,美得很有归宿,走进雪地非常舒服,享受大马难以体验到的圣诞虚荣,气温虽冷,但不咄咄逼人,冷得有余地有人性。我们这群旱鸭子,忘我的又蹦又跳,穿红着绿的友,在白皑皑雪原上,摆出各种鬼马、滑稽、凌空跳动作,形成美丽图案,也谋杀不少镜头!志舜和Grace甚至横躺雪原上,双手滑动拍照录影,形成趣味图腾,留下美好回忆。

出来走是要开心,绝对赞成自我放松,这次旅行,团员都忘我的玩非常投入。他们尤其享受摄影,懂得捕捉大自然背景,善于队形调整颜色分配,加上很放,留下许多创意镜头,和这批深度旅游朋友出门,开心享受。坐了整天四驱车程,抵美丽雪山小镇Mestia,入住有“家”味道民宿。民宿望去是雪山,山下是村庄、草原、农舍、城堡、碉楼、庄稼,拼凑欧洲风情画。这里没灯红酒绿,只有简朴农庄情义,爷爷奶奶树下聊天,孩子们和狗儿在院嬉玩,接近傍晚,缕缕炊烟从农舍冒出,“家”的呼唤和温暖,定格在那瞬间。

气候越来越冷,煮好热水,大家各自泡热腾腾的啡和饮料,煮快熟面饱肚,天冷肚饿,感觉那晚的快熟面最美味!次晨起个大早,在民宿吃完早餐,由一熟悉山势司机,载往绝美小村庄Ushguli。崎岖山路经夜雨蹂躏更破烂难行,高危路上心跳一百,佩服司机胆大心细,这就是:专业!8小时惊心动魄路程,终到达Ushguli,但还须走一段山路,才能吃午餐。典型欧洲农庄,沿路有牧牛,有开放式养猪,母猪带小猪觅食,有趣可爱,沿途还遇到学童,每天走相当长山路才能到校。路见年轻樵夫用原始方法,一斧一斧劈开树桐供村内柴火,可惜语言不通,但他微笑友善,还和我们拍照留念。

泰缅边境的华人村落——密窝村

Ushguli大妈家,两张长桌摆满丰盛格鲁吉亚传统食物,有面包、麦饼、菜肴、烤鸡、热汤、蛋糕、果酱、水果、葡萄酒等等,吃到我们呼饱。东西方价值观不同、口味也有所差异。10天来,我们吃到不同城镇食物,虽不是很开胃,但喜欢他们用餐的场地和情调。在巴统图书馆式餐厅里用早餐,香喷喷咖啡面包和着鸡蛋,在书香里咀嚼滋味。一回在船上,一回在树林,还有一次在小河边吃晚餐!当地白昼短,晚风轻拂野花含笑,喝葡萄酒为相聚干杯,那种情调至今难忘,

家在核电厂附近 ——比利时杜勒村

黑海海滨大道漫步,看着因保守宗教,不能长相厮守的Ali和Nino移动雕像,霎时欢聚拥吻,霎时背道而驰,有股莫名心酸!雕像出自名家之手,融汇古典和现代,制作得非常有感情,游人都擒住雕像最感性一刻按下快门。是的,如Ali和Nino有聚有散,充满笑声旅程画下句点,我们又打回原形,返回各自生活岗位上打拼,储钱再上路。喜欢格鲁吉亚,散发点点幽香!

尤今:阿塞拜疆5000年古村 千山鸟飞绝

家在核电厂附近 ——比利时杜勒村

40年的长度。有多久?11岁的少年望向中年人,会认为自己距离中年,还要跨越很长的人生路;年过40的中年人回头望,40年,时光流逝太快了!给人像刚走过了几条街办妥了几件事,书还没读通,一觉醒来竟白发。站在两排荒废的建筑物之间,冲击着我,

让我不断反思的,是时间的节奏。40多年前,多少亚洲的乡村里,还在使用灯芯浸在煤油里的桌灯和打气的煤油灯。核能,对于他们,陌生如宇宙的冥王星。80年代,中学同学LH极力拉拢我一起到法国学画。她是美术学院学生,去法国学画是合宜的事。我连画母鸡都无法画出村野农趣,高中毕业后东家西家打工糊口,我对自己去法国的想法很怀疑。就在这一年(1986年),发生了苏联乌克兰的切尔诺比尔核电厂爆炸大灾难,核反应堆烧毁。欧洲许多国家害怕食品污染,他们把大量的牛奶倒掉……

记得我问LH,“你还敢去?”她回答:“不必担心,他们会处理妥当的。”我听从自己犹疑的心声,没陪她出国深造,也因为妹妹病了,我放不下她。当年我们知道最靠近新加坡的,是日本核电厂。一向懵懂的我,迟至2016年,才知道原来定居荷兰的我们住在核电厂附近!看了日本福岛2011年地震海啸核电厂遭毁五周年追思的新闻后,这一天,我先生说,明天我们去一个地方看看。驱车前往途中,在比利时边境,先生指着不远处正在冒水气的两座大蒸汽炉说,“那是比利时核电厂,我们的目的地杜勒村(Doel)。

福岛大祸后,我就想到应该过来看看。”此地距离我们家,车程63余公里。我们须开车绕回欧洲大陆,再南下。倘若两点拉条直线,距离可能在30公里之内。我这才意识到,住家这般靠近比利时核电厂。第一及二核中心1975年启用。第三核中心在1985年及第四核中心1987年落成启用。我心里有些发毛。我马上想到要搬家。尤其在福岛大祸后,看了一些荷兰清谈节目和新闻,欧盟对比利时核电厂的安全,挂着问号。核电厂的炉壁上,早已出现许多裂痕!这些提供核能给比利时、荷兰和德国的核电厂,

曾经一度关闭使用,后来又重启使用。但是,比利时官方总是乐观安慰顾虑的邻居。我先生说,“要搬去哪里啊?荷兰这么小,搬到哪都有核能中心。”我这才知道,荷兰也有三处核池中心。一个是核电厂,一个是制作医药,一个供研究使用的课室。为了安抚民心,荷兰记者带领观众,入密室,看荷兰巨厚严密的核废料储存密室。因为对比利时核电厂的顾虑,荷兰政府给住在“存在危险的周边20公里居民”,发了抗核辐射药物。万一泄漏,即刻服食。我们并没得到抗核辐射药物。我想,即使发生核毒气泄漏,这药对少年人会引发喉癌。对儿童是无效的。

2016年,荷兰新闻播放部分覆盖乌克兰核电厂废墟的画面。切尔诺比尔核电厂终于在大祸30年后,盖住核辐射的废墟,终止核辐射外泄。此巨大的遮盖由法国领建,荷兰参与部分工程。这真不是人类可以感到骄傲的消息。尽管说核辐射已大大减弱,想到核辐射30年来在放射,地球的天空能有多洁净?一名荷兰男子竟然在一个清谈节目上说:“记得1986年发生后,政府通知大家毁掉后院的蔬菜。但我妈才不理睬呢,她说,(蔬菜)丢了多可惜啊,她照旧煮给我们吃。你们看,我还不是好好地坐在这里?”

付费过了隧道,靠近核电厂附近正在大施工程。到处是机车在搬沙移石,风尘滚滚。据说是在扩建安特卫普海港。越过建筑工地,根据卫星定位行驶,在民房村落,街灯歪斜,木杆拉着电线的马路上慢速前进,只见牛群可数,一个老农夫身影,几块耕地在春天里冒着新绿。来到核电厂入口处,自然不准继续通行。这些建于1975年的建筑物,老旧了。转个弯,驶离核电厂。我说,“哦,瞄了两眼。game over?打道回府。”先生继续探路。他说,“我听同事提起,此区数年来居民几乎搬空,变成一座死城。我们来看看。”

泰缅边境的华人村落——密窝村

核电厂坐落于杜勒村北部。当我们看到翠绿后有民房屋顶,便驶入小道,果然进入一个死寂的世界。街道两边的房屋都成了画墙涂鸦族的天堂。我看到破败,遗弃,恣意,怨恨,黑色的巨鼠画……货车司机停车,引擎未熄,街道上空无一人。转了两圈,我们下车。两边的房屋,有的像是主人仓皇离开,从玻璃窗户望到里面家具未搬空,物件平常摆放着。有的房子门前挂着抗议的布条和木板,抗议核电厂建在房子旁边,抗议被劝搬家。不少独立别墅造型浪漫,古朴典雅,可惜都披上恣意生长的攀藤爬绿。遇见两个女子在摄影。

尤今:阿塞拜疆5000年古村 千山鸟飞绝

40年的时光有多久?我望着40年光阴压缩出这残败的境地。有时候,先见颓败的境地,这能警戒人心欲望的扩张吧。人走了,植物自在生长,随季节枯荣。我看到一棵盛开的深红樱花树,站在废墟房屋与街道之间。樱花树自在发光,傲立肮脏昏乱的环境。我啰嗦地对先生说:“真想把这樱花树带回家。”我们把汽车开到海堤边的停车场。走上海堤,我先生说,他要在最近距离看核中心。说着,一路走去。我站在海堤上,看运货巨船行驶。转个身,可以望见一片管理得很好的农地和废弃的一列房屋。

婦遭巨蟒生吞 村民剖肚找回全屍

风夹着冷气。一辆属于核中心的保安汽车,来回三次巡逻。陆续有六人出现在海堤下。有个女人牵两条爱犬走上海堤。我向她打招呼,说到现在村里的状况,她说很悲哀。我问,现在住着多少人?她答,24。(那是2016年春天)写这篇稿时查了资料:1977年,杜勒村有独立社区管理。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1300。1975年第一个核电厂建成,至第四个核电厂,居安思危意识导致人们陆续搬家。2007年最后一天的记录,杜勒村居民仅剩下359人。2013年剩下28人。从网站上读到,比利时法官宣判,迁出杜勒村的居民,保有迁回居所的权利。但,谁愿意把枕头摆在核电厂旁边呢?

C罗上演帽子戏法 3次完成进球力挽狂澜

泰缅边境的华人村落——密窝村

(18-6-2018)

密窝村位于泰缅边界,入村前得经过全长250公里,绕过1864个弯的山路。这是个有故事的泰国华人村落。密窝村(Baan Rak Thai)是位于泰缅边界的一个华人山村。由清迈前往密窝村的1095号公路是条漫长又曲折蜿蜒的道路。选择自驾游是自我挑战,也是避免晕车的上策。全长250公里的路程耗时至少5小时30分钟,得绕过共计1864个弯的山路,才得以进入这个隐藏在郁郁葱葱的山区里,恍如隔世的华人村落。

尤今:阿塞拜疆5000年古村 千山鸟飞绝

中途的拜县(Pai)咖啡馆林立,是个受背包客青睐的慢活小镇,适合看书、写信、发呆。我和伴侣则为了拜县夜市里的美食而逗留了两天。虽然沿途风景绚丽,行驶在如发夹弯的山路也有亲历《头文字D》里山道飙车的乐趣,但长时间消耗专注力,终于抵达密窝村时,我俩才有所释怀。密窝村的中国文化,入村前的拱门就已展露无疑。这里盛产高山茶叶,一入村子左手边便是茶园与酒庄,茶园间一栋栋的土楼民宿是整个村落观赏日出的最佳位置。街道两旁大红灯笼高挂,写着客栈、茶楼等字样,大部分店家的门口也都写上横批与对联。

右边是水库,村落后的山峦倩影映在水面上,无风的时候,静止的湖面完美地呈现出一个颠倒世界,叫人如痴如醉。散步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喜爱的旅行方式,也是探索这个村落的最好方式。密窝村住有约200户人家,这里的村民原属中国国民党。1949年,国民党战败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大部分党员逃向台湾,而国民党93师则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一直西撤到缅甸。上世纪60至70年代,这个区域曾是臭名昭彰的金三角一部分,受困于此地的国民党党员自然也成了整个“特货”交易中的重要角色。

亲王车队遇车祸 王妃重伤不治

后来,泰国政府想通过国民党士兵去牵制边境地区的其他独立武装,双方才达成协议,泰国政府允许他们在北部边境居留,作为交换条件,他们则协助打击泰共武装。1980年代中期,泰国平定了下来,国民党士兵放下枪支改握锄头,开始务农。在泰国郊区,言语不通的窘境不时上演,但在密窝村,一句“你会说中文吗?”就能轻松打破僵局。这是我们无意间走进一家以黄土及稻草筑成的土楼小铺后收获的历史故事。店内的老先生指着墙上的照片与旧文物乐此不疲地与我们分享着,带有浓浓云南乡音的口吻始终亲切。

站在泰国眺望缅甸 以水库为中心环湖而建的密窝村,很快就能绕完一周。村庄再往北一公里,就是泰缅边境的管制站。管制站只有两个亭子与一条红白相间的横栏,不时有人骑着电单车或进入或离开边界,搞不清楚他们是泰国人还是缅甸人。驻守军人拒绝了我们越境的请求,但却为我们指点了一个不在计划中的景点,说只要爬上关口的制高点就可以眺望缅甸。小小的山坡上保留了战争年代的哨岗战壕,布满沙包和地道,还有一个以军绿色帆布搭建的半露天厨房,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抵达坡顶,对面山丘一条土路直通缅甸的掸族村。啊,我这是站在泰国,眺望缅甸啊!更微妙的是,缅甸小孩的朗读与嬉戏声穿越山谷,由风传递到我耳边,声声回荡。在如此安逸的氛围中,确实很难想象这里曾是军火酣战。傍晚时分,回到密窝村的主要大街,十字路口处一所不设窗户的单层平房上挂了个“密窝学校”的简陋牌匾,此时正有20来个年龄看起来参差不齐的小孩在学华语。老师见在一旁张望的我们便忙着过来招呼,一以华语搭上话,鲁老师的话匣子便打开来。密窝学校2016年才正式开课,

婦遭巨蟒生吞 村民剖肚找回全屍

他和儿媳妇就是密窝学校里仅有的两位老师。即便村里的小孩都有政府的泰文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但他们坚持让小孩学中文,莫忘传统。以前,他们教学生学习繁体字,后来年轻一辈反映在外头当导游时看不懂简体,出了糗,鲁老师这才意识到简体字更为通用,改以简体教学。密窝村的夜晚空气持续降温,少了日间玩闹的小孩与游客,一切又恢复宁静。继店长与鲁老师之后,我们还遇上好几个历尽岁月满腹历史故事的老人,见到祖辈一样源自中国的我们,眼神不经意地就流露出雀跃光芒。

可见即使生活习俗日渐同化,密窝村年长的一辈仍不忘历史,不忘先辈,对遥远的家乡抱有根深蒂固的情怀。我们学泰国当地游客在这个古朴自然的村落湖畔扎营。12 月的泰北冬季,隔着双层帐篷裹着棉被,依然可以感受到帆布外冰冷冷的空气。隔天一早查看温度计,竟然是摄氏8度那么低。我说这个地方嘛,不管是人文、建筑、气候还是美食,都颠覆了一般人对泰国的传统印象。离开的那个清晨,阳光微暖,漂浮在湖面上的蒸气令村庄笼罩在一片朦胧之美。这个曾经民风彪悍的地方,如今竟略显腼腆。

4匪徒劫保安员财物 警方9小时后逮一人归案

虽有旅游业的加持,但村落依然朴实无华,不过相较老兵们初来乍到时的一片荒蛮,这群遗留在泰北的孤军老兵与后裔总算可以在这个称得上家的地方安顿下来。临行前我再次回望,早起的村民已开始为生活耕耘,一贯作业,恬淡。岁月静好,安然若素,我步入车内,准备再次踏上那条路转峰回的来时路。

C罗上演帽子戏法 3次完成进球力挽狂澜

尤今:阿塞拜疆5000年古村 千山鸟飞绝

(18-6-2018)

古村庄Khinalug,位于高加索山脉中部海拔2335米处,是阿塞拜疆最高、最偏远和最孤立的村庄,连啁啾的鸟声也难得一闻。由于地理位置优越,长久以来,村民得以在没有入侵者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步伐,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在陡峭的山上,一幢幢以鹅卵石建成的屋子,迤迤逦逦地依山而建,和环绕着村庄那起起伏伏的高加索山形成了完美的配搭。这个拥有长达50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Khinalug,位于高加索山脉中部海拔2335米处,是阿塞拜疆最高、最偏远和最孤立的村庄,连啁啾的鸟声也难得一闻。由于地理位置优越,长久以来,村民得以在没有入侵者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步伐,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村里住着380户人家,人口仅仅2000余人,迄今还在使用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是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童话世界。到上述村庄游览,于我而言,是阿塞拜疆之行最大魅力。由于山路崎岖难行,加上语言不通,我们通过了一家旅行社,安排了一个司机和一个向导。出乎意料之外而又让我们万分惊喜的,这位老马识途的向导沙毅阿扎(Said Azad),既是旅行社的老板,又是第一个把古村Khinalug开发成旅游景点的人,对于古村的一切了如指掌。沙毅阿扎如数家珍地对我们说道:“我在2015年只身来这个古村逛游,第一眼便深深地着迷了。

竞选巫统主席职7候选人名单曝光

这是一个绝无仅有的世外桃源,风光绝佳、民风淳朴。由于村庄生活快乐简单而毫无压力,健康人瑞极多,有者居然活到130岁!他们善于在深山中采集药草,制成草药;进补、治病,靠的就是这些天然的药草。然而,由于村里缺乏先进的医疗设备,倘若他们患上较为严重的疾病,便束手无策了。”沙毅阿扎首次到访这个村庄,亲眼目睹了他们的困境。当时,他下榻于老村民拉马的家,发现他的女儿玛季娜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不能言语、也不能行走;一问之下,原来她罹患脑瘤已有一段时间了。

他当即作出安排,带她进城检验,医生为她割除了脑里那个良性的瘤,她现在已经回返学校上课了。自此之后,沙毅阿扎和拉马一家便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为了帮忙村民改善生活,沙毅阿扎积极帮助他们和外界建立联系,不时带游客到村中游览,让他们认识阿塞拜疆古村之美。到古村去那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山路,充满了惊悸与惊喜。高加索山脉,大气、霸气而又充满了傲气,蜿蜒其间的山路,狭窄而又弯曲,旁边不设围栏,朝下一看,是千仞峻山。如果两车迎面相遇,一辆车子必须停下来,让另一辆车擦身而过,惊险万分。

促政府停发支持信 赛沙迪冀杜绝官府官员滥权歪风

幸好司机经验老到,每次都有惊无险。最怕的是碰上雨天,道路湿滑且不说,山上沙石崩泻,往往会带来致命的危险。不过,撇开这些不谈,沿途风光,倒是一个惊叹号连接着另一个惊叹号,让人深深地堕进了大自然的情网里。山脉,在高耸入云处,显出了千年的淡定;在陡峭巍峨处,露出了睥睨众生的姿态;在白雪皑皑处,呈现了雍容华贵的面貌;在云雾缭绕处,流现了妖娆诱惑的艳色。我们就好像来回穿梭于一帧一帧明信片,眸子有了前所未有的大享受。当一幢一幢屋龄两三百年的古老房屋映入眼帘时,沙毅阿扎高兴地说道:“到了,到了!”

亲王车队遇车祸 王妃重伤不治

古村Khinalug被政府划定为自然保护区,严禁村民恣意新建或扩建房屋,因此,所有以鹅卵石建成的房屋,都有着相同的气味和相似的内部结构,完整而又完美地保存了那种古雅的魅力。沙毅阿扎的老朋友拉马,早已准备了午餐,等着我们的到来。一进门,便有个十来岁的少女亲热地扑进了沙毅阿扎怀里。沙毅阿扎告诉我,她就是那位曾割除脑瘤而今全然痊愈的少女玛季娜。几乎消失的生命啊,却在难得的机缘下,绝处逢生。对于给予她重生机会的沙毅阿扎,玛季娜大大的眸子在看他时充满了无声的喧哗。

屡遭暴窃 老字号店家恐面临结业

和所有古村的房屋一样,拉马在地上铺了五彩缤纷的地毯,在墙上挂了精美绝伦的刺绣,整间屋子,花里胡哨的,有着一种花团锦簇的热闹。我们在收拾得纤尘不染的大厅坐下,拉马的妻子手脚麻利地端上了面包、牛油、羊乳酪,主食是热气腾腾的炖牛肉汤。沙毅阿扎特别推荐羊乳酪,我说我一向不吃羊儿的一切,怕的是那一股腥膻的味道。可是,沙毅阿扎却坚持要我尝一尝。他说:“我从事旅游业,阿塞拜疆大大小小的村庄与城市,我全都逛过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个古村的羊乳酪,是全阿塞拜疆质地最优良的。

婦遭巨蟒生吞 村民剖肚找回全屍

古村海拔高,空气澄净、山泉清澈,春夏两季长出的草儿柔嫩多汁,羊儿在全无污染的环境里成长,长成了他处难以企及的优质羊儿。羊毛厚软、羊肉嫩滑、羊奶可口。”说着,把那一盘羊乳酪推到我面前来,说:“试试,你一定要试试。”不愿拂逆他的美意,平生第一次,我让羊乳酪进入了口里。非常、非常惊讶的,全然没有想像中的那种腥膻,质地柔滑如水,好似在品尝一块甘香鲜软的油膏哪!沙毅阿扎告诉我,羊儿是古村的经济命脉。家家户户都养羊、牧羊。羔羊大了,便到山下卖羊,然后,换取生活所需。

4匪徒劫保安员财物 警方9小时后逮一人归案

此外,由于羊毛质地佳,羊毛纺织业远近闻名,羊毛制成的地毯、挂毯、披巾、衣物、鞋子,在市场供不应求。平日里,家家户户吃羊肉、喝羊奶、食羊乳酪,不可一日无羊。沙毅阿扎说,古村的羊肉,滋味之美,无与伦比。遗憾的是,我事先已声明不吃羊肉,所以,拉马特地给我煮了牛肉汤。看似简简单单的一锅汤,却是在柴火上千回百转地熬煮上好几个小时的,全然融化了的番茄和大葱,蔚成了多层次的丰富味觉,使汤水在甘醇浓郁透着一种非常清纯的口感,而汤水里那千锤百炼的牛肉,肉质细嫩无渣,是难以复制的独家滋味。

阿塞拜疆人喝茶,有个奇特的方式,他们先把方糖在茶里蘸了蘸,放进口里咀嚼,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啜茶入口,让糖和茶你侬我侬地在舌面上融为一体。据说这种饮茶习惯始于皇室,昔日皇帝怕人在茶里下毒,便以糖块测试,如果茶中有毒,糖块会立刻变成绿色,皇帝便因此幸免于难。百姓不明缘由,群起效尤,这种独特的喝茶方式因此而流传广远,乃至代代相传。边吃边聊,一顿饭,足足吃了长长的两个多小时。沙毅阿扎告诉我,阿塞拜疆人吃饭最讨厌速战速决,他们认为细嚼慢咬是一种生活的大享受,

交长公开拍公路安全宣传片“揾钱”历程

而且,也是对厨艺的一种尊重。他笑嘻嘻地说,当地人的这种生活哲学,使国际品牌的快餐店始终无法在阿塞拜疆大展拳脚。餐后,沙毅阿扎带我到村里逛。他告诉我,这个古村的来源,有个有趣的传说。村人相信他们是诺亚的后裔,根据圣经的描述,他们的祖先在汹涌洪水里,乘坐方舟,来到了高加索山脉这个隐秘的高地,就此定居,按照古老的方式过活。另有人指出,诺亚原本选择的,其实是另外一个村庄,然而,定居下来后,那儿却不幸地发生了地震,摧毁了一切,幸存者这才迁移到Khinalug来。

纳兹里:纳吉言论为反驳指控 不代表巫统

这些古老而无从查证的传说,着实为这个古村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自12世纪起,回教便开始在这儿传播,目前,古村居民全都是虔诚的回教徒。小小的村庄,建有10座清真寺。我们参观了分别建于12世纪和15世纪的两座清真寺后,沙毅阿扎偕同我们参观博物馆。博物馆陈列了古老的陶器、衣服、地毯、家用工具、硬币、武器、陨石等。沙毅阿扎从一个柜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部染满了岁月尘埃的古籍,忆述了他“抢救文物”的有趣经历。

“我是在一名年过八旬的老妪家看到这部200余岁的古籍的,她完全不知道这部古籍的珍贵性,居然拿它来垫桌脚!我迫不及待地要求她开价卖给我,可是,她却轻描淡写地说‘你要,就拿去吧!反正,我可以找点别的东西来垫桌子’。我赶快将背包里一部崭新的书拿出来和她交换,她看到那部厚重结实的书,大喜过望,连声道谢。我如获至宝,飞快地捧着这部古籍,捐给古村的博物馆。”他说,笑意在脸上流来流去:“在别的地方,像这样价值连城的古籍,早就放在展示柜里,用双重玻璃保护着,可是,在我们这个历史长达5000年的古村里,它却只能算作是一部‘娃娃书’。”

梅西射失点球 阿根廷战平冰岛

说着,打开柜子,啊,里面果然放了一叠长满了寿斑的“娃娃书”。我目呆口瞪,好像掉进了一口窄窄的井里,变成了一只青蛙。从博物馆出来,沿着高高低低的山路漫步,古村里一幢幢以鹅卵石建成的房子,见证了好几百年历史的兴盛衰败,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底气,也有随着岁月沉淀而历练出来的恢弘大气。据沙毅阿扎表示,由于建材牢固,即使发生地震,也不会塌。行经一户人家门前,有人正在门外庭院宰杀羊只。刀子长而利,闪着阴冷的光。宰杀者手脚麻利,只见他手起刀落,往羊儿的脖子轻轻一抹,羊儿还来不及哼声,便倒毙于地了,睁得圆圆大大的眸子,湛湛生光,好像还在好奇地观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他以同样的手法,连续宰杀了三头羊。

C罗上演帽子戏法 3次完成进球力挽狂澜

沙毅阿扎说,这家人,明天要办喜宴。在这古村里,羊儿永远是所有宗教庆典、民俗佳节或者家中喜事的主角。有趣的是,在这个宛若世外桃源的古村里,村民都选择同村的人作为嫁娶对象,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正欢畅地谈着时,陆陆续续来了客人。没有音乐,可是,男男女女,却兴高采烈地挑起舞来。节奏,就藏在他们的脉络中;旋律,就附在他们的手脚上。他们就是音符,以灵巧的动作,在山影幢幢的古村,化成了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啊,快乐,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地方,竟像是秋天树上熟透的水果,伸手可及……

新干线撞死人尸块卡车头 驾驶员:以为只是「撞到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