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俭和行诈

如果天气好,徒步一整天都不是问题。有时候,搭乘公共交通令人苦恼,而载顺风车在中国并不普遍。中国人很乐意为你送上一杯茶水,但他们不习惯载你一程。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远行,总是付上代价,没有免费的移动。​就像离开库车70公里的克孜利亚大峡谷的门票小姐所回答的那样:“没钱干嘛出来旅行?”大峡谷的门票不便宜,我们出示学生证,问售票小姐是否能够打一个折,同时告诉他我们是个人你旅游,很节俭那种。我们想,售票小姐很年轻,他应该比老一辈的人更能理解我们的“苦衷”。谁知道,他翻了白眼,说了那样一句即现实又实际的老实话。​我不生气他,一点也不。她老早就了解社会的真是面,她想法踏实,将来有机会出国,必然不会有不实际的计划。

我一直没有把旅行和金钱挂钩,不是因为我忽略金钱的重要性,而是我不相信金钱时促使旅行的首要条件。那些常把“等我有了钱就会环游世界”挂在嘴边的人,往往永远不会行动。梦想是追求,不是等待。​当然事情是有列外的,我是说顺风车。​还是从克孜利亚大峡谷说起吧。​我们在库车的第三天动身到克孜利亚大峡谷。那里没有直达的公共汽车,我们是半路下车的,如何回去就再想办法了。买了票,进入天然形成的大峡谷,才发现老远看到的魁伟红色山峦,如此神奇。​亿万年的风蚀雕塑了克孜利亚大峡谷的奇特皱褶。一道一道条纹,都是风的方向。走在深邃的峡谷间,抬头一看,天是一道初开的裂痕,窄窄的像是山谷挤破出来的裂缝。四周万籁的俱寂,

偶尔在转角处遇上一两个游客,路窄不知该谁让路。我和剑强是巨大迷宫里踟蹰的蚂蚁,沿着山壁前进、回头、攀爬、下滑。有的峡谷非常狭窄,必须侧身而过。​大峡谷有一个石窑,叫阿艾石窑,里头的佛教壁画据说比较受印度和伊朗的影响,但我们没有入洞窥探。我们在峡谷兜兜转转,体验被困的感觉。两个小时后,我们走出峡谷,也走出了迷宫。​回去市区成了问题,这一带根本没有来回两地的公共汽车。剑强和我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他说慢慢走,可以慢慢拍摄。我没有意见​.大峡谷周围也是干旱的土地,赤红色的大地有龟裂的痕迹,干涸的河床没有鱼的尸体。我偏离大路,走在河床上步行,顺着水纹最后凝固住的形状蜿蜓而走。旷野的风吹过,天空有点阴郁,

是土地的颜色更浓郁。​一段路走来,我们就回到路边截车,但没有人停下来。曾经有一辆拖拉机车停了下来,但听司机的口气似乎要收费。我们对他耸耸肩,继续走路。其实剑强根本不想太早回市区,他被这片干巴巴的土地深深吸引住了。​后来一辆大卡车愿意送我们一程,这一送就送了四十多公里。本来可以在送远一点,但车子路过那天来库车时经过的盐水沟,剑强叫司机放我们在那里。一座座欲冲飞天的彤红山峦诡异地耸立在大地上,那奇特的形状的形状很难用言语描绘。​就这样,我们又将身影抛给了干瘪的大地,任由沙漠的风拂过皮肤,灼热却清醒。剑强拍够照后我们再次截车,这次上了辆轿车,可剑强半路又叫人给我们放下,然后提起他的相机,奔向苍茫的无垠。

​直到天黑,我们才跳上了恰巧经过的德士,会带市区。隔天,我们离开库车,去了库尔勒。​我们并不打算在库尔勒久留。作为新疆最具规划和整洁的模范城市,他其实没什么特别。但是,库尔勒市前往传说中最险峻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特的门户。​我们在市中心找到一家很像样的招待所。这段日子,我们已学会找一些比较好的招待所。然后装成中国人入住,价格比那些能接待外宾的宾馆要低一点,而且同样的价格却可以住比较好的房间,我们当然装的不亦乐乎。​每一次都是剑强去填写入住资料,我躲在他背后偷笑。通常他会说身份证为了安全放在大包里,要取很麻烦,不如他自己来填。他把家里电话和手机加起来当作身份证号码,又将他的父亲的福建老家地址记起来,

柜台小姐有时帮他填写,要是写错还被他纠正。这一次,柜台小姐是我们遇到最精灵的一个。他一看剑强的身份证号码,奇怪地问:“你的身份证号码和年龄好像不符合?”剑强笑笑回答说:“哎,那是特区才有号码。”我在一旁别开脸去,免得忍住笑的模样被发现。剑强并不知道身份证号码的开头可以显示个人的出生日期。幸亏柜台小姐不疑有他。接受了剑强的解释。​我们是这样行骗游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