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礼:处理承认统考事宜进展顺利 「製造混乱的是国阵」

(12-7-2018)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希盟政府在处理承认统考的事宜上进展顺利不需要像国阵那样,耗时60年解决此事。他说,在承认统考的课题,现在製造混乱的是国阵 ,希盟方面则会继续努力实现,因为这是希盟其中一项竞选宣言。他今日在教育部常月集会上表示,会確保所推出的计划是全面的,並不会在未来导致U转的局面。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则指出,已经和相关团体会面,討论承认统考课题,然而明天会和董教总见面。她表示,每个团体在承认统考课题上有不同的议程,所以会分开会面进行商討。她解释,若召集所有团体一起开会商討,会议將会没有效率。

在教育部家庭聚会上,马智礼提及我国以多元文化和语言闻名,这是我国的特点和强处。「这不会是分裂种族团结的藉口,也不会影响国语在我国的地位。」另外,他表示,將会在巩固国语方面做出努力,通过国家语文局(DBP)推介「国语时代」和做出规划,让国语不只成为国人的首选语言,更成为东南亚地区和国际的沟通语言。「我们的目標是要让国家语文局成为有如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般等级的语言中心。」他透露,首相敦马哈迪已予他3项重要任务,分別是提高国人的英语水平、创造亲科技的教学和学习过程,以及在教育里培养崇高品德。

他认为,英语是国际经济语言,良好的英语水平,可以助国人更具国际竞爭力。「在这个新大马时代,我们要更多国人掌握超过两种语言。」时评员认为,希盟在统考事件上是左右两难,无论是承认或不承认都将得罪华裔或巫裔两大族群之一。希盟曾在第14届全国大选以前承诺,一旦执政联邦政府就会承认统考文凭(UEC),让独中生得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大学就读。但是,随着希盟5月9日的胜利,华教团体这边厢施压政府兑现承诺,马来组织那边厢却是反对声浪汹涌,认为承认统考将消弭马来文在这个国家的重要地位。

除了单科的马来语文,统考的所有科目皆以中文为媒介语。目前我国的本地大选都不接受学生以统考成绩申请入学,但是本地的私立大学和部分的外国大学都承认统考。Ilham中心执行总监希索慕丁认为,无论政府是否承认统考文凭(UEC),都可能失去马来人或华人对希盟的支持。“在过去,并没有人费心去监督国阵宣言是否一一兑现。”他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随着希盟赢得全国大选后,每个人都在监督希盟宣言,希盟是在“自掐脖子”。 他甚至想问希盟其宣言是否“过于理想”,竟敢挑动敏感如统考的议题。

“希盟完全处在困境中,他们是要100%兑现宣言吗,还是要作出调整?但任何调整或更动都需要合理的解释。”大马人民之声(Suaram)顾问和华教人士柯嘉逊博士称:“很遗憾地,教育议题在这片土地再次地被政治化。”依柯嘉逊所见,承认统考的决定应该落在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Malaysian Qualifications Agency),而非政治人物的身上。 “希盟在作出选前承诺以前应三思。”政治时事评论员黄进发博士点出,承认统考的议题已经成了华裔和巫裔间的零和博弈,两方都把承认统考看作国家政府对于少数语言相对国语马来文的立场和态度。

“一方担心承认统考将开启先例,长期下来将威胁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的重要地位。”“另一方则把承认统考看作一种指标,显示希盟不是国阵2.0,民主行动党也不是马华2.0。”黄进发指出,华社仍有忧虑,担心行动党将成为下一个马华公会,当家不当权。“在这个赢者全拿的社会,一切代价都太高。如果问题不解决,希盟会在下一届输掉双方(华裔和巫裔)的支持。”希索慕丁说,希盟需要更积极地回应竞选宣言所引起的争议,而不是让这些争议在社交媒体上酝酿多时方作出回应。“他们若置之不理,议题只会越滚越大。政府的立场无论是什么,都需要合理。”

“另外,部长和副部长也不应该言论相冲。他们需要有建设性,希盟成员党也不应该被看作为了此事互相争执。”希索慕丁警告,不少政党会趁机拿承认统考一事来玩弄种族情绪。
“这个议题真的没那么敏感,政府只需要有建设性地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也是槟城研究院研究员的黄进发建议希盟推出一个“配套”来解决承认统考的问题,包括考虑别的学历作为本地大学入学门槛。 “教育部应该考虑纳入别的学历作为本地国立大学的入学申请门槛,当中也包括统考。用一个配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把统考单挑出来。”

黄进发透露,承认统考的争议表面上是和马来语作为国语以及国家团结的问题有关。他说,统考生低落的国语程度,加深了巫裔对非巫裔的不满,认为后者拒绝融入大马社会。为此,政府可以订下合理的条件来解决这种情况,包括要求统考生更好地掌握国语,在大马教育文凭里不只是要国语及格,而是要考取优等的成绩。与此同时,希盟也要努力安抚和说服马来族群,让他们相信他们能在一个多远和包容的社会中获利。“希盟政府和华教团体需要携手合作增强统考生的国语能力。”“另外也应该要安抚巫裔的焦虑,健全他们的认同、加强他们的竞争能力,让他们相信一个包容的社会对他们也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