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消费税食物更便宜? 饮食业者称成本高价格难以调降

(6-7-2018)

在政府宣布废除消费税后,民众满心期待饮食价格将会下调。然而,根据《透视大马》近期展开的民意调查发现,一些物品的价格已经调低,但是一些新鲜食材的价格维持不变,一些餐馆固然调低价格,却有更多选择维持原价。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属下的国家价格理事会调查发现,该单位在6月接获968宗有关价格没有调低的投诉,有1023宗则投诉物品价格调涨。过半的投诉是与饮食有关,42%的投诉者反映餐厅或咖啡厅并没有在6月1日开始的废除消费税后,调低价格。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赛夫汀在接受《马来邮报》专访时,在斥责商家之际,也提醒他们需有商业道德,结果此番言论一出,招来一些餐厅业者的抨击,声称劳力成本及基本成本费用的涨高、消费者的放缓消费导致商家被迫选择维持原价。八打灵再也参观业者施凯城(译音)指出,餐饮业者也得承担其他成本,而不仅仅是消费税。“很多常客也询问为何食物价格依然昂贵,我们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些人的思维是少了消费税,价格就该调低。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向《透视大马》说:“猪肉与海鲜成本昂贵,还有服务员的薪资、顾客享受冷气的电费也必须支付啊!”此外,国家能源因生产成本高涨而决定从7月份至12月期间,将商用电力收费每千瓦时(kWh)上调1.35仙。他无奈的说:”像我们这种餐厅,往往就是吃亏的一方。“槟城咖啡室业者江文福(译音)受询时也指出,消费税的废除确实让他一些供应品的价格下降,但是员工薪资、水电费及租金却没有减少。“燃油价也没有真正的调低,我们都知道蔬菜与肉类等价格并不稳定,我们怎能降价?”

江文福是在北海甘榜孟加里经济咖啡室,他说,许多餐厅业者在消费税依然执行期间购入货源,因此营运开销并没有改变。北海一名65岁的云吞面小贩也认同,他在消费税落实期间,必须吸纳一些食材的额外成本。“像我这种小贩仅赚取蝇头小利,在我的成本没有多大改变的情况下,我如何能够降价?“八打灵再也小贩吴腾杰(38岁)直言对赛夫汀的言论感到失望,并建议后者应亲自接触商家,聆听商家的心声。

“这些人总是满口政治的论调,他应该接触基层民众,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我们说话然后采取行动。“他说,他投选希盟是希望改善生活,而不是被强迫来降低其饮食价格,让他的生活更糟糕。这名拥有3个孩子的父亲说,他必须养家糊口及支付汽车贷款,不能轻易降价。“我们无法办到是因为生活成本根本没有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