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立宪制在委任总检察长时所扮演的角色

(4-6-2018)

在几个小时前,《透视大马》刊登了一则国家元首拒绝依首相马哈迪劝告委任总检察长,并要求首相重新考虑推荐着名律师汤米托马斯出任大马总检察长的选择。报道也指出,王宫传出的消息是要求希望联盟放弃汤米托马斯,并要马哈迪考虑其他的候选人,包括一名前高庭法官及一名在任上诉庭法官。

《透视大马》也探悉,其他马来统治者都支持国家元首的立场,并坚持总检察长必须是一名马来穆斯林。不管这篇报道的准确性有多高,重要的是大马人民必须了解在委任政府重要官职,包括委任总检察长时,联邦宪法赋予国家元首什么角色。马来西亚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君主立宪是在保留君主制的前提下,通过立宪,限制君主权力。因此,君主并没有被赋予直接的行政权来治理国家,而只是做为团结的象征。这就好像英国丶西班牙及泰国所奉行的制度相似。 那么我们的宪法在委任总检察长的程序上是怎么说的呢?

联邦宪法第145(1)条文阐明:“国家元首应该依椐首相的劝告,委任一名符合出任联邦法院法官的人士担任联邦总检察长。” 尽管如此,因为我们是君主立宪国家,联邦宪法第40(1A)条文又阐明,国家元首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接受及依椐首相的劝告行动。没有任何行使自由酌处权的空间。在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 v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Anor [2010] 3 MLJ 174的案例中,我们的联邦法院考虑了宪法第40(1A)条文,并裁定:“国家元首在经首相通知其选定的候选人后,必须依椐劝告行事。国家元首陛下并没有任何拒绝或质疑首相权力的酌处权……宪法也阐明国家元首是象征性的立宪君主。

如此明确地划分首相与国家元首在委任与革除部长职的权力与角色是至关紧要的,这是为了能够实现内阁部长集体负责的角色。”国家元首只能依椐宪法第40(2)条文,在非常有限的事项行使其酌处权,包括首相的委任丶拒绝御准解散议会请求等。此外,在委任总检察长的课题上也不必事先谘询马来统治者理事会,而后都也没有发言权。宪法也没有规定总检察长必须由特定种族或信奉特定宗教信仰的人士出任。这并不像马来西亚大多数州属的宪法,规定州务大臣必须由马来穆斯林出任。因此,只要首相建议委任的总检察长候选人具备出任联邦法院法官的资格,国家元首就必须依建议采取行动。

否则,我国的君主立宪制核心将会受到破坏。如果君主与政府明确的角色分工已经模糊,这将会是一个危险的先例。不管是平民百姓或是王室,都应该把联邦宪法视为我们做为民主国家的指引。*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作者: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副主席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