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仿效英国 制定不明財產令打贪

財政部长林冠英说,政府目前正考虑仿效英国,制定类似「不明財產令」(Unexplained Wealth Order)的法律。由法庭发出的「不明財產令」將要求相关人士申报来歷不明的財產,若无法清楚阐明財產的来歷,执法单位有权充公其財產。他昨晚出席2019年財政预算案匯报会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国家总检察长正在研究这项法令的可行性,以便政府可充公一些知名人士,尤其是政治人物来歷不明的財產。

希盟政府于上週五首次提呈2019年財政预算案后,林冠英为檳城人举办首场財案匯报会,共吸引500人出席。出席嘉宾包括檳岛市长拿督尤端祥、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国会上议员林慧英、佐汉玛末及私人企业领袖等等。此外,他说,他已前往新加坡及香港,说服当地外资前来大马投资,中央政府希望通过私人企业重启大马经济。

在匯报会上,一些民眾向林冠英反映產业盈利税对那些拥屋超过5年的人士不公,他们认为,那些在七八十年代购买屋子的人士,装修收据都已不见了,房產估价不该从他们购买的年份算起,而是根据该落实税收日。李金娜律师表示,若她的顾客是从1970年购买房產,当时的估价约30万令吉,但是,如今该房產的估价已达到70万令吉,政府从40万令吉中抽取5%的產业盈利税是不公平的。

针对此事,林冠英表示,他將与官员进行研究。另一方面,財政预算案主任佐汉玛末引用大小老婆论比喻我国赤字,他说,虽然过去我国赤字逐年减少,但2018年却从3%提高至3.7%。「这种情况就如一个男人过去数年都將家庭財政管理得很好,直到外面收养小老婆的事情曝光后,外人才看清楚其家財政状况。」他指出,外人批评希盟政府执政后赤字增加的说法,对他们是不公平。

財政林冠英指出,2019年財政预算案有人讚也有人弹,一些组织认同政府提高最低薪金至1100令吉,但有些人则认为,政府落实体制改革,土著承包商或受到影响。不过,他举例,若一项工程需要委任F级承包商,符合该公开招標的承包商都会是F级承包商,所以,土著承包商根本不会遭到边缘化。反之,在国阵时代,任何承包商欲想取得项目,还必须获得「特別人士」签名,或是政府直接委任。

他说,檳城过去10年实行公开招標都取得不错的效果,那些获得项目委任的土著承包商都是有水准的。林冠英昨晚出席2019年財政预算案匯报会后,召开记者会批评一些来自东海岸的领袖称遭政府边缘化。「根据数据显示,中央政府今年拨给吉兰丹的拨款从去年的12亿1400万令吉提高至13亿7600万令吉,所以,何来边缘化?」他表示,任何人都有批评的权利,但要有依据,勿无凭无据污衊他人。

涉嫌12.5亿砂太阳能计划舞弊案 纳吉被传召录供约5小时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今日针对砂拉越州內陆学校安装太阳能设备供应合约舞弊案,被反贪污委员会(MACC)传召录供约5小时!据了解,纳吉是在今日早上9时40分,应反贪污委员会的传召,乘坐一辆黑色普腾將相(Proton Perdana)轿车,前往位於布城的反贪污委员会总部进行录供程序。

据悉,纳吉经过约5小时的程序后,於下午1时55分乘车离开反贪污委员会总部,惟全程並未向在场媒体发表任何谈话。另一方面,据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副首席专员(行动)拿督阿占巴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证实纳吉是因砂拉越州內陆学校安装太阳能设备供应合约舞弊案,而被当局传召助查。

儘管如此,纳吉却在步出反贪污委员会的逾5分钟后,於自身推特上发帖反驳相关说法,並指自己確实受召助查案件,惟並非针对太阳能设备供应合约舞弊案。根据报导,《砂拉越报告》於今年6月初揭露,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2017年1月,將一份为砂州369所乡区学校安装太阳能供应设备,

总值高达12亿5000万令吉的合约颁给民都鲁一家对太阳能计划毫无经验的出租车公司Jepak。报导指,该计划並没有公开招標,而是直接颁给Jepak公司。教育部长马智礼於今年6月11日指,该部已开始就此事展开深入调查。砂州有369所学校原本没有固定的电源供应,他们用柴油发电机供电。

砂拉越州议会可率先 谴责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在诗巫发布的媒体文告:我问了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我问了砂拉越希望联盟主席兼砂拉越州议会领袖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

张健仁会跟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讨论,砂拉越州议会是否可能率先在马来西亚所有州议会中,谴责一马公司丑闻中令人发指的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其中涉及砂拉越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的数百亿令吉资金。上个星期,砂拉越州议会一致通过关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部长动议,以成立一个高级别特别专案小组,跟联邦政府进行谈判,以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条款、意图和精神,遵守和维护宪法授予砂拉越的保障和特殊权利,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相关问题。

我认为砂拉越州议会没有理由不能一致通过州议会双方支持的另一项动议——谴责我国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数十亿令吉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这些罪行不仅会影响马来西亚的所有州属,也会影响后代子民。数年来,砂拉越和马来西亚人民都被告知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是勾结外国势力的不忠和反国家分子所捏造的。他们的目的是联手推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及巫统和国阵政府。不过在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之后,这些寓言变得不可持续。

无论如何,美国司法部针对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的控状和起诉文件于上周四在纽约法庭解密后,巨大和不道德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完整范围、程度和等级才能被理清。现在这成了世界新闻而不是假新闻。蒂姆·莱斯纳和另一位高盛前银行家黄宗华支付贿赂、盗窃一马公司的金钱和洗钱,将高盛置于历史上的其中一个最大金融诈骗案的中心。

高盛银行东南亚区前主任蒂姆·莱斯纳承认串谋洗钱和违反外国反贿赂法律,协助从一马公司中鲸吞数十亿美元的罪名。高盛前执行董事黄宗华以及欺诈案的主谋马拉西亚金融家刘特佐,在三起涉嫌违反境外反贿赂法律和洗钱的罪名被起诉。高盛为一马公司承销约65亿美元的债券。起诉书详细说明了那些银行家们如何通过贿赂政府官员来获得债券交易、把被盗资金流入他们控制的离岸账户,并帮助清洗所得款项。

高盛从一马公司获得了6亿美元的交易费用,从而使该投资基金成为那些年间高盛在全球最赚钱的其中一个客户。针对蒂姆·莱纳斯、黄宗华和刘特佐的解密文件和起诉书,是每位民选代表的“必读”材料——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会议员。纳吉和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在马来西亚面临着一系列刑事提控,罪名包括腐败、洗钱以及一马公司丑闻中滥用权力的行为。美国司法部的控状没有对纳吉指名道姓。不过,描述高阶的“大马1号官员” (MO1),被指从转移的一马公司资金得益,与这位前首相相符。正是纳吉的左右手,巫统前资深部长兼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公开承认 “大马一号官员”除纳吉外别无他人。

下星期,纳吉应该向国会解释,为何3年来,他假装不知道“大马1号官员”直接指向他,以及为何他不曾回应对“大马1号官员”提出的指控。即使在他最近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纳吉依旧否认他知道所受收到的钱来自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他也否认自己知道“献”给妻子,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其实是用一马公司所发出的债券收入购买的。他声称那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馈赠的礼物,而在显要人物之中,贵重的礼物是常见的。

无论如何,根据美国司法部上周四(11月1日)解密的文件,它指向2013年9月在纽约的一场会议。纳吉、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和刘特佐出席了会议。一名珠宝商向罗斯玛展示定制的22克拉粉红钻石链坠和项链。这些珠宝价值2730万美元(1.14亿令吉)。根据文件,这笔钱来自高盛为一马公司所筹集的基金。它随后被转移到刘特佐控制的账户。这和纳吉在他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所说的大相径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