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可离开电视台 却无法离开审判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或许可以在和半岛电视台进行访问时中途离开,但他却不能在就一马公司的贪污、滥权及洗钱的罪状审讯的时候中途离开被告栏,除非他在审讯时选择运用沉默的权利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或许可以在和半岛电视台进行访问时中途离开,以回避一连串针对他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赠予他妻子罗斯玛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以及阿坦图亚、胡先纳扎迪和凯文莫莱斯的谋杀案的指控的问题。但他却不能在就一马公司的贪污、滥权及洗钱的罪状审讯的时候中途离开被告栏,除非他在审讯时选择运用沉默的权利。纳吉是否愿意说明他在审讯时会去到证人栏,在那里他除了陈明他自己的案件并为之辩护,也接受副检控司的盘问。

纳吉告诉半岛电视台它对他不公平。但纳吉却没有意识到是他对马来西亚和马来西亚人民不公平,后者在过去九年让他成为第六任首相,但他却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来把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就连第十三届国会也被迫使在这宗“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上和他共谋,导致国会议员都不被允许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提问或辨论!纳吉是否可以告诉马来西亚人民倘若他成功在2018年5月9日继续成为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一马公司丑闻究竟会怎样?

纳吉稍早前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表示,一场“完美风暴”在第十四届大选击沉了国阵。他是否意识到如果这场“完美风暴”是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它只能是他自己造成的?假如纳吉是光明磊落、诚实、行事透明、具有诚信和民主精神的,而不运用首相署的权力来迫使内阁、国会、司法机构、国家机关以及国家媒体屈服,在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上与他共谋,那么这场所谓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完美风暴”就不会临到?

纳吉在他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表示,调查单位不应该止于刘特佐,而是继续调查其他牵涉在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他这样说道:“好的….就让他们进行他们的工作,但别止于刘特佐。去逮捕其他也有涉案的,因为还有其他国际逃犯也可能牵涉在其中。他们也必须被调查。”“我们要知道钱的流向。还有谁在这整起一马公司议题上得利。我也想知道。”

纳吉必须马上回答这些疑问:他是否终于愿意承认巨型的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存在,它导致马来西亚蒙受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如果是的话,对于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来说都是新的开端。纳吉不能在这个议题上继续沉默下去,假如国家真的要挥别这个议题的话。

除了刘特佐和纳吉 有第三名幕后黑手!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反贪会和其他一马公司丑闻调查单位应该传召纳吉来盘问:正如他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所暗示的,除了刘特佐和他之外,一马公司丑闻是否还有第三名幕后黑手这将会是马来西亚政坛里一个悬而未解的谜团:为何前首相纳吉会在他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在世界媒体前面“不打自招”。

纳吉试图把自己表现为一位在掌政九年内创下不少成就和留下宝贵执政遗产的伟大首相来为自己漂白,但他最终只成功引发另一个疑问,那就是除了刘特佐和他本人,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可能还会有第三名“国际黑手”。就如纳吉在星期六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所暗示的,一马公司丑闻是否存在着第三名幕后黑手?纳吉有职责公开说明一马公司丑闻的任何其他“黑手”的身份,因为涉及的资金都是纳税人的钱,也由于这宗丑闻已经把马来西亚拖曳至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深渊,否则这只是纳吉所制造的最新一则“假新闻”?

纳吉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引发了意料不到的后续效应:出现了排山倒海的负面文章和评论,他这次的访问和公开自我了断无异。这些文章计有纪传财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掩盖上一个谎言的另一个谎言?”、R纳德斯瓦然的“阿鲁甘达,你在何方?”、玛丽亚莫达的“纳吉是马来西亚最美好的事物”以及巴克里慕沙的“勒令一马公司清盘并委任一位特别检控官处理烂摊子”。即便如此,反贪委和其他一马公司丑闻调查单位应该传召纳吉来盘问:正如他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所暗示的,除了刘特佐和他之外,一马公司丑闻是否还有第三名幕后黑手,因为这是完全崭新和预料不到的线索。

纳吉在访问中针对为何他在担任首相时不重启调查一些高度受关注的谋杀案,比如2006年的阿坦图亚谋杀案、2013年的胡先纳扎迪谋杀案以及2015年的凯文莫莱斯谋杀案的问题的答复,非常令人不满意。纳吉有关阿坦图亚谋杀案的答复尽管在一些事实上是正确的,即这起案件真的有经过最高法院即联邦法院的审理,但他却刻意回避不谈为何他对这宗谋杀案的干案动机如此重要的事项不感兴趣。当局应该就这样极为令人不满意的答复重启调查这些高度受关注的谋杀案件,还有2009年的民主行动党助理赵明福在反贪委扣留期间死亡的事件。

倪可敏:心痛发展严重落后. “重振火箭收服丹州”

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希望能够重振吉兰丹行动党,并在未来收服丹州。他说,他的故乡30年不变,发展严重落后,丹州政府甚至已经到了不能出粮的地步,还要跟联邦政府贷款发薪9700万令吉!欠3.8亿还要借钱;他说,丹州政府已经拖欠(不是hutang,是tunggakan),到期没有还的是3亿8800万令吉,然后要出粮了没有钱,又跟联邦政府借了9700万令吉,这些都是丹州财务官员亲自来函要求。

看那鸡往那里跑?😂😂https://youtu.be/TKepLlhmpgk

Posted by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 on Sunday, 28 October 2018

“tunggakan和hutang不一样,hutang是有期限的,如果2020年才要还的不是tunggakan,如果是2016年到期没有还的才叫tunggakan。”倪可敏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他今天在哥市与华社领袖共进 早餐和交流后,对记者发表谈话。 出席者包括马中总商会吉兰丹州分会会长拿督陈春华、吉兰丹广东会馆会长杨锦贵等人。丹州须开革开放;从财务管理就看到丹州的情况 非常严重,他因此觉得吉兰丹必须改变。

他也认为丹州政府不亲商, 贸易和土地严重落后不符合现代需 求,相反的,霹雳州逐渐开放,有 7个地区不需要土著固打,直接申 请直接批准,而且可以卖给所有种 族。霹雳州还有另一个政策,在马 来人居多的地方有土著固打,不用 等2年,直接给钱今天直接批准。“我们改朝换代后,土地发展 政策越来越开放,因为开革开放是唯一的生路,也是最后一条出路, 封闭自己只有死路。我却看到吉兰 丹州政府故步自封的政策,严重不 符合时代要求。”

在吉兰丹出生的倪氏坦言他感 同身受,对丹州的落后痛心疾首, 也为故乡的父老深感不值。大家都 看到吉兰丹的年轻人外流,如此的 政策,当然没有人要留下来。在上述聚餐会里,曾经在哥 市中华华小就读的倪可敏也和资深 名誉董事长陈子儒交流,与会的尚 有中华华小家教协会主席叶光威律师。“母校如果需要我帮忙,我会 尽我的责任,给予最大的帮助!”

倪可敏(右九)与丹州华社领袖相见欢。

林吉祥:纳吉不能迴避一马课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或许可以在和《半岛电视台》进行访问时中途离开,但他不能迴避访问中提出的课题。他说,纳吉却不能在就一马公司的贪污、滥权及洗钱的罪状审讯的时候中途离开被告栏。他今日发文告指出,纳吉应说明,他是否愿意在审讯时会去到证人栏,解释明他自己的案件並为之辩护,也接受副检控司的盘问。

林吉祥说,纳吉过去9年出任首相期间,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来把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他表示,假如纳吉是光明磊落、诚实、行事透明、具有诚信和民主精神的,不应运用首相署的权力来迫使內阁、国会、司法机构、国家机关以及国家媒体屈服,在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上与他共谋。纳吉在他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表示,

看那鸡往那里跑?😂😂https://youtu.be/TKepLlhmpgk

Posted by Nga Kor Ming Super Fans Page 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 on Sunday, October 28, 2018

调查单位不应该止於刘特佐,而是继续调查其他牵涉在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纳吉必须马上回答这些疑问:他是否终於愿意承认巨型的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存在,它导致马来西亚蒙受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纳吉从首相沦落成一个白目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5日(星期四)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当我读到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竟然为着自己成为白目——作弄部长和副部长——而沾沾自喜时,我简直无法相信我自己所看到的。那何谓白目(troll)呢?维基百科上的条目写道,白目在网络俚语里指的是“在网络上为了转移视线和挑起不和而惹是生非的人,他们会在网络社群(比如新闻群组、论坛、聊天室或部落格)上张贴煽动性或离题、

额外及不符合主题的讯息,以达成挑弄读者作出情绪化的回应和把离题的讨论正常化的目的,无论这是出于纯粹的恶搞乐趣还是另有所图”。它继续写道:“无论是作为名词还是动词的’白目‘字眼都和网络谈论有关。然而,这个字眼却已经被广泛使用。媒体近年来都会把白目行为等同于网络骚扰。比方说,传媒会把’白目‘套用在’破坏网络上的致哀网站,以达成让家属悲痛的目的‘的人身上。除此之外,白目行为也被刻划在著名的虚构创作作品里,

就如在HBO电视影集《新闻急先锋》(The Newsroom)里,有一名主角在碰到专事网络骚扰的一群人后就尝试透过张贴负面的具有性意味的评论来渗透进入他们的圈子内”。可悲的是,一名前首相会沦落成为白目,但更可悲的是,他竟然还为此沾沾自喜!纳吉在还是首相和巫统主席的时候当然有许多进行白目行为的机会,比如他经常在他的演讲里透过做出不实的指控——顺手拈来的例子计有:我会想在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时成为首相、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还有一旦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伊斯兰教就会消亡——来骚扰民主行动党。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拯救了马来西亚,而政权转移得以在和平及民主的情况下进行甚至都让他们,更别说是世界惊叹。每当我想像如果纳吉仍旧成为首相的话(更糟的是,如果纳吉是在仰赖于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扮演“造王者”的角色继续出任首相的话),马来西亚不知道会处于怎样的光景时,我就不禁不寒而栗。希望联盟赢得第十四届大选已经快有半年了,而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都不会成为首相、还有马来人和伊斯兰教也没有消亡,因为民主行动党从来都没有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

纳吉最新的作弄对象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她表示上届政府也要为今年度的高等教育基金贷款(PTPTN)的偿还率减低负起部分的责任。但纳吉却说道,假如协助大学毕业生延缓偿还PTPTN是一项罪行,那么他会愿意接受因着这样而被归咎。纳吉很明显的是在转移民众对于他为着他巨型的贪污及洗钱罪行而频密的往返法庭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关注。他今天预计会联同第一名因着一马公司丑闻的关系而被提控的公务员——即前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在法庭面对更多的控状,今天预计也会被提控上庭的是前政府情报总监哈萨娜,她将面对数条刑事失信的控状。

尽管纳吉在法庭上所必须面对的罪状数目不及他的前任副首相兼现任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纳吉的罪状数目来到今天会达至38条,相对于扎希的45条罪状),但纳吉还是创下了一个记录,成为面对最多罪状的国家政治领袖。纳吉确实是一名多面向的人,从一名环球盗贼统治者,到一名白目,到即将发生的史上面对最多刑事和贪污罪状的政治领袖。国库控股研究中心(KRI)最近的研究显示,马来西亚学生虽然平均接受12年教育,但当中只有9年是有意义的。

这份KRI报告书引述世界银行所进行的研究结果表示,马来西亚学生有3.1年的求学时期对他们的教育成就是无用的。马来西亚远远落后于新加坡,后者的对教育成就无用的求学时期的时长是零。新加坡的学生表现被用作测试基准,因为这个国家在2015年度的国际数理研究趋势(TIMSS)中的数学科取得最高的测试分数。KRI报告书还提及了马来西亚的测试分数都比其他国家还来得差。这份报告书这么写道:“这显示出马来西亚教育体系里存有潜藏的缺陷,学生的求学生涯中有三年时间是对他们的教育成就没有用处的。”纳吉是否也要承担起马来西亚的教育体系在他九年的掌政之下处于如此惨不忍睹的状况的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