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的心理战术 不到一天就失败了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6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当心理战失败了….10月25日 有三个心理战失败了,所谓“心理战”就是运用心理战术来操弄或威胁他人。第一个就是当巫统主席兼前副首相扎希现身在吉隆坡地庭,给予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精神支持。后者昨天被加控另外6条罪状,从而使他所面对的罪状总数达至38条,这仅比扎希本人的45条和贪污、洗钱及滥权相关的罪状少7条而已。

他过后在推特上传了他们两人坐在一起的照片,底下写道针对他们两人的”无尽攻击”是不会把他们打垮的。“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斗争下去。”“这次适得其反的举措导致政府出现信任危机。它对被提控的人士大有助益。多谢把我们带上(法庭)”。第二个则是纳吉的代表律师丹斯里莫哈末沙菲益试图将他的客户所面对6条新的罪状讥讽为“愚蠢至极”,他甚至说道:“这宗案件的辩方将会有乐趣,而控方则会面临梦魇”。

第三个是纳吉所宣称的他所面对的6条新控状是一次不公的检控,他并狡辩说他的行为让马来西亚在偿还国债上不致逾期,所以他问心无愧。或许纳吉期望国家会为了他获得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的“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例”的认可——塞申斯指的是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它并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对他无限感激。但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却证明了纳吉是大错特错的。

纳吉自两周前就已经寻求公众募捐来协助他和其他“反政府运动份子”,他们声称被希望联盟政府噤声。那么为何他没有公开交代他究竟筹获了多少钱?扎希、沙菲益和纳吉的心理战都在同一天稍后时间当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曼谷表示“国阵领袖将会一个接一个被带上法庭”而落得失败的下场。

纳吉接受访问 并非完全老实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8日(星期日)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来西亚人民要多谢纳吉半途终止的半岛电视台访问,因为它证明了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拯救马来西亚的历史性抉择是正确的,还有为何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向前迈进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从此摆脱一个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处境。

尽管纳吉在访问的20多分钟就半途离开,但这已经对他的形象造成了不小的破坏,若说纳吉的形象因着他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而受到比沙地阿拉伯外交部部长阿德尔公开承认纳吉恶名昭彰的私人银行户口里的26亿令吉存款并非来自利雅德而导致的破坏更大,也不为过。这是因为除了纳吉愚蠢的朋党、纳吉内阁里的部长以及目前和以前的国阵政党的领袖,没有智力正常的马来西亚人会相信纳吉有关他的捐款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胡扯,它事实上是来自在滥权、挪用和侵吞下被盗窃的一马公司资金。

但没有任何人,包括纳吉最忠心和愚蠢的朋党、属下和政治盟友会预见到纳吉在半途腰斩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所表露出来的愚昧,为自己带来如此之多的“致命伤”。对我来说,他为自己带来最致命的伤莫过于他九年来第一次承认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并非是虚假或他的政敌伪造出来用来推翻他的子虚乌有的事件;而是一宗肇事者务必要面对法律制裁的严重丑闻。纳吉表示一马公司的调查不应该止于刘特佐,而是应该也调查其他涉嫌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

纳吉表示所有的祸首必须被调查,以查明钱的流向,他是这样说的:“好的….就让他们进行他们的工作,但别止于刘特佐。去逮捕其他也有涉案的,因为还有其他国际逃犯也可能牵涉在其中。他们也必须被调查。”“我们要知道钱的流向。还有谁在这整起一马公司议题上得利。我也想知道。”纳吉非但承认马来西亚在他领导下,透过一马公司丑闻成了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也沦为一个差劲领导的国家。

他的政府不但有一名不能区别海龟蛋和鸡蛋的内阁部长,身为首相、财政部部长和一马公司顾问局主席且必须核准一马公司所有重大决策的他竟然不知道一马公司发生什么事!对于一名首相而言,这样的事是否能让人信服和接受,还有马来西亚是何时沦落成为一个差劲领导的国家的?纳吉针对赠予罗斯玛的价值273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的回答令人不齿。纳吉宣称这是赛曼梭王子的礼物,他是阿布达比王储赛莫哈末扎耶的兄弟,而不是金融家逃犯刘特佐用一马公司资金购置的礼物。

纳吉的这个立场在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发布更新和扩充过的盗贼统治诉状以充公源自45亿美元一马公司资金的价值约17亿美元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后,完全站不住脚。纳吉难道没有翻阅这份更新和扩充过的美国盗贼统治诉状吗,它还出现了新的段落,题为“刘氏利用被挪用的2013年债券所得安排购置一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横跨了第847到第863段之间,共计4页?第847段写道一马公司资金被用来购置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镶嵌在一条钻石项链里,还有“钻石和项链是从纽约的珠宝商和珠宝设计师洛琳施华兹公司(Lorraine Schwartz Inc.)所购置的,这家公司专门经营高档的定做钻石珠宝。”

第848段写道粉红钻石项链的订单是在2013年6月2日前后发出的。这是否为了要庆祝纳吉在2013年5月5日的第十三届大选获胜?第849和850段写道施华兹在2013年7月5日前后前往摩纳哥向一群人展示粉红钻石,他们包括了刘特佐和罗斯玛,地点则在世界上其中一艘最大的私人游艇黄宝石号上。“这群人商讨了项链的设计,以镶嵌着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本身也是由较小颗的钻石组成的。”第851和852段描述施华兹在2013年9月28日前后在纽约时代华纳中心的文华东方酒店的一间套房里和刘特佐以及罗斯玛会面,以向他们展示施华兹所设计的项链草图。

第863段这样写道:“包含了作为吊坠的22克拉粉红钻石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完成品,是在2014年3月7日前后运至在香港的马来西亚朋友,这样她才能送至在吉隆坡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妻子。纪录显示马来西亚朋友签收项链。”这里产生了两个议题。第一,在扩充和更新过的美国司法部盗贼统治诉状于2017年6月发布后,纳吉不能再像他昨天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那样,宣称对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是刘特佐购置和买单的不知情。第二,纳吉宣称罗斯玛并没有接收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那么这幅价值237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项链是否已经失窃了?这应该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纳吉在访问中回答问题时并没有完全老实。举例来说,纳吉在被问及和刘特佐的关系时,回答道他和刘特佐的关系的基础是在于后者推动来自中东的投资,因为他特别和阿联酋和沙地阿拉伯的王室亲近。那么纳吉为何不提及刘特佐在2013年大选时期的以失败告终的特别任务呢,后者当时在槟州砸下数千万令吉,甚至还把韩国顶尖流行乐团“江南欧巴”带过来,企图推翻林冠英在民主行动党所领导的槟州政府里的首席部长职位?

纳吉打开新线索 公账会应重查一马案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9日(星期一)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在国会的特别动议指示下重新调查一马公丑闻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应该乐于接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半岛电视的采访半途离席,因为纳吉已经打开一马公司丑闻的许多新线索,而他应该被要求详细说明一切。公共账目委员会应该问纳吉的第一道问题是,他在采访中含糊不清地声明一马公司调查人员不应该停留在刘特佐,反而应该同时调查据称涉嫌窃取一马公司资金的其他人。

提到必须调查所有的嫌疑犯,以找出资金的去向。纳吉说:“好……让他们执行自己的工作,但不要只停留在刘特佐。让其他涉及者也参与其中,因为可能还有其他国际人物涉及其中。他们也必须被调查。“我们想知道钱流到哪里。谁真正受益于整个一马公司课题。我也想知道”。纳吉应该解释:1) 这些“可能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其他国际人物”是谁;

(2)为什么他没有对他们展开调查,反而在国际上粉饰和装聋作哑,声称从未有过一马公司丑闻,所有的事情都是清白、正直而恰当,同时雇佣阿鲁甘达的唯一目的是对一马公司丑闻进行漂白?(3)他是否会向各有关当局举报这些“可能涉及”一马公司丑闻的“其他国际人物”;(4)他是否意识当他说他也想知道“钱流到哪里”以及“谁真正受益于整个一马公司课题”,不仅震惊了马来西亚人,而且震惊世界?

(5) 纳吉是否意识到,作为必须批准一马公司所有主要决定的首相、财政部长兼一马公司顾问委员会主席,他对一马公司丑闻的“最糟糕的盗贼统治”表示不知情和无罪,这样的说法是完全不可思议、最令人发指和不负责任的,使他成为马来西亚最不负责任的首相兼财政部长?(6) 2017年6月,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表示,政府正在研究使用测谎仪测谎的可能性,以此作为帮助遏制公务员贪污案件的机制。纳吉是否做好准备接受测谎仪测试并回答一马公司丑闻的相关问题?

一马公司丑闻的第二个主要课题是对纳吉个人银行账户的26亿令吉捐款,以及罗斯玛价值2,73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色钻石项链和其他27个价值百万美元的各种金项链,还有其他重要的问题,都应该被提出各种问题。在公共账目委员会回答虚构说法的相关疑问前,提出关于一马公司各种说法的其他巫统前任部长和领袖,不论在国内外,应该被要求现身说法。

纳吉没有勇气回应这三道问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 )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2018年10月26日这一天,当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接受半岛电视台的《东方101》节目访问时,他终于从寒风中走来,勇于面对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不友善问题。自从第13届全国大选以来,他回避这些问题超过5年了。不过,事实是纳吉当天“被晾在一旁”,因为沙地阿拉伯的外交部长阿德尔艾哈迈德 阿尔朱拜尔会见了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否认纳吉个人银行户头内那臭名昭著的26亿令吉捐款是来自利雅得。俗话说盗亦有道,不过看来一马公司的盗贼们是名誉扫地。

这是一个就一马公司丑闻对纳吉提出一道、又一道、再一道问题的季节。今天我只会提出3道问题。第1道问题:要什么纳吉用了超过5年的时间,还要是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他的政权被推翻之后 ,才回答有关他的个人银行户头内那臭名昭著的26亿令吉“捐款”的问题?其实,早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美国针对一马公司的盗贼统治诉讼案,已经非常仔细地追踪到26亿令吉“捐款”的源头是一马公司基金。

如果纳吉在一马公司的贪腐、滥权和洗钱案里是无辜的,为什么他不在自己还是首相时,展开全面和彻底的调查以证实他的清白?第2道问题:这是马来西亚人民第一次被告知,与拿汀斯里罗斯玛有关,价值2370万美元却臭名昭著的粉红钻石项链,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王子赛曼梳尔所赠送的礼物,而不是来自逃亡中的金融家刘特佐。赛曼梳尔是王储赛默罕默德扎伊尔的兄弟。此外,纳吉也第一次说罗斯玛不曾接受那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

为什么自从2017年6月以来,我数次询问这道问题时,纳吉不这么回答?那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依然下落不明吗?国际刑警会搜索它吗?那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的故事,应该十分精彩。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公司提出更新和扩大后的盗贼统治诉讼,有一节特别提及刘特佐用一马公司基金为罗斯玛购买那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这一节用了4页的16个段落,详尽地说明有关细节。该诉讼进一步巨细靡遗地说明为“大马1号官员”夫人“购买27条各种金项链”的事。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公承认,“大马1号官员”除纳吉外别无他人。他更说只有白痴才不知道“大马1号官员”是纳吉!

骄傲自大可以让人变得这样,真是令人惊叹!为什么纳吉等了1年多,并在他被推下权力舞台且不能再把一马公司丑闻扫在地毯之下后,才揭露他的妻子不曾接受那条22克拉的粉红钻石项链?第3道问题:在他和半岛电视台的访谈里,纳吉说不应该只是调查刘特佐,也应该调查其他被指涉及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的人士。他说必须调查所有的罪魁祸首以找出有关资金的去向。“好吧……让他们执行任务。不过不要只是停留在刘特佐,同时也要找出其他涉及其中的人士,因为它可能还牵连其他国际人物。他们也必须被调查。”

“我们要知道钱流到哪里,而谁真正从一马公司课题中得益。我也想知道。”纳吉是不是终于承认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是存在的?这些丑闻恰恰给马来西亚带来了被世界称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污名。马哈迪曾要求纳吉向警方举报他认为应对一马公司丑闻负责的人。纳吉会这样做吗?我曾多次询问纳吉,要他透露自第13届全国大选以来他与刘特佐会面的次数和时间、地点及在什么情况下等细节,还有他做了什么以便将刘特佐带回马来西亚来配合一马公司的调查,而不是成为法网之外的国际逃犯。纳吉会回应吗?

纳吉可离开电视台 却无法离开审判栏!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纳吉或许可以在和半岛电视台进行访问时中途离开,但他却不能在就一马公司的贪污、滥权及洗钱的罪状审讯的时候中途离开被告栏,除非他在审讯时选择运用沉默的权利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或许可以在和半岛电视台进行访问时中途离开,以回避一连串针对他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赠予他妻子罗斯玛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以及阿坦图亚、胡先纳扎迪和凯文莫莱斯的谋杀案的指控的问题。但他却不能在就一马公司的贪污、滥权及洗钱的罪状审讯的时候中途离开被告栏,除非他在审讯时选择运用沉默的权利。纳吉是否愿意说明他在审讯时会去到证人栏,在那里他除了陈明他自己的案件并为之辩护,也接受副检控司的盘问。

纳吉告诉半岛电视台它对他不公平。但纳吉却没有意识到是他对马来西亚和马来西亚人民不公平,后者在过去九年让他成为第六任首相,但他却动用整个国家机器来把一马公司丑闻掩盖起来,就连第十三届国会也被迫使在这宗“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上和他共谋,导致国会议员都不被允许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提问或辨论!纳吉是否可以告诉马来西亚人民倘若他成功在2018年5月9日继续成为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一马公司丑闻究竟会怎样?

纳吉稍早前在半岛电视台访问中表示,一场“完美风暴”在第十四届大选击沉了国阵。他是否意识到如果这场“完美风暴”是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它只能是他自己造成的?假如纳吉是光明磊落、诚实、行事透明、具有诚信和民主精神的,而不运用首相署的权力来迫使内阁、国会、司法机构、国家机关以及国家媒体屈服,在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上与他共谋,那么这场所谓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完美风暴”就不会临到?

纳吉在他的半岛电视台访问中表示,调查单位不应该止于刘特佐,而是继续调查其他牵涉在盗窃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的人士。他这样说道:“好的….就让他们进行他们的工作,但别止于刘特佐。去逮捕其他也有涉案的,因为还有其他国际逃犯也可能牵涉在其中。他们也必须被调查。”“我们要知道钱的流向。还有谁在这整起一马公司议题上得利。我也想知道。”

纳吉必须马上回答这些疑问:他是否终于愿意承认巨型的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的存在,它导致马来西亚蒙受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如果是的话,对于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来说都是新的开端。纳吉不能在这个议题上继续沉默下去,假如国家真的要挥别这个议题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