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公司是纳吉死穴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前首相纳吉表示,他看不到公开谈论一马公司丑闻会带来任何益处,还有他被劝说他对财政部部长林冠英有关一马公司的问题的回应是不恰当的。

纳吉长久以来第一次对:要他和冠英或任何人公开谈论一马公司丑闻不但完全不会为他带来益处,而且还会对他造成巨大伤害,这宗丑闻无疑是近年来最庞大的诈欺案。纳吉的生存本能似乎已经被激发出来,他一直以来都活在他自己以及他高薪聘请的顾问所创造出来的泡沫世界里,完全和现实脱节。纳吉并非没有意识到一马公司是他的死穴,只是他人生中最重大的失败就是去相信他高薪聘请的顾问的童话故事,那就是国家是可能在一马公司丑闻上被蒙蔽的,他可以证明安徒生是错的,并逍遥法外,成为现代的没有穿衣的皇帝!

尽管现在回顾过来,他要在现今这个讯息光速般传播的资讯时代这样子做是愚蠢之极的,还有他在互联网时代企图将马来西亚隔绝于来自世界的资讯的做法就如卡努特国王命令涨潮停止般愚蠢,但我们也要严肃的去想,纳吉巨大的禁声和盗贼统治的阴谋差点就得逞,甚至于他在投票日前夕还坚信他不但会大胜,而且还会为巫统/国阵重夺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纳吉对于他谈论一马公司不会为他带来助益的后知后觉,与他大选期间所表现的自大形成强烈对比,阿鲁甘达在第十四届大选竞选期间受命进行一马公司巡回解说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投票日前的一个星期,在2018年5月2日曾经在我的媒体文告里这样说:“《新海峡时报》今天刊登了非比寻常的头版标题:“阿鲁甘达告诉民主行动党领袖,尽管问我”,报导一马公司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向民主行动党领袖发出邀请,出席假槟州举行的一马公司课题讲解会。让我来告诉阿鲁吧,他至少两年前就应该这样子做。除此之外,没有人会对阿鲁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童话故事感兴趣,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反而应该站出来为“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例”一马公司丑闻做出交代,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和羞辱!

阿鲁在过去16天,突然几乎每天都召开记者会,他的举动据称是为了要解说繁复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不同面向。我对于阿鲁突然间变成一名几乎天天都在一马公司丑闻上博宣传的人感到意外,但如今显而易见的是,这只是纳吉的第十四届大选的策略,以障眼法蒙骗人民,化解希望联盟对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任何攻势,并淡化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口中的“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复杂、多面向的一马公司丑闻。为何无论在法律上、政治上和个人上都要为一马公司丑闻负上全责的纳吉不在过去三年里告诉马来西亚人和全世界:尽管问我有关一马公司的问题?

反之,就连国会都不被允准调查一马公司丑闻的真相,而国会议员则不许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发问或辩论。我自己就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两次,两次都长达六个月,这基本上都和一马公司丑闻有关。我更在第十三届国会的最后一次会议中,被议长和副议长视为“幽灵”,因为他们都宣称看不到我,尽管我坐在国会前排,也在国会会议的最后六天每天都勤奋出席会议。然后,一马公司突然间要解释这宗“盗贼统治的最恶劣案例”,尽管他们在过去三年尽力将丑闻掩盖起来。就连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都不被容许调查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纳吉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公开说出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里任何有为纳吉脱罪的章节!

但如今愿意和盘托出繁复的一马公司丑闻内情的人却不是纳吉,而是一马公司高薪聘请的枪手,即一马公司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在阿鲁获得他应得的关注之前,先请他宣布他担任一马公司总执行长以来所获得的酬劳有多少,除了他的月薪和津贴,还有他身为一马公司总执行长所获得的所有福利和特权。阿鲁是否愿意宣布他身为一马公司总执行长,在扮演繁复的一马公司盗贼统治案件的公共辩护者的角色上所获得的所有酬劳?怪异的是,拜阿鲁所赐,繁复的“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一马公司丑闻重新成为第十四届大选的首要课题之一。

我挑战国阵约730名的国会和州议席候选人在2018年5月9日星期三投票日之前表明,他们要求针对横跨全球,并导致马来西亚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进行全面调查。对于这大约730名国阵的国会和州选区候选人来说,这将会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因为这会显示出他/她们是否都是有原则的人,准备把自己身为中选议员的利益放置于拯救马来西亚,不让她沦为一个贼狼当道国家和流氓民主国家的更大的利益之下。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在这730名国阵国会和州选区候选人当中,无论是来自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党,还是砂拉越和沙巴的任何一个国阵成员党,是否有人会愿意反对纳吉,只因为巫统/国阵领导层必须要为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沦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负上全责。

纳吉相信他可以籍着容让阿鲁举办一马公司巡回解说会混淆和审查有关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口中的“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一马公司丑闻的详细检验和辩论的资讯,就能在第十四届大选免去为一马公司丑闻负上责任。倘若纳吉成功在第十四届大选将一马公司丑闻的议题掩盖起来,那么它不只会是“世纪之窃”,也将会是马来西亚历史上最庞大的选举欺诈。”马来西亚人民务必要感到庆幸,还有多亏他们的爱国精神和他们对国家的热爱,我们才能将马来西亚从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前景中拯救过来。

但纳吉还是应该解释,假如他真的毫无隐瞒,还有如果一马公司丑闻不是“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话,那么为何他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全盘托出”的立场,会在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变成“全面压制”,当他本该在这最后阶段在一马公司丑闻上证明自己的清白,以挽救他仅存的公共形象、名望和威信?除此之外,国阵在第十四届大选的大约730名的国州议席候选人中有哪位会首先和纳吉划清界线,要求前首相证明自己在一马公司丑闻上是清白的?

公寓搜获上亿现金 巫统认领须承担后果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来决定它是否要提出正式申请,以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尤其是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并承担提出认领的后果

3天过去了,由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代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领导的巫统最高领导层,尚未确认也未否认巫统正式提出申请,以认领警方在柏威年公寓扣押的72袋财产,即35袋装有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35袋珠宝和手表以及284盒名牌手袋。3天前,有一份声称是巫统策略宣传单位发出的神秘声明,要求警方归还被扣押的金钱,因为那是巫统的资金。它说巫统急需这笔资金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自我重建,而巫统正寻求取回这些资金,要求警方在调查结束后,释出并归还这笔资金给巫统。

它说这笔资金原本要在拿督斯里纳吉辞职后,转给巫统目前的代理领导层,被警方扣押是不幸的。这是人们第一次听见巫统的策略宣传单位。它是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合法地或根据巫统党章成立的吗?如果是的话,它是何时成立的,谁又是这个巫统策略宣传单位的成员?目前,马来西亚人民只听过由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领导的国阵策略宣传局,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民兴党的候选人阿兹士占曼打败,只获得总票数中的25%。巫统策略宣传单位是幽灵组织,还是在纳吉于2018年5月12日被逼辞去巫统主席之前,仓促成立的?

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来决定,巫统策略宣传单位是否获得授权代表巫统发言,以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还是它只是类似国阵玻璃市州主席沙希淡卡欣的另一个违法纪律个案。阿兹兰曼在玻璃市拉惹见证下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后,沙希淡擅自开除他的巫统党籍。是时候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了。他们应该决定要不要正式要求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尤其是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并承担提出认领的后果。巫统正式要求认领的后果是什么?

其中一些后果是巫统领导人需要回答许多问题,如下面一位公众提出的问题:“如果资金是巫统的,为什么它们在手提箱里?为什么它们存放在或运输到不属于巫统官方人员或财政的公寓单位?“为什么它们没有像其他组织的正常做法那样被放入银行账户?这些现金的来源是什么?“如果这些是巫统的资金,存放在袋中的1.14亿令吉的目的是什么?哪些选举费用预计无法通过支票和银行转账支付,而得用现金支付?“为什么现金没有保存在党财政管控的保险箱里呢?为什么巫统现在才声称拥有这笔资金?在扣押时,为什么他们不出面要求认领,并且完整公布这一数额?

“为什么现金要以不同货币来保存?不同货币的现金有什么用途?“然而,巫统认领这笔资金的最重要后果,就是巫统无法摆脱盗贼统治和金钱政治的先天遗传。巫统领导层即使没有了纳吉,也无法为摆脱马来西亚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骂名做出任何贡献,因此对于2018年5月9日诞生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愿景,它已经变得无关。

拟定廉政蓝图 打造诚信国家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3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新马来西亚需要一个国家廉政蓝图,以便在10年内将马来西亚从一个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为以诚信位居前列的国家。新马来西亚的这个国家廉政蓝图应该在国会辩论并采纳。

我们应该可以期望在2018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看到新马来西亚国家廉政蓝图的效果,以及在2019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勇往直前,取得稳健和扎实的进步,否则大马反贪会主席和各反贪污监督机构的成员,就必须对国会和国家承担个人责任。根据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的排名跌至23年来最低的位置,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62。自1995年至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长达23年的历史显示了,过去20年来,马来西亚在诚信和问责及善政原则方面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与一些国家相比,如中国和印尼,这些国家则是稳健迈进,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1995年的第1次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共有41个国家,马来西亚当时的排名位居中间的第23,得分高于中点,即在0分(高度贪污)至10分(非常廉洁)的指标中得5.28分。中国和印尼排在最后,中国以10分中得分2.16排名第40 ,印尼则以1.94分在41个国家中位居榜末。如果马来西亚在过去22年,每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评分都有0.1分的些许进步,马来西亚现在的得分将是7.58分,或根据已经从10分调整到100分的指标来计算,则大约是75.8分。这将使马来西亚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6位。

不幸的是,马来西亚的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得分都恶化了,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62,而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得分在0分(非常腐败)至100分(非常清廉)的修订后标准下,进一步降至中数以下的47分。与此相反,过去23年里,中国和印尼双双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中取得显著的进步——中国的得分从10分中的2.16分(原有的指标)提升至100分中的41分(修改后的指标),排名也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0,提升至2017年的180个国家中排行第77。与此同时,印尼的得分从10分中的1.94分(原有的指标)提升至100分中的37分(修改后的指标),排名也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1,提升至2017年的180个国家中排行第96。

如果中国继续以过去23年每年平均0.84分(旧指标)的速率改善它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得分,而马来西亚没有进一步滑落(在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之下将是艰难的任务),8年内中国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双双超越马来西亚(41 + 6.7 = 47.7)。过去23年,印尼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得分,改善程度不如中国,每年平均改善0.76分(旧指标)。如果马来西亚没有进一步滑落,14年内印尼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双双超越马来西亚,到那时候它会获得37 + 10.6 = 47.6的得分。

我不要看到中国和印尼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的上升趋势减缓下来,然而马来西亚必须有长足的改进,以便我们不但可以杜绝“盗贼窃国”的标签,也在年度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名列前茅,成为以诚信位居前列的国家。要做到这点,我们不只是要对一马公司丑闻这个“最恶劣的盗贼窃国案”,以及其他涉及玛拉、联土局、朝圣基金局的重大贪污丑闻追根究底,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推动结构和体制改革,还有整个社会的思维革新,以便我们对贪污绝不姑息。

阿班迪创下不光彩历史 不辞职总检长职位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30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我在两天前说过,阿班迪阿里务必要准备面对被开除的命运,假如他仍旧拖延不在体面的情况下辞去总检察长职位。

阿班迪阿里是否要创下另一段不光彩的历史,让马来西亚在这个国家史上最关键的节骨眼上超过一个月没有总检察长?今天距离5月9日这个分水岭的一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礼拜,马来西亚人民在那天让全世界惊讶,展现出他们有能力推动国家自我纠正和自我更新,促成了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为此让马来西亚稳定的朝着一个正常民主国家的方向发展。它不但是对首相和巫统/国阵政府的不信任票,更是对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的不信任票,因着他在第十四届大选其中一个重大课题上的核心及非比寻常的角色的缘故,那就是导致马来西亚在世界上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污点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

我完全同意诚信党的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帕所说的,总检察长被赋予的不启动刑事审讯的权力并不能为后者提供保护,倘若他被查出为了保护罪犯,而滥用这个斟酌权。哈尼帕其实也只是在说出再也清楚不过的道理而已,那就是尽管决定刑事检控的斟酌权是宪法赋予总检察长的,但却没有所谓“绝对斟酌权”这回事,尤其是这个权力被滥用的时候。然而,阿班迪阿里在滥用总检察长的斟酌权上是否负上刑事责任的问题,绝对不能够和他在政府透过大选撤换后辞去总检察长扯上关系,尤其是选民已经明确的对他投下不信任票,还有新政府完全对他不信任。

所以,任何企图利用任何宪法漏洞来制造宪政僵局的诠释或行动,将形同挟持新政府和全国选民,并无视于选民的抉择,这将使议会民主制下的行宪政府的概念沦为空谈。

Malaysia Malindo Air To Donate RM1 From Each Ticket To Tabung Harapan

(1-6-2018)

MALINDO Air has joined Malaysians excited about helping the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 to pare down the country’s RM1 trillion debt.CEO Chandran Rama Murthy said from now until August 31, the airline would contribute RM1 from every sale of domestic flight tickets to the Tabung Harapan Malaysia fund , set up by the government yesterday.“In the spirit of patriotism, Malindo Air will be contributing RM1 from each of its Malaysia-based ticket sales towards the Tabung Harapan Malaysia fund.

“The three-month long campaign will kick start from tomorrow until August 31, 2018 to support the new government’s initiative in creating a better future for us all,” he said in a Facebook post and Twitter today.The post comes after Finance Minister Lim Guan Eng announced that Malaysians have donated RM7 million to the fund in less than 24 hours since its creation.Lim said the donations were a way for people to show their “passion” for the country when asked earlier whether it would give the wrong impression about the country’s financial situation.The fund was started after some social media users said they wanted to raise funds to help the government repay the RM1 trillion debt.

The idea of Tabung Harapan has come under criticism but Finance Ministry special officer and Bangi MP Ong Kian Ming said it was started to prevent fraud as the donations would be channelled to a specific account under the mini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