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稻米进口垄断 6部长委员会下月开会

(27-6-2018)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指出,一个由6个部长组成的委员会將在下个月开会,探討不再让国家稻米公司(Bernas) 垄断白米进口。他说,有关会议预计將在7月17日召开,由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主持,而该委员会將探討及为白米进口行业制定一个新模式。

沙拉胡丁今日在出席每週內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表示,该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包括財政部、农业部、卫生部、贸工部和交通部。「我们会制定在期限內制定有关新模式,並提呈內阁討论。」「当国家稻米公司的垄断被打破后,这个新模式將取代今天国家稻米公司的角色。」他说,这个跨部门的委员会是以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为首,在与各部长和高级官员开会討论后,该委员会將做出决定。

沙拉胡丁之前宣佈,將终结国家稻米公司对入口白米的垄断。据《马新社》报导,沙拉胡丁指农业部將草擬一份打破垄断的工作报告,列出如何打破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的各种方式向內阁提呈,以採取进一步行动。他表示,为了保护本地稻农的利益,他们已鑑定了其他国家所使用的模式,譬如印尼就成功打破了白米的垄断。


流传內阁名单 宣誓前或有变数

(27-6-2018)

社交媒体流传一份据信可信度非常高的內阁部长人选名单,不过有消息指出,內阁人选在宣誓前都可能有所更改,一切要以首相敦马哈迪的最终决定为准。有消息称,虽然有一些人接获敦马哈迪的来电,不过在还没正式宣誓都存有变数。

他称,自己也接获来电,但也不敢充满信心说最终会在名单內,並称自己对敦马哈迪表示,对于被委的任何职位,自己都会接受。针对內阁名单迟迟未出炉所引起的关注,这名人士表示,敦马哈迪需要深思熟虑,谨慎做出决定。他说,由于敦马哈迪並非一开始就与希盟在一起,他不熟悉所有希盟的人,因此需要更多时间来了解各个人选的背景。

他表示,在各盟党所获得正副部长职位上,都需要包容和各退一步,不一定是以政党所获得议席作为依据。「希盟与国阵不同,不能用国阵的框架来看待如今的內阁职位分配,希盟更看重的是候选人资歷、能力,是否能在部门表现才是最重要的。」他认为,不管来自什么政党,相信被选为出任正副部长的人选,都会尽力为人民服务,可以胜任各自职位。

昨天广为流传一份显示28名部长和24名副部长人选的名单,公正党获委任最多部长职,多达7个,而民主行动党和土著土团党分別有6人入阁,诚信党获5个部长职位,沙巴復兴党获3个部长职位。不过根据名单有3个重要部门缺少副部长,分別为国防部、经济事务部长和外交部长,而且在首相署(国家团结及社会)职位上,只有副部长名字,没有正部长名字。

议长人选难產 吉或重新州选举

(27-6-2018)

(亚罗士打27日讯)吉打州议会议长人选风波未平,儘管希盟吉州政府指有信心可在短期內解决议长人选问题,但另一边厢却放话指若情势所逼,吉打州或须重新进行州选举!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兹坦言,议长人选的事情確实尚处于谈判中。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希盟和伊党)的反应依然乐观,因此他希望7月4日能顺利进行议长宣誓仪式。

他说,早前伊党和巫统声称这件事情依然还未解决,伊党也推荐一名非州议员为议长人选,而希盟州政府也拒绝这名人选。他今日召开州行政议会后,召开记者会时,不否认吉打州存在须重选的可能性。不过,他认为各方都尽量避免州选举的发生,因为州选举只会造成另一个额外开销,会是一个负担,吉州人民普遍上也不希望再次举行州选举。

「无论如何,如果情况所逼,我们会坦然面对再次进行州选举。而希盟也对本身有信心,选举结果依然会偏向我们。」吉打州议长人选纷扰多时,希盟和伊党都各自有意属人选,即希盟是推举公正党吉打港口前国会议员阿末卡欣担任议长,而伊党却推举州主席阿末法鲁丁为议长,形成议长「难產」的情况出现。倘若双方在议长人选的课题上无法达成共识,吉打州就无法避免迎来州选举。

另外,传闻州行政议员拿督阿米鲁丁將担任財政部副部长一职,慕克里兹声称还未获得相关消息,不过,他承认州行政议员是不能兼任中央政府的职位。「一切还是等待当天的宣誓仪式再决定,我无法对此置评。」

纳吉强调收礼没违法 「珠宝估价是主观的」

(27-6-2018)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认为,其家中搜出的財品价格,尤其是珠宝的估价是主观和不现实的,并强调接受他人的礼物並非违法行为。警方公佈在其住家等处所搜获財物达逾11亿令吉,纳吉今日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回应说:「这(价格)取决于宝石的来源,也取决于当初购买或赠送时的状况,会出现不同的估价。」

「因此我们不用太过于惊讶,让我们看看这些物件,我们希望有机会可以检验这些物件,然后我们就会对这些物件的来源有一个结论,以及对于警方所搜获的东西有一个解释。」他说,跟其他身为丈夫的人一样,他並不知道其妻子,即拿汀斯里罗斯玛拥有的珠宝收藏品和其他物件。他也直言,连罗斯玛自己也对警方搜获的財物数量感到惊讶。「她不相信会有这个数额,珠宝商会有某些物品的转运记录,因此我们必须確认这些商品,并將它们送回去。」

他重申,这些珠宝並非全部属于罗斯玛,因为一些珠宝是其女儿诺雅娜、女婿和亲家母所有。他指出,一些珠宝商已致函要求索回这些珠宝,因此这些珠宝和財物必须先被逐一確认。「像珠宝首饰,我们需要了解其购买的日期,要知道,20年前购买和获赠的珠宝价格远低于现在,因为现在宝石的价格飆升,因此这(价格)视乎如何进行评估。」

此外,纳吉也表示,警方在上个月展开搜查后,至今都没有提供完整的扣押品清单,他只收到一份不完整的清单,內容包括模糊的扣押品介绍,甚至没有该物品的照片。「但我所知道的是,作为政府的最高领导,我们曾被外国领袖或是朋友赠送过非常多的礼物,在我的认知里,接受礼物並非违法的事,这些礼物是数十年累计下来的。」「举例来说,(首相)敦马哈迪此前承认他曾从朋友和外国领袖处获赠40匹马,

他也曾公开使用其朋友的专机,所以接受礼物不是犯法的事。」他说,前美国总统夫人米歇尔也曾接受已故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赠予、价值数百万令吉的礼物。「对一些国家的王室来说,赠送昂贵物品是他们的文化,此前这些王族赠送我的物品,我从未用过。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会使用昂贵物品,因此我都收著(礼物),也不穿戴任何有宝石的手錶。」纳吉出任首相期间,与多个中东国家王室关係很好,包括沙地阿拉伯的前任和现任国王。

倪可敏未入阁 霹基层反弹

(27-6-2018)

隨著首相敦马哈迪证实已提呈完整內阁名单给国家元首后,网络即流传內阁正副部长名单,惟当中缺了热门人选之一的行动党候任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引起霹州基层及华社的不满,并指责该党领袖食言,同时希望倪氏不是党派系下的牺牲品。太平社会工作者彭永生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说,倪可敏至今未入阁当部长,已在霹州引起千层浪,林冠英身为党领导,有如党內的「君主」,所谓君无戏言, 如果林氏食言,日后將难以取信于民。

他也赠林冠英一句话,所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希望后者三思,毕竟委任倪可敏为部长不只关乎党问题,同时关係到华社的心声,毕竟华社对倪可敏充满期待,他吁请林氏勿言而无信。他不排除行动党內存有派系问题,但他希望该党不是第2个马华,出现A及B队的派系,因为安抚別的派系而牺牲倪可敏,否则行动党就会分裂。另外,拉律马登红新月会副主席黄昌良表示,倪可敏是多届国州议员,在希盟改朝换代的议程上贡献更多,希盟政府不应排除倪氏于內阁外,若属实,当中令人联想他是因政治因素遭排除在外。

此外,倪可敏当官无望,霹州逾半数基层对此怨声四起,儘管如此,未见基层直接向领导层作出爭取,同时也不见党元老为倪氏呛声。据该党一名基层透露,虽然他们心存不满,但不见他们向党领导层发起抗议行动,另外却有其余党员包括元老,都没有表態,对倪可敏是否入阁都抱持中立的態度。接近霹州领导层的他说,提名部长人选是党领导层权力,领导层確实已提名倪氏,但最终决定权在首相手上,基层不应向领导层施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