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缴GST茶室应良心收费

(16-6-2018)

虽然「零消费税」措施已实施了两个星期,然而传统咖啡店的饮料价格却仍然维持原价,令人质疑商家是不是多赚了或违法。柔佛贸消局局长凯鲁表示,若有关商家是缴付消费税的註册商家,消费者有权举报,让执法单位针对遭投诉的单位进行取缔。

不过,他表示,若是未缴付消费税的传统咖啡店,当局则会劝告商家需凭良心合理收费。凯鲁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许多咖啡店都无需缴付消费税,尤其是没有提供收据的老咖啡店。「消费者有权利询问业者是否有缴付消费税,若发现餐饮业者有缴付消费税却无下调餐饮价格,可以向贸消局做出投诉。」他说,若是小地方的美食档口或乡村地区的咖啡店,一般都无需缴付消费税,不过城市里的嘛嘛店都被徵收消费税,因此消费者需当一个精明的消费者,前后对照商家的价格。

「若是大城市里的咖啡店售卖的咖啡价格未下调,若有消费者做出投诉,我们就会去查证;若是乡村或郊外地区售卖一杯1令吉80仙的咖啡,虽然没有消费税压力,但生意量不大,若降价或许商家收入就会变少了。」他说,若消费者觉得这家价钱比较贵,可以转去另一家较便宜的咖啡店消费。他表示,即使没有消费收据,消费者也可以提供商家讯息供有关当局查询,若发现商家违法或不合理收费,当局可以给予警告。凯鲁表示,至本月14日,当局已经发出50个警告给仍徵收消费税的商家,並指示商家需在3天內纠正,否则当局將採取行动。

他说,目前接获最多消费者投诉的商家主要集中在雪隆一带。若发现商家继续徵收6%消费税,將会立即开出罚单,最高罚款额为2万令吉。另外,他也促请消费者若发现或怀疑商家违法,可向贸消部提出投诉,再由执法官员前往检查和监督。消费者可以通过电子邮箱e-aduan@kpdnkk.gov.my、通过「Ez ADU」手机应用程式或亲临各地的贸消部办公室作出投诉。

扎希提醒勿重演巫统党爭

(16-6-2018)

竞选巫统党主席,面对党元老东姑拉沙里对垒的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敦促巫统党员们民主选举,不应重演1987年巫统党爭时,巫统一分为二的局面。阿末扎希今日发表文告指出,东姑拉沙里宣佈竞选党主席职证明了巫统的所有党职都是开放竞选了,而这也代表著巫统更加的民主。

他提醒党员们,不应重蹈覆辙,重演1987年巫统党选时的悲剧,即出现了两名党主席候选人使到巫统分裂,进而导致巫统被迫解散组成新巫统。他说,儘管在第14届大选中巫统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巫统应该再继续展现团队合作的精神。他强调,对于谁会获得最终胜利、当上党主席,他抱持著开阔的胸怀去接受。巫统即將在6月30日迎来暌违已久的党中央选举,目前已確定有两人竞选主席一职,即阿末扎希和东姑拉沙里。党选提名將于本月17日截止。随着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宣布参选党主席,

另一名党主席候选人阿末扎希说,这证明巫统更为民主开放,惟提醒切勿重蹈覆辙,重演1987年党争的错误。阿末扎希也是巫统代主席。他今日发文告说:“东姑拉沙里的宣布,证明巫统所有党职公开竞选,也显示巫统更为民主。”“巫统不该分成两派,就如1987年党选,尽管我们更为开放。”1987年巫统党选,东姑拉沙里在AB派党争中,遭时任主席马哈迪挫败而出走,随后创立四六精神党,惟最终无功而返。四六精神党于1996年解散,而东姑拉沙里也黯然重返巫统。阿末扎希表示,巫统败走第14届大选后,亟需重整。

“维护巫统比党职更为重要,而党职是一项责任,不是一个政治酬劳。因为巫统已失权。”他补充,接下来的党选竞选期不应该出现人格谋杀,反而拥有党同志友好精神。“我开放接受任何胜利者,以便组成强大巫统领导层。”“我们要运用这项党选,为巫统准备外头战争,而不是相互仇恨。”不过,巫统元老俱乐部秘书慕斯达法(Mustapha Yaakub)认为,阿末扎希没法恢复党员信心,因此促请阿末扎希退出党魁之争,让路予东姑拉沙里。反之,慕斯达法倡议,阿末扎希应当竞逐署理主席一职。

“国阵败选后,党员对党失去信心,巫统面临危机……如今,我们认为阿末扎希无法恢复巫统党员的信心。”慕斯达法今早出席东姑拉沙里宣布参选党主席的记者会,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上述看法。慕斯达法建议,阿末扎希仿效巫统首任署理主席阿都拉萨,当年巫统首任主席翁惹化出走,阿都拉萨反而要求东姑阿都拉曼就任党主席。“阿都拉萨做什么?尽管他是时任署理主席,但他要求东姑阿都拉曼竞逐党主席。阿都拉萨请来外来巫医。现在我们面对严重信心危机,最好的外来医生是东姑拉沙里。

”经过数次强烈暗示问鼎龙头后,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今天召开记者会,宣布竞逐巫统党主席一职,正面迎战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为了维护巫统利益,以团结各族,我这样决定。巫统是经验丰富的政党,我有信心领导巫统,以便延续这项传统。”对于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宣布挑战竞选巫统党主席,身为代主席的阿末扎希表示欢迎对方的决定,不过,他也提醒,巫统不能因此而重蹈1987年两派分裂的局面。面对姑里来势汹汹的挑战,同样竞选党主席一职的阿末扎希,抱着开放的心态看待。

“姑里的宣布,证实巫统党内所有职位,的确都公开让党员及领袖们参选。这告诉各界,现在的巫统,已变得民主、开放多了。” 不过他也表示:“虽然我们在执行上变得开明了,但巫统不能重蹈覆辙出现党争,陷入犹如1987年分裂为两派的局面。” 扎希是在姑里宣布竞选的数小时后,发表上述声明,强调党选竞争,应该在注重“友情及同胞情”的情谊下展开,不应该涉及人格谋杀的成分。这位前副首相也坦言,他已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党选结果出炉。“我将以开放心态,接纳任何赢得巫统主席职的人士,

以同心协力重建更强大的巫统。”“我们应该善用这次党选,作为我们面对外头(政坛)硬仗的准备,而不是制造兄弟阋墙的困局。”国阵在第14届全国大选溃不成军,作为国阵兼巫统主席的前首相纳吉,已在选后辞去这两个职位,并由副手扎希暂代。姑里是于今日宣布,他将在巫统当选中,问鼎党主席一职,以便为巫统带来改变,使党在经历本届全国大选的失利后,能够更符合时宜。回溯1987年的巫统党争,当时姑里挑战捍卫党主席职的马哈迪,结果这场龙虎斗的结果,不但导致巫统分裂,巫统也一度因注册资格成疑,

差点被吊销社团注册。最终在党争中败下阵来的姑里,随后离开巫统另起炉灶,带领支持者自组“46精神党”继续抗争,更助伊斯兰党于1990年全国大选夺下吉兰丹州政权,自此巫统迄今都无法夺回丹州。

种族主义会消失吗?

(16-6-2018)

希盟政府上台,我国相隔44年后,再次迎来有华裔出任財政部长一职,新任財政林冠英在受委当天,被媒体標籤为华裔財政部长时强调,他以马来西亚人自居,而不是华人財政部长。林冠英这番「我是马来西亚人」言论,得到大马许多各族人民的认同与共鸣。

事实上,我国在独立了61年来首次引来改朝换代,人民希望新任政府能带来新气象,不再出现玩弄种族之间情绪,展现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和宗教,真正和谐与和平相处。然而在財政部长人选、总检察长人选的事件中,依然看到人民在这些课题,依然围绕著种族和宗教的爭议中,马来西亚要做到真的政府与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和文化,似乎还有一段路。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教授兼副院长郑文泉博士认为,马来西亚要做到真正各种族和谐相处,必须要修改我国体制中,对其他种族的诸多限制。

郑文泉:观念正確了,自然就不会觉得彼此有距离他认为,即使已经换了新政府,在某个程度上,希盟与国阵是一样的,因为我国的体制制度没有修改,没有做到任人唯才,而是以种族和宗教去定义谁能当官。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我国的体制不能特別优待某个族群,要做到真正民主,必须开放机会给全部人,大家都公平去竞爭官位,有能者居之。「就好像古时候的科举一样,不设置门槛,不限穷人富人,只要你有能力就去考取做官。」他点出,我国拥有马来统治者的州属,其州务大臣必须须由穆斯林当任,

因此即使行动党在某州属获得最多议席,州务大臣位子也必须拱手让人。「再来是首相人选,虽然宪法没有限制要什么人做,可是看希盟的首相人选来说,下一届人选也是穆斯林。」他直言,这样的体制与观念,使得其他种族的下一代缺乏了发愤图强的意志。他大胆表示,倘若当初希盟的竞选宣言中纳入首相职位由最多票数的政党人选上阵,实施轮任制,说不定在大选中的得票会更高。「坦白说这样对凝聚人民的凝聚力更好,大家可以爭取更高的机会,不会再有门槛,每个人为取得更高成就的慾望被激发出来,届时我国的人才会更多。」

「国家体制不能特別优待任何人或族群,否则永远都是富人有机会,穷人永远没本事。」他认为,这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去实施这样的体制改革,这不是容易的事,但首相敦马哈迪应该能做到,让我国首相人选实行轮任制,各种族轮流担任。
「当年马哈迪首次当任首相时,就在沙巴实行过首长轮任制,让华裔、穆斯林土著及非穆斯林土著领袖轮任首长职2年。」「不能用那些种族的藉口去合理化不公平的体制。以前能做到,现在为什么不做呢?」改朝换代后,人民希望新任政府能带来新气象,展现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和宗教,达致真正和谐与和平相处。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副教授兼副院长郑文泉博士直言,我国人民不应该將马来西亚看成是多元种族和文化的国家。「把马来西亚看成是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这样其实已经把它种族化。」郑文泉接受《东方日报》访问认为,应该用「五伦」去看待各族彼此关係,在中华文化传统里,人们都是从「五伦」来看社会,然而现今社会却不流行这套观念。他解释,「五伦」是指五种不同的伦理关係,即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等人与人关係间,合宜的相处关係。在「五伦」一词中,「伦」即是指人与人的关係。

他说,当人们用种族去看待彼此,就会自动分化了彼此,导致不会主动去交流与沟通。他直言,人与人交往过程中,对方能否取信与你,跟他是什么种族是没有任何关係,因此大前提不能用种族、宗教去看待彼此关係,观念正確了,自然就不会觉得彼此有距离。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中和博士认为,我国人民有必要提高人权意识,学会尊重他人。他直言,我国极度缺乏人权教育与尊重多元文化价值的教育。「大马缺乏的就是人权教育。对人权的尊重和价值,必须从小到大就灌输给孩子。」

陈中和:新政府必须要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各种族。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中和博士认为,新政府若能做到4个因素,我国自然会脱离种族主义的思考。这个4个因素包括施政公平合理、扑灭贪污腐败、振兴国家经济和任人唯才。陈中和接受《东方日报》说,新政府必须要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各种族,修改过去的不公平政策和制度,如公平执法。「任何事情上不能因为涉案者是某个种族就选择性对付或宽容。」他指出,应该减少优待特定种族的政策。「马来人在的歷史地位必须得到尊重,

人民不反对马来人特权,是反对滥用对马来人的特权去剥脱他人的权益。」「政府小心维护马来人特权之余,要善于公平对待各种族。」此外,他认为,我国61年来累积的烂摊子已经让人民无法接受,而最大问题就是国內严重的贪污腐败。「贪腐不能一下就解决,张扬的贪腐案件要先解决。如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明显有贪污腐败嫌弃的公司要优先解决。」他也说,政府应该任人唯才,杜绝任人唯亲的裙带风潮。「希盟財政部长和爭议性的总检察长人选,展现的决心就是任人唯才。

这个决心也应该延伸到每个官联企业领域,选择有才干者。」陈中和指出,大马种族问题只是藉口,被用来包装贪污腐败和包装不公平不合理政策的掩护。「坦白说,人么关心的是民生、经济、治安问题,这些都与种族没有关係。只要政府能做到上述4点,其实种族问题就解决了90%。」

津贴总有取消的一天

(16-6-2018)

大马作为主要原油生產国之一,虽然比不上沙地阿拉伯、俄罗斯等国,但每天原油產量约66.24万桶,以每桶70美元(约280令吉)计算,每年能创造约170亿美元(680亿令吉)收入。每天原油出口量约25万桶,每年能创造63亿美元(252亿令吉)收入。

虽然石油和天然气佔我国国內生產总值比例呈现长期下滑趋势,但仍约占20%比例,养活了超过3500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大马原油生產从歷史高峰下滑,是现实存在的事实。故石油津贴不可长期持续,总有要废除的一天。依赖天然资源的国家之所以会出现一种荷兰病,在於这些都是初级產业,所需技术含量比较低,或者不需要自己拥有相关技术和能力,因为会有外资自动提供帮助你来开採。大马政府税收约三成依赖国家石油,因为黑金赚钱来得太容易,花起钱来更不会心疼。既然钱来得容易何必努力提升自己呢?荷兰病就是这样养成的。

原油產业佔我国收入贡献比例,这十年来已经萎缩了一半,长期津贴不现实,逐步减少是必须。但要如何避免重复前朝错误呢?没有人喜欢自己打油多给钱,故前朝的油价市场化惹来民怨,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但主要还是在非正確时间,社会不信任和无配套情况下才会惹来民怨。尤其取消津贴时经济並不好,对人民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不怨才怪!例如,如何计算油价的数学模式不透明,惹来质疑。人民虽然多不懂什么高深经济数学模型,但实际感受就是油价该降时没降,或者涨时两毛,降时五分,不满意感自然產生。

还有重要一点,就是每一次前朝政府说减少津贴剩下的钱,可以对人民其他方面提供这样那样的服务贡献,人民却完全无感。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些津贴省下的钱去了那里?鉴於前朝给人民印象就是腐败,故根本就不相信这些钱可以用得適得其所。对於刚执政的希盟政府为了贏取民心,恢復了Ron 95石油津贴,而更高品质的Ron 97石油仍採取价格浮动,政治上的考量也不能说不適当。唯必须面对一个现实,我国的石油生產量以后会越来越少,这津贴迟早还是要取消的。对於新政府来说,刚恢復的津贴又取消,

哪怕只是减少一点津贴,都会担心被人民骂死。所以需要有技巧在適当的情况下解套。若要维持津贴,政府就很难减少財政赤字,国债规模定会越来越高,故財政大改革是必须的。简单说,油价隨市场波动没问题,只要在经济环境好的情况下逐步减少,而且石油定价透明,政府开支適当不「买贵」,国家財政不再赤字,那就能稳定马幣抵销油价津贴取消的人民损失,这样人民就会比较能够接受石油津贴的取消。若政府自己其行不正花钱无度却要取消津贴说什么人民和政府共体时艰,门都没有。

财产该向谁申报?

(16-6-2018)

首相马哈迪宣布,所有内阁正副部长必须向他本人申报财产,报告将交由国家监管、廉正及反贪中心保管调查。乍看之下,希盟政府在改革行政及政治体制上又迈进了一步,然而若看回希望宣言,在有关申报财产的竞选宣言上,并不是这么说。

根据希望宣言第二章第14项竞选承诺,已明白写明所有国会上议院议员、下议院议员、及拥有首席资格( JusaC)的政府公务员,都必须申报财产,当然这其中埋有伏笔,其中并没有表明是否需要公开。副首相旺阿兹莎上月25日前往部门上班后在记者会上,表明正副部长及国会议员必须「公开」申报财产,相信已为希盟宣言有伏笔的承诺留下注脚。但是马哈迪日前指示,却又变成只向他人一呈报,并由廉政机构收取报告,显示希盟内部可能对部长及公职人员申报财产的方式未达成共识,又或者仍有技术问题要解决。

不管是未达共识,或是技术问题,希盟政府如今夹着强大民意实现政权轮替,在落实政治改革议程上,必须以民意为依归。放在部长及公职人员申报财产一事上,自然就是向人民公开。人民对出任公职者须公开申报财产的呼吁由来已久,自东马「水门案」到前首相纳吉,在遭到反贪污局调查时,从家中搜出大笔现金的情况来说,公职人员公开申报财产,以经受人民检视杜绝贪污,在希盟政治改革上,将展现其政治诚意。实际上,在我国参政人物申报财产,已非新鲜事。其中,社会主义党当属各政党中最有诚意者,

原任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医生及其党同志,已连续十年公开申报本身的财产。第十二届大选后,原为反对势力的霹州及雪州政府也落实行政议员申报财产,槟州政府则在2013年首次落实行政议员对外申报财产。本届大选中,柔佛州希盟也在竞选宣言中,表明一旦执政,将效法其他希盟州属,落实行政团队及公职高官必须公开申报财产,接下来且看柔希盟政府是否会确定落实这项竞选承诺。过去以来,金钱政治一直是困挠大马政治体制的幽灵,通过落实公开申报财产,人民就有管道检亲掌握权力的政治人物及高官,

有关私人财产的增加是否合法,并要求他们交代所获收入,是否涉及通过分配国家资源从中牟利。诚然,对于一些已经落实部长及高官必须申报财产的国家来说,这项措施未必对打击贪污造成重大进步,但那至少是一项改革的开始。希盟政府上台执政,须知民意的重量,枉顾民意的最终结果,前朝国阵就是最佳的前车之鉴。.my域名伺服器昨晚发生技术故障,直至今天下午3点,终于修复完成。.my域名注册服务公司MYNIC今天下午发表文告称,昨晚接获投报.my域名伺服器发生技术故障,

该公司技术团队随后与互联网地址分配机构(IANA)及威瑞信(Verisign)合作抢修,并在今天下午3时完成修复。“我们优先尽速恢复服务。而我们没发现任何顾客资料外泄。”“截至今午3点,MYNIC公司已恢复.my 域名服务,但一些网站将会耗时更久来恢复原状,因为域名服务器(DNS)需时更新缓存(cahce)。”该公司称,凭着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的协助,将密切关注.my域名伺服器的状况,若有必要将会发表进一步声明。随后《马新社》报道,MYNIC公司指出,肇事原因为MYNIC伺服器与互联网地址分配机构断线。

“我们初步调查发现,MYNIC伺服器故障,导致MYNIC与互联网地址分配机构短线。”此前,科技网站《Lowyat.net》报道,自昨日开始,.my域名伺服器开始断线,影响所有.my网站。报道补充,手机银行程式(apps)和数个网络支付平台也受到影响。域名服务器可比喻成电脑的“地址簿”,它能保存网络中所有主机的域名和对应IP地址,并具有将域名转换为IP地址的功能。《Lowyat.net》指,MYNIC Berhad过去曾面对域名服务器骑劫,以及中毒问题。“我们缺乏详情,无法确认究竟这是否只是无害的服务问题,抑或更严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