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登场前 特金单独会面

(11-6-2018)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周二早上9时,在新加坡圣淘沙岛的嘉佩乐酒店举行歷史性会面,白宫確认,特朗普和金正恩会先单独会面,但未知双方会单独会面多久。彭博社引述官员消息指,特朗普会先与金正恩单独会面一分钟,

除了翻译员,其他人士不会在场。另有要求匿名的美国官员週一透露,单独会面最多歷时两小时。《华盛顿邮报》白宫首席记者拉克亦引述美国高级官员称,特朗普跟金正恩上午先单对单会面、进行握手仪式及散步,之后才展开有双方高级官员在场的会谈。午餐会分开进行。参与会谈的美方官员预计有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等;朝鲜方面会有金正恩胞妹兼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外长李勇浩等。早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消息报导,「特金会」若谈判顺利或会延长。

不过,有美国官员表示,峰会或於週二黄昏结束,不太可能开多过一天。与此同时,隨团到新加坡的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领导「特金会」筹备工作的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將率领美国代表团,与朝鲜副外长崔善姬领导的朝方代表团,週一早上10时在丽思卡尔顿酒店举行工作小组会议。美国一名官员表示,这次会议似乎是美方希望在会前最后关头,收窄美朝对无核化定义的分歧,並爭取平壤就拆除核武作出实质承诺。金成之前曾和崔善姬在板门店举行多次工作会议,但针对这些问题的进展都不大。

分析多认为,为了让「特金会」最后能有一份共同文件,双方在会谈前一天仍在最后努力,领导人即將要见面了,但在非常有限的时间下,仍得缩小双边歧见,应是为声明的文字使用字斟句酌,这也是过去美国外交事务安排较少见的情况。专注报导美国政情的新闻网站Axios则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导,特朗普甚至考虑,只要在朝鲜愿承诺达到美国的某些要求,美国考虑与朝鲜发展两国关係正常化,甚至在平壤开设美国大使馆,不过一切仍有变数。「不確定性」是这次「特金会」鲜明的特色之一,

特朗普已预告他会跟著感觉走,注重第一眼的瞬间感受;然而,美国谈判小组在檯面下的最后斡旋,和朝鲜间最大的歧见仍是非核化问题。蓬佩奥週一推文重申「美国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要完全、可验证和不可逆转」,再向朝鲜施压。

金正恩赴特金会自带马桶 引外界猜想背后原因

(11-6-2018)

为了明(12日)的「特金会」,朝鲜领导人金正恩10日下午便飞抵新加坡。朝鲜此次共派出3架客机,其中伊留申-76(IL-76)型客机便传出载有金正恩的防弹宾士车及他的御用马桶。外界纷纷猜想「自带马桶」的背后原因;

据悉,原因相信是为了防止粪便外流,以免外界从中得知他的健康状况。曾任金氏家族贴身护卫的脱北者李尹镐向《华盛顿邮报》表示,朝鲜领导人之所以要隨身携带御用马桶,是为了避免让他们的粪便落入他人之手,而泄漏自身相关的重要机密,「领导人的粪便藏有他的健康讯息,所以他们绝不会留下」。而美国《福斯新闻》报道,根据猜测,金正恩应该患有痛风、高血压、性病和其他心理疾病。朝鲜领导人担心粪便外流,此事並非毫无根据。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在当时的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出访伦敦时,试图取得后者的粪便,想要探得其健康状况。英国当局也尝试傚法美国,但由於戈尔巴乔夫在旅馆所用的马桶粪管通到一个与其他马桶相连的化粪池內,因此英国无法分辨哪些是戈尔巴乔夫的粪便,以致任务失败。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毛泽东造访苏联期间,时任苏联领导人的斯大林曾成功取得毛泽东的粪便,並且成功分析他的健康状况。据传,斯大林在得到毛泽东的健康报告之后,便拒绝签署两人当时所谈的协议。

在无暴力与流血情况下改朝换代 马哈迪:大马非常幸运

(11-6-2018)

目前人在日本进行官访的马哈迪在东京出席一项论坛时表示,希盟完全没有预料到国阵领袖会在509大选后,那么轻易的承认败选。国阵在上个月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意外败选,而选举结果也显示大部分人民已拒绝国阵。

“(国阵)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当全国人民都选择拒绝他们时,国阵已经无力回天。当大选成绩宣布后,我们在没有暴力,甚至没有流一滴血的情况下完成了政权转移。”马哈迪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情况,因为很多国家在执政党败选后,都会发生大规模的抗议及街头示威活动。”马哈迪将在日本进行三天官访,他预料会于明日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以讨论他的向东学习政策及日本在大马的投资。他也预料会在日本国家媒体俱乐部与日本媒体举行对话会。 大马首相敦马哈迪指出,

大马並不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但目前更倾向於东亚经济核心论坛(EAEC)。「我们需要重新谈判跨太协的条件,让规模较小的国家能获得適当的考量,以便能与更强大及先进的国家竞爭。」「是的,我依然倾向於东亚经济核心论坛。在过去,我们因为美国的反对而无法达成协议,但美国现在已经走向了孤立的局面。」他週一在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上,如是说道。他表示,如今,东亚经济核心论坛的成员国除了东盟国家及东亚国家,还应该包括中亚和印度。东亚经济核心论坛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时,

於1997年提出的自由贸易区倡议,这项倡议下的成员国计有中国、日本及韩国等,以藉此將中日置於同一个合作框架內。报导指出,这个框架不仅为中日韩三国和东南亚国家发展提供了更广泛的合作机制,也为中日两国提供了一个建设性的合作机制。不过,当时,东亚经济核心论坛因遭到美国的反对而无法达成。他也称,同一区域的国家应分批与中国和平地谈判,让处在弱势或规模较小的国家拥有较大的发言权。「就连中国也不会拒绝一组人的声音。」此外,马哈迪较后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对话会上致辞时表示,

我国的目標是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进行贸易,不管对方的理念为何。他指出,我国无意加入任何的政治版块。「我们不想要加入全世界任何的政治版块。我们想要尽可能地保持中立。」他说,在国內方面,政府將確保自由贸易、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並废除恶法,擬定新的法令,保护媒体免受政治势力的影响。「我们期待与远东国家合作,同时,我们也会与西方合作。」大马首相敦马哈迪表示,他只有「几个茶匙」的印度血统,但他绝对是一个马来人。「我的父亲不是印度人。我的曾曾祖父才是印裔。

我的血液里有『几个茶匙』残留的(印裔)血统,除此之外,我就是个马来人。」他週一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展开对话会时,被一名记者询及他的父亲是印裔,因此他將如何促进与印度的贸易关係时,如是作出回应。他说,大马將与任何国家保持友好的关係,因为所有的国家都有很好的市场和发展空间。过去,前朝领袖曾多次调侃敦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就在去年7月声称,敦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而敦马哈迪则挑战阿末扎希出示证据,口说无凭。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在去年9月的国大党代表大会上,

以不点名方式讥讽敦马哈迪的祖父来自印度南部喀拉拉邦。「世界最老首相」敦马哈迪再分享本身的抗老秘诀,他称,年迈的人应时刻保持活跃,才不会变成「老懵懂」。他解释,人类有两种老化的方式,一种是隨著年龄老化,一种是生理上的老化。「在生理老化方面,有的人老化得很快,有的人老化得比较慢,我相信我是属於后者。我想我比大多数人老化得慢一点点。」他笑称,本身只是年迈,而不是「老懵懂」。「我的行为很正常,我不是老懵懂,我还听得懂,能够回答你们的问题。」

他表示,他的確想要在这把岁数好好休息,但人民需要他领导国家,因此他必须完成人民的委託。他奉劝人们不要在年迈的时候休息得太多,因为这样会使他们变得软弱、变迟钝,之后很快就会变成「老懵懂」。「所以,在退休之后保持活跃吧!」他说,任何东西若久置不用都会变坏,同样地,肌肉和脑袋也一样。「如果你整天都在躺著,你的肌肉就会渐渐无法支撑你的体重,到最后就不能站起来,也不能走路。」「像我们的脑袋,如果不思考、不阅读、不解决问题、不写字,脑袋就会退化,然后就会成为老懵懂。记得要无时无刻保持活跃!」

他是在与日本记者俱乐部进行对话会时,针对一名记者询及他是否因为经验老道而贏得本届大选,並称讚马哈迪是老龄化社会的代表人物时,如是作出回应。此外,马哈迪指出,希盟政府之所以贏得第14届大选,是因为人民对於前朝政府的压迫性做法及舞弊行为已经感到厌恶。他说,前朝政府只是把焦点放在对党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利益,所以人民才会转而支持在野党。「如果通过人民的情绪做判断,我们理应贏得90%的选票,但在(前朝)政府权力(的影响)下,我们並没有贏得那么多的票数。」首相敦马哈迪表示,「2020年宏愿」將延后5年达成。

他表示,大马无法落实2020先进国的宏愿,但在正確政策的引导下,原本的「2020年宏愿」將可以在2025年实现。「当我在2003年退位时,我相信我们可以达成『2020年宏愿』宏愿,但后来的首相改变了原有的政策与方法。」马哈迪今日在东京出席日经集团举办的第24届亚洲未来国际大会时强调,如果国人跟著正確的政策努力向前,那么原本的「2020年宏愿」將可以在2025年实现。他表示,即使再努力都好,大马2003年至2018年的政策是无法达成「2020年宏愿」的,但若採取「正確的政策」,或许能在2025年达成。

他也提及,已草擬「正確的政策」,希望很快能实施。马哈迪批评由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以「糟糕政策」拖延实现其2020年宏愿。马哈迪在1991年定下2020宏愿,希望大马在2020年能成为先进国。纳吉在位时提出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TN50)取代「2020年宏愿」,他曾表示TN50並非是为了拒绝2020年宏愿,而是在延续2020年宏愿。大马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我国將与中国维持友好关係,但绝不是像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样,通过向中国借贷的方式保持友好。他週一上午在与日本记者俱乐部进行对话会时指出,

前首相纳吉十分喜欢借贷大笔的款项,而只有中国愿意借出这么大笔的钱给我们;与此同时,中国也借了钱给许多其他的国家。他说,纳吉执政时期,也特別钟爱大型的计划和工程,在落实计划后,国家都需要偿还这些款项。「但他(纳吉)似乎不理会我们能不能还这笔钱,甚至不在乎我们有没有能力偿还(贷款)。」他调侃,这也许是纳吉与中国保持友好关係的方式。「但我们现在不会这么做。我们当然想要与中国保持友好,但绝对不会通过贷款或借贷的方式。」他说,在过去,有者曾因为中国的贫困而感到担忧;

但现在,中国已经十分富有,还是会有人对中国感到担忧。他称,不管是否富有、贫穷或强大,我国都將与中国保持友好的关係。他也强调,我国將与任何国家维持和睦的关係。

42火箭国会议员捐希望基金21万

(11-6-2018)

大马希望基金上週五突破5000万令吉大关后,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今日宣佈,42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將捐献逾21万令吉予大马希望基金。林吉祥表示,每名国会议员將捐款5000令吉,有者捐出更多款额,

以协助国家渡过债务破兆的难关。他希望马来西亚的媒体和公民社会能茁壮成长,深耕民主,同时也期待能够出现一个有效率和具建设性的在野党。不过,他语带嘲讽地表示,国阵巫统过去所种下的恶果,並非是一句含糊带过的道歉就能敷衍了事。林吉祥今日出席亚民牙科连锁集团医护人员移交100万令吉的大马希望基金支票活动后,发表有关谈话。在场者包括柔州妇女与旅游委员会主席廖彩彤、候任峇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及亚民牙医连锁集团医生扎吉雅。约30名医护人员自发性合捐,

以诊所的名义捐出共100万令吉给大马希望基金,帮助国家解决债务以及协助发展。亚民牙科连锁集团创办人亚民指出,该集团在新山区共有5间牙医诊所,共有5至6名医生,以及约30名医护人员,关注国家局势作出上述自发性捐款。杨美盈指出,大马希望基金体现了国家有人民才有希望,虽然国家面对各种问题仍是巨大挑战,但希盟现在有人民的希望,所以也有信心改变,从危机变成转机。廖彩彤指出,各社团及非政府组织邀请国阵代议士都希望获得拨款,如今她在参加社团晚宴时,大家都积极响应捐款给大马希望基金。

林吉祥指出,国家当下困境,正是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所致。「我要问巫统或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捐钱给大马希望基金。」继行动党金马仑国席候选人玛诺佳南 ,行动党亚依淡国席候选人刘镇东会在明日于新山高庭入禀选举诉讼,挑战亚依淡国席于第14届大选的选举成绩。刘镇东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其代表律师杨映波将会负责此案。“一切详情,需要等到入禀法庭后,才会在明日中午12点的记者会上披露。”5月21日,刘镇东就在面子书撰文宣布,若有足够法律基础,他将会挑战亚依淡国席成绩。

5月28日,选委会宣布,第14届大选成绩已经宪报,而候选人若不满大选成绩,可在21天内,即6月18日前提出选举诉讼。刘镇东在509大选离开安全区居銮,到国阵堡垒亚依淡攻坚,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最终以303张多数票微差落败。早前,玛诺佳南(Manogaran Marimuthu)指控金马仑国席,以及所属日赖州席的两名胜选国阵候选人涉嫌贿赂和恐吓选民,尤其原住民选民,因此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选举诉讼。

反贪会突击旅游局 取走文件调查

(11-6-2018)

大马旅游促进局总监拿督斯里米尔扎证实,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日前到当局调查,並带走了部分文件。米尔扎今日在会见耆老理事会后,向媒体证实反贪会到大马旅游发展局带走文件。「他们已经带走了文件,並进行研究。」

针对反贪会的调查,米尔扎促请媒体可以直接向反贪会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