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答应让西鲁引渡回国 彻查蒙古女郎谋杀案

(8-6-2018)

澳洲政府答应将涉嫌蒙古女郎命案的大马前警员西鲁遣送回大马,协助命案的调查。 消息向英国媒体《卫报》透露,澳洲坎培拉已答应大马早前提出引渡西鲁回国的要求,让这名曾任前首相纳吉保镖的西鲁回国。

据报道,西鲁能在一个月之内被遣送回国,回马调查震惊全国的蒙古女郎谋杀案。涉及谋杀亚丹杜亚的西鲁是在2009年被判死,并被视为与高官有密切联系。值得一提的是,在政权更迭后,西鲁也曾开腔表示,若希盟新政府能够保证获得全面特赦,将公开说明蒙古女郎阿旦杜亚谋杀的内情。

大马是于2002年6月与DCNI公司签署总值37亿令吉合约,购买2艘鲉鱼级潜水艇。时任国防部长正是纳吉。这两架潜艇以大马两任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和阿都拉萨命名,目前已经在大马海域运作。据称,这项潜艇交易牵涉阿旦杜亚命案,惟纳吉却否认认识阿旦杜亚。纳吉的时任幕僚阿都拉萨巴京达原本也被提控教唆谋杀罪,

但他早在2008年10月31日就被高庭宣判表面罪名不成立,而控方也没有上诉,因此成功摆脱此案。联邦法院2015年1月13日推翻上诉庭的裁决,改判西鲁与阿兹拉谋杀阿旦杜亚罪名罪成,并处以死刑。联邦法院下判当天,西鲁缺席审讯。媒体随后揭露西鲁已潜逃往澳洲,并遭羁押在悉尼维拉伍扣留中心。

西鲁与阿兹拉为马来西亚前警察特别部队成员,而法庭已宣判,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巴金达没涉及阿旦杜亚命案。

希盟执政人事大洗牌 迄今11高官显要地位不保

(8-6-2018)

希望联盟新政府于5月10日上台执政后,我国多个政府部门、官联公司机构的领导层纷纷出现人事大洗牌,迄今1个月内即已有约11名高官和主管,在接到新政府的明示或暗示后,主动请辞或被撤职,预料这股“离职风”将持续刮动。

这些已辞职、被撤职的高官显要,分别是:前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前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前国家银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前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伊沙沙末、前马电讯集团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扎里南利、前大马寰宇电视台首席执行员罗哈娜、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沙里尔。

至于传出即将离职消息者则有:大马交易所首席执行员达祖丁、国油公司主席西迪哈山,以及国油公司薪酬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奥玛。据了解,被令退位的高官显要,或多或少都与新政府刻下积极查办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贪腐弊案有关,包括依尔万、阿班迪、祖基菲里,以及莫哈末依布拉欣等。

上述高阶领导,在一马案中分别曾为前朝政府及涉案的前首相纳吉,试图袒护辩解或以公职身份为纳吉开脱,例如曾宣布纳吉在一马案中“无罪清白”的阿班迪。在一马案爆发后,临危受命兼任一马公司主席的依尔万,同样扮演着案件的关键角色,他同时还是国行董事局成员。

一人兼顾财部秘书长、一马公司主席、国行董事成员,3个环环相扣重要职位的依尔万,被指滥权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他也是新政府上台后,最早一批被暂停职务并禁止出境的高官,其公务员合约亦已缩短至本月14日为止。至于执掌反贪会不到2年的祖基菲里,是于2016年7月29日接替提前退休的前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

当时正值总检察署、反贪会及国行各造如火如荼调查一马案的高峰期。随着当时反贪会高层的人事洗牌,原属总检察署追税执法组主任的祖基菲里,空降成为反贪会一哥,而祖基菲里一直被视为纳吉亲信属意的人选。与阿班迪同时期上位的祖基菲里,随即接替了反贪会调查一马案的的负责人工作,由两人主导的调查团队,曾多次宣称纳吉并未在一马案中涉及贪腐。

周三(6日)正式辞职的前国行总裁莫哈末依布拉欣,道出其离职的理由,是为了确保个人廉正不受质疑,同时也维护国行的形象和信誉。“在无法获得公众的信任之际,我选择放弃国行总裁的职位。我无法在个人和国行形象受影响的情况下继续出任国行总裁职位。”莫哈末所指的争议事件,正是今年初爆发的

“国行20亿令吉收购政府土地”案,抨击者称这项购地交易,是为了要协助一马公司偿还欠债。除了涉及一马案的高官,数名同样受贪腐丑闻缠身的官员,也面对黯然下台的命运,如曾涉及“联邦土地权遭转卖”事件的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伊沙沙末。交通部已证实他于5月30日离职。伊沙沙末在担任陆交会主席前,

曾于2011年至2017年1月期间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任内被揭发多达16个联土局地段遭低价转售。其中最为显著的是今年初甫被揭发的“士马勒路黄金地段低价转售”丑闻,共有4幅高达2亿7000万令吉的联土局土地,于2015年遭暗中转移所有权,但联土局却未获得一分一毫。

虽然牵涉上述大案,但依旧无阻伊沙沙末的官运亨通,他于去年6月卸下在联土局的职务后,在反对声浪下,受委为陆交会主席。除了涉及贪腐丑闻者,被指曾经为纳吉与国阵进行形象包装、宣传美化的官联公司和媒体企业大人物,也纷纷被冲刷下台。马电讯集团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扎里南利,还有大马Astro电视台首席执行员罗哈娜,

也分别传出辞职消息。前者是于即日起辞职,而后者将于明年1月杪离开岗位。尽管马电讯方面强调沙扎里是基于“个人原因”而呈辞,惟消息却指,希盟政府内有人不满沙扎里于本届大选期间,为国阵扮演品牌包装的幕后掌镜人。此外,掌管国家石油经济命脉的两位巨头,即国油公司主席西迪哈山,以及国油公司薪酬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奥玛,也被传出即将离职的消息。

根据财经网站《The Edge》报道,两名国油高层的离开,与前国油公司主席、政府元老理事会成员哈山马力肯,是否将重新回巢国油,有着微妙的关系。另一个西迪哈山离职的原因,也与他担任“90年代国行炒外汇亏损案”皇委会主席的身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上述在纳吉指示下成立的皇委会,主旨调查首相马哈迪曾于1990年代,

涉及的国行炒外汇亏损315亿令吉案件,是否涉及舞弊滥权行为。皇委会较后还根据调查结果,向警方投报要求彻查涉嫌失信及瞒报损失的马哈迪等人。

希盟选区人数是国阵的1.69倍 张哲敏挑战魏家祥检讨选区划分

(金宝8日讯)

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频频发表希望联盟政府给予在野党的拨款不足一半的言论,有不公平之嫌,霹雳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今日挑战魏家祥在国会动议检讨选区划分,缩小国会选区人数的差距。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由于选区划分不公,

(图):张哲敏(右二)挑战魏家祥在国会提出私人动议检讨国会选区划分不公。左为克兰芝州议员助理李蕙如和金宝土团党主席安然。右为丘俊杰。

希盟所胜出的选区都是选民人数居多的超级选区如万宜(17万8千790名选民)和白沙罗(16万4千322名选民)。他说希盟和民兴党所胜出的122席总选民人数是952万3千232名选民,平均每席7万8千059名选民;而国阵所胜出的79席的总选民人数分别为364万8千595,平均每席4万6千185名选民。希盟的所胜出的议席人数是国阵的1.69倍。张哲敏话锋一转抨击魏家祥早前指希盟、和国阵都拥有选民人数居多和居少的选区是混淆视听和移动龙门的说法。张哲敏说他可以了解魏家祥如今下野后因为自身利益才改变立场,

开始关注在野党拨款不公的课题。他说魏家祥身为负责任的在野党也应该同样关注国会议席人数不均匀的问题。他挑战魏家祥在国会提出私人动议检讨国会选区划分不公,缩小国会选区人数的差距。他相信希望联盟新政府将会以开明的态度接受和在国会辩论魏家祥的私人动议。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我国副首相必定是有着阳刚而稳健气息男性。然而,温文尔雅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却打破了这层想象。不过人们往往忽略了,在贤淑和蔼表象下的她,其实经过这20年来的风霜洗礼,她的意志早已淬炼得坚如钢铁,却又同时蕴藏着悲天悯人的怀柔之心。早年身在反对阵营奋斗的旺阿兹莎,一直被视为相对“被动”的政治人物,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背后的女人,不过时至今日,请把这些刻板印象抛诸脑后吧。这位曾经的副首相夫人,自丈夫于1998年入狱后,

挑起大梁在反对阵营最黑暗的时刻,一步一脚印往前迈进,直至2018年相隔廿载后,她重新回到政治的主流舞台。不过,这回她自己成了副首相,兼任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可以肯定的一点,即使今日攀上权力高峰,曾经的磨难与困苦,已在她内心留下一道深刻印记,时时提醒她一件事——勿忘初心!坐在布城副首相办公室,百忙中抽空接受《透视大马》访问的旺阿兹莎,劈头就向记者诉苦,说自己从未如此忙碌过。不过,乐在其中的她,却也甘之如饴的表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黎明!

我们从前怎样批评前朝国阵,如今我们就要加倍警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绝对要做得更好,实现我们对人民的承诺。” 20年前,这位6个孩子的母亲,从一位眼科医生到淌入政治这潭浑水,代替两度因肛交案入狱的丈夫安华领导公正党。而公正党也从1999年只获1个国席的小党,摇身一变成如今在希盟内,拥有最多议席(49席)的成员党。是什么样的意念,带领她穿越这悠长而黑暗的抗争岁月?她若有所思地回答:“为国家带来真正改变这股意念,让我走过来的……”“如今,我会尽力而为,

因为我已身处能改变大马的体制内。从现在开始的5年内,我要看到大马改变,从一个盗窃统治的国家,变成一个廉洁而有尊严的国家!”在当上副首相后,是旺阿兹莎本身主动要求首相马哈迪,让她接掌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人们会认为这个部门比较次要,但在我眼中它格外重要,因为它从你出生一刻,照顾到你往生之后。这个庞大的部门,有许多任务与职责可以让我们发挥,并且改进。” 自5月22日上任后,旺阿兹莎即马不停蹄展开工作,包括着手处理低收入家庭孩童,面对营养不良的问题。

她坦言,等待她完成的工作还有很多,除了要保障孩童身心安全外,也要传递职场性别平等的讯息,到我国各个公共及私人领域。无论如何,当了20年的反对党领袖后,如今身份调换成为执政者,旺阿兹莎表明自己还没完全适应新身份。“其实,我一开始还以为本届大选后,朝野会陷入悬峙国会的状况,会需要一些时间来解决。然而,我们竟一战成功,我还入主布城,感觉难以置信。”当然,还在适应新身份的不止旺阿兹莎一人,她透露,连全球最高龄国家领袖的马哈迪,也在学习融入新政府的多元格局。

旺阿兹莎以筛选内阁部长一事为例,表明马哈迪原本欲在开斋节前即公布完整的内阁名单人选,但如今因为有许多考量,而不得不推迟宣布。“除了要考虑到内阁30%女性固打制外,他还需要思及4个盟党的形势。”“敦马说‘我还不适应啊’,我则回应他‘是我们都还不适应才对’!”

张哲敏:希盟上台展现新作风 推动改革制度迎来新马来西亚

(安顺8日讯)

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日前受邀出席安顺芭尾新村村民举办的庆祝双亲节晚宴,他在致词时表示希盟上台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展现新作风,推动制度改革。当晚受邀的有兵如港州行政议员李存孝和巴硕伯打马州议员添仁耐都。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因为需要到吉隆坡出席行动党中委会会议,不克出席。

(图):张哲敏(左)说希盟上台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展现新作风,推动制度改革。左二为添仁耐都、右为李存孝。

张哲敏表示林冠英出任财政部长和汤米汤母斯出任总检察长证明了希盟新政府选贤与能,不分种族和宗教,委任有能力和有资格的人选出任重要职位。他表示希盟上台就马上推动多项制度改革,首相不能兼任内阁部长尤其是财政部长,把滥权的机会减低;废除假新闻法令,还给媒体新闻自由和独立报道的空间。希盟完成百日新政6项承诺 张哲敏说希盟也完成了百日新政里的6项承诺包括废除消费税、稳定汽油价格、提供家庭主妇公积金、重新检讨大型发展计划如吉隆坡捷运和马新高铁、彻查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和让月薪四千以下延迟偿还高等教育基金。

他表示霹雳州政府已经同意将在6个月内派发永久地契给州内135个华人新村包括安顺芭尾新村。他表示州政府也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宣布独中制度化拨款的详情。张哲敏说这些国家改革都因为马来西亚人在5月9号勇敢做出改变。他呼吁安顺选民和希望联盟新政府一步一脚印的一起迈出改革的步伐,打造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

(图二):李存孝(左)即兴拿起手机和民众一起自拍。(左二起)张哲敏,添仁耐都和克兰芝州议员助理李蕙如。

国阵在大选兵败如山倒后,8个成员党相继出走,创立45年的国阵已是名存实亡。然而,究竟应镇守国阵,抑或独立行军,巫统各人说法不一,莫衷一是。达鲁益山研究所(Institute Darul Ehsan)副主席礼端(Mohammad Redzuan Othma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砂州政党大举离开后,国阵形同瓦解,如今徒有虚名。“现在已经没有国阵了,只剩下巫统。换句话说,就是国阵已死,名存实亡。”礼端认为,巫统之外的国阵成员党,无一能够争取马来选民支持,因此这些政党对国阵无意义可言。

“现在国阵就是巫统,巫统就是国阵……其他(成员党)都是没意义的。”面对国阵选后的分崩离析,多名巫统领袖接受 《当今大马》访问时,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有者认为国阵应保持团结,有的相信巫统可以独立行军,一些则反促“没用”的成员党离开国阵。巫女青团长玛斯尔米雅迪(Mas Ermieyati Samsudin)表示,虽然国阵各成员党在大选惨败,但她认为巫统有能力独自奋斗。“我们不必等待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来为国阵做决定),如果我们想做什么,我们就去做。”

然而,直辖区巫青团长拉兹兰(Razlan Rafii)不以为然。他认为,国阵应在患难中保持团结,而此时脱离联盟的政党应被谴责。“我们团结起来的时候曾经很强,变弱的时候也应同样保持团结。”“砂拉越各党所做的就是为了私利而已,并不像国阵那样为了人民而战。”另一边厢,将在巫统党选角逐副主席的前农业部副部长达祖丁(见图,Tajuddin Abdul Rahman)却认为,国阵向来都是建设马来西亚的生招牌,因此巫统不应舍弃国阵,应当继续留在国阵之中。不过,达祖丁反促其他国阵成员党退出联盟,甚至直批国阵成政党毫无贡献。

“马华无法贡献任何东西,他们没必要留在国阵。民政党也是,他们做不了什么事。他们其实就像死了一样。”达祖丁强调,巫统应招纳新的政治联盟伙伴。无论如何,他不愿透露新他所指的“合作伙伴”是谁。达祖丁此前曾经献议,巫统可考虑与伊党组成新的政治联盟。国阵创立于1973年,在最高峰时期拥有14个成员党,惟沙巴进步党在2008年第12届选举后已退出国阵。本届大选国阵惨败后,沙巴团结党、沙巴自民党、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沙民统亦宣布退出。前日,原是砂州国阵主席的阿邦佐哈里也宣布,

砂拉越土保党、砂人联党、砂人民党与民主进步党已另组“砂州政党联盟”(GPS),并誓言支持希盟政府。沙砂成员党本届大选总共囊括22个国席。易言之,国阵本届大选拿下的79国席,锐减至57席。这57席是:巫统54席、国大党2席与马华1席。目前,国阵剩下5个成员党——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党与人民进步党。不过,人民进步党(MyPPP)是否属于国阵,目前还仍存争议。东马国阵分崩离析,惟沙巴巫统署理主席沙烈赛益强调,沙巴巫统不尾随退党潮,而会继续留在巫统奋斗。

沙烈赛益在部落格撰文,对4个砂拉越成员党退出国阵表示尊重。“但在沙巴,许多巫统党员和支持者效忠巫统斗争,他们在第14届大选努力工作,以让国阵候选人胜出。”“我们不会因为无法执政,而退出巫统。我们忠心耿耿,而且要巩固巫统,以成为人民的替代选择。我们必须以共识来行动,鲁莽行动只会损害我们。”“我们会专注在6月30日党选,盼望党选顺利进行。”他补充,不同政见者并非罪行,无需反目成仇。昨天,砂拉越国阵4个成员党宣布退出国阵,并自组砂州政党联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简称GPS)。

国阵在第14届大选惨败后,沙巴成员党率先开枪,4个成员党——沙巴团结党、沙巴自民党、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沙民统在大选后宣布退出国阵。此外,沙巴巫统属下各州议员则加入沙巴团结党,包括目前潜逃的前首长慕沙阿曼。不过,沙巴巫统属下的7名国会议员并没退党,成为沙巴国阵仅存的人民代议士。

传反贪会准备通缉 前高盛银行家及前1MDB首席执行员

(8-6-2018)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除了已对年轻富豪刘特佐和SRC国际公司董事聂菲沙发出逮捕令外,也正准备通缉前高盛集团银行家吴罗杰(Roger Ng/译音)以及前一马公司(1MDB)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

根据《彭博社》报导,有消息人士透露,反贪会已经针对刘特佐及聂菲沙发出逮捕令,如今正准备另两张逮捕令,以逮捕吴罗杰和沙鲁哈米。报导指,4人並没有在任何罪名下被提控,因此不清楚反贪会是以什么证据来发出逮捕令。《彭博社》指,已联繫反贪会要求回应,惟对方拒绝回应。同时,一名反贪会代表也拒绝做出回应。反贪会有权力发出逮捕令及充公財產,不过,任何检控则需由一名检控官提出。

反贪污委员会是於昨日发佈文告,急寻大马富豪刘特佐和SRC国际公司董事聂菲沙,以协助调查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案件。反贪会促请上述两人主动尽速联络反贪会,以针对SRC国际公司和26亿政治献金案协助调查。隨后刘特佐通过代表律师罗宾拉梅向媒体发表文告,表明已指示律师联繫反贪会,以提供相关协助。《彭博社》报导指,吴罗杰在2014年4月离职前,为高盛银行东南亚销售和交易负责人,协助1MDB募集资金。目前,根据能量饮料製造商Celsius Holdings Inc官网显示,

吴罗杰如今正是该公司亚洲区董事经理。至於沙鲁哈米曾在2009年至2013年间担任1MDB首席执行员,並直到2016年都一直在担任基金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