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鲁不知何为“单位”,林冠英震怒下令检讨其职

(23-5-2018)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传召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问话,但阿鲁甘达宣称不知道所谓的“单位”投资详情,激怒林冠英。他指责阿鲁甘达“不诚实与不可信”。因此,他指示财政部法律顾问,检讨阿鲁甘达的职位。

林冠英在措辞强烈的文告中表示,阿鲁甘达受到传召汇报一马公司财务状况时,无法解释“单位”投资的情况。“阿鲁甘达声称,所有财务事项都由一马公司财务长严格管控,所以他不确定这些‘投资’的价值,也不知道这是否真的存在。”“难以置信的是,身为一名领高薪且‘经验丰富’的投资银行家,竟然可以如此不负责任,不知道总值98亿令吉的投资是否存在。”不符合公账会证词 林冠英续称,阿鲁甘达在政权更迭前,到全国巡回演讲宣扬一马公司财务状况良好,且投资稳定。相对之下,他表示,阿鲁甘达(见图)如今的回应,让人大感震惊与荒谬。

他也说,阿鲁甘达今日的言论,也跟之前向国会公账会提供的证词大相径庭。“我认为,阿鲁甘达完全不诚实及不可信,因此我指示财政部法律顾问检讨其一马公司总裁职位。”延伸阅读:三年后,一马公司的“单位”依然说不清,道不明根据林冠英,阿鲁甘达在汇报会上也称,其服务合约在今年6月到期,如今已开始‘花园假期’(garden leave)。“因此,他宣称,不知晓公司财务状况。”所谓的“花园假期”,即一名公司雇员辞职或职务中止后,虽可继续领薪,但将避免处理工作。月杪前须还一款项

昨天,林冠英到财政部履新后,第一项紧急任务就是,处理一马公司最迟须在本月杪前偿还的一笔贷款利息。根据林冠英,他已指示阿鲁甘达向他汇报,一马公司是否能在下周限期,即5月30日前缴付这笔高达1亿4375万令吉的贷款利息。2015年,阿鲁甘达刚上任时宣称,一马公司已全数取回旗下子公司Brazen Sky投资的“基金单位”(fund unit),其中13亿9000万美元是以现金支付,余下9亿4000万美元的单位,则准备转售予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LTD,简称阿尔巴BVI)。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后来指称,其余款项也以现金支付,并存放在新加坡瑞意银行。但是,两个月后,财政部却改口称,那是“基金单位”而非现金。这顿时掀起漫天争议,为一马公司案火上加油。

阿鲁甘达为此背锅,并站出来解释称,他原以为之前撤回的投资全是现金,后来才发现,原来早在他上任总裁前,一马公司已计划好分批出售手头上的“基金单位”。换言之,Brazen Sky有限公司从来没有准备转售“基金单位”予阿尔巴BVI。不过,阿鲁甘达在大选前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没法解释一马公司的“单位”。

林吉祥:赵明福命案应重开档

(23-5-2018)

随着新政府上台,行动党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指出,当局应该重新调查赵明福命案,以一雪沉冤。林吉祥发文告说,赵明福2009年7月16日死在沙亚南的雪州反贪会大楼,沉冤待雪近9年。

他表示,若反贪会当时在合理时间内调查,赵明福就不会死在雪州反贪会大楼。“这也是为何赵明福案,跟其他因为不正义而致死人的命案,都应该重开档案,以一雪沉冤。” 皇委会报告点名3官员 2009年7月15日,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赵明福,以证人身份受到反贪会传召,前往雪州反贪会办公室给口供,以协助调查雪州议员拨款案。不过,他在翌日,即7月16日被发现卧尸在沙亚南玛莎兰大厦的5楼露台,出事时年仅30岁。 玛莎兰大厦即是当时的雪州反贪会办公室所在。雪州反贪会如今已搬迁办公室。

2011年7月21日,赵明福命案皇委会报告出炉,当中点名3名反贪会官员对赵明福使用持续不断、激烈及不恰当的盘问方式,已经违反反贪会程序,这三人就包括时任雪州反贪会副主席希山慕丁哈欣。另两名同样被点名的反贪会官员则是时任雪州反贪会调查官员安努亚依斯迈(Mohamad Anuar Ismail)及时任雪州反贪会执法助理馆员阿斯拉夫(Mohd Asraf Mohd Yunus)。皇委会报告当时分别点名,希山慕丁哈欣、安努亚与阿斯拉夫为“傲慢的领袖”、“欺凌者”和“滥权者”。

无论如何,至今没有任何反贪会官员受对付,反之以上3名被点名的反贪会官员较后相继升职。

通讯部设司法团队,研究打假新闻法修废

(23-5-2018)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说,该部门将设立一支司法团队,研究应废除或修订在今年4月通过的2018年打假新闻法令。身为律师的哥宾星说,他将与司法团队共同研究这项课题,再向首相马哈迪提呈建议书。

“我认为很多人民希望知道何谓假新闻,由谁来决定。我一直认为,打假新闻(法令)在国会通过过于仓促。这太不妥当。结果,这些法令范围太广,容易遭滥用。 “这是我说我们有必要深入研究的原因。”哥宾星也是蒲种国会议员,他昨早8时15分在通讯及多媒体部首日打卡上班时,对记者这么说。他穿着黑西装外套结红色条纹领带,获该部门秘书长莎丽花和高级官员的迎接。哥宾星指出,前任政府仓促在国会通过打假新闻法令,使到该法令易遭错误诠释,制定法令不宜仓促行事。

他说,他也将会晤非政府组织和媒体机构,聆听他们对该法令的看法。优先促进新闻自由 另外,哥宾星说,通讯及多媒体部将研究煽动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法令,以及刑事法典限制言论自由的方面。他说,设立媒体理事会和促进新闻自由是他上任后将关注的主要议程,诚如希盟在竞选宣言列明的百日新政承诺。“新闻自由是我优先考虑的事情。我已承诺会给予记者报道新闻的自由。我被告知,以前对新闻报道有一些限制。”使媒体无惧公平报道

他说,希望联盟新政府采取不同的方针,致力于建立体制,让媒体可以无畏无惧地公平报道。“我们正准备研究上述法令,希望一旦我们考虑废除或修订有关法令时,我们能获得记者们的意见反馈。许多记者私下给了我如何改善这些法律的意见。“欢迎批评。我们希望进步,以及了解诚实的意见。记者们可以来见我,共商我们要如何进步。”他说,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可能会有更动,他将就接获有关该委员会的投诉,探讨相关问题和检讨法律条文。

哥宾星说,他接获许多有关宽频服务的投诉,通讯及多媒体部将探讨是否能以半价提供比现有网速快一倍的宽频服务,从而利惠人民。

所有部长即日减薪一成,展现共克时艰精神

(23-5-2018)

应对国家目前的财务困难,首相马哈迪宣布,所有部长即日起减薪一成,以展现共克时艰精神。“内阁同意,所有部长将会减薪10%,以便展现我们关心国家财务问题。我们是减少基薪10%,我们也不会提高部长的薪水。”

他今日在布城主持希盟政府首个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如是表示。不会强迫主管减薪 询及部门秘书长、政府首席秘书等高级公务员会否也跟随减薪时,马哈迪回应,不会强迫他们这么做。惟他说,倘若这些公务员自愿减薪共赴时艰,政府无任欢迎。“我曾想过减低(高级公务员)薪水。当我在1981年受委为首相,第一件事就是为部长和公务员减薪。”“如你所知,高级公务员薪水比部长高。如果他们要协助减少国债,可以减薪,但我们不会强迫他们。”

不受国阵承诺所限 针对前朝国阵政府承诺在7月1日起调高公务员薪水时,马哈迪直言,希盟联邦政府不会履行国阵的承诺。“我们正探讨此事,这是现任在野党所许下的承诺。他们没有打赢选战,但我们不受这些承诺所约束。”无论如何,他称,若部分公务员表现良佳,则会获得加薪。

反贪会搜阿都阿兹住家,调查朝圣局收贿案

(23-5-2018)

反贪会昨日搜查朝圣基金局主席阿都阿兹的住处及办公室等3个地点,以调查阿都阿兹在朝圣基金会监督项目的承包商委任事件中,涉嫌收取贿赂。阿都阿兹也是巫统华玲国会议员兼巫统最高理事,是前首相纳吉的亲信。《马新社》引述反贪会消息报道,突击行动于昨日中午12时30分进行。

“突击行动是在他雪兰莪梳邦及吉打华玲的住家,同时也搜查吉隆坡敦拉萨路的一间办公室。”消息提到,反贪会在其中一个地点充公一笔现金。消息指,反贪会是援引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16条文(涉嫌收贿)展开调查。 不在家不知充公数额 另外,阿都阿兹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证实,反贪会官员昨日已搜查其位于华玲的住家。他说,搜查行动时不在家,因此必须检查到底反贪会充公多少金钱和首饰。“可能有一些钱(被充公)……我需要检查,因为我当时不在华玲住家。我会检查,并再回应你。”

当记者进一步追问时,阿都阿兹仅说道:“不知道。”他强调,肯定会给反贪会调查行动充分合作。“当然,但他们(反贪会官员)没说,是否会传召我或其他事情……”北马议员干扰一马案 另外,《马新社》昨日报道,苏克里昨日在记者会上揭露,一名北马国会议员干扰一马公司案的调查工作,并邀商讨此事。他说,该名国会议员询问他:“你要什么?” 苏克里表示,当时回应该国会议员说:“我只要一件事,不要插手我的(一马公司)调查,让我处理,总检察长将有所决定。如果你再来,我将逮捕你。”

不过,苏克里没透露该国会议员的名字,只形容该议员是“现金王”。 苏克里也说,该议员是收到指示,以干扰一马公司案的调查工作。 苏克里也指,在最近的一年半里,只是以小群众的方式告诉人民相关事件,并没公开演讲。 “我将这件事收藏已久,直到今天(昨日)真主给我机会说出事实。” 苏克里在3年前领导调查SRC国际公司案,但之后却于2016年7月31日提前退休,当时职位是副主席,如今希盟政府上台后,苏克里受委反贪会新主席。

昨日,苏克里在一场记者会上接连爆料,包括揭露自己在调查一马案时险被逮捕、反贪会曾游说多名部长,要求这些部长联手推翻时任首相纳吉、赴美查一马案时曾遭跟踪而须找纽约警方保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