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阅仪仗队时未停步敬礼,末沙布为疏忽道歉

(22-5-2018)

新任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今日第一天打卡上班,并在国防部检阅皇家马来军团第一军营的仪仗队,但却没停步向军团敬礼,莫哈末沙布随后为此疏忽道歉。末沙布今早到国防部上班,接着于下午在其个人专页发帖道歉,并说明,国防部官员之前曾向他汇报有关程序,但他却仍犯错。

“我今早在国防部检阅仪仗队时,没有停步向皇家马来军团第一军营敬礼,我要就此疏忽道歉。”“由于今天是我第一天在国防部上班,对于军队各种礼仪与程序,我还在学习中。”不改“末沙布风格”末沙布表示,为了国防部和军队,他将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在今早记者会上,他也透露,第一天出任国防部长有点害怕,但他不会改变自己亲近人民与不拘小节的“风格”。他也承认,在出任国防部长后,不习惯充满“礼仪”的生活。“肯定会害怕,我习惯和人民一起生活,但现在必须遵守法律和礼仪,这是新鲜事。”

“但我不想改变‘末沙布风格’。”末沙布也笑说,从今日起必须注意在公开场合的言行举止,在致词时也须谨慎,以照顾大马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我是诚信党主席和国防部长,这两件事令我必须更谨慎,任何言论都会被国内外观察。”询及是否会搬到部长官邸居住,他称,仍在考虑此事,近日将作出决定。

末沙布也是诚信党主席,并在希盟成功执政中央后,受委为国防部长。

反贪会重申,凯文莫莱斯没涉及一马案调查

(22-5-2018)

反贪会今日重申,已故检控官凯文莫莱斯并没涉及反贪会的一马公司案调查。反贪会新任主席苏克里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说,凯文莫莱斯只是参与反贪会一宗军人医院的药品供应案调查。“据我所知,凯文并没涉及一马公司案。”

尸体藏在洋灰油桶内, 凯文是总检察署派驻反贪会服务的检控官,而反贪会负责调查纳吉的26亿令吉捐款门,以及SRC国际公司据称汇入纳吉个人户口的4200万令吉案件。凯文在2015年9月4日失踪,后来在9月16日证实遇害,尸体被发现藏在注满洋灰的油桶内。6名男子后来被控谋杀凯文,另有一名法医被控教唆谋杀。此案目前仍在审讯中。凯文曾以检控官身份,参与一宗提控该名法医贪污的案件。控状草稿到底真或假?

去年11月,伊党越洋起诉《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诽谤案爆出猛料,凯丽在答辩书中指称,所谓总检察署准备提控时任首相纳吉的控状草稿,是由凯文莫莱斯交给她。2015年7月28日,政府突如其来地宣布阿都干尼因为健康理由,在前一天(27日)已卸下总检察长职务。不过,阿都干尼却声称自己对此不知情,但他也拒绝说明,这次丢职是否跟一马公司案特工队调查有关。同年7月30日,《砂拉越报告》刊登一篇文章,引述文件指在阿都干尼卸职之前,总检察署正草拟一份控状,准备就SRC案起诉纳吉等人。

不过,时任总检察署检控主任顿马吉(Tun Abdul Majid Tun Hamzah)同一天澄清,《砂拉越报告》所刊载的控状草稿,并非由总检察署所制作或发出。时任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翌日(31日)阐明,所谓的纳吉控状乃伪造。阿布卡欣之后也阐明,凯文从未涉及一马公司案调查。根据阿布卡欣的说法,凯文在2014年7月,即一马公司案调查开始前一年,已被调离反贪会。他也强调,凯文从未出席一马公司案特工队的任何会议。

阿都干尼的继任人阿班迪也已说明,凯文并未参与一马公司案调查。他同样亦反驳所谓的纳吉控状草稿。随着新政府上台重办一马公司,政府已勒令阿班迪告假。

末沙布要查国防部5项丑闻,包括鲉鱼潜艇案

(22-5-2018)

新任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表明,国防部调查国阵前朝政府时期所遗留的5项国防丑闻,包括鲉鱼潜艇军购。末沙布今日在国防部首日正式上班。他在记者会上强调,当局将不定时地展开调查工作,惟他不愿单靠道听途说而采取任何行动。

“(我们)将不定时展开调查,内部(调查)也一样。如果发生严重的事情,(当局)必会采取行动。但我自己不要道听途说,我们不要这边听那边听,但是没有仔细研究。”“如果我们因为传言而展开行动,这将会有损当局的形象。我们必须妥善地掌握证据及研究,才采取行动。”“(其中包括)鲉鱼级潜水艇弊案等等的所有弊案,都有好多传言,我们也有内部稽查。如果内部调查不周全,再升级到外部的层次。如果事态严重,我们就带到内阁去。换句话说,我们不可以草率地因为我们听到的传言而采取行动。”

大马政府是于2002年6月与DCNI公司签署总值37亿令吉(10亿3500万欧元)的合约,以购买2艘鲉鱼级潜水艇。当时,前首相纳吉担任国防部长。上周日,大马政治经济卓越中心(Centre for Malaysia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Transcendence ,COMPETENT)发文告敦促末沙布,彻查国阵时期的5项国防部弊案,包括:(1)以过高价格购买快速先遣车据称,国防部以每辆69万令吉的价格购置快速先遣车 (Rapid Intervention Vehicle, RIV), 苏丹依布拉欣曾经仅以每辆15万令吉买到同样的车子。

(2)以过高价格购买裝甲運兵車国防部曾以75亿令吉向一家土耳其公司购买257辆裝甲運兵車(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惟土耳其媒体报道此交易合同显示的价格为15亿7000万令吉。(3)购置军火过程,缴付过额的佣金这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的亲信阿都拉萨巴京达(Abdul Razak Baginda)所拥有的Perimekar公司,在国防部购置两台鲉鱼级潜水艇时,收取高达5亿3500万令吉佣金。(4) 巡逻艇造价过高以及延误

由PSC-海军造船私人有限公司(PSC-Naval Dockyard Sdn Bhd)负责建造的27艘巡逻艇(Patrol Vessel)至今尚未完成,这些巡逻艇的价格每艘叫价近10亿令吉。(5)国家国防研究中心工程国家国防研究中心(PUSPAHANAS)计划总值1亿令吉,由雪州巫统妇女组主席拉惹罗比雅(Raja Ropiaah)所持有的公司所承包,但这家公司据称毫无营建经验。凡事须经妥善讨论末沙布指出,他将在就任国防部长的第一周内,聆听国防部所有单位的汇报。他表示,国防部若有新的政策或事务,必会经过各方妥善讨论。

“如果现有的管理情况良好,那么就要精益求精。若有什么新的事务,我们将于三军总长(panglima ATM)及其他部门讨论,我们做事必会经过讨论,我不会未经讨论就执行任何新的事务。”询及萨勒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KSCIP)在国防事务中扮演的角色,莫哈末沙布表示他将与首相马哈迪商议此事。“我们将会和首相及内阁讨论,以便日后采取下一步行动。”萨勒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是在纳吉执政期间于2017年所颁布。当时,纳吉与沙地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及沙地副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达成协议设立此中心,

旨在对付极端和恐怖主义,以及推广全球和平。萨勒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建筑物预计建在布城行政中心,占地16公顷。

郭鹤年从香港返马,首次出席耆老会议

(22-5-2018)

受委为耆老理事会成员10天后,长久旅居香港的大马首富郭鹤年今天返马,首次出席耆老会议。 根据《马新社》今早11点06分发布的推特照片,94岁的郭鹤年坐在耆老会主席达因的隔壁。

《马新社》在该推文写道:“企业人物郭鹤年今日在首都,出席耆老理事会的会议。” 不愿具名的消息也告诉《当今大马》,耆老理事会将于今午4点半结束会议。据了解,郭鹤年拒绝接受媒体访问。晤公积金局与国库控股 其他耆老理事会成员,包括经济学家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及前国油主席哈山马力肯(Mohd Hassan Marican)也在场。不过,现场未见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据了解,

耆老理事会今日也将会见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沙里尔(Shahril Ridza Ridzuan)、国库控股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Wira Azman Mokhtar)。耆老理事会也将会见来自财政部、贸消部和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EPU)的官员代表。马哈迪宣布筹组新内阁,也将会有一队由资深专家组成的“耆老理事会”(council of elders),以辅助新政府。他们是:1. 前财政部长达因(Daim Zainuddin)2. 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Zeti Aziz)

3. 前国油主席哈山马力肯(Mohd Hassan Marican)4. 富豪郭鹤年5. 经济学家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马哈迪说,由于新政府成员缺乏管理经验,需要有经验的资深顾问协助。尤其,在这段过渡期,需调查自纳吉任相以来各部门的课题,并向内阁提呈报告。“我们需要这些专家,他们有在政府的经验,或是曾执掌一些重要职位。“我们需要尽快采取必要的行动。”洁蒂现身会议引关注

今天现身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而备受瞩目的洁蒂是国行首位女总裁,掌舵国行16年,任内表现获得好评。她在2016年5月1日合约届满而退休,并由副手慕哈末(Muhammad Ibrahim)接任。2015年7月,《华尔街日报》揭露时任首相纳吉私人户口获得26亿令吉汇款后,时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宣布,由三方所组成的特工队调查《华尔街日报》的指控,而洁蒂为其中一名成员。但是,反贪会之后指出,在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的劝告下,已经不再需要特工队。

达因两度官拜财长而达因是马哈迪任相期间的朝中大将,他原是律师出身,后从商,曾两度官拜财长,也担任巫统财政多年,一直受马哈迪所器重。他之前与数巫统元老倒转枪头,连连抨击纳吉,更公开呼吁投票给希盟。最终,他和前国际贸易部长拉菲达一起和巫统革除党籍。至于哈山马力肯,他自1989年开始受委为国油的副财政主席、1995年成为首席执行员。2004年,他受委兼任代主席,之后出任主席职至2010年3月。

他较后受新加坡电力公司(Singapore Power)委任为该公司主席。郭鹤年曾被巫统围剿榜上有名的郭鹤年为大马首富,参与全球糖贸易的他在新马发迹,但在1970年代把生意重心转往香港。去年,他的新书《郭鹤年自传》出版后,争议性部落客拉惹柏特拉通过《今日大马》,指控其叔侄资助行动党倒国阵,而巫统宣传机关也随之起舞。旅游部长兼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更不客气地斥责,郭鹤年为“反咬主子的狗”, 更挑战对付交出公民权,此生勿再返马,否则只在国外当“没种懦夫”。

唯郭鹤年办公室之后否认,资助政党和媒体,意图推翻国阵政府,更斥责《今日大马》诽谤,强调保留起诉对方的权利。佐摩则是马来西亚著名经济学家,他曾任马来亚大学经济系教授,于2005年至2012年出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掌管经济及社会事务部。同时,他也是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和金融制度改革委员会成员。

警方探讨是否重查蒙女案

(22-5-2018)

新政府上台后,检调单位除了重办一马公司案,目前也在探讨是否重新调查蒙古女郎阿旦杜亚案。全国总警长弗兹今日陪同内政部长慕尤丁履新后,一名记者询问弗兹,警方会否重新开档调查蒙女案。

而弗兹表示:“我必须先看回去,跟我的官员讨论再决定。”询及这是否代表探讨重新开档,他回答“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