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西鲁开特赦条件,蓝卡巴吁改终身监禁换引渡

(20-5-2018)

蒙古女郎命案第二被告特警西鲁开出条件,要求政府赋予全面特赦,以换取揭开蒙女案内情。不过,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对此要求嗤之以鼻。

蓝卡巴星今日发文告表示,澳洲迟迟不愿引渡西鲁返马,最大阻力是一旦西鲁返马,将面对死刑。他指出,一旦法庭将死刑改为终身监禁,这道阻碍料将消失。“倘若死刑换成终身监禁,澳洲政府极有可能会遣返他回马,让他在这里服刑。”“……我认为,西鲁刑罚应(从死刑)改为无期徒刑,让他从澳洲送返马来西亚,以在加影监狱服刑。”

“一旦他返回马来西亚,他必须配合调查或皇委会,并在有需要的时候,以证人身份揪出谋杀阿旦杜亚的凶手。”访问中无悔过之意蓝卡巴星指出,西鲁接受媒体访问,开出全面特赦条件时,丝毫并未显示悔过。“西鲁在访问中,全然未流露一丝忏悔,特别是这宗谋杀案(蒙女案)是如此地龌蹉。”“他还说,他是在接获指示下,杀害其他人,

违反他此前的说法,即蒙女案是他唯一的谋杀案。”传召更多重要证人蓝卡巴星认为,除了西鲁,蒙女案还有其他重要证人须被传召出庭。他指出,在蒙女案审讯过程中,显示第一被告特警阿兹拉(Azilah Hadri)在案中有更大的角色,而西鲁对此案所知的内情应是少之又少,至多只有从他人口中听来的说法。

他说,蒙女案审讯有提及纳吉当时的随扈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此人或知悉内情,但他迄今并未接获传召问话。他续说,纳吉亲信阿都拉萨巴京达也可能成为证人。西鲁近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只要政府愿意赋予他全面特赦,他就会返马披露12年前蒙女案的内情。他也说,女儿如今身患乳癌,令他百般担忧,殷盼能见她一面。

宣告拉萨巴京达无罪联邦法院2015年1月13日推翻上诉庭的裁决,改判西鲁(Sirul Azhar Umar)与阿兹拉(Azilah Hadri)谋杀阿旦杜亚罪成,并处以死刑。惟联邦法院下判当天,西鲁缺席审讯。媒体随后揭露西鲁已潜逃往澳洲,并遭羁押在悉尼维拉伍扣留中心。西鲁与阿兹拉为马来西亚前警察特别部队成员,而法庭已宣判,

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巴金达没涉及阿旦杜亚命案。前法官吁重查潜艇案随着国阵联邦政府倒台,以首相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政府承诺重新开档调查多宗舞弊案。前联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呼吁,政府也应重查涉及鲉鱼级潜艇军购案的前首相纳吉亲信阿都拉萨巴京达。大马是于2002年6月与DCNI公司签署总值37亿令吉(10亿3500万欧元)的合约,

以购买2艘鲉鱼级潜水艇。当时,纳吉担任国防部长。这两架潜艇以大马首两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和阿都拉萨命名,目前已经在大马海域运作。这项潜艇交易据称牵涉阿旦杜亚命案,惟纳吉已否认认识阿旦杜亚。

卡迪耶欣推测,纳吉周二给口供时被捕

(20-5-2018)

耆老理事会协调员卡迪耶欣推测,前首相纳吉或在来临星期二于反贪会给口供时被捕。卡迪耶欣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称,是根据前例而作上述推测。例如,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依沙沙末是在前往反贪会给口供时被逮捕。

“我认为是星期二,纳吉须前往反贪会,就之前案件给口供。”“有可能他给口供后就被逮捕。他会被带到法庭申请延扣,并且穿着人人所知的反贪会橙色T恤。”“这发生在他的好朋友依沙。记得吗,他被传召到反贪会,接着被逮捕,然后带到法庭申请延扣,还穿着反贪会的橙色T恤。”此前,反贪会宣布,将传召前首相纳吉在5月22日(星期二)到反贪会总部给口供,

以协助调查SRC国际公司案。执法单位早已调查卡迪耶欣表示,任何人都会认为,一马公司案将会提呈到法庭审讯,这是因为执法单位已经调查此案,只是因为纳吉在位,而被扣押下来。“问题多半不在调查方面。很多执法单位已经调查,并且发现许多可能牵扯到纳吉的事情。”“但是,每一次他们发现到新的东西和罪证,他就开除全部人,然后安置新的人。”

他指出,接任者唯有小心翼翼,并且不调查一马公司案,才能继续在位。“现在,纳吉不能再给指示,你看到他的住家和其他藏身之所也被搜查。所以,最关键的是,一马公司案是全球庞大的丑闻。”“一些司法单位已经证明那些钱是从一马公司窃取而来。他们甚至判处一些进监牢,并且关闭银行。”“我们还要怎样的证据,以便证明这些罪案与一马公司有关?”

官员勾结扣押案件卡迪耶欣指出,现在是时候翻出所有的秘密和证据,之前都因为“相互勾结的官员”而被压制下来。希盟新政府上台后,首相马哈迪指示执法单位重办一马公司案。纳吉已多次否认在一马公司案涉贪或舞弊,而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宣布纳吉在26亿门与SRC国际公司案清白。马哈迪政府已经勒令阿班迪告假。

淡看“见高拜见低踩”,罗斯玛盼回归正常生活

(20-5-2018)

第14届大选结束后,警方旋即搜查前首相纳吉私邸,不少国阵领袖纷纷与纳吉一家保持距离。对此,前首相夫人罗斯玛表示,政治上“见高拜,见低踩”实属常事,自己不会介意。

她接受《马来邮报》专访时说,她如今只关心如何保护自己与家人,不介意一些国阵领袖对他们避而远之。“在政治上,这很正常。当你身居高位,每个人都仰慕你,但当你有问题时,这是预料中事。这就是人生。”“我不介意。这没问题。每个人都有权表达意见。”《马来邮报》形容,罗斯玛接受专访时神色安宁,心情愉悦。

在她身旁的,还有律师吉丹(Geethan Ram Vincent)、普拉维兰(M Puravalen)与数名助理。盼纷扰快结束罗斯玛说,她希望尽早结束当下的纷扰,回归正常的生活。“我们。身为政治人物的家人,我想我们(对这种情况)都挺放松的。”“这是另一种生活,但我没有怨言。我没有要求这种生活,但这是更放松的生活,我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当我想睡时就睡,当我想起床时就起床。”“但我希望这尽快结束,因为我们的生活要前进。”她也呼吁警方礼待她的家人,因为他们全是马来西亚人。“我可以接受这些清晨搜查。我明白的……我相信,人在判罪之前是清白的。我们应受到正常人对待。有权获得尊严。”搜出大量财物首相马哈迪上台后,宣布重新开档调查一马公司案。

警方近日援引反洗黑钱法令,针对与纳吉有关的6个地点,展开地毯式搜查。在柏威年高级公寓,警方充公了至少72箱现金珠宝,以及284盒的超级名牌包包,包括爱马仕(Hermes)、路易威登(LV)包包。

收购大道公司防垄断,黄基全冀废收费站减负担

(20-5-2018)

希盟政府上台后,耆老理事会开始探讨大道公司重组一事。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认为,希盟应该以管理层收购(MBO)方式,并购大道公司,以废除大道收费站。

《马新社》报道,他在出席《马新社新闻频道》一场商业讲座时说,长期而言,这既可阻止大道公司牟取暴利,也可减轻人们负担。他认为,一旦希盟政府财务稳定,即可在接下来一两年内进行管理层收购。他称,官联公司不断与私企竞争,政府应以管理层收购方式,并购官联公司,再确保官联公司增加盈利,以为联邦政府增加收入。

不应担任官联职位黄基全也认为,政治人物不应在官联公司任职,而政府不应直接左右官联公司的决策。他说,政府应先研究如何为财库带来更多收入,再开始实施管理层收购,并购大道公司与官联公司。“我们是否有能力收购这些大道,让他们免费,是财政节制的课题,而这应是优先经济课题。”他指出,检讨大道收费,至少可让消费者缴付更少费用,减轻人们负担。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out,简称MBO)是指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从金融机构或风险投资得到资金的支持,从公开市场上买下公司很大比例的的股权,甚至全部股权,以达到控股的程度。管理层收购是并购的一种特殊形式。需要打破企业垄断《马新社》写道,黄基全也认为,政府应打破企业垄断大道公司、电讯等领域,以牟取暴利。

“我认为,(鉴定)方法是他们(这些公司)是否以牺牲消费者为前提,赚取暴利。”正探讨收费站重组本周四(17日),耆老理事会成员洁蒂指出,该理事会最快会在下周宣布大道过路费政策。她说,该理事会将在下周与相关机构和股东展开另一轮的会议,以商讨收费站重组的课题。

火箭克兰芝服务柜台推介礼 张哲敏每周六金宝巴刹服务

(20-5-2018)

虽然还未宣誓为州议员,候任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日在金宝巴刹小食档对面的卫生堂中药店展开克兰芝流动服务柜台推介礼。张哲敏表示他自2015年被委任为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队长后每周都在金宝小食档对面展开服务柜台。

如今中选为克兰芝州议员后也在第一时间展开流动服务柜台,为金宝人民提供服务,解决基本民生问题。张哲敏说他将在每周六早上9点至11点在金宝小食档对面固定展开流动服务柜台。他说克兰芝服务柜台也将延续前金宝国会议员许崇信医生提供测量血压的服务。候任双溪古月区州议员梁卓经表示他的助理,

服务队和服务代表将以原班人马的形式继续为人民提供服务。他也将会增添更多新的助理为选民提供更好的服务。陪同出席的有行动党克兰芝支部秘书区达伟、财政黄金良、副秘书陈淑琼、宣传秘书黎金玉、委员蔡锦润、候任双溪古月州议员助理懂荣顺、古海燕、郑歆妤、李蕙如、丘俊杰、温国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