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承诺,一旦执政,就会在100天之内做这5件事

(1-4-2018)

一马公司丑闻爆发,让马来西亚被视为KLEPTOCRAT,还有MARA、FELDA、TABUNG HAJI、YaPEIM等国家机关陆续被揭发涉及大型丑闻弊案,让我们成为全球最腐败的国家。这种种的丑闻被踢爆之后。

MACC,警察等执法单位,却当做没这一回事,只是敢对付江鱼仔,不敢对付大鲨鱼,贪官吃光了人民的金钱,后果却是全民一起买单。因此,希望联盟矢言要在2030年前,把马来西亚打造为全球10大最廉洁国家之一。这,到底如何做得到?希盟承诺,一旦执政,就会在100天之内做这5件事: 1)逮捕MO1和其他大鲨鱼;2)成立皇委会,调查一马公司和联土局的丑闻;

3)设立独立机构,追讨被贪官偷走的资产;4)让反贪会独立,直接向国会负责: 5)废除政府合约直接协商的做法。除了这5个百日反贪行动,希盟的五大肃贪政纲,才是让马来西亚回到正轨的解药。1)改革反贪会:让反贪会成为独立机构,拥有自主权,直接向国会负责,并赋予检控权。2)改革政治献金制度:规定公众以后只能向政党捐献政治献金。

个人或政治人物不能收任何政治献金;GLC和获得国州政府合约的公司,也不能捐献政治献金。3)建立透明机制修改《2009年证人法令》、《2010年保护吹哨者法令》和《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推动资讯自由法令,所有国州议员、JUSA C以上高官和GLC管理层,都必须向国会申报财产,提高政府行政部门的透明度。4)新科技公开招标 规定所有政府合约。

使用电子采购(e-perolehan)和电子投标(e-bidaan)系统进行招标,让民众检查,并且公开一切政府与私人界合约,必须符合采购指南,而非遵循部长意愿。5)推广反贪腐文化: 政府机构落实ISO37001指南(反贪管理系统),检讨公务员薪资,提高贿赂者和受贿者刑罚,减少贪腐行为。以上种种反贪措施,国阵是不敢提,也不敢承诺!支持希盟。

让我们一起对付贪官,建立廉政!改朝换代,是为了下一代!2018,我们一定要UBAH!

纳吉的猴子戏

(1-4-2018)

文:黄勃扬  纳吉的猴子戏。首相纳吉自编自导自演的“郭鹤年闹剧”,在农历新年期间热闹献映。纳吉虽然在剧中只是“客串”演出,但整部剧集从开始到落幕,他都是这出戏的灵魂人物。

第13届大选结束,当国阵写下有史以来最低得票率的记录,纳吉没有检讨政府为何没获得51%多数选民支持,反而将责任归咎于“华人海啸”,已经宣告着自己未来5年的极端执政路线。第14届大选跫音渐近之际,眼看华裔选票回流已成为不可能的任务,纳吉决定再次打出“种族牌”。在《今日大马》放出郭鹤年资助行动党的假新闻后,纳吉遥控巫统领袖,群起攻之。

制造“郭鹤年资助行动党”的伪议题,能够让巫裔看到“巫统勇于向首富呛声、行动党维护富有华人”的假象,进而挑起族群情绪,让巫裔选票趋向集中;另一个目的,则是试图阻吓资助行动党的华商。眼看纳吉的剧本将让自己无地自容,马华只好卯足全力,装腔作势地向纳兹里喊话,然后再见缝插针,把矛头指向与纳兹里私交甚笃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如果要说和纳兹里的交情,林冠英肯定比不上纳吉。纳吉自担任首相以来,纳兹里一直是他的内阁部长,尽管有时会发表争议性的言论,纳吉依然任由他我行我素。更何况,如今大放厥词的可不止纳兹里一人,还有巫统一众最高领袖包括塔祖丁、东姑安南和阿莎丽娜。大伙儿都是跟着纳吉的剧本演出,为何马华只敢针对纳兹里和行动党?马华配合演出。

类似的猴子戏码,也曾在355修正法案提呈国会时上演过。明明是巫统与伊党串谋,放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私人法案,但是马华诸公在面对媒体时就七情上脸,摆出一副“势与华社共存亡”的架势。面对始作俑者巫统和纳吉,就只是轻描淡写,然后转个头后,再对行动党火力全开。从“华人海啸论”,到“忘恩负义论”,皆出自纳吉之口。这些论调,就像是战场上的号角声。

或是片场上导演所喊的“Action”。纳吉一句话,巫统的极端分子,以及马华民政等诸公就开始闻风起舞,依照剧本落力演出,加上国阵喉舌大力宣传,一出出猴子戏就这样呈现在大众眼中。在这样的操弄下,各族群关系不断对立,长期处于紧绷状态,国民无法真正地团结,国家发展更难以步入正轨。支持纳吉,给力马华,必将让这样的猴子戏周而复始地上演。

关键问题在于,你准备好喊“Cut”了吗?

纳吉为何不敢与敦马辩论?快看倪可敏实兆远开讲,3000人冒雨出席聆听场面热爆!

(31-3-2018)

纳吉为何不敢与敦马辩论?快看倪可敏实兆远开讲,3000人冒雨出席聆听场面热爆!

投希盟,承认统考一定成。希盟众领袖在3月8日公布了希盟的竞选宣言,其中第5篇章强调希盟将会兼容并蓄,正视多元种族与宗教是正能量的来源,而非国家的弱点。因此希盟也在第50条承诺“恢复公立大学和高等教育的权威”下。

白纸黑字写明“希望联盟将承认统考文凭,让独中生可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国立大专学府”。华教可否走完坎坷路?众所周知,60年来国阵政府不顾华人社会、印裔社会反对,漠视我国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种语文和多种源流学校的社会现实。巫统多年来通过各种手段推行“一种语文,一种源流学校”的单元主义教育政策,使到华文学校不但受到压制。

更面对被变质甚至消亡的危机。而马华、民政、国大党等国阵成员党,却因为领袖的官位与巫统所掌握的政治资源,而一再配合巫统的论述,声称以“协商”的方式来协助华社与华教,事实却是让华社与华教“越协越伤”。在大马的政治舞台上,民主行动党一直主张维护和发展少数族群的教育。而行动党在捍卫母语教育与施压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努力上,是有目共睹。

在反抗单元文化政策上,早有林吉祥、陈国杰、陈庆佳等人的付出,积极为族群平等、母语教育权利作出贡献与牺牲。我们相信,政策的政策偏差、政府体制的不公,是母语教育的地位被政府置之于主流教育以外的根本原因。所以唯有换政府,才是解决一切母语教育、统考文凭问题的方法。因此,火箭自然也极力争取在希盟的宣言中,明确列出关于承认统考承诺。

一旦希盟执政,政府将会承认统考就必然是铁铮铮的事实,绝对与马青总团长兼张盛闻“承认统考只剩一里路”与马华副总会长何国忠“不承认统考下一届就不上阵”,如今却成为马华柔佛州地不佬国会议席候选人的言论,不可同日而语。统考生可入本地大学。值得一提的是,坊间有许多人不了解所谓承认统考尚有附加条件一事。

甚至以为与国阵屡次扬言将会承认统考的条件差不多。其实,两者之间的差异是非常巨大的,国阵的要求是:“要求董总修改历史课程纲领,或是必需报考SPM历史”。但希盟没有此要求,希盟在承认统考一事上已经符合董总的立场,即是出于国文是我国大学的媒介语,所有的学生进入政府大学,就需要掌握一定程度的国文水平,因此希盟要求统考生必须在大马教育文凭(SPM)国语单科考获优等(C)。

换言之,独中生不需要报考SPM六个必考科目,而只是国文单科。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清楚阐明执政后将会承认统考,而且没有要求修改统考历史课程纲领,这些是国阵政府所无法做到的事情。承认独中统考,希盟说到做到!公平对待各源流教育。马来西亚理应是一个兼容、和谐、繁荣、富裕、公平及公正,且不受歧视的社会及国度。但巫统及国阵为了达到短期的政治利益。

一直以来玩弄种族及宗教课题,企图分裂多元社会,导致各族及宗教之间的关系出现紧绷 。国阵通过这种族群政治,根据族群来分化社会,以确保政治精英长期掌权。也导致了我国政府在教育资源上的分配失衡,连带影响了我国教育的素质。希盟坚信,打造一个良好的教育体系是政府对人民的重要责任。因此,我们需要把教师与教育工作者打造成一个受人敬仰的专业。

以确保我们的孩子得以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能。。。。。。